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1章 惩治冯牡丹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莫颜心血来潮,拉着万俟玉翎到寒山寺拜姻缘树,巧合的碰到熟人冯牡丹。

     冯牡丹的媚术,一直是莫颜疑惑的地方。

     根据于菲儿所说,此媚术来自北边蛮族中一个怪异的而特立独行的小部落,几十年之前,该部落慢慢地隐匿起来,谁也不知道他们藏身之地。

     部落中的男女比例失调,或许是和引用的水源和地貌有关系,族中的女子要多过男子。

     不管男女,在年幼时,都会被传授一种媚术,用来勾引他人。

     据说,修习媚术的女子,无论长相如何,哪怕是像一头猪,都可让男子流露出痴迷的神色。

     冯牡丹长相清丽,加之媚术练习不短的时间,所以才得了个大吴第一美人的称号,让不少男子甘愿为她沉沦。

     树下,两个人的谈话,莫颜听懂一部分,从中分析,得出结论。

     冯牡丹修习媚术,已经有些年头了。

     媚术分两种形势,一种为外形,形神兼备,举止优雅,散发出迷人的气息,让男子被吸引,脸红心跳。

     微弱的月光下,莫颜看着那个声音低沉的男子,正用一个小瓷瓶,在冯牡丹的耳后抹着什么。

     所谓令男子痴迷,莫颜更相信是药物反应,因为那日冯牡丹跳舞,她闻到的味道和此刻一样。

     花香味浓郁,会让人兴奋,产生发情的冲动。

     另外的则是用身体取悦男人,比房中术的等级高端。据说就是生产之后,依然紧若处子。

     莫颜摸了摸鼻子,竖着耳朵听。

     那人讲解的分外耐心,如何锻炼身体柔韧性,说得分外直白,甚至打横抱起冯牡丹,当场演示。

     “不要啊!”

     冯牡丹娇羞地用手帕遮面,虽然这里空无一人,可想到这是寺庙,里面住着佛祖,她就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

     男子讽刺地眯了眯眼,丝毫不怜香惜玉,大力掰开冯牡丹的腿,“现在说不要?女子从来都是口是心非。”

     “只有我才能把你锻炼成名器,你这*不是看上了南平王?那么拿出你的本事,在床上取悦他。”

     男子一边动作,一边用北地蛮族语言叫骂,莫颜只听懂一部分,她疑惑地转过头,期待皇叔大人解答。

     在刚才,万俟玉翎已经关闭五感。

     自家娘子看得津津有味,让他的脸一黑,一双大手立刻遮住莫颜的眼睛。

     他感觉到,手掌中心,她的睫毛在轻颤,弄得他手心发痒,身体也不自觉地发热。

     万俟玉翎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他在她面前,早已丢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北地蛮族与大吴并不接壤,中间隔着大越。

     蛮族人几年前潜伏在大吴,找上冯相的千金冯牡丹,其中必然有猫腻。

     两个人*过后,冯牡丹娇喘连连,她柔若无骨地靠在男人怀中,嗲声嗲气地道,“爹爹没事,装病而已。”

     “七月初五,大越使团回国,师父,我想求我爹把我送过去。”

     冯牡丹深吸一口气,头脑恢复冷静。

     只有一日时间,她根本没有法子接触万俟玉翎,而回大越沿途要一个来月,这样她就有机会。

     在没遇到南平王之前,她以为,这世间男子不过尔尔,她要找最好的那一个。

     只有一面,不,确切地说,只有一眼,冯牡丹认定了万俟玉翎,他才是能与她并肩携手的男子。

     大越第一美男配大吴第一美人,合理的组合。而南平王妃嘛,不过是给她做衬托的丫鬟而已。

     “也好。”

     蛮族人短暂的思考后,应承道,“你的媚术不能断了修习,既然徒儿要跟着去大越,那么做师父的岂有不跟随的道理?”

     “恐怕要委屈师父,打扮成下人跟随牡丹。”

     冯牡丹很谦卑,没有丞相千金的架子,像换了一个人。

     两个人相谈甚欢,一拍即合,剩下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

     回到客栈,莫颜的脑子仍旧混沌,冯牡丹这个定时炸弹跟随,到底要不要阻止?

     出于私心考虑,有这只狐狸精在暗处盯着皇叔大人,她是非常厌恶的,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女人拍到墙上去。

     换个角度,若冯牡丹不能跟着,她的师父也未必会出现。

     放长线,钓大鱼,冯牡丹的师父是个关键人物,一路上必然会和蛮族留下的桩子联络,以此看来,己方不能阻止。

     不过,不能阻止,不代表莫颜会这么轻松地放任,她决定牺牲点闲逛的时间,明日一早就去冯相府找麻烦!

     又是晴朗的一天。

     莫颜精心梳洗打扮,换上大吴女子最喜欢的衣裙,手臂上,挽着华丽却不实用的轻纱。

     一手打着油纸伞,漫步在京都繁华的大街上。

     所到之处,百姓们不如从前镇定安静,三五成群,小声议论李茂家的丑闻。

     李茂爹和陈氏昨日当堂被收押,一个通奸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当着莫颜的面,大吴算是再次栽了个跟头。

     洛峰得到消息,震怒,翁媳通奸加*,生下孽子,罪加一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成为百姓们谈资。

     “你听说了吗,是南平王妃帮助才洗清孙有才的嫌疑!”

     太阳火热,街边的草棚茶摊子坐了不少歇脚的百姓,话题又回到昨日的审讯上。

     “大越的南平王妃不但能救苦救难,还能为死者伸冤,哼!若不是孙有才无辜,那对奸夫淫妇还不知道要隐藏多久呢!”

     有人同情李茂的遭遇,也有人幸灾乐祸,反正看热闹不花钱,都是有钱人家的事。

     莫颜大摇大摆地上街,身后跟着提着药箱的墨冰,墨粉墨紫两个丫鬟也在其中。

     一国王妃上街,只带一个丫鬟出门,太寒酸了点。

     昨日有不少百姓到衙门口围观,其中有人眼睛尖,马上认出了莫颜。

     “瞧瞧,那个气质优雅的妇人,就是大越的南平王妃!”

     茶棚中一个昨日爬树听审的小伙子马上辨认出,指引众人争相扭头观看。

     莫颜淡淡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坐马车的原因。

     “南平王妃去哪里?”

     “可能去衙门吧?”

     百姓们闲来无事,以为衙门还要开堂,众人隔着一段距离,跟在莫颜身后。

     每当走出一段距离,总有好奇的百姓加入其中。

     于是,在大吴京都华城的大街上,形成一道奇妙的风景线。

     打伞的高贵妇人带着丫鬟在前面走,后方跟随者黑压压的百姓。

     一直到冯相府的正门,莫颜这才停住脚步。

     “王妃,开始吗?”

     墨冰转过身,把箱子交给墨紫,早上听闻王妃要来冯相府,她就异常激动。

     那个自以为才貌双绝的冯牡丹,怎么会是王妃的对手?

     要是聪明的,就收起那点小心眼,在王妃面前根本不够看。

     墨冰承认,她原来作为南平王身边四大暗卫之一,被派来保护一位草包小姐,当年她极其不愿意。

     然而后来在接触中,墨冰深深地折服。

     这世间,也只有王妃才能站在主上的身边,别人连端茶送水都未必有资格。

     “恩,去叫门。”

     莫颜勾起嘴角,偷笑几声,然后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

     墨冰扣了扣门环,很快,有冯相府上的门房打开大门。

     正常情况,除非迎接极其尊贵的客人,不然无论是访客还是本府人,出入走侧门。

     莫颜是大越的南平王妃,出使大吴,算作大吴的贵客,敲正门很符合礼数。

     “干什么的?懂不懂规矩?”

     冯相府的门房探出头,揉揉眼睛,很是不耐烦。

     看正门是个清闲差事,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人,但是相对而言,没有油水。

     门房打了个呵欠,见莫颜连辆马车都没有,挥着手撵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咱们冯相洁身自好没有外室,你来冒充,可是走错地方了!”

     门房看不起人,嘶吼几句,声音传到百姓耳朵中,大吴百姓们觉得很丢人。

     今日莫颜特地换上大吴的衣裙,门房不认识她,被误会可以理解,但是对方的话苛刻至极。

     “喂,这位小哥儿,此人是大越的南平王妃!”

     有百姓上前好心地提醒。

     “王妃?”

     门房狐疑地看了几眼,愣在原地,脸色涨红。

     若是让相爷知道他如此无礼,一顿出笋炒肉跑不了。

     “罢了,本王妃不与你计较。”

     莫颜面色柔和,心里咒骂门房狗眼看人低,表面却没表现出任何。

     大吴百姓被莫颜所表现的大度震惊,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烦劳小哥儿去给内院传个口信,之前没有递帖子,是本王妃的失礼,实则是担忧冯相的身体啊。”

     相府院墙高高,门口有两座威武的石狮子,莫颜站到狮子身侧,阳光照射不到的暗影里,耐心等待。

     “王妃,对方如此无礼,咱们不如回去!”

     墨冰瞪着紧闭的大门,抱怨道。

     “墨冰,不可急躁。”

     主仆二人开始演戏。

     莫颜掏出手帕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水,好脾气道,“冯相也是不容易,一把年纪得了那样的病症,太医束手无策,既然本王妃遇见,就不能袖手旁观。”

     这边,莫颜义正言辞,身后的百姓们炸开锅,听南平王妃的意思,冯相得了绝症。

     “怎么回事?”

     宫宴上大吴那么丢脸,洛峰震怒,下令封锁消息。

     今日莫颜到相府,就是公开来打脸。

     冯牡丹不老实,离不开冯相的撺掇,这一家上跳下窜的,太招人烦。

     “太医院那么多太医都束手无策,偏生您爱多管闲事。”

     墨冰不理解地跺了跺脚,假装无可奈何,“这又不是咱们大越的官儿,万一治不好呢?”

     百姓们听说有几个太医都表示无能为力,在这种时候,南平王妃主动送上门,医者父母心,就是这份仁慈,众人也要竖起大拇指。

     “墨冰,你要知道,生命没有高低贵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

     身份或许能分出三六九等,但是命只有一条。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讳疾忌医,莫颜做不到。就算得不到对方的理解,她也要努力上门来试验一番。

     “王妃,您是何必?您在给冯相治病出力,说不定冯牡丹小姐又去王爷面前讨好卖乖,给王爷送鸡汤去了!”

     墨紫一直沉默,关键时刻语出惊人。

     墨冰不禁给了墨紫一个赞赏的神色。

     你冯牡丹不是名声好吗,不是大吴第一美人吗?很好。

     围观的男子皱眉,而女子们极其不屑。

     趁着南平王妃不在给大越的南平王送鸡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作为高高在上的丞相千金,足以做正妻,自甘下贱,那为何每次出门要蒙着面纱装模作样的?

     “而且您吃力不讨好,万一冯相有点问题,全都赖到您身上了!”

     几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感觉不到故意表演的做作,而是忠仆劝谏主人的场面。

     人群从开始的纷乱到后来寂静无声,百姓们在思考一个问题。

     王妃说,生命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平等这个词语,对于他们来说,很新鲜。

     生活在最底层的穷苦人,为了吃饱饭而努力做工,有钱的大户人家,则追求更高的目标。

     他们要活着,无论什么身份,都在努力的生活。

     此刻,大吴百姓们把这句话记在心里,一传十,十传百,莫颜没想到随口胡诌的话,影响深远。

     “你们几个休要多言。”

     莫颜仍旧好脾气地站着,面色不喜不怒,坦荡荡,如皎洁的明月,如光洁的珍珠一般。

     人群中,有一个来自大越商人,他得知王妃为孙有才那么普通的人都能尽心尽力,忍不住红了眼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王妃千岁千千岁!”

     有人跪倒,百姓们跟风,不为别的,能有悲天悯人心思的人值得尊敬,难怪南平王妃是大越的活菩萨。

     跪菩萨,不丢人,百姓们磕头,心里默默为自己,为家人祈祷。

     这场面,让莫颜愣了一下,她和墨冰对视,见墨冰的眼里带着一抹疑惑,被百姓们的行为吓了一跳。

     冯相自从宫宴后,被抬回家养伤,那日吃了太多药粉,腹中绞痛,他休息几日顺便避避风头。

     几天内风平浪静,冯相窝在相府中,打算等大越使团走后再冒头。

     听闻南平王妃提着药箱上门,这是*裸的找茬砸场子啊!

     冯相和夫人商议下,南平王妃来者不善,他需要躲避。

     正好女儿冯牡丹也在,三人商量,冯相谎称去寺庙中静养,让冯牡丹作为接待。

     “爹爹,您安心,谁找谁的茬还不一定呢。”

     冯牡丹特地回房重新梳头,又化了个清淡的梅花妆,铜镜里的女子嘴角微微翘起,媚意荡漾。

     冯牡丹轻笑两声,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身边的丫鬟都不禁红了脸。

     这样的自己,不仅能迷惑住男子,连女子都为她的容颜所倾倒,南平王很快就是她的裙下之臣。

     因为梳洗打扮又耽搁了一段时间。

     百姓们相当愤怒,大吴自诩礼仪之邦,就这么对待尊贵的客人?而且对方还是主动上门医治。

     冯牡丹一脸得意,慢腾腾地让门房打开大门。

     门口的一切,让她呆若木鸡。

     百姓们正对着大门的方向磕头,表情是那么虔诚。

     难道,她已经能有如此的魅力了吗?

     “众位乡亲们快快平身,牡丹不过是一介小女子,哪能经得起如此大礼?”

     冯牡丹匆匆走下台阶,没理会莫颜,而是带着一身浓重的香气,奔着前排的百姓而去。

     墨冰一向清冷面容上染上一抹笑意,她怕自己绷不住,会大笑出声!

     什么大吴第一美人,不过是个修炼媚术又自作多情,脑子有问题的草包!

     前排的百姓闻到那种香味后,面庞憋成紫色,连连后退。

     冯牡丹心中窃喜,大吴崇尚美,她一直都在百姓们心中占据很高的地位。

     莫颜冷笑,就这种货色,还想和她抢皇叔大人?她手指轻轻地一弹,手指甲里残留的药粉冲着冯牡丹而去。

     “阿嚏!阿嚏!”

     百姓们被香味熏染得头昏脑涨,一个小伙子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唾液喷溅在一脸得意地冯牡丹面纱上。

     “脏死了!”

     冯牡丹看着那人一口大黄牙,牙齿中间还有食物的残渣,恶心的差点呕吐。

     这群低贱的人!

     丞相府贴近内城,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真是的,就算想要膜拜她,建立个祠堂,给她的雕像塑个金身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

     “冯小姐,对,对不住了。”

     那个打喷嚏的小伙子又往后退几步,天啊,这女人身上什么味道?要熏死人了!

     冯牡丹面纱下的面容扭曲,她看到一旁的莫颜,挑了挑眉峰,温和地道,“无碍,只是你们不要再下跪,这样本小姐情何以堪?”

     百姓们的表情各异,男子们眼里很不赞同,而女子们多是讽刺地看笑话。

     “快快起来,天热,地下滚烫的。”

     冯牡丹上前,之前打喷嚏的小伙计忍耐不住,“阿嚏,阿嚏!”

     喷嚏声如惊雷一般,他惊恐地退后。

     不知道后面有哪只黑手,推了他一把,他失去重心,一个趔趄,慌乱中,用手扯掉冯牡丹的面纱。

     现场一片肃静,街道上从喧哗变为死寂。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冯牡丹的脸。

     冯牡丹略显得意,施展着媚术,这么多人,都为她的美貌所臣服。

     她勾勾唇角,做了一个在铜镜前练习过千百倍的笑容。

     “天啊,冯相千金原来这么丑!”

     “难怪面纱从来不摘下来,她就眼睛好看而已!”

     百姓们激动得站起身,快速撤退到安全地带,眼中掩饰不住地厌恶。

     他们最恨欺骗,一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竟然坐着大吴第一美人的位置,大吴的脸都被冯牡丹丢尽了!

     众人转过身,四散奔逃,趁着冯相府的爪牙没反应过来之前,他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去通知每一个百姓!

     “麻子?”

     冯牡丹四周张望,不明所以,在贴身丫鬟见鬼的眼神中,她掏出一面小铜镜。

     “啊!”

     顿时,一声惨叫,惊动了屋檐上的乌鸦。

     冯牡丹摸着自己粗糙的脸,上面有不同程度的凸起,早已不是原来的光滑细腻,怎么会这样?

     她眼睛发红地转过头,怒瞪莫颜,“是你下的黑手,是不是?”

     相府正门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在,莫颜眯了眯眼,恢复慵懒的形象,靠在墨冰身上。

     “是又如何?”

     师父祝神医给她的整人药有很多,莫颜自己配置过,一直没有用的机会。

     她发现,这种变脸术,还是挺有意思的。

     “你……你!”

     冯牡丹伸出食指,恨不得戳瞎莫颜的眼睛。她气得浑身哆嗦,心里对莫颜的恨意又多了一层。

     好啊,南平王妃,这个头衔很光荣吗?

     这次出行,冯牡丹势在必得,她在莫颜的眼前,爬上南平王的床榻,哈哈!

     到时候,南平王妃的位置是她的。

     这个莫颜,就在她身边做个丫鬟,冯牡丹恨恨地想,失去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云端掉落,被碾成泥土的滋味!

     “你有什么资格和本王妃这么说话?”

     莫颜吹了吹指尖上的尘土,眼里带着淡淡的笑容,根本不把冯牡丹放在眼里。

     脸上长点麻子是最轻的惩罚,莫颜想用痘疮,但是那痘疮会长在额头上。

     大吴百姓们见过蒙着面纱冯牡丹,又不是傻子,她用那种药粉会穿帮。

     大吴第一美人的脸上都是麻子,这个消息,绝对可以覆盖之前的李茂事件,推动起新一轮的话题热潮。

     冯牡丹怎么辩解?今日看到她容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几百,乃至更多!

     “莫颜,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冯牡丹深呼吸,冷静下来,她的眼里带着怨毒之色,“早晚有一天,你将会失去所有!”

     “是吗,拭目以待。”

     莫颜抖了抖袖子,这女人磨磨蹭蹭地,耽误她两个时辰的逛街时间。

     不过能惩治冯牡丹,让冯牡丹载个大跟头,莫颜心头暗爽。

     “砰砰!”

     冯相府大门关闭,莫颜吃了个闭门羹。

     她带着丫鬟们沿着原路返回,引起百姓们的再次注意。

     冯牡丹真过分,被拆穿就把怒火发泄到南平王妃身上。

     王妃又不欠她的!

     因为图一时痛快,让冯相得不到医治,不孝!

     沿途百姓们议论纷纷,亲眼所见的人们添油加醋,把冯牡丹说成一个霸道,跋扈的千金小姐。

     好的口碑,建立起来不容易,但是要推倒好口碑,只需要一个流言而已。

     莫颜回到客栈,胖丫喜滋滋地迎出门,显然是听到民间的传闻。

     “那女子看着就不是个好东西,满脸麻子冒充大吴第一美人,这下她完了!”

     胖丫得意地大笑几声。

     冯牡丹若不是丞相千金,现在肯定有人打上门,让一个丑陋之人当第一这么久,还是在南平王妃的面前被拆穿,让大吴的面子往哪放?

     “不可能,冯小姐就是第一美人,那双眼睛是那么美!”

     冯牡丹的支持者仍旧护着她的名声,被百姓们包围大骂。

     “我呸,她就一双眼睛还能见人,不然为啥天天戴着面纱?”

     “是啊,我亲眼所见,那麻子就和癞蛤蟆一样!”

     这样的人也好意思出门,有没有照顾大吴百姓们的自尊心?

     不仅如此,莫颜那句生命平等的言论,迅速在众人口中流传。

     南平王妃为了医治冯相的病,主动上门,却被冯小姐侮辱,吃了个闭门羹。

     效果比想的要好的多,莫颜美滋滋的,冯牡丹觊觎万俟玉翎,莫颜仅仅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若是再不识相,那就不是脸上长点麻子那么简单了。

     什么都不能影响莫颜的好心情,正好午时歇晌,她得在离开前好好的逛逛。

     大吴的京都的珠宝银楼,品质要比其他城池还要高级,多多采买,以后留着送人情也不错。

     ------题外话------

     掌门人投票开始,亲人们在投票给喜欢的作者同时,顺给给小莲投上一票,小莲的参选作品玄幻类,《空间之丑颜农女》

     感激不尽,拜谢

     链接见评论区回复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