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5章 激战(一更)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河面上,火光冲天,空气弥漫着黑烟,味道相当刺鼻。

     对于一行人来说,最难办的并不是着火,而是摇摇欲坠要翻的船。

     黑衣人见此,桀桀地笑了两声,趁着混乱,发起新一轮的猛攻。

     “怎么办,船要翻了!”

     有人撒了灯油,火势迅猛,一层的最高的火焰有一米多高,一直向上窜着。

     侍卫们一部分留下应付黑衣人,剩下的到底部救火。

     马匹受惊,四处乱窜,大吴的下人贪生怕死,躲在空旷的舱室内,被马蹄子踩到脑袋,当场毙命。

     “即便是船不翻,照这个火势,底部被烧开个大窟窿,水漫进来,怕是要沉船了。”

     祝神医蹲下身子,从袖兜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把药丸喂到于菲儿的口中。

     奇毒罕有而珍贵,这次蛮族下了血本,但是并非每个黑衣人都的刀剑上都淬了奇毒。

     莫颜神色凝重,刚才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在翻船后,黑衣人不撤退,势必要进行一场水中的厮杀。

     黑衣人之前在水里不知道潜伏了多久,显然颇识水性,这样下去,己方竟然没有一点胜算。

     在水中,怎么能保护两个小包子?

     “颜颜,别怕,船不会翻。”

     打斗中,万俟玉翎一个漂亮的翻身,刺中黑衣人的胸口,他拔剑后退,握住莫颜的手。

     她的手,冒着冷汗,冰凉湿润。

     这次夜袭,蛮族人提前做好计划,用引火来分散注意力。

     大吴那边,除冯牡丹的师父,定是还有蛮族的奸细,与其合力,里应外合。

     “别担心,在一层还有一艘小船。”

     血渗透到大红的衣摆,更加深了颜色,入眼是夺目的红。

     洛祁一个跃起,顺着三层的护栏跃到了二层。

     那艘小船以备不时之需,看来要到派上用场的时候。

     “砍掉一层的护栏,把马沉到河中。”

     洛祁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晃动,莫颜勉强扶着万俟玉翎才能稳住身形。

     拉车的马日行千里,固然珍贵,可若是船翻了,就并不是几匹马的事。

     有舍才有得。

     无论如何,都不可让船翻在河面上。

     于菲儿还在昏迷中,莫颜不能眼睁睁地丢下人不管,还有那么多受伤仍旧挣扎的侍卫们。

     两方厮杀,时间过得很快,天天隐隐泛出了鱼肚白。

     河面上吹着湿润的风,杂糅着船体被烧焦的烟火气和血腥味,让人呛得不住地咳嗽。

     还不等马匹被丢下船,有人用力大喊,“不好了,水下有人!船底漏了,进水了!”

     突来的喊声,让众人心里一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只有一艘备用的小船,能装下十个人,谁上船?

     莫颜真切地感觉到船在逐渐地下坠,照这个速度,他们是等不到救援的人了。

     黑衣人没有撤退,他们打的如意算盘,把众人逼入河中,然后逐一击杀。

     “颜颜,别犹豫了,没有时间了!”

     一向吊儿郎当的洛祁难掩焦急之色,千钧一发,沉船也是好事,至少水能灭火,下面的货物保住了。

     会凫水的人尚且有一线生机,旱鸭子,只怪自己时运不济,一切都是命。

     人生中,本来就有那么多意外。

     大吴和大越两国,各出五人上船。

     按照洛祁的考量,万俟玉翎,莫颜,两个小包子算一人,加上祝神医和胖丫,剩下的官员们,自求多福吧。

     “墨冰,宝贝和宝宝交给你,一定要护住了!”

     莫颜心下一横,她会水,找个漂浮的木板就可以,而于菲儿中了剧毒,若是泡在水里,凶多吉少。

     大吴那边五人,必定有洛祁,洛祁和墨冰一同看护两个小的,还有皇叔大人助阵,莫颜安心。

     从刺杀开始,叶相和礼部几个官员,一直躲在厨房的水缸里。

     黑衣人忙着杀人,没顾得上去厨房查探。

     听到船下的喊声,叶相第一个抱着脑袋跑下去,他是大越的中流砥柱,必须先上船。

     几位官员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放弃了,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苦着脸想自救的法子。

     “颜颜,你上船护着宝贝和宝宝。”

     大吴方有五个名额,他不上,那么多出来一个,正好让给莫颜。

     洛祁怕被拒绝,还不等莫颜说话,急切地道,“小爷我是外人,看护两个小的,你放心吗?”

     这一句话,说到点子上,莫颜确实有片刻的犹豫。

     犹豫只有短暂的一瞬间,她晶亮的眸子涌上笑意,轻声道,“若是你,我当然相信。”

     如果连朋友和伙伴都不信任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相交几年,洛祁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再说,还有墨冰贴身保护。

     洛祁一愣,莫颜的话让他心头一暖。

     他的那份爱残留在心底,他不敢对任何人说。如若被万俟玉翎知道,万一误会怎么办?

     他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她考虑,宁可苦了自己。

     “洛祁,别废话,你快上船,帮我照顾两个小的。”

     莫颜把宝贝往洛祁怀中一塞,催促着墨冰一起上船。

     再拖延下去,就来不及了。

     黑衣人眼睛一亮,从零散的状态凑到一处,不住地对着洛祁和墨冰怀里的小娃扔暗器。

     “都他妈的给老娘去死!”

     心肝宝贝被黑衣人当成袭击对象,莫颜彻底地发飙,一把短刃迅速接近一人,近身肉搏。

     当年万俟玉翎交给她的招式,只有在近身的时候才能先发制人。

     因为距离近,还要躲避对方进攻,风险相对大。

     当前,她考虑不了那么多了,脑海中只有几个大字在不住地闪烁着。

     这些蛮族人,全灭,一个也不能跑了!

     乌云遮顶,天边的白光被掩盖,越发湿润的腥风,吹得万俟玉翎乌发飞扬。

     他站在栏杆边上,白色的衣角带着血迹,迎风纷飞。

     黑衣人们被突来的强大气场震慑,有一瞬间的停滞,就这么短暂的时间,足够洛祁和墨冰钻空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墨紫和墨粉做掩护,把二人安全地送到小船上。

     胖丫顿了顿,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她不会凫水,掉下去肯定没命。

     胖丫背着于菲儿,祝神医在后方,几个人平安登船。

     “都愣着干什么,杀了万俟玉翎!”

     黑衣人首领压下突来的恐惧感,高声喝道,现在是己方占据优势,很快,就能将这群人一网打尽。

     “别喊了,你们没这个本事。”

     万俟玉翎声音平静,没有什么起伏,他的眼神幽暗却让人止不住地心底发寒。

     风肆意地吹着,甲板上的被血迹染得猩红,其中夹杂着碎裂的瓷片。

     横七竖八的尸体,失去了生命气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水上一战,己方损失惨重。

     莫颜没有上船,而是将机会留给墨粉,她陪着万俟玉翎一起,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

     蛮族人既然来了,就把命留下。

     船身的下沉速度越来越快,水漫进来,让熊熊燃烧的火焰变成了零星的小火苗。

     胖丫刚到小船上,再次折回,这艘船,迟早要下沉的,那么库房里的东西怎么办?

     听莫颜说,购置两箱子的小玩意,花了几万两银子。

     要是掉进河里,怎么才能打捞出来,关键是行程紧,时间不够充裕。

     胖丫心里抽疼,硬是逼着祝神医,再次回到船上。

     不会水的下人都往二层跑,留下空旷的库房。

     “在这里,这是王妃的箱子!”

     胖丫力气大,一边肩头扛着一个箱子,祝神医揉着眉心,无奈地打掩护,再次回到小船上。

     墨冰眼皮跳了跳,对胖丫竖起大拇指,真是好样的!

     自家王妃一直对胖丫另眼相看,关键时刻,胖丫是如此地机智,可见王妃没看错人。

     “钱财如粪土,乃身外之物……”

     因为胖丫临时折回,这边只能等待,叶相第一个唱反调。

     生死攸关,还惦记着箱子,要钱不要命了!

     反正他银票都随身带着,马车里只有几件衣物,损失不大。

     “闭嘴,再废话就踹你下船!”

     胖丫很不耐烦,瞪了叶相一眼。

     这老匹夫还摆着官腔,若不是王爷和王妃没上船,有他的地方吗?

     “你……”

     被公开打脸,叶相的脸涨成猪肝色,气了个内伤。

     他可是大越的丞相,一个粗鄙的妇人就能这么和他说话,反了!

     “快开船,水下有人!”

     洛祁懒得废话,默默地看着大船的方向,祈祷一切平安。

     他用身体护住宝贝,和墨冰一起,把两个小的紧紧抱在怀中,这是莫颜对他的信任。

     “啊!”

     叶相吓得站起身,又被祝神医按下去,这种时候废话少说,水底的黑衣人,正在用工具凿着船底。

     “快,快划船!”

     必须火速前进,摆脱这群人,不然船漏水,他们也有危险。

     这边,一剑刺穿黑衣人的胸膛,莫颜用脚一踢,使大力气把人踹下去,她看着小船划出一段距离,放下心来。

     两个小的只要安全,她就没有任何顾虑。

     “颜颜,别怕。”

     万俟玉翎早已想好逃脱的法子,他挥手,利落地刺了一剑,三个黑衣人如被串糖葫芦,一箭穿心。

     拔剑的刹那,血形成一个曲线,喷溅而出。

     扑通,三人气绝身亡,如此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莫颜和万俟玉翎相对而立,眼神愈发坚定。

     以前,她解剖死者,是为寻找证据,而现在,她却开始杀人了。

     杀人又如何?就算要下地狱,她也要让这些蛮人赶在她前面。

     每个人身上都有逆鳞,敢打宝贝和宝宝的主意,屠了满门又能如何?

     “王爷,救救牡丹,牡丹是丞相千金,能成为您的助力!”

     冯牡丹醒过来,旁边想要捂住她嘴的金小格慢了一步。

     这下彻底玩完,金小格的爹是礼部尚书,成功坐在船上逃离,她为了照顾冯牡丹,放弃逃跑的机会。

     并非她和冯牡丹的交情好,只是冯牡丹死了,她却活着,她担心以后爹爹会吃冯相的挂落。

     冯牡丹上跳下窜,金小格无力地垂下头,这种时候还在炫耀身份,身份越高,死的越快!

     冯牡丹四肢无力,但是求生的渴望让她一瞬间站起身,推开一旁的金小格,快速地向着万俟玉翎和莫颜的中间冲去。

     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前面是南平王,后面是王妃,等于把她保护在中间。

     真没想到,看起来柔弱的南平王妃会武,而且武功不低。

     这给冯牡丹提了个醒,以后算计莫颜,必须一百二十倍小心。

     “兄弟们,先杀南平王妃!”

     黑衣人们打破以往的沉默,用生硬的大越语喊了一嗓子。

     还不等冯牡丹冲过来,莫颜身法灵活地移动一个位置。

     船板上都是血水,滑腻腻的,惯性作用,冯牡丹无法停止住脚步,一个跟头栽过去,掉到二层。

     黑衣人们说是攻击莫颜,实则全部站到万俟玉翎的方向,用尽全力,发动最后一次强攻。

     声东击西,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护卫们大多赶过来保护莫颜,万俟玉翎的身边,被打开一个缺口。

     蛮人手里的暗器有剧毒,就好像于菲儿所中的毒,师父祝神医连连摇头,太过仓促,目前为止还没有解毒的法子。

     一瞬间,莫颜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她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到舱室内,搬出一架木制的屏风。

     就在这一刻,黑衣人们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暗器,对着万俟玉翎齐齐地发送。

     带着绿光的铁片,形成一道诡异的弧度,如果中暗器,后果不堪设想。

     万俟玉翎面容平静,处变不惊,他跃起几米高,脚尖快若闪电的灵敏一勾,再往自己的前方一带,屏风完好无损遮挡住他的身体。

     砰砰砰,暗器嵌入木制的屏风,屏风后的万俟玉翎安然无恙。

     所有的动作,恍若行云流水,完美的一气呵成。

     莫颜捂着胸口处,好半天才平息疯狂跳动的心脏,刚刚那一幕,真是太惊险了!

     万俟玉翎的眸子淡漠似水,在眸底深处还有着淡淡的不屑,一群下三滥的杂碎,真以为能杀了他?

     到了太阳升起的时辰,天空却还是阴沉沉的。

     雨天毫无预兆地从空中落下,硕大的雨点,如冰雹,敲打在船板上,发出啪啪地响声。

     血水混杂着雨水,这腥气更加浓重了。

     昏暗的灯光不再有温暖的黄色,更显得幽暗,火苗发出飘忽的蓝色,在风中摇曳。

     打斗了一个半时辰,对于体力来讲,是巨大的消耗,那艘小船去搬救兵,可己方等不到那个时候。

     船体在渐渐地下沉,尽管有人不住地往外运水,一层还是淹没在滚滚的河水中,硕大的漏洞,毫无修补的可能。

     不能再拖延,想到此,万俟玉翎从袖兜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牛角状物,放在口中一吹。

     侍卫们听到响动,很快地撤离到一个方向。

     与此同时,万俟玉翎一手扣住屏风,借力跃起。

     下一刻,还搞不清楚状况的黑衣人们,在一道横扫千钧的迅猛内力之下,如秋风中凌乱的树叶,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黑衣人撞到栏杆上,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护栏撞断,全部口吐鲜血,跌落到二层。

     “啊啊啊,你压到本小姐的腿了,你个蛮子!”

     冯牡丹运气好,掉落的地方有一个软垫,她没受重伤,却一时半会的爬不起来。

     努力多次,好不容易才爬起,上面掉落不明物体,正好压在她的小腿上。

     清脆的响声,冯牡丹好像听到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她疼的直冒冷汗,再次晕了过去。

     大越侍卫和大吴侍卫合伙对黑衣人补刀,没有受重伤的跳到河水里逃脱。

     “对水面放箭,放箭,射!”

     大吴侍卫统领忙着收拾残局,准备几块木板,放在河中漂浮。

     雨越来越大,天地间一片混沌。

     莫颜抹着脸上冰凉的雨水,模糊的视线逐渐地清晰。

     在沉船之前,他们要到借用木板到河水里,只是前方水流湍急,木板很有可能侧翻。

     “颜颜。”

     万俟玉翎紧紧地拥住莫颜,他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怕。

     如果他死了,她该如何?

     从前两个人的约定,一起生,一起死,尽管有宝贝和宝宝,万俟玉翎心里清楚,她不会独自活着。

     他其实很想说,如果他不在了,希望她好好的,他怎么忍心让她跟着一同赴死?

     一起生很好,携手相伴,千万不要一起死,他后悔了。

     一次刺杀,众人已用去全部的力气,而未来的路更凶险。

     与之不同的是,莫颜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转身进入到船舱中,抱着一个精致的小匣子。

     “这些都要带走,刚刚忘记交给墨冰了。”

     匣子里的首饰,件件精品,莫颜要带走,并不是因为这些首饰值钱,而是皇叔大人精挑细选送给她的。

     其中包括宫宴上,他给她亲自佩戴的紫宝石项链。

     她很喜欢。

     莫颜的愉悦,感染的万俟玉翎,夫妻二人站在雨中相拥,默默地站在船头。

     大吴的运河河道很宽,雨中赏景,隐约可见两岸的绿树和群山。

     “放了我们,不然,我们就杀了她!”

     隐藏在暗处的两个黑衣人见跑不掉,抓起晕倒在地的冯牡丹,挟持她到三层,与众人对峙。

     被人掐着脖子,冯牡丹迷蒙地睁开眼睛,腿上的痛楚提醒她刚刚发生的一切。

     冯牡丹张了张嘴,想要发声求救,雨水落入她的口中,有涩涩的咸味。

     “救我,你们不能丢下我不管!”

     说不出话,求生的*,让冯牡丹做了个口型。

     她是大吴的丞相千金,说不准将来和亲到大越,至少也是个贵妃,这么尊贵的身份,南平王会丢下她不管?

     “臭婊子,再乱动就杀了你!”

     蛮族人暂时不想杀冯牡丹,两个大耳刮子上去,冯牡丹立刻老实了。

     她的脸颊高高肿起,这次是彻底说不出话来。

     万俟玉翎没有动作,低下头,用白色的布擦着滴血的剑。

     莫颜打了个呵欠,只有两个人,不足为惧。

     “让你们的手下住手!”

     护卫们越靠越近,两个大越蛮人禁不住抖了抖身体,他们是培养的死士,任务不成功,若是被抓,难逃一死。

     谁都愿意活着,有求生的机会,不可放过。

     “听说,冯相千金是大吴第一美人,你们看看手中的人,是不是抓了冒牌货?”

     莫颜语气揶揄,恨不得冯牡丹立刻死了,但周围有大吴的人盯着,有些话不能说得那么直接。

     冒牌?冯牡丹差点呕出一口血来,没有利用价值,等于死。

     莫颜这个贱人,竟然明目张胆地害她!

     “她就是冯牡丹。”

     蛮人没受挑拨,说得极其肯定。

     “你们怎么知道,莫不是冯牡丹和你们勾结?”

     莫颜步步紧逼,这下,大吴侍卫的变了面色。

     这些蛮人如何得知的?冯牡丹一直蒙着面纱,从不曾对外露过真容,只有少数人见过。

     这个问题,倒是把蛮人问住了,二人对视一眼,心一横,既然逃脱不掉,索性杀死冯牡丹。让这个小妞给他们陪葬也不错。

     ------题外话------

     感谢妹纸们的支持,么么哒,非常开心

     今天二更,小莲尽量在晚上八点前上传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