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63章 幕后黑手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从大吴回到大越,到了自己地盘上,莫颜格外有底气,沿途坐在马车里,不再昏昏欲睡,而是和祝神医商量解毒的配方。

     七月里火热的,为了方便师徒二人研究,这边单独配一辆宽大的马车。

     马车上烟熏火燎,烟雾缭绕,熏得莫颜睁不开眼睛。

     制作药丸需多道工序,眼下赶路,不能停留,师徒俩只能在马车上进行。

     “师父,您到底行不行?”

     莫颜受不了浓重而刺鼻的中药味,赶忙打开车窗的一角。

     阳光直射到马车内,发出刺眼的光,让本来就闷热的不透气的车厢变得更像蒸笼。

     莫颜一手用手帕捂住鼻子,一手不住地擦汗。

     中药味道熏染她的衣衫,宝贝和宝宝两个包子讨厌这味道,每次都躲得远远的。

     看着自己空落落地手臂,保持着一个姿势,两个小的嫌弃地躲在皇叔大人身后,莫颜很无奈。

     还好,万俟玉翎不在意,甚至承包了她的洗漱,每晚夫妻共浴,他会帮她按摩,力道舒缓得当,一天的疲惫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路上边走边打听偏方,只要有传言,莫颜和祝神医就会测试一番。

     传言中有这样一个解毒版本,需要马尿作为药引。

     师徒俩为了马尿,搞了个灰头土脸,有几次差点被马蹄子踩。

     本着谁如地狱,我也不能入地狱的精神,莫颜忽悠师父祝神医去接马尿,其中的心酸不足以为外人道。

     偷偷摸摸地做成药,两个人镇定地拿给洛祁吃,没有说明其中加了什么,只说是最新研制出的药丸。

     当然,最后没有效果,二人宣告研究失败。

     一连走了两三天,师徒再次上街打听,这次得到的偏方更多,什么老鼠屎,女人的经血。

     莫颜见祝神医带着殷切希望的眼神,无语地后退几步,“师父,您是神医,怎么能和小老百姓一般见识?”

     经血,光是这个就让莫颜吃不下饭,问题是,师父好像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乖徒儿,民间自有高人在。”

     祝神医摸了摸胡子,眼里带着贼溜溜的光,他要好好地欣赏徒儿的囧样。别说,事不关己,看热闹的滋味不错。

     莫颜立刻黑脸,甩袖子离开,她决定,若是师父再提这茬,她就使出杀手锏,告诉胖丫。

     从大吴京都出发,不到二十天的路程,洛峰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莫颜有心派个丫鬟去照顾于菲儿,没到半个时辰,就被洛峰撵出来。

     丫鬟伺候的不经心,在替于菲儿梳头的时候,梳掉了两根。

     莫颜翻了个白眼,脱发这是正常的好吗?

     洛峰紧张地过了头,以至于一行人再次遭到黑衣人劫杀的时候,他失去控制,杀人成狂。

     不管是谁,只要接近于菲儿,杀无赦,不管是敌是友。

     “他这样的状态,不会和那个李茂一样吧?”

     胖丫啃着猪爪,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嘀嘀咕咕。

     李茂因为自己媳妇和爹爹通奸,有苦说不出,精神失常而自杀,胖丫看这位大吴二皇子也有这个趋势。

     “咳咳。”

     莫颜一口水喷出,咳嗽个不停,胖丫的想象力,无人能及。

     孙有才被无罪释放之后,送给莫颜很多感谢的礼物,并且又给大越的军队募捐十车粮草。

     莫颜很满意,当初救人源于孙有才的身份,也有和大吴一较高下的念头。

     若孙有才不是大越人,那种情况,莫颜很可能不会多管闲事。

     “徒儿,为师以后要卸下这个神医的称呼了。”

     祝神医见一行人停车休息,他窜上马车,来不及洗手,抓起一个苹果,咔嚓一口,又脆又甜。

     做神医有什么好?当年,留不住最爱的人,他为了神医的名号,孤独二十载,潜心研究医术,到现在,仍旧拿几种毒束手无策。

     他四十不是十四,还有多少年好活?

     眼下好不容易有了媳妇,再过几个月,就要有孩儿,他想陪着娃和胖丫一起过平静的日子。

     “师父,您没洗手。”

     莫颜转移话题,指了指祝神医手中残留的褐色粉末,“徒儿知道您辛苦,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当年给王爷解毒,你也是这么说的!”

     祝神医差点跳脚,无比悲愤,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抓他做壮丁,然后又一次次循环。

     别人收徒都是得到徒弟的孝敬,他倒好,还要跟着操心。

     “师父,您不能这么说,徒儿也算是您和胖丫的红娘吧?”

     莫颜努努嘴,很是嘚瑟。

     师徒两人斗嘴,胖丫乐滋滋地看着,顺着啃着她的猪爪。

     胖丫的马车放置冰盆,很凉爽,莫颜打个呵欠,有了睡意。

     这几天潜心研究民间的偏方,严重睡眠不足,无论是洛祁还是于菲儿,都不能再拖下去了。

     夜晚,按照往常一样,众人包下最好的仙客来客栈。

     莫颜很喜欢带露台的设计,尤其是夜晚的时候,陪着万俟玉翎一起在露台上纳凉。

     看着远处夜幕下的景色,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百姓人家的灯火,她总是有温暖和幸福之感。

     两个小包子不打扰爹娘赏景,摧残露台上的鲜花,两个小的各自摘花,然后对比谁摘的更香。

     万俟玉翎和莫颜双手十指紧扣,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和温馨,即便是不言语,彼此也能了解对方的心意。

     现如今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走,于菲儿的出现和洛峰的态度,让计划出现偏差,不过没关系,随机应变。

     万俟玉翎转过身,眯着眼盯着内室墙壁上的影子,薄唇微微一勾,淡漠道,“出来吧。”

     莫颜惊讶地转身,若不是皇叔大人在,她真的没有发现房内潜伏了人,可见对方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擅长隐匿。

     随即,淡紫色的床幔后方走出来一个人,死气沉沉,看着没有一点生机。

     “原来是二皇子。”

     莫颜点头,前几天和师父的谈话,不出意外,早传到洛峰的耳朵里。

     今夜他出现,应该是已经做好决定了吧。

     于菲儿的一种毒素被另一种毒蚕食,极速减弱,她本人也出现昏迷和吐血的一系列的反应。

     大吴宫宴上,洛峰眼神锐利,暗藏锋芒,有谁主天下的气势,如今面前的人双颊凹陷,唇部干裂几处口子,眼神也没有光彩。

     “我来是想拜托王妃一件事。”

     洛峰很坦然,没有摆皇子的架子。

     他确实是想偷听夫妻二人的对话,他总以为,南平王妃作为神医,说不定有办法救菲儿。

     这些日子,他一直打听消息,莫颜的焦急不是骗人的,也不是伪装,她真心实意地在研究解药。

     民间那些说法,靠谱的,荒谬的,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没放弃过。

     洛峰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感激莫颜,又恨自己当初没有保护好于菲儿。

     悔恨交加,即将要失去的痛苦,曾经的一幕幕,折磨得他难以入眠。

     “你说。”

     莫颜坐下,慢条斯理地品茶,其实她也很着急,解药没有下落,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朋友们送命。

     前两天,于菲儿在清醒的时候,主动找莫颜说话。她从头到尾都在笑,即便是因为咳嗽,嘴角流出血来。

     她说,终于有一天,他在她身边了。

     看到洛峰形容憔悴,于菲儿才能确定,他对她有情。

     如今,她命不久矣,再也不会成为他的牵绊,希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并且哀求莫颜,无论以后发生何事,请留他的性命。

     她希望,他活着。

     “想必你也知道我和三皇弟之间的关系。”

     洛峰停顿后,下定决心,继续道,“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为难,不过还是想要他的血。”

     “血?”

     莫颜一怔,她放下茶盏,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你要洛祁的血做什么?”

     “喝下去。”

     洛峰如实相告,据说蛮族奇毒见血封喉,他不清楚自己不能中毒,只得用这个法子试验。

     若是两兄弟当面言明,洛祁定会以为他不安好心,洛峰懒得去解释,直接找到莫颜这里。

     他想,菲儿和莫颜有些交情,所以应该不会被拒绝吧?

     这是洛峰能想到的最后办法,他深思熟虑,不后悔。

     房内蜡烛的火苗越来越小,发出微弱的光,洛峰脸上的神色在暗影中,莫颜看不真切。

     她能感觉到,他的真心,可是,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二皇子,你想中毒?”

     挑亮烛心,火苗发出滋滋的响声,莫颜随手又点亮桌上的油灯,让内室变得更加明亮。

     洛峰的眸子只有坚定,他点点头,“不错。”

     若是这样,莫颜大体了解洛峰此举的含义。

     “三皇子,那我也直接的问了,你那有没有毒药的存货?”

     当初洛峰给洛祁下毒,就算自己没有,总得有来路吧,想方设法弄一些,干嘛非要找洛祁要毒血。

     “没有。”

     洛峰对这个问题很无奈,索性挑明了说,“你不会认为,给三皇弟下毒的人是我吧?”

     父皇驾崩,未来得及立下太子,洛峰为争夺位置,的确派人刺杀洛祁。

     两个人明争暗斗不会少,洛峰也下过毒药,但是那毒药小儿科,早已被祝神医随手解了。

     蛮族的奇毒,他都不知道哪里来的,洛祁中毒,洛峰成为最大嫌疑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洛峰承认他心狠,不择手段,他想当皇上,洛祁是最大威胁,但他从未想让洛祁死。

     好歹是血缘上的兄弟,洛祁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

     洛峰因为出身不高,从小备受屈辱,尤其大皇子洛旸,从不给他好脸色,但洛祁不是,洛祁顾念兄弟间的情分,虽说让他觉得很愚蠢。

     洛峰领情,没痛下杀手,他后来调查后才知道,追杀洛祁的人都是大皇子洛旸的人。

     洛旸死后,那群乌合之众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一个巧合的瞬间再次卷土重来。

     这证实了洛峰的猜想,大皇兄洛旸在活着的时候,早已经和蛮族人达成某项共识。

     “蛮族,隐藏的真深。”

     洛旸身死,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己方,还是疏忽了。

     如今蛮族兵强马壮,还有袁焕之作为走狗,几国内都有内应,不好彻查。

     经营那么久,想要瞬间连根拔起是不可能的。

     打草惊蛇,只能让对方隐匿起来,敌在暗,己在明,更难以掌控。

     冯牡丹的师父还未知晓自己暴露,是众人唯一的突破口,己方只能徐徐图之。

     “三皇子,你要想清楚,若是真中了奇毒,后果……”

     大吴只有两位成年皇子,二人身中奇毒,若都因此殒命,大吴的皇位谁来继承?

     在莫颜眼里,洛峰并非是个性格冲动的人,他能隐忍这么多年,关键时刻推翻一切,需要巨大的勇气。

     或许,这是洛峰的阴谋?

     他对于菲儿的感情不是演戏,举手投足都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似乎不想继续压抑。

     “恩,这也是为什么才找上你的缘故。”

     洛峰在几日前得到消息,他一直犹豫纠结,好比站在悬崖上。

     曾经向往的权势和地位,在于菲儿的泪水面前一文不值,他开始怀疑自己追逐的东西。

     英雄难过美人关,洛峰想,人死后,不过是化为一捧黄土,是不是身在高位,又能如何?

     权利固然重要,可那不是他的唯一,万般皆是命。

     洛峰话毕,转过身,黑色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烛火照不到的暗影里。

     风忽地一吹,房门大开,和露台的门形成对流,突然的劲风,让房内的烛火熄灭。

     安静地内室中,传来窸窸窣窣地脚步声。

     洛峰刚离开,又是谁?

     万俟玉翎闪身到露台,折下几株花草的茎秆,在黑暗中,精准地瞄准来人的方向。

     楼下还有叶相饮酒高谈阔论的声音,并没有遇袭,也就是说,这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墨冰就在门口不远处,难道竟然未发现有人进门,还有,暗卫呢,暗卫在哪里?

     对方身上并未带着杀气,而且以他的武功来看,不可能弄出声响。

     万俟玉翎和莫颜双手握紧,两个人分外有默契,这人之所以发出响动,竟是为了提醒他们。

     短暂的瞬间,人影消失,空气中留下一抹幽香。

     “青苔屋檐傍,雨线长,月色湿尽白纱窗,书几行,茶馆壁上静字笔墨浓长……”

     吹吹拉拉,带有大越民族风的小曲响起,不时地传来劝酒的声响。

     仔细聆听,楼下众人寻欢作乐,对刚才房中的事,一无所知。

     黑夜中,万俟玉翎的眸子更显得清亮,他沉默片刻,隔空对着烛火的方向一推,内室变得明亮起来。

     “王爷,王妃,奴婢刚才发现走廊尽头有个黑影。”

     墨冰气喘吁吁地进门,她拍了拍胸前,看来是自己大意了。

     房门敞开,墨冰巡视一周,发现桌上多了一个精美的小瓷瓶。

     “奴婢来。”

     就在短暂的一瞬间,来人穿过暗卫防线进入到内室,只能说明两点。

     第一,武艺高强,而且到了一定地步,说是世外高人不为过。

     第二,对客栈布局熟悉,有目的而来。

     两者结合起来,缺一不可。

     墨冰麻利地从袖兜掏出牛皮手套,打开瓷瓶,里面有白色的粉末,而在粉末的下方,有一张字迹潦草的宣纸。“王妃,小瓷瓶内装的是蛮族的奇毒。”

     墨冰把字条的内容复述一遍,莫颜皱起眉,心中越发地不安和焦虑起来。

     “这人送毒药,有什么目的?”

     墨冰有点迷糊,刚才发现黑影,她被黑影吸取全部的注意力,追逐黑影。

     跑了很远,对方似乎并无交手的念头。她这才暗道不好,怕是自己中计了。

     莫颜摇摇头,把墨冰引走的人是洛峰的人?洛峰应该不会。

     送药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让洛峰服下,还是让于菲儿再用一些,达到一个平衡状态,从而保护洛峰呢?

     真相扑朔迷离,但是可以肯定,给洛祁下毒的幕后黑手是蛮族无疑。

     今夜的一幕,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洛峰,再次陷入挣扎中。

     毒药只有一份的用量,对方表明是最后一份,若是给于菲儿下毒,还是不能掌握所谓的平衡,达不到以毒攻毒的效果,该如何?

     最稳妥的法子,就是他服下这些毒药。

     与此同时,莫颜也在等消息,她觉得,洛峰会服毒。

     果然,两日后,洛峰服毒,然后静静地等待着随之而来的七窍流血。

     真正做出这般举动,他反倒松一口气。

     这下,可以毫无顾忌地陪着于菲儿一起了。

     左等右等,等了一天还不见反应,祝神医把脉后,得到一个惊人的事实。

     他们,都被那人耍了!

     哪里是蛮族的奇毒,通过检验,发现不过是普通的细白面而已!

     洛峰脸色很不好看,双眉紧蹙,整个人透露出一股阴郁的气质。

     莫颜则是想到什么,粗鲁地推门,来到洛祁的房间。

     此时,洛祁正在吃着花生米,哼着小曲,偶尔举着小铜镜,自恋地对着镜子做动作,悠然自得。

     “这么玩,有意思吗?”

     莫颜更是气愤,神神叨叨的,把众人都兜进去了,这人没一点觉悟不说,反倒心情很好的样子。

     “有意思。”

     洛祁想不到这么快被揭穿,一手扔掉铜镜,拍怕手上的花生皮,呲牙咧嘴地笑道,“颜颜,小爷我命不久矣,总得看点热闹,报复下吧?”

     奇毒不是洛峰下的,但是洛峰追杀过他,不看他出丑,洛祁觉得差点什么。

     “颜颜,你真真是冰雪聪明,这都被你想到了!”

     洛祁为莫颜倒了一杯热茶,说几句好话,他临时起意,并无恶意。

     洛峰不爱女色,洛祁不相信他对于菲儿是真心,怕洛峰利用于菲儿,最后对莫颜不利。

     不出意外,他就快离开了,或许不能出席封后大典,所以残留的障碍,洛祁必须快速扫平。

     扔下毒药,既能测试洛峰的真心,也好看个热闹,一向对女色极其自制的二皇兄,也有心甘情愿放下皇位,为一个女子随时准备丧命的一天。

     自古情关难过,同是天涯沦落人,洛峰比他幸运。

     “既然想演戏,你倒是提前打个招呼啊。”

     莫颜不客气抓起一个水蜜桃,用帕子擦了擦,边吃边数落,“你派人引开墨冰,做的倒是细致。”

     洛祁神色一顿,墨冰不是他引开的。

     那日他出现的时候,正好见洛峰离开,门口并无人守候。

     这下更乱了,那么把墨冰引开的黑影,到底是什么目的?

     揉揉发疼的额角,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若是洛祁不出现,是不是还有其余黑衣人?

     蛮族在莫颜的心中变得妖魔化,敌人的强大,让她在忧虑的同时,多了紧张刺激之感。

     逃避是无用的,重要的是应对,她相信万俟玉翎的手腕,同时相信自己,只要保护好家人,就无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