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3章 风浪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七月初五不是个好天气,天还不亮,电闪雷鸣,下起了大暴雨。

     硕大的雨点啪啪啪地拍打着窗棂,一股冷风顺着窗户的空隙钻进内室。

     莫颜翻个身,想到两个小包子可能被吵醒,她努力地爬起身子,被一旁的万俟玉翎拦下。

     “我来。”

     昏暗的纱帐内,万俟玉翎披上外袍,起身去查探不远处窗边的宝贝和宝宝。

     兄弟俩被雷声惊醒,又看到内室突然一亮,好奇地瞅着,并没有发出声音。

     房中,亮起了烛火。

     莫颜的身体就好像被碾过一样,胳膊腿酸痛,皇叔大人不如以往温柔,却给她不同的感受。

     夫妻二人交叠的身子大战三百回合,最后以她*后的昏迷而告终。

     自家夫君,恩,很强。

     还有一个半时辰,一行人要启程。莫颜打算到船上补眠,白日里行程,应该还安全,难挨的是那漫漫长夜。

     洗漱过后,莫颜逗弄一会儿小包子。

     两个小的一岁半,基本上断奶,对她的奶水不感兴趣,更喜欢吃虾仁和肉松配着精细的粳米饭。

     一家四口起身,准备好离开的行囊,墨冰敲门送准备好的早膳。

     内室里还有昨夜留下的暧昧气息,墨冰一扫,发现莫颜的耳朵下面的脖颈处有一块细小的吻痕。

     看来,王爷很是卖力,说不准不久后,又要有一个小不点诞生了。

     打开通往露台的门,天蒙蒙亮,雨势很大。

     风把雨水吹成倾斜的帘幕,露台的花草都被洗刷得分外莹亮,上面没有一丝尘土。

     空气清新带着点泥土的味道,楼下的马车已经驶到正门的方向,随从们来来往往,准备把行李搬运到马车上。

     辰时一到,众人或者骑马,或者坐上马车,大越使团正式出发,朝着大运河的码头而去。

     时间还早,又下着雨,出乎意料的,街道两旁来了不少百姓,其中有一部分是大越本土留在大吴做生意的商人。

     他们虽然在大吴生根发芽,却始终故土难忘,从未忘记自己是个大越人。

     从前大吴百姓总觉得他们粗鲁,不够文雅,不愿与之相交,做生意上欺生,众人日子很不好过。

     为家人过的好,他们才不得不来到大吴。

     只有几天时间,南平王妃的事迹传遍大吴的大街小巷,生命平等,她的眼里,每条命都是珍贵的,因此为孙有才脱罪,查找李茂的真正死因。

     冯相的病症,和南平王妃没有任何关系。

     医者父母心,她竟然主动登门劝说,尽管被侮辱,吃了闭门羹也毫不在乎。

     大吴百姓对大越改观不少。

     而来送别的大越人是骄傲自豪的。

     即便是下着雨,马车车窗关闭,他们见不到王妃的真容。

     雨势很急,沿途的百姓们等待了小半个时辰,却没有一人离开。

     有些精神,不分国度,感染着每一个人。

     莫颜坐在马车内,听到外面有动静,很是纳闷。

     “可能今日有集市吧,这么多人。”

     她喝了一杯热茶,顺便从口袋里掏出备用的药丸。

     此行来大吴,莫颜的装备很全,她带了一小瓶防止晕车晕船的药丸。

     船上度过三天三夜,对于晕船的人来说,那简直比死来难受。

     头晕,恶心,呕吐,吐到胃里没有东西,最后变为胃液和胆汁。

     “王妃,那些百姓都是为您送别的。”

     墨冰跪坐在地上整理首饰和摆件,还有刚买采买的几样糕饼点心。

     洛荷活着的消息不是秘密,但若她大摇大摆的出现,会给两国难堪。

     签署停战协议后,两国边境城门打开,每个月有几百个名额,洛荷和慕白决定在大吴游历一段时间,如今方便了,随时去大越。

     “为我?”

     莫颜瞪大眼睛,好半晌才把茶杯放到小几上,一脸不可置信,她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您不知道而已。”

     墨冰扯了扯嘴角,自家王妃太能演戏和忽悠,在大吴百姓心中,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物,顺便收拢人心。

     大吴一行,很成功。

     “本王妃人气这么高?”

     莫颜很是嘚瑟地把马车的窗户开了个小缝隙,对着百姓们招手,下雨天阴冷,让众人回家别忘记喝上一大碗的姜汤。

     她的话,立刻引来百姓们呼喊声。

     气候恶劣,冰凉的雨点打在身上,而百姓们的心却是暖的。

     大吴,若有这样一个皇后该多好。

     两个包子在马车上,莫颜不敢一直开窗,而且她还要防止有人钻空子放冷箭,对着众人摆摆手,关上了车窗。

     路边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莫颜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国际巨星的范儿。

     人气这么高,是她没想到的。

     百姓们大部分是淳朴的人,想法很简单。

     无论在哪里的穷苦人,只要有人给予足够的尊重,他们就很开心了。

     或许忍受着贫穷,饥饿,可他们不偷不抢,赚的都是血汗钱。

     莫颜托着腮,思绪飘远。

     拿大越来说,律法还不是那么健全,而且生产力低下,如何才能让百姓们的日子过的更好?

     当前有战争,无可避免的增加苛捐杂税,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基本军需。

     莫颜是现代女法医,想的还不够深远。

     在最开始,她只是希望人们不要总把仵作当成晦气的职业,希望少几起冤假错案。

     于是,她组建的蝴蝶班,在赚银子的同时,增加百姓们对推理的兴趣。

     莫颜成功了,仵作不再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差事。

     生活在封建社会,难免会有一些老祖宗留下的习俗。

     于谦和的小女儿兔唇,差点被村子里的人当妖怪杀死,做爹娘的还要被牵连。

     大越禁止私刑,偏远的城池乡镇,还是顾及不到。

     宝贝和宝宝从一大早就很老实,两个小的坐在车凳上,摆弄着玩具。

     在前面,莫颜用一条柔软的布巾拦着,作为安全带,万一发生碰撞,确保两个小的安全。

     等了一会儿,马车突然减速,马蹄子踏在雨水里的声响慢慢消失。

     墨冰打着一把油纸伞下了马车,此刻已到达码头处。

     冯牡丹蒙着面纱,等得有点不耐烦,师父说,那药粉不过是雕虫小技,一周的时间会痊愈,不留痕迹。

     和师父商议好路上的安排,冯牡丹放下心。

     她现在手里可是有不下几十种强力春药,就不信没有给南平王用上的机会!

     等了又等,好不容易见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下马车,冯牡丹眼睛一亮。

     万俟玉翎和叶相在头车,他下马车第一件事,就是到第二辆马车接过宝贝和宝宝。

     莫颜跟在身后,警惕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当她看到一脸得意的冯牡丹,莫颜皱了皱眉,就知道这只苍蝇会跟着来。

     码头上站着大吴百官,连几日没露面的冯相都闻风而动。

     冯相和莫颜打了个照面后,眼神闪烁,心虚地咳嗽几声,生怕被提及那日晚宴的事。

     踩在雨水里,鞋面上湿了,莫颜迫不及待地上船换衣裳和鞋子,对冯相来个彻底的无视。

     既然好人都装了这么久,何必在最后关头给人咄咄逼人的印象?

     这里被官员们包围,没有大吴百姓,她也不愿意装了。

     冯相心底稍微松一口气,而那些政敌们多少有些失望。

     既然对外宣称养病,就老实待在府里,现在又蹦跶出来和他们抢功劳。

     “启程吧,莫要耽搁了。”

     万俟玉翎的一句话,淡然无波,从头到尾不曾侧头看身后人一眼。

     冯牡丹咬咬嘴唇,眼神里带着痴迷之色。

     都说她的媚术能迷倒这天下间几乎所有的男子,可是,第一次相见,她的心,就已经属于这个男人。

     他行在雨中,洁白的衣衫没有沾染上半点泥垢,有超脱尘世之感。

     码头上停泊这一艘三层的船只。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大吴所造,无论是外观,内里的装饰,都颇具美感。

     一层被打通,用来装货物,马匹和马车。

     二层则是此行大吴人的居所,二皇子洛峰,三皇子洛祁,还有礼部金尚书。

     冯牡丹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也跟着随行,顺便拉上礼部尚之女金小格。

     这些人在宫宴上都见过,莫颜对着众人点头,然后被带到三层。

     三层的房间相对而言少一些,其中最豪华的舱室,便是万俟玉翎和莫颜的居所。

     这艘船太大了,但是安排几千人还是有点难度。

     此次到大越朝贺,洛峰和洛祁并未少带人手。于是,亲卫们被分配到后面的船只上。

     船舱内的设计,后面是卧室,前面是小厅。

     盥洗室内还有一个小型的池子,而其中一个装置,只要拧开,就有源源不断的热水。

     后面的墙壁用木头雕刻成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朵,舱室被打扫得纤尘不染。

     窗子处,有一个三层的花架,上面摆放着几盆花草,点缀的小厅多了生机。

     卧房内的大床至少有三米宽,铺着柔软的床垫,垂下的是淡紫色的纱帐。

     对这里的装饰,莫颜很喜欢,似乎在这里住上三天,也还不错。

     洗漱之后,莫颜了一身舒适的棉布衣裙,她打算补眠,以预防夜晚有动静。

     小包子们对在船上很新鲜,两个小的在厚实的毛毯上追逐打扰,笑声欢快。

     莫颜被兄弟俩感染了情绪,她双手放在脑后,寻思着蛮族人如果下手,该如何行事。

     昨夜体力透支,早上又起太早,莫颜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

     起来后,房内点燃着火烛,隐约能听到楼下丝竹管弦的声音。

     船舱的设计并不隔音,她很清晰地听到一个女子在唱着小曲儿。

     没记错的话,楼下是洛祁的房间,这厮中毒那么深,还有心情带着歌女到船上来寻欢作乐,莫颜一脸黑线。

     “什么时辰了?”

     莫颜打了个呵欠,发现舱内只有墨冰一人,两个小包子不见了。

     “刚过申时,雨小了很多。”

     墨冰重新沏上一壶茶水,又端出一盘点心。

     后厨那边准备这么多人的饭食,比较吃力,稍微耽搁了点时辰。

     “恩,宝贝和宝宝呢?”

     莫颜吹了吹茶水的氲气,轻抿一口,想不到这一觉睡了半天多。

     “王爷带出去了。”

     听说是万俟玉翎带走的,莫颜放下心,她察觉到肚子有些饿,就着茶水吃了两块点心。

     袖兜中有匕首,万俟玉翎不在身边的那一年,莫颜是枕着匕首睡过来的,她没有安全感,日夜担忧怕黑衣人找上门。

     一楼的甲板上,万俟玉翎正抱着宝贝和宝宝欣赏宽阔的河面。

     在甲板一侧有护栏,旁边用油毡布撑起一块地,正好能遮挡住雨水。

     天气正好的夜晚和午后,适合在这里品茶,欣赏河景。

     冯牡丹刚上船,蠢蠢欲动,好不容易摆脱掉聒噪的金小格,她顺着楼梯,上到三楼。

     楼下的丝竹声和雨声交织在一处,万俟玉翎低下头,神色柔和地在和两个小包子轻声说着什么。

     冯牡丹的角度,正好看到他美好的侧颜,这个无比出众的男子,若是她的该有多好。

     宝贝扭过头,余光看到呆愣的冯牡丹,抿着小嘴,突出一个字,“傻。”

     “臭,臭!”

     又是浓重的香气,小娃敏感,闻着不舒服,宝宝不停地挣扎,兄弟俩看够了河景,急于回到莫颜的怀抱。

     万俟玉翎点头,转过身,关上门,至始至终,没有给冯牡丹一个眼神。

     “两个小畜生!”

     冯牡丹面目狰狞,额角处青筋凸起,她要得到的,无论是东西还是人,都将不择手段!

     她就不信,若自己恢复了容貌,摘掉面纱,南平王会不动心!

     莫颜有什么好?不过是个生过孩子的妇人,她虽不是黄花闺女,因修炼媚术,早已和其他女子不同。

     个中妙处,只有行房的时候,男子才能体会。

     咒骂几句,冯牡丹转身下楼,正好遇见上楼的胖丫。

     胖丫被楼下的声响骚扰的烦躁,到楼下找洛祁理论,正准备上楼。

     “大吴的舱室是在二楼吧?这位小姐是不是走错了?”

     胖丫狐疑地看了冯牡丹一眼,憨厚地笑笑,“天这么黑,还带着面纱,是脸上有麻子不能见人吗?”

     “丑八怪,你敢说本小姐!”

     冯牡丹不敢和莫颜对着干,却不是不怕胖丫的,她找人打听过,这人原来是南平王妃身边的一个丫鬟。

     低贱的身份,竟然敢和她这么说话!

     “说都说了,你耳朵不好使吗?”

     胖丫啐了一口,一脸无畏,她一只手就能把冯牡丹丢到河里去。

     这女子眼睛很美,却有一种气息,胖丫想了又想,觉得冯牡丹适合做青楼的头牌。

     怎么看,都不是良家女子。

     胖丫捏着鼻子,在和冯牡丹擦肩地时候,特地拱了一下,若不是冯牡丹灵活,及时扶住扶手,她差点滚下楼梯。

     “你们都给本小姐等着!”

     抓狂的冯牡丹出师不利,而莫颜正在和万俟玉翎享受着一家四口的欢乐时光。

     晚膳菜品丰富,其中有一条两斤多重的大鱼。

     莫颜细心地挑刺,喂两个流着口水的包子。

     “玉翎,今夜,那群人会不会出现?”

     莫颜放下碗筷。她乘船的经验很少,总是担忧不能好好的保护两个小的。

     “不会。”

     万俟玉翎给自家娘子夹了一筷子鱼,“多吃些。”

     他的答案很肯定,无形中,给莫颜安心之感。

     一行人刚离开京都,河面上戒严,很难出现其他船只,而第二日正行在途中,危险系数很小。

     如果万俟玉翎是刺客,他会选择第三日夜里下手。

     第四日,达到的是大吴的枢纽历城,在那里南来北往的船只聚集,排查相对松懈。

     对方应该是从历城雇船而来,和己方打个照面,降低众人的警惕性。

     所以,前两夜不必太过忧虑。

     正如万俟玉翎所料,前两夜,风平浪静。

     于菲儿晕船,她的身体还未全部恢复,每日吃什么吐什么,叶相听说她得了传染病,一脸嫌弃,单独安排了最内侧的小船舱给她。

     短短两天时间,本来就消瘦的于菲儿又瘦了一大圈,有气无力地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要丧命的模样。

     莫颜给她吃特制的晕船药丸,没有任何效果。

     心病还须心药医,于菲儿就是过度愁思,等下了水路,好好休息,应该能好一些。

     “颜颜,谢谢你。”

     于菲儿每日靠着人参还滋补,都是要莫颜亲自熬汤,莫颜得空便会过来陪她一会儿。

     两人的关系微妙,曾经在京都有过恩怨,若不是于家及时醒悟……

     于菲儿摇摇头,不管怎么样,她都万分地感激莫颜,这种时候能对她伸出援手。

     “今夜过去,明日咱们就下船,到时候会在历城停留一天。”

     总是这样下去,好好的人也得被折磨完了,强挺着不是办法。

     “菲儿,今夜你锁好舱门,听见动静也不要出去。”

     莫颜仔细地嘱咐几句,于菲儿性子要强,又会武,但是她身子连站起来都费劲,莫颜很怕她逞能。

     夜已深,亲卫们两日两夜没闭眼,多少有点松懈。

     今天是最后一个晚上,有大吴的两位皇子在,应该不会有作乱的人吧?

     京都的护城河是一条笔直河流,而其中有几处分叉,夜晚在河面上行驶的船只并不多。

     又是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浓墨一般的乌云压顶,给漆黑的天幕,抹上一层浓重的色彩。

     三层的甲板上,登高望远,远处有几个小黑点,应该是过往的小船。

     莫颜用牛皮筋的头绳,给自己扎上利落的的马尾,衣裙被她换成便于行动的衣裤。

     蛮族人凶残,切忌不可掉以轻心。

     “颜颜,夜风很大,咱们回去吧。”

     夫妻两个张望一炷香的时辰,牵手回到船舱中。

     白日睡一整天,莫颜很精神。她哄着两个小包子入睡,让墨紫和墨粉一同护着。

     最好把人聚集在一处,尤其是不会武功之人。

     祝神医带着胖丫应邀来品茶闲聊,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但是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心不在焉。

     时间过得格外漫长,已过子时,黑衣人还没有出现。

     祝神医吹了吹胡子,是不是过于紧张了?

     有一个蛮族人出现,不代表什么,难道还会里应外合不成?

     “祝神医,你知道人最不设防是什么时候吗?”

     莫颜眯了眯眼,摇了摇手中的茶水,为防止如厕,她只润了润唇。

     最怕的是一会儿刺客上门,她还在如厕,那乐子就大了。

     人最不设防的时候,就是黎明以前的那段时间,往往发生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无论是多么敏感的人。

     正是如此,现在很多入室小偷都会选择在这个时间下手。

     黎明前的黑暗,注定是黑暗。

     甲板上,传来很轻的脚步声,祝神医眼神一敛。

     墨粉站在船舱门口,对着众人做了个手势。

     来的是个蛮族人,虽然隔着舱门,但是墨粉闻到属于蛮人的味道。

     该来的风浪,总是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