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73章 叶相的猪队友们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八月十六,早朝。

     大殿内鸦雀无声,文武百官站在下垂手,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日是南平王万俟玉翎登上皇位的第一日早朝,到底应该在角落装鹌鹑,还是出彩一些,给新皇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万俟玉翎一身龙袍,坐在龙椅上,眸光凛冽,带着凌厉,似乎能洞察人心,众人垂下头,不由得头皮发麻,一阵心虚。

     罢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叶相和莫相二人还未发话,轮不到他们。

     一时间,大殿安静得能听见人的呼吸声。

     天还未亮,大殿的四壁镶嵌着一排排烛台,把大殿照得灯火通明。

     坐在高处,底下人的心思,自然瞒不过万俟玉翎的眼睛,他身上的龙袍和金灿灿的龙椅相得益彰,平添了些许贵气。

     能混到早朝的官员们,都不是省油的灯,平日极懂得钻营,这会应是摸不透他的脾气,不好贸然开口。

     一来,给他个下马威,二来,趁机观察下局势,众人都等着第一个站出来试水的。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小太监尖锐的嗓音,把众人的思绪拉回。

     叶相眯了眯眼,用余光打量身边神态悠然自得的莫相,暗骂:老狐狸,当上国丈就了不起了?早朝冷场,就不信你不着急!

     莫中臣的确不着急,反正总会有人愿意出来说话,他暗中观察叶相纠结的面色,心中好笑。

     听说,大吴第一美人都要给这老家伙做平妻,前两天和吕氏到叶相府送礼,莫中臣清楚明白地看出叶相一脸憋屈,右脸处有一条可疑的抓痕。

     都是同道中人,他有什么不明白的?怕媳妇又不是丢人的事,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让着女人又如何?

     莫中臣从不认为听吕氏的话有损颜面,相反很是享受,他觉得就要有人管管他,不然,他能上天。

     恩,女儿莫颜的性子多少随他,有些自我感觉良好。

     莫中臣转了转眼睛,面带笑意,一直观察的叶相像见了鬼一样,神色阴晴不定。

     无事退朝,若他不开口的话,就要等明天了。

     叶相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对身后礼部侍郎打个手势,对方立刻会意。

     礼部何侍郎是叶相的门生,如今爬上三品高位不容易,昨天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顺利举行,就连不苟言笑的皇上,都夸赞了他两句。

     “皇上,臣有本上奏。”

     何侍郎出列,百官的眼神立刻集中在他身上,心想,终于有出头鸟忍不住了。

     “天佑我大越,皇上的登基大典已经完毕,是否寻个黄道吉日,设宴送别大吴使臣?”

     话说的不能再明白,就差直接开口撵人。

     大吴一亩三分地还没治理好,两位有继承皇位资格的皇子都跑到大越做客,赖着不走。

     大吴二皇子和三皇子是打着观礼的旗号,如今尘埃落定,是不是应该打道回府了?

     “咳咳。”

     叶相轻声地咳嗽两声,这个何胖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吴使节离开,应是对方主动提出,而且,和冯牡丹这桩亲事怎么处理?

     叶相本不想答应,他心中明白,冯牡丹水性杨花,娶进门,早晚要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前两天和老妻吵架,他的脸被抓伤,让莫中臣那老狐狸看了笑话,叶相很难堪。

     或许,找个美人服侍也不错?他憋屈了那么多年,再老点,真的就不行了。

     冯牡丹代表大吴,叶相只得忍下,就是老妻那也没有反对的资格。

     黄脸婆看的腻味了,有个鲜嫩的美人,正和他意。

     总之,成亲后,就把冯牡丹丢到后院,她一个女子,没有人手相帮,不会出大岔子。

     “叶相,您是昨夜受了风寒?”

     莫中臣见有机可乘,出言调侃,“您是百官的中流砥柱,千万保重身体。”

     中流砥柱这事,是叶相在遇见危险,坐小船逃跑时,自己找的借口。

     莫中臣听说后,格外气愤,叶相是中流砥柱,他是什么?

     喂喂,莫相,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你女儿因为叶相占据小船,而让出名额好吗?

     两位丞相你一言我一语,话里藏刀,百官们听得晕乎乎,脑袋不住地转动。

     京兆尹张举是莫颜的人,见状出列,打圆场,“臣有本上奏。”

     “张爱卿请直言。”

     一直不言语的万俟玉翎抬了抬眼,终于说出“平身”之外的第二句话。

     百官震惊。

     张举没有背景,他们早就调查过,此人平时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着很好说话。

     可就这么个人,短短时间,从小小的百花县县令,一跃成为京兆尹,这速度着实惊人。

     京兆尹衙门掌管十万城防军,这个位置别看区区三品,就是一品的尚书,也不敢轻易给他脸色。

     谁让,人家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呢?

     而且,皇上此举,不就摆明了吗?

     明眼人一看,立刻心知肚明,百官决定和张大人相交,以后说不准也能平步青云。

     “皇上,北地有蛮族骚扰我大越边境,南有南部小国横行。”

     张举没有表现任何喜悦的模样,声调平稳,“今年风调雨顺,南北皆丰收,赋税是否要调回原来的标准?”

     袁焕之通敌叛国,于太后和万俟御风身死,留下的烂摊子,其中包括空荡荡的国库。

     边境征战,士兵们吃饱穿暖都成问题。

     往年南边水患,国库拨了不少银子过去,近两年,才慢慢地缓解过来。

     赋税调过一次,为大越历史最低,今年丰收,若不调回来,军需出现大缺口,士兵们士气低落,如何应战?

     赋税这一项,基本归户部管理,张举提出来,似乎有些逾越,但是无人敢反驳。

     “张大人所言甚是,臣附议。”

     户部尚书立刻站出来,力挺张举,他本来想提这件事,碍于那点小心思,谁想到,竟然让张举抢先。

     万俟玉翎点点头,钱财上不嫌多,他虽有万俟家老祖宗的财富,也不能一直投入不见产出。

     军需是一项大支出,每年的死伤士兵的抚恤银子就要支出几十万两白银。

     没道理士兵为大越卖命,却得不到一点补偿,这不是让人寒心吗?

     前几天,夫妻二人闲聊,莫颜曾经提出来过。

     给抚恤金这一项,必须做到账目透明,若是分发的官员私自克扣,必将军法处置,斩立决!

     万俟玉翎看好莫颜的大堂哥莫轻云,那是一条汉子,曾经给阜阳和聊城的士兵送过军粮,手下人出自镖师队伍,都是有良心的硬汉。

     他想着和莫颜商量一番最后决定,毕竟涉及她的家人。

     无论是国事还是私事,他始终认为是夫妻俩的事,在皇位未交出去之前,江山有莫颜的一半。

     “朕准了,具体事宜,交给户部。”

     万俟玉翎点点头,继续沉默。

     有人出头,百官们轻松多了,纷纷提出建设性意见。

     万俟御风自从神仙粉上瘾后,就无法处理政务,很多琐事堆积下来,这些,都需向新皇请示。

     “袁家通敌叛国,死不足惜,就不知在京都是否有同党。”

     说话是兵部的廖大人,和永平侯很不对付,两个人有私仇。

     廖大人的女儿曾经被大吕氏看好,想要娶进门,给世子夏明轩做正妻。

     因夏明轩闹出来个庶长子,两府的亲事黄了。

     廖大人耿耿于怀,认为永平侯府家风不正,戏耍他的宝贝女儿。

     万一两府定亲,闹出这件丑闻,就算是退亲,自家女儿以后嫁不到什么好人家了。

     永平侯缩了缩脖子,低下头不敢言语。

     他才叫真倒霉,哪里是袁焕之的同谋?这里最恨袁焕之的,就是他自己。

     通敌叛国,袁家拍拍屁股全身而退,让他受尽质疑。

     那意思,京都有人通风报信。

     果然,此话出口,百官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永平侯身上,一副看好戏的八卦模样。

     谁说只有女子八卦,男子那点心思一点不比女人少!

     这个时候,永平侯更不能说话,只要装作听不懂就行。

     论起来,侯府损失最大,夏若雪被退回娘家,一直被人明里暗里地讥讽。

     好在,还有个叶宛西,叶相千金也没好哪去。

     永平侯抬起头来,用祈求地眼光看了看叶相。

     他不指望莫中臣帮着说话,两人因为陈年旧事,早已结怨,说不定,一切都是莫中臣暗地里搞鬼。

     叶相不明所以,他和永平侯不熟,那人朝他挤眉弄眼是怎么回事?

     让人看见,还以为都是他指使的呢!叶相心里这个憋屈啊!

     出师不利!

     这一切,全部都是莫中臣的错,他得想个法子,让莫中臣跳脚。

     想到此,叶相侧了侧身子,给身后礼部何侍郎一个手势。

     何侍郎一头雾水,没看明白,二人早先商议的,似乎没有这个手势,叶相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刻,文武百官正在议论战事,这也是众人关心的话题。

     “选秀。”

     叶相做了个口型,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何侍郎。

     真是愚钝,难道让他亲口说吗?

     皇后娘娘莫颜已算计他一次,叶相心里记恨,他暂时和莫相平分秋色,只好给莫颜添堵。

     皇上登位,后宫空虚,不选秀,说的过去吗?

     就算再不喜美色,也要充后宫,女人多了,各怀心思,让莫颜和她们斗去吧。

     叶相不怀好意地桀桀一笑,再次对何侍郎做了个口形。

     两个人中间隔着好几个人,何侍郎眼神还不好,叶相的口型做的太快,他看的不甚真切。

     旁边的几位大人假装没看到,坚决不蹚浑水。

     “你这个猪头!”

     叶相连续做了几次口型,何侍郎还在装傻充愣,他气得面色青白。

     转过头一想,何侍郎早年读书,坏了眼睛,有点老花眼,看不到口型正常。

     不如做个动作。

     思来想去,叶相指着自己的胸前,对何侍郎挤挤眼。

     女人才有胸部,叶相的意思是很明显,新皇广纳后宫,恳请皇后娘娘主持选秀。

     让莫颜算计他,亲手给皇上选秀女,应该很憋屈吧?

     何侍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一脸忧色。

     叶相的意思他明白,叶相刚咳嗽,代表胸口沉闷,嗓子不好。

     眼下,众位官员七嘴八舌,暂时还不能退朝,他只好送过去一个关切的眼神。

     这是懂了?

     叶相背着手,嘴角勾上一抹笑,让莫中臣不住地侧目。

     “老狐狸,你等着,等皇上答应选秀,本官第一个去莫相府道喜。”

     叶相皮笑肉不笑,阴森森地想。

     等了半晌也不见何侍郎开口,叶相着急,再次回头。

     他气急败坏地,用手揉了揉胸口,房事上的动作,这下,何侍郎总能理解吧?

     到底多愚钝,才假装不明白?

     何侍郎摇摇头,面露愁容,眼中的含义是:叶相,下官也没办法,您先忍忍,退朝又不是下官说的算!

     一会揉胸,一会又指着下体,难道是想去小倌馆找乐子?

     京都传言叶相好男风,何侍郎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该不是看上他了吧?

     被心里的想法震惊了,何侍郎赶紧低下头,若想明哲保身,装傻充愣是最好的办法。

     礼部尚书快到了花甲之年,年前定会提出告老还乡,尚书的位置空缺,尚书之位,是何侍郎梦寐以求的!

     但是,要是为尚书之位贡献出辛苦保留几十载的贞洁,何侍郎不愿意!坚决抵制潜规则!

     叶相抓耳挠腮,比划半天动作,开始何侍郎还有回应,半晌后低头假装看不见,气得叶相想上前抽他丫的。

     关键时刻,怂了,亏他还想把尚书的位置运作一番,留给何侍郎。

     不知何时,门外忽然下起了大雨。

     雨点噼里啪啦,配上呼呼的北风,小太监赶紧关上门。

     叶相昨夜没睡好,起身胡乱垫了几块点心,这会儿肚腹空空,在莫中臣面前吃瘪,也不怪他情绪不好。

     何侍郎指望不上,叶相开始给另一位门生使眼色。

     对方是兵部三品官,论身份,可以直接向皇上进言。

     “选秀!”

     叶相描绘出口型,然后做个秀女参选羞答答地动作,用脚尖蹭着地面,双手绞着帕子。

     这位兵部曹大人是个聪明人,双眼一亮,坚定地冲着叶相点头,“交给下官!”

     “皇上,臣有本上奏。”

     曹大人心里并非很明朗,叶相做的是女子的动作,定是有些事情,不好开口。

     万俟玉翎的话很少,大半时间观察这些官员们的动作,眼神和动作出卖一切。

     可笑还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胆子?

     “臣听闻大吴和大越联姻,大吴冯相千金嫁与叶相,事关两国的体面,不知礼部可有章程?”

     私下嫁娶,不必拿到朝堂上来说,但是两国联姻就不同了。

     万一大越方怠慢,就是对大吴的不尊重。

     人家大吴娇滴滴的第一美人,做平妻就够可怜了,还没个名分怎么成?

     叶相定是怜惜美人,自己又不好言明,所以让他帮着从中牵头。

     曹大人羡慕叶相,有娇妻在怀,多少美人也不换呐!

     怕什么来什么,叶相默默地咽了一口血,差点气得浑身抽搐。

     他用袖口擦擦眼泪,悲愤得无以复加,有猪队友什么的,最可恨了!

     一提亲事,文武百官八卦劲儿又上来了,纷纷抱拳恭喜叶相。

     “叶相老当益壮,是冯小姐之福!”

     何侍郎第一个站出来逢迎拍马,把叶相气得脸成猪肝色。

     “皇上,此事是否要和大吴两位皇子商议?”

     何侍郎正正面色,叶相顿时一松,是得商议,他和老妻赌气,差点头脑发热,细细一琢磨,娶冯牡丹进门极为不妥。

     “总得选个黄道吉日,风光大办。”

     何侍郎接到叶相赞赏的眼神,很是嘚瑟,看来尚书之位,近在咫尺之遥。

     “咳咳咳!”

     叶相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顿猛咳,他就知道,不应该相信这厮的!

     “此事归礼部,就交由何侍郎。”

     万俟玉翎说得意味深长,他觉得早朝也不是那么无聊了,看看跳梁小丑蹦跶,找点乐子也好。

     “退朝!”

     根本不给叶相发言的机会,万俟玉翎起身进了御书房,留下众位大人面面相觑。

     大殿内,只有短暂的安静,接着被此起彼伏的恭喜声淹没。

     “恭喜叶相,艳福不浅!”

     “是啊,叶相大才,自古美人都爱有才学之人。”

     百官的话,叶相听着极为刺耳,他好比一尊雕塑,在原地呆愣片刻,抬脚大步迈出殿门。

     “哎呦喂,叶相,您忘记打伞了!”

     小太监在后面追着,百官相互挤眉弄眼,叶相抱得美人归,定是太激动了,着急回府见第一美人。

     朝中堆积的事务太多,一直到掌灯时分,万俟玉翎才处理完毕。

     文武百官虽喜欢打哈哈,有一点却说的没错,大越两地开战,形势不容乐观。

     良将难寻,不可能一直靠着于家支撑。

     不仅如此,在粮草,药材等物上,北地捉襟见肘,马上到了寒冬,将士们的棉衣又该添置了。……

     下了一日的雨,殿门前有些积水,莫颜禁止两个小的出去玩耍,忧心染上风寒。

     团子很乖,开始的时候会问问他娘亲,得到莫颜的保证后,安心下来。

     以前的各种汤药全部被摒弃,莫颜让擅长厨艺的墨紫帮着做药膳,团子的胃口比以往更好。

     “墨冰,我写了一封书信,回头派人送到泸州去。”

     解决李府就是近期的事,让卫知府不用着急,先治好卫子纤的病症,这口气,她会帮着出。

     团子一切安好,饭量是以前的好几倍,脸上见了肉。

     “您真是菩萨心肠。”

     墨冰发自内心地赞叹一句,他们这些做暗卫的,不需要朋友,要的是可以同生共死的伙伴,关键时刻,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

     莫颜登上高位,不怕麻烦来管卫子纤的闲事,很难得了。

     “倒也不是闲事,纤纤她对我来说是不同的。”

     前世的友情只有无条件的让步,莫颜以为是她性子冷,这辈子不会有朋友。

     陈英,卫子纤都是温暖过她的人,这种情谊她不会忘记。

     门被推开,冷风肆意地吹进来,万俟玉翎换过衣衫,穿着一身常服进门。

     “臣妾见过皇上。”

     莫颜赶紧屈膝行礼,半晌,不见万俟玉翎回答。

     她有些疑惑地抬头,正看到一双戏谑的眸子。

     万俟玉翎轻叹着摇头,眼带笑意,“颜颜,繁文缛节不适合你。”

     做的四不像,总觉得怪怪的。

     “我也觉得别扭。”

     莫颜嘟嘟嘴,找一条干爽的布巾,擦拭着万俟玉翎身上的水滴。

     皇叔大人只要不和她在一起,就没有打伞的习惯。

     夫妻二人一日不见总有很多话说,依偎着靠在小榻上说悄悄话。

     宝贝和宝宝等了爹爹一天,此刻被忽略很是不满,扒着二人的腿向上爬。最后二人的怀里一人一个。

     “又重了,以后不能长成大胖子吧?”

     莫颜低下头,亲了亲宝宝的小脸蛋,满脑子都是两个小的长大后的模样。

     “习武就好了,再等两年吧。”

     万俟玉翎的打算是让兄弟俩三岁开蒙习武,自家娘子不情愿,所以决定推迟半年,三岁半开始。

     夫妻俩又认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小不点的大名还没起,从满一周岁,拖延到现在,再拖,就说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