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57章 大的小的都是腹黑!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夜晚时分,全城的官差巡逻,遇见两个可疑人物,当然不能放过。

     官差分为两组,前后围追堵截。

     胖丫和祝神医初来乍到,对地形不熟悉,无奈之下,只好奔着客栈的方向而去。

     寂静地街道上,传来清晰地马蹄子声,大吴官差们点燃火把,见二人逃脱的方向,面色凝重。

     思虑后,官差们决定不放过一个可疑人士,前后包围客栈,各个角落严密监控,试图瓮中捉鳖。

     “楼下好像出事了。”

     莫颜顺着支起的窗子向下看,楼下的官差有几百人之多,举着火把。

     黑夜里,一条条跳动的火舌,火光映着众人的脸庞,每个人都带着严肃之色。

     祝神医和胖丫气喘吁吁地上楼,夫妻俩恨不得捂脸钻到墙缝里,这下乐子大了。

     客栈已经被一行人包下,就算换了面具,也能找出二人的痕迹。

     “你说什么?”

     莫颜张着嘴,简直不敢相信,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师父,你和胖丫被这些官差追,为什么?”

     祝神医坦言是他惹下的麻烦,需要莫颜帮忙摆平,但是他绝口不提犯了什么事。

     本想好好浪漫一次,结果弄巧成拙,祝神医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丢人,太丢人了!

     “墨冰,你到楼下说声,刚才的是自己人,因不会说大吴语,怕是有误会。”

     官差们正在等待进入客栈中搜查,提前要和大吴二皇子三皇子报备,趁着事情没闹大,莫颜赶紧让墨冰下楼解释。

     祝神医和胖丫低垂着脑袋,像犯错的孩子,尤其是胖丫,闷声不吭,跑丢了一只鞋,可见她刚才的狼狈。

     即便是这样,手中的烤鸡依然稳稳地提着。

     莫颜有了一个猜想,“胖丫,你该不会是饿的两眼昏花,去偷了人家的烤*?”

     关于烤鸡的来源,胖丫也不清楚,她抬起头,询问地看着祝神医。

     “怎么可能,那是为师买来的!”

     被诬陷偷烤鸡,这怎么行?祝神医又不缺银子,他立刻炸毛跳脚。

     徒儿给师父解决点麻烦,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莫颜疑惑地摸摸下巴,抱着胳膊在内室走一圈儿,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师父,胖丫,你们赶紧下去休息吧。”

     胖丫一直盯着手中的烤鸡,眼神带着渴望。

     莫颜被胖丫灼热的眼神刺激到,把夫妻二人请出去。

     至于犯下什么事,并不重要,胖丫冒着风险把她购得的首饰箱子抢出来,大功一件。

     虽说买的布匹和一些杂物掉入河里损失了,莫颜还是感到有点可惜,但她知足,能留下大头就好。

     墨冰有耐心地和楼下的官差解释,官差听罢,点点头,众人快速地撤退,马蹄声渐渐地远去。

     众人停留的客栈是整个镇上最好的,干净整洁,摆设难得简单,很合莫颜的心意。

     莫颜靠在椅背上悠闲地品茶,见墨冰面色怪异,不禁问道,“怎么了?可是遇到麻烦?”

     “没有。”

     墨冰一向冰冷的表情出现裂痕,她听官差形容当时的“案发现场”差点笑了个内伤。

     无意间,窥破祝神医和胖丫的秘密,这对极品夫妻!

     “噗……”

     莫颜没有心理准备,一口水喷了出去,她不停地咳嗽,“哈哈,师父他……”

     想不到,年过四十的师父还能有此创意,不过下回要精心准备,相信这次的补过七夕,定是让胖丫非常难忘。

     大吴和大越在几百年之前,曾经同属一个国家,后来因为皇帝昏庸,几处藩王各自为政,逐渐转变为两个国度。

     也因此,语言上很多词汇还是相通的。

     大越百姓自诩天朝上国,很少被其他地方的人影响。

     大越人会说大吴话的人少,但是在大吴,懂得大越语言的人非常多。

     冯牡丹说一口流利地大越语,口音类似阜阳,很柔软,若不仔细分辨,根本无法察觉她是大吴女子。

     洛峰的动作很快,众人刚到客栈不久,二十几个郎中气喘吁吁地赶到。

     郎中们都是周边城池的名医,擅长骨科的给冯牡丹治疗腿,而擅长解毒的,相互研究配方。

     于菲儿所中之毒,祝神医都没想出办法,莫颜不认为大吴郎中能有这个本事。

     叶相看出端倪,一个丫鬟而已,让大吴二皇子牵肠挂肚,怎么看都觉得有猫腻。

     那丫鬟充其量长相清秀,让见过了美人的洛峰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叶相以为,洛峰不但脑子有病,眼神也很差。

     风雨过头,夜如此安静,月亮悄悄地挂在窗角。

     莫颜撒了一把驱蚊药粉,轻轻地拉上窗纱,到摇床里看两个小包子。

     通过一天多的观察,两个小的还是很调皮捣蛋,血腥和杀戮对他们的影响微乎其微,这就是所谓的不知者无畏吧。

     万俟玉翎丝毫无睡意,坐在灯下低头看买来的小册子,里面是一些适合给一两岁小娃讲的故事。

     他白皙修长手指不住地翻看,神情认真而专注。

     皇叔大人为了两个小包子,恶补知识,就是讲故事的时候话音没有起伏,面容刻板,兄弟俩听一会儿就打瞌睡。

     下晌,万俟玉翎讲了一个狗妈妈,狗爸爸和小狗的故事。

     兄弟俩在颍川的时候,见过家里养的大黄,很喜欢狗,把手举在头顶,喊着,“耳朵,耳朵!”

     宝贝和宝宝对夫妻俩的敷衍行为十分不满,皱着小眉头,气呼呼地,转过身,把小屁股对着二人。

     莫颜苦笑,该如何和小包子们解释,他们一家三口是人,不是狗?

     人和狗,这真的不能自由转换啊!

     两个小的很生气,对万俟玉翎不理不睬,也不愿意理会莫颜。

     最后莫颜想了一个办法。

     她找了铁丝,折弯,用厚厚的布包裹着,上面照着大黄的模样,缝制两个耳朵。

     这样戴在头上当发卡,可以哄骗一下兄弟俩。

     为了安全过关,莫颜顺便给高冷的皇叔大人准备一个。

     宝贝和宝宝很喜欢,抢过来戴在头上,铁丝可以调节大小,兄弟俩嘻嘻哈哈。

     “爹娘,一家人。”

     两个小的指着自己的脑袋,莫颜只好又做了两个。

     打发掉屋中的下人,她像做贼似得四处看看,确定暗卫们看不到,这才放下心来。

     她拿着小铜镜,看到镜中的自己,眸中浮着雾气,乌黑的秀发上两片三角形的立起来的耳朵,滑稽的很。

     在双胞胎的逼迫下,万俟玉翎也戴上了狗耳朵,这下终于一致了。

     “汪汪。”

     宝贝冲着宝宝叫了两嗓子,宝贝不甘示弱地回着,“汪汪!”

     兄弟俩感觉成功变为一只小狗,很是新奇,葡萄似的大眼滴溜溜地转,盯着莫颜和万俟玉翎。

     夫妻二人步调一致,最好的办法,就是脚底抹油溜了。

     “汪汪,啊,爹娘,汪汪!”

     宝贝宝宝不满地控诉,眼中闪烁着泪花,爹娘不配合,他们非常的失望。

     莫颜心软,最是见不得两个小的哭,立刻屈服,“汪汪!”

     很好,下一个。

     兄弟俩齐齐地盯着万俟玉翎,连莫颜都火速调整好心态,幸灾乐祸地看热闹。

     “爹爹是不会叫的。”

     万俟玉翎忽悠两个小包子,两个小包子似懂非懂。

     下一秒,兄弟俩欢呼雀跃,哪有一点要哭的迹象,小脸多云转晴。

     莫颜无语望天,欲哭无泪,大的小的都那么腹黑,欺负她这个老实人,日子没法过了!

     于是,莫颜和万俟玉翎置气,她为什么就没有皇叔大人聪明呢?

     万俟玉翎装作不知,视线没离开纸张,脑海却想怎么和自家娘子大人赔罪。

     他一定得让莫颜满意才行,不如出点力气,就床上解决?

     合上小册子,万俟玉翎站起身,洗漱过后,吹灭蜡烛,准备搂着娘子缠绵一番。

     “啊!”

     深夜里,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听得格外的清晰。

     整个客栈点燃起灯火,众人迷迷糊糊地,让手下人打听消息。

     “颜颜,咱们安寝吧。”

     万俟玉翎对噪音充耳不闻,拥着自家娘子,在她的面颊上印上一吻。

     赔罪是必须的,大男子主义要不得。

     千万不能因为怄气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莫颜倒不是真生气,做做样子而已,她在想,两个包子随了皇叔大人,以后还不一定让多少人吃亏。

     夫妻俩刚放下纱帐,楼下又传来一声尖叫。

     声音锐利刺耳,听在人的耳朵里,很不舒服。

     冯牡丹的声音,她又在起什么幺蛾子?

     楼下,冯牡丹躺在床上,她的一条腿不能动,郎中说,若是恢复不好,以后就得成跛子。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她不要当瘸子!

     腿上被用木板固定住,冯牡丹疼的冒冷汗,只能用尖叫发泄。

     南平王和王妃想在这个时候温存,门都没有,她每隔一刻钟叫一次,骚扰他们!

     冯牡丹心思阴险,不单单是莫颜和万俟玉翎,客栈中的其余人也被吓的不行。

     深夜里发出惨叫,还是毫无预兆的,若是心脏有问题的,真能吓死几个。

     于是,在冯牡丹第三次尖叫后,惹了众怒。

     于菲儿被尖叫声惊醒,做了噩梦,大汗淋漓。

     洛祁震怒,直接冲到冯牡丹的房间,用冯牡丹的袜子堵住她的嘴,又把她绑起来。

     冯牡丹呜呜地挣扎两声,眼带着不可置信之色,这是一向和善的二皇子做出的事吗?

     此刻,莫颜正被皇叔大人娴熟的技巧挑逗得意乱情迷,夫妻俩水乳交融,至于冯牡丹叫了几声,已经不在二人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天一亮,众人都是一脸疲惫,顶着熊猫眼。

     说好的休整两日,谁也没心情出门转悠,决定留在客栈中补眠。

     一行人刚在要睡着的状态,被松绑的冯牡丹又是一声尖叫,于是,众人忍无可忍。

     冯牡丹从大吴的第一美人,沦为众人嫌弃的对象。

     莫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起身后,发现万俟玉翎不在房间内。

     昨日激情的碰撞,让她腰酸腿疼,每次皇叔大人都那么用力,她最后又晕了过去。

     昨夜导致夫妻间矛盾的罪魁祸首,两个小包子正坐在地垫上摆弄着木头做的小马车。

     宝贝推着车,宝宝在前面拦截,兄弟俩胖乎乎地小手握着杏仁条,不时地啃两下。

     有的吃,有的玩,还不和大人一般担惊受怕,这日子过的,比神仙都美,就连莫颜都有点嫉妒了。

     “宝贝,宝宝。”

     莫颜轻轻地咳嗽两声,故作严肃,她提醒自己,不能用正常人的年龄对待两个小包子,现在不好好教育,以后肯定养成纨绔子的性子。

     “娘。”

     兄弟俩抬起头,回应一声后,又继续玩起了小马车。

     莫颜等了半晌,自己被无视了。她无奈地勾勾嘴角,直接上前抢跑了小马车。

     兄弟俩没有第一时间哭闹,而是疑惑不解地抬头,呆萌的小样,莫颜恨不得上去亲一口。

     但是,她是教育人的,而不是和两个小的亲热的。

     “你们知道错在哪里?”

     对待两个包子,莫颜拿出做娘的威严来,要说孩子们还小,错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或许她就是迁怒而已。

     总之,轻易得来的,没人会珍惜,尤其是宝贝,将来的身份地位注定不凡。

     在平顺环境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长大的孩子没有危机感,她和皇叔大人不能照顾两个小的一辈子。

     该教育还是要教育的,前段在大吴京都,两个小的曾经抢了店二小手里的点菜牌。

     那东西不值钱,但是兄弟俩的做法让莫颜耿耿于怀,抢了就跑,是土匪吗?

     莫颜越说越激动,把两个小的转过去,一人在屁股上拍了个巴掌。

     这么做是让他们长点记性。

     宝贝和宝宝眼泪围着眼眶转,兄弟俩没有哭出声,他们还第一次看到娘那么凶。

     “记住,以后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许碰,忘记娘给你们讲的故事了吗?”

     莫颜滔滔不绝,“如果有人抢了你们的小马车怎么办?”

     她主要是想说,这种行为招人厌恶。

     宝贝听后,从容镇定地回了三个字,“抢回来。”

     莫颜揉揉眉心,突然有种秀才遇到兵之感,和两个小包子根本解释不清。

     前世单身一人,男友都没谈过,更别提孩子了,莫颜觉得有必要去学学育儿经验。

     “娘,懂了。”

     宝贝和宝宝做乖巧状,两个小的耷拉着脑袋,认错态度良好。

     莫颜见兄弟俩委屈的模样,瞬间又感觉自己有点过分,竟然和一岁多的小娃讲理,她脑子也坏掉了!

     好不容易停留下整顿,明日又该启程了。

     听闻中途为赶路,休息的时间少,莫颜带着墨冰到楼下的铺子逛了一圈。

     这里是一个小镇,无论是首饰还是布匹,都差了京都几个档次,最后莫颜只买了点零嘴。

     万俟玉翎和洛峰,洛祁商讨回大越的路线,一再更改,最后确定一条用时最短的。

     无论走官道还是山路,都无法摆脱有预谋的蛮人。

     冯牡丹的师父在沉船之前逃脱,谁也没挑明他的身份。

     众人严密地观察,要让此人钓出背后的大鱼。

     推门走进房中,两个小包子正在交头接耳,见万俟玉翎进门,兄弟俩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蜂拥而上。

     墨粉和墨紫行礼后,默默地退出门。

     “你们又淘气了?小屁股红红的。”

     在兄弟俩面前,万俟玉翎变得极度有耐心,他眼里涌动着笑意,“你们娘亲呢?”

     提到莫颜,兄弟俩瘪着嘴,按照之前的计划,和爹爹告状。

     只有爹爹才能收拾娘亲,有一次半夜他们醒来后,看到爹爹压在娘的身上。

     “娘,凶凶。”

     宝贝用小手抹着眼泪,眼眶发红,宝宝也不甘示弱地吼了两嗓子。

     一瞬间,万俟玉翎眼底闪过流光,变幻莫测。

     莫颜最疼孩子,怎么可能凶他们?

     屁股上是有红印子,两个小的皮肤白而且嫩,轻轻掐下,印子会停留几个时辰。

     父子三人没有继续进行这个话题,万俟玉翎陪着兄弟俩玩了半个时辰的小马车。

     虽说儿时孤寂,认字后就开始看书,万俟玉翎却认为很高雅,总比流着鼻涕挖蚂蚁洞强。

     这点上,两个小的就没有随了他,也是成长环境的问题。

     华灯初上,莫颜吃饱喝足,逛街买东西心情好,用来填补这几日的担惊受怕。

     “颜颜,你是不是打了两个小的?”

     万俟玉翎接过莫颜手里的纸包,指着摇床上熟睡的两个包子,“下晌和我告状呢。”

     “啊?”

     莫颜咬牙切齿,就知道这两个鬼东西心眼多,这不,马上找他们爹爹诉苦。

     “玉翎,他们都一岁半了,大名得早日起上。”

     等回京后,儿子们要上万俟家族谱,总不能写宝贝和宝宝。

     “恩,再斟酌两日。”

     关于名字,万俟玉翎心中有数,现在就差最后一步,请人算下生辰,问问名字的吉凶。

     下晌又是骑马又是听故事,两个小的正睡得东倒西歪,兄弟俩脸颊红红的,张着水润的小嘴儿,呼吸匀称。

     莫颜忍不住亲了两下,他们越来越像皇叔大人,就是个性上阴险,不如万俟玉翎光明。

     此刻莫颜还不明白一个道理,龙生龙,凤生凤,自家夫君已经在背地里阴了爹爹莫中臣不知道多少次了。

     “砰砰……”

     楼下传来清脆地碰撞声,冯牡丹学聪明了,她不喊,一个劲儿的摔东西。

     昨日被二皇子洛峰虐待,冯牡丹很伤心。

     如果没有南平王出现,按照爹爹冯相的意思,她是要给洛峰做皇子妃的。

     被自己的袜子塞住嘴,冯牡丹不能忍受,她嘤嘤地哭泣一夜。

     几天过去,她脸上的麻子消失了,脸蛋恢复以往的光洁。

     美人梨花带雨,格外地引人怜惜,冯牡丹想不通,这些男人都瞎了?放着她这个大吴第一美女不要,偏生喜欢丑陋的。

     听说二皇子衣不解带地照顾大越的端茶送水的低贱丫鬟,冯牡丹把嘴唇咬出血来。

     到底凭什么?就算万俟玉翎不是她的,她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还搞不定洛峰?

     要知道,洛峰若没有爹爹支持,会损失左膀右臂,他怎么敢那样对她!

     “冯小姐,消消气吧。”

     卧房内,站着一脸不耐烦的金小格,她本想到大越看看不一样的风土人情,正好有机会,谁料一路的好心情都被冯牡丹破坏。

     有冯牡丹,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金小格不会忘,船上冯牡丹的几嗓子大喊,若不是她反应快,就被黑衣人杀死了。

     就这种不顾后果,自私自利的人,金小格根本是看一眼都觉得厌烦。

     大吴的官家千金,只来了她们二人,所以爹爹金尚书让她来劝说冯牡丹。

     得了这个差事,金小格冷笑,冯牡丹自己作死,关她什么事?

     果不其然,她刚进门,冯牡丹就开始摔东西。

     茶盏扔到墙壁上,飞溅的碎瓷片,差点刮伤了金小格的面颊。

     “消气?金小格,你什么意思?腿受伤的又不是你!”

     冯牡丹眼睛通红,里面是密密麻麻地血丝,她破口大骂,“当时本小姐被蛮人挟持,你躲在角落不出来,这就是所谓的姐妹?”

     金小格差点骂出声,谁他妈的有你这样的姐妹,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再说,她家中只有一个亲哥哥,可不敢有冯牡丹这样的“姐妹”,高攀不起。

     “你知道咱们这次来的目的吧?”

     冯牡丹见金小格不说话,微微扬起下巴,高傲地道,“没错,就是去大越和亲,本小姐的身份比你高贵,所以你得听我的。”

     话毕,冯牡丹想到了什么,虚伪地笑了笑,“同是大吴出来的姐妹,应该守望互助才是。”

     目的?金小格的目的就是游山玩水,她偷偷地定亲了,只是对方是个穷举人,还没下场科考。

     那人是金尚书的学生,也是可托付之人,金小格和他差不多青梅竹马,彼此知根知底,对亲事很满意。

     冯牡丹这么说,就是坏金小格的名节,这下,她可急了!

     “冯小姐,您花容月貌,天姿国色,而小格自认蒲柳之姿,当个打杂的丫鬟就好。”

     金小格想通后,表情淡淡地,和花孔雀一样的女人真没好说的。

     如果冯牡丹有歹毒的心思,她定会不遗余力地第一时间告密。

     冯牡丹觊觎南平王,在回去的路上肯定要想坏点子。这样的女子丢尽大吴的脸。

     “恩,还是小格你想的开。”

     冯牡丹魅惑一笑,用手摆弄着耳际的碎发。做丫鬟,这话说到她的心里。

     “你放心,只要你肯助本小姐一臂之力,爹爹不会不记得这份人情。”

     话里话外,冯相将来能罩着金尚书,对金小格只有好处。

     按照冯牡丹之前的计划,她想实实在在地拥有南平王,奈何路上遇见刺客,她的腿断了,行动不便。

     既然这样,就要临时改变计划。

     如若能把万俟玉翎领着来到她的卧房,她抓乱头发,弄得衣衫不整地尖叫,这样就坐实南平王想要强她的假象。

     没办法,她不能动嘛,利用腿伤,让事实更逼真,能如此聪明的,只有她冯牡丹一人。

     最好把所有人都引来,这样,南平王想要抵赖和逃跑都不行。

     坏了女子的名节,得负责吧?

     冯牡丹打算到时候装装委屈,表示下贞洁,然后就能“不情不愿”地被迎进门。

     两国联姻,大吴为了面子,也不好看着她委屈地做妾,必然是高位分。

     将来生下儿子,弄死两个孽种,她就是大越的新皇后。

     冯牡丹徜徉在一个温暖的世界中,周围青山绿水,百花齐放,万俟玉翎站在她的对面,眼神宠溺地看着她。

     金小格后腿两步,冯牡丹该不是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吧?一脸的迷醉,竟然呻吟出声。

     作为未出嫁的黄花大闺女,这种浪荡的场面她着实看不下去。

     金小格一脸冷汗,跌跌撞撞地退出门外。她心中提醒自己,冯牡丹越来越诡异,一定要远离,不然会出大乱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