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75章 孕事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星光熹微,月华如水。皇宫内院,寂静无声。

     万俟玉翎和莫颜不喜被人打扰,除暗卫贴身跟随之外,其余宫女嬷嬷们,到了入夜时分,便守在各自宫中,闭门不出。

     宫内每隔几米远就有一盏风灯照明,夜间出行,不用担心看不清楚路。

     大越的皇宫占地面积颇大,宫内大路小路纵横交错,若不是长期在宫内行走,迷路是必然的。

     好在,几条大路上都有醒目的标记,四通八达,在羊肠小道上穿梭,还是能绕回来。

     入秋早晚寒凉,莫颜在宫装外系着一件披风,带着宝贝和宝宝两个小的,在御花园的不远处等候。

     原来,这里曾经是于太后所住的宫殿,早已被万俟玉翎一声令下,夷为平地,种上了草坪。

     “母后,团子还会回来吗?”

     宝贝撅着嘴,爹娘把团子送走,没有告诉他和宝宝,兄弟俩睡醒之后,兴冲冲地找团子玩,被告知,团子走了。

     “要团子哥。”

     宝宝挥舞着小手臂,清晰地表达心中所想。

     团子虽瘦弱,不爱说话,却是个好哥哥。

     兄弟俩耐着性子陪着团子数蚂蚁,慢慢地找到乐趣。

     “等你们出宫,到祖母家,就能见到团子了。”

     莫颜对病弱的小娃很是疼惜,兄弟俩多一个玩伴,她在心里是非常开心的。

     宝贝和宝宝还小,在宫内又没同龄的小娃陪伴,宫女嬷嬷不了解包子们的想法。

     出生在皇家,身份不同,注定要忍受这份孤独,不会和寻常人家子弟一样,从小被疼宠,有人遮风挡雨。

     作为大越尊贵的皇子,必须忍受孤独,也不会有真正的朋友。

     这就是荣华背后,付出的代价。

     好在,莫颜生了兄弟俩,二人在一处,从小长大,感情深厚。

     兄弟守望互助,才能治理好大越的万里江山。

     莫颜闪了闪神,觉得自己想的太遥远,可眼下,有些是她不得不考虑的事实。

     听说出宫后能见到团子,兄弟俩拍着手,很快忘记那点不愉快。

     夜风清凉,远处飘来阵阵浓郁的花香,月光的清辉洒在这片草原上,令人心旷神怡,豁然开朗。

     谁也想不到,宫内竟然有这等地界,莫颜是第一次来,惊喜不比两的小的少。

     嗒嗒嗒……

     前方,传来一阵马蹄的声响。

     月光下,万俟玉翎坐在一匹四蹄踏雪鬃毛发亮的健壮黑马上,勒紧缰绳,俯身定定地看着母子三人。

     清风吹过,他的乌发随着风凌乱地翻飞,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眸子如深邃的黑夜,清澈而含着水一般的温柔。

     这种眼神,只有万俟玉翎面对母子三人才会出现,莫颜很熟悉。

     虽然知道自家夫君芝兰玉树,成亲两年,她还是看呆了。

     他的肌肤白皙,有如古玉一般的光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凉的触感。

     莫颜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绯红,暗暗地唾弃自己,掐断脑海中旖旎的场景。

     “马,大马……”

     宝贝和宝宝沸腾了,迈着小短腿,走向马匹的方向,身后的墨冰墨粉唬了一跳,赶忙上去阻拦。

     那是属于万俟玉翎的马,性子相当烈,任何人想要靠近,都会被马蹄子踢。

     墨冰曾用酥糖贿赂,马成精了,好吃的照样吃,但是想要碰它却是不行,翻脸无情的畜生。

     “上来。”

     万俟玉翎没有理会宝贝和宝宝,弯下腰,伸出一只手。

     莫颜点点头,拉住万俟玉翎的手,顿时,有一道柔和的力量,将她带入马上。

     “我会轻功,可以自己上的。”

     坐在自家夫君身前,莫颜紧紧地靠着他的胸膛,红着脸小声道。

     “你的裙摆不方便。”

     万俟玉翎算是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接着,马的前蹄跃起,嘶鸣一声,快如闪电般,眨眼就跑出很远。

     莫颜闭上眼,耳边是凉风,闻着熟悉的清香,所有的疲惫消失无踪。

     宝贝和宝宝正准备上马,眨眨眼的工夫,爹娘不见了,两个小的在原地踮着脚张望。

     那么小小的人,葡萄似的黑眼珠中竟然带了急切的情绪,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几日后皇家狩猎,今年不同以往,定是有大事发生。”

     万俟玉翎拥着莫颜,任由马在草原上狂奔,夫妻俩趁机叙话。

     狩猎场在京郊,狩猎大会宴请群臣,文武百官届时都会带着家眷出席,包括远道而来的大吴使节。

     洛祁有意让大吴和大越之间联姻,修补两国的关系。

     他们都看出冯牡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的人选是金尚书之女,安安分分的金小格。

     到大越的一路上,莫颜和金小格接触并不算太多,目前看来,这位金小姐的三观还算正常。

     “洛祁的意思,想要在狩猎大会上选一青年才俊?”

     金尚书曾说过,他很欣赏武将,那种顶天立地的英雄,不求门第,只想把女儿嫁给习武之人。

     “恩。”

     洛峰和洛祁身中剧毒,二人最近忙着寻求解毒之法,暂时不打算离开大越。

     一切都是蛮族的毒计,洛峰洛祁更不会吃这个哑巴亏。

     无奈大吴局势不稳,现在不是发兵的最佳良机。

     大吴和蛮族之间隔着大越,想要出兵,必定要经过大越的地界,怕引起万俟玉翎的猜疑。

     不管如何,北地蛮族是两国共同的敌人。

     “夫君,我……”

     莫颜欲言又止。

     狩猎大会是个制造意外的最好机会。袁焕之安插在京都的眼线,定是早就听到风声。

     之所以比原定时间错后几天,己方在做万全的准备,至少要趁机追查蛮族在京都的隐秘势力。

     只有冯牡丹师父这一条线,还远远不够。

     敌在暗,我在明,时刻要谨防被算计,还不如主动制造机会,请君入瓮。

     “怎么了?”

     万俟玉翎俯身,亲了亲莫颜的侧脸,脸上的皮肤冰凉滑嫩,他忍不住又亲了亲。

     “这个月的小日子还没来。”

     莫颜眼神飘移,她为自己把脉,脉象隐隐有怀孕的迹象,但是她的对这方面并不太精通,还不能完全确定。

     宝贝和宝宝才一岁半多,她又怀孕,这速度太快了。

     夫妻二人中间有一年多没见,才在一起没几个月。

     “贝贝要出来了?”

     万俟玉翎勾了勾嘴角,一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抚上莫颜平坦的小腹。

     他的大手不如以往寒凉,温热的暖流注入,莫颜舒服地眯了眯眼。

     有子嗣是喜事,然而,万俟玉翎想要的福利被取消,等于要做好几个月的和尚。

     “就算有了身孕,也可以的……”

     莫颜声音如蚊子大小,脸颊越发滚烫。

     夫妻之事怎么做都无妨,挂在嘴边,让人难以启齿。

     怀孕前三个月,怕胎儿不稳,最好不要行房,可不代表,就一定不能为他纾解。

     万俟玉翎显然懂了莫颜话中的含义,身子燥热了几分。

     他并不是好色之人,但是每当看到自家娘子脸颊嫣红,眼波流转的娇俏模样,万俟玉翎的身体会最先出卖他。

     好不容易压下眼中的火苗,他的嗓音暗哑,咽了咽喉咙道,“明日请祝神医进宫来看看。”

     太医中,保不准有袁焕之的人,万俟玉翎一个都不信。

     若是自家娘子有身孕,他就要改变计划,一切以安全和稳妥为主。

     “夫君,为母则强,我能保护自己,怕对兄弟俩疏忽了。”

     莫颜靠在万俟玉翎的胸前,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二人在月光下,紧紧依偎在一起。

     “一切有我。”

     万俟玉翎双手在莫颜的小腹前交叠,眼中有浅浅的笑意,“为夫希望,这胎是个娇软的女儿。”

     “最好像你。”

     宝贝和宝宝是万俟玉翎的翻版,像莫颜的地方被忽略了。

     兄弟俩调皮捣蛋,不好伺候,若是有个像莫颜一样乖巧的女儿,万俟玉翎觉得完美了。

     “也对,若是相貌随我,将来脾气差点没关系。”

     给点阳光,莫颜立刻就灿烂,她在心中默念,定要努努力,生出个女儿。

     她忘记了,好像一切都不是她说的算。

     莫颜说不确定,心中有九成五的把握是怀上了。

     第二日,祝神医带着胖丫进宫,为莫颜把脉。

     “乖徒儿,看你脉象,应有不到一个月的身孕。”

     时间短,莫颜还没有任何征兆,能吃能睡,腥膻的照吃不误。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又是双胎。”

     祝神医经验丰富,感觉到这次脉象和莫颜生宝贝,宝宝的时候很相似,他摸了摸胡子,装模作样地道。

     “不是吧?”

     虽说生双胎是祥瑞之兆,但是作为孕妇,就不那么舒服了,尤其是五个月后,肚子像个吹起的皮球。

     莫颜走路和螃蟹一般,横着走,晚上睡觉不敢翻身,双脚浮肿,惨不忍睹。

     “为师就是说说而已。”

     祝神医其实是胡说八道,就算是神医,在怀孕一个月的时候也看不出是否是双胎。

     中秋节,万俟玉翎和莫颜看了他的热闹,他不过是找个机会小小地报复下。

     看到徒儿担忧的模样,他心里堵着那口气出来了,瞬间觉得外面的天更蓝了。

     狩猎大会定在农历九月初五,满打满算,还有一周的时间。

     作为皇后娘娘不需要有什么安排,一切全凭自己喜好。

     这两天莫颜时常感到乏力,嗜睡,万俟玉翎回房,她已经睡着了,等醒来后,天光大亮,他上早朝,二人几乎没有说话的机会。

     “墨冰,让墨紫给我做一碗酸辣粉,放点肉沫。”

     莫颜咽了咽口水,御膳房送来的饭菜没有滋味,难以下咽,她比从前偏食,就想吃酸辣重口味的食物。

     已经有生产的经验,莫颜倒是不像从前那般紧张,一些该注意的,该禁忌的,知道个*不离十。

     “对了,酸豆角上一小碟子。”

     莫颜说完,搓了搓手,开始眼巴巴地等待。

     宝贝和宝宝拉着小手,兄弟俩齐齐地走进内室,“母后,我们要有小妹妹了吗?”

     “不要小妹妹,要小弟弟。”

     兄弟俩异口同声,小妹妹一定和香香那样,爱告状,他们不喜欢和香香玩。

     如果有小弟弟就好了,兄弟俩可以带着弟弟骑大马,玩小马车,堆积木,还有好多好多。

     “为什么不喜欢小妹妹?”

     万俟家后继有人,莫颜没压力,生什么是什么,从心里往外,她想要个贴心的小闺女。

     等两个小包子过了三岁开蒙,就没人在她眼前晃悠,若是有女儿,她可以亲手做衣物,把女儿打扮得美美的。

     “要弟弟。”

     宝贝和宝宝皱着眉头,兄弟俩表情一致,妹妹肯定很爱哭,他们不喜欢。

     “好,给你们生个弟弟。”

     莫颜哄骗得两个包子眉开眼笑,这才松一口气。

     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和小娃们,是不能讲道理的。

     “母后,弟弟喜欢什么?”

     兄弟俩在一起商议,把什么给弟弟好,尤其是宝宝,对有个比自己小的弟弟很欢喜。

     “你们弟弟还没出生,要等来年夏天,你们俩个做哥哥的,多学点本事,到时候带着弟弟一起玩。”

     无论是男是女,老三的小名都叫贝贝,兄弟俩争抢着要回房给贝贝准备玩具。

     “可算是走了。”

     莫颜揉了揉额角,疲惫地靠在椅背上。

     这次反应激烈,大吐特吐,孕期最好不要喝药,她自己硬挺着,几天之内,瘦了一小圈,倒是显得胸部更饱满。

     万俟玉翎不放心,见莫颜日渐消瘦,内心焦急,特地派人手在京都附近的几个城池挑选会腌渍果干,做孕期食材的妇人。

     日子一天天的过,很快就到了九月初五。

     昨夜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早晨地面湿润,到处是斑驳的落叶。

     莫颜一身常服,打理妥当,带着宝贝和宝宝一起,乘坐宽敞的皇家马车,向京郊进发。

     一行人浩浩荡荡,后面跟着朝中的文武百官,虽是狩猎大会,朝事耽搁不得,每日还得例行早朝。

     帝后出行,京都的主干道早已戒严,沿途看不到百姓们踪迹,街道上空空荡荡的。

     树叶泡在泛黄的雨水中,多了属于秋的萧瑟。

     万俟玉翎怕自家娘子无聊,特地准许莫家人探看,吕氏随后上了马车。

     马车奢华而宽敞,如一个移动的卧室,床榻,小几等一应俱全,内里点燃着茉莉味的熏香。

     “颜颜,你又怀上了?”

     吕氏喜形于色,才成亲两年多,若是这次再生下儿子,莫颜的地位稳如泰山,她这个做娘的一点不用操心了。

     皇家不同于百姓人家,就是那普通百姓,家里没男丁,也是要断了香火。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是万俟玉翎,他比任何人都需要继承皇位的皇子。

     “娘,这才一个多月。”

     时间尚短,所以并没有传扬出去,只有家人知道而已。

     莫颜拈了一颗腌渍的酸梅,放到嘴里,那酸水立刻进入喉咙,让她苍白的脸多了丝红晕。

     有身孕是意外,莫颜本想等个几年再生产,她才十七八岁,以后的日子长着。

     “酸儿辣女,颜颜,你这胎定然是儿子。”

     吕氏见莫颜的动作,眼中一亮,虽生女儿贵为公主,可儿子才是顶梁柱,不嫌多,“多子多福,你是个有福之人。”

     “娘,师父把脉都看不出男女来,您比神医还厉害了。”

     上一胎之所以很早就确定是儿子,是因莫颜用了秘药,如今那珍贵的药材没了,生男生女,随机。

     “娘说的准没错。”

     吕氏说完,抿了一口茶水,想到未过门的陈英,叹了一口气。

     陈国公府上的孝期未过,陈英坚持要守孝三年。

     吕氏很欣赏她的为人,前提是,陈英不是莫家的媳妇。

     作为莫家媳妇,性子烈,自作主张,这些都要不得,做婆婆的不得不多为儿子想。

     莫轻风到了及冠之年,身边没个伺候的丫头,陈英住在陈国公府,二人两地分着。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无奈陈英要守孝,坚决不与莫轻风发生点什么,小两口的事,吕氏又不好张口。

     当年,是吕氏亲自上门提亲,打劫一般让国公府交换了庚帖。

     莫颜冰雪聪明,很快察觉到娘亲的用意。

     吕氏作为娘来说,很合格,护短,真正地疼宠儿女。但是人无完人,做婆婆和做娘的心情又不同。

     吕氏没生养过陈英,不可能当她是亲生女儿,设身处地为陈英着想。

     陈英的性子冲动,做的一切未必全对,准婆媳二人表面和睦,内里有隔阂也实属常见。

     “娘,您菩萨心肠,就可怜可怜英姐姐吧。”

     母女在一处说话,莫颜拉着吕氏的手,直言不讳,“当年陈老国公战死,英姐姐是最难过的那个,执意留在北地,也是人之常情。”

     陈家早晚倒台,陈英不想因为自己把莫家拖下水,一走了之,对莫轻风是个不小的打击。

     人只有面临挫折才会成长,大哥不远千里去北地,一路上经历了大风浪,而且为北地将士着想,私房银子全部捐了买粮草。

     “这些,娘都知道。”

     吕氏拍了拍莫颜的手,叹息一声,她何尝不是如此想,可陈英不管不顾地留在北地,对陈家一点帮助都没有。

     “英姐姐千不对,万不对,可她为大哥生下了豆豆。”

     陈英怎么说也是深闺养大的嫡女,知礼仪,未婚生子,顶着多大的压力。

     北地条件艰苦,她一个有身孕的女子,身边没人照料,又不能上战场杀敌,就是这样,陈英咬牙挺下来了。

     吕氏不是耳根子软的人,她对陈英不喜,但是又感谢陈英对莫颜表现出的善意,所以才支持这门亲事。

     “颜颜,娘不是那等磋磨儿媳的,等她进门,只要按照规矩礼法来就好。”

     吕氏转移话题,说起了团子,她给泸州写信,让刘氏到京都做客,顺便问问卫子纤的病情。

     “呕……”

     一阵颠簸,莫颜刚想说话,胃部传来阵阵恶心之感,她捂着嘴,快步跑到盥洗室。

     墨冰麻利地端着淡茶水,莫颜漱口后,又换了一身衣裳,戴了个绣着猪头的口罩。

     “怎么打扮得奇奇怪怪的!”

     吕氏指着莫颜的口罩,笑得合不拢嘴,这么一看,自家天真娇憨的女儿又回来了。

     不过当皇后,最重要的是稳重和威仪,现在看,和莫颜沾不上边,她也就封后大典那日表现得最好。

     “娘,我闻不得怪味,不然马上就犯恶心。”

     莫颜摇了摇头,在马车内,都是自己人,怎么舒服怎么来,她才不想正襟危坐地折磨自己。

     只要在外,做好表面功夫就行。

     口罩上绣着一只粉色的卡通版小猪,肥嘟嘟的,双眼笑眯眯,憨态可掬。

     莫颜对前世的卡通动物不太熟,唯一能回忆出来的,只有这只猪。

     所以,她画了图样,亲自裁剪,为万俟玉翎做了纯白色的裤头。

     想到皇叔大人收到裤头时,从开始的惊喜到最后打开时囧囧的模样,莫颜哈哈大笑。

     当然,最后还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穿上了新裤头。

     龙袍的颜色金黄,阳光下不会透视,没大碍。

     莫颜不知道此举给万俟玉翎带来多大的隐忧,她只管做,不管洗,他堂堂大越皇上,还得背着暗卫偷偷洗裤头,然后晾晒在御书房后面无人能进出的小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