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80章 雪中寻宝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进入农历十一月以来,一日冷过一日,正好在年根底下,百姓们老老实实地躲在家中猫冬,习俗竟然变得和北地差不多了。

     往年京都也会下个两三场雪,雪花落地即化,湿哒哒的,今年和以往不同。

     北风刺骨,人们抵御不了寒风的侵袭,对气候的转变不适应,一时间,感染风寒的不在少数。

     现在最红火的不是对联等年货的生意,而是棉花,布匹,药材和炭火。

     京都普通的木炭两文钱一斤,短短几日,急速走俏,价格突飞猛进,最低等的木炭要七八文钱一斤,比粮米还贵。

     冬日赋闲,在家里猫冬,少吃点没问题,可若是不烧火,会冻死人的。

     现在才十一月,人们想象不到三九天会冷成什么样子。

     宫内有地龙,一天到晚都是热的,莫颜只需要穿着里衣在内室晃悠。

     她一个孕妇,又不接待命妇,吃吃喝喝睡睡,怎么舒服怎么来,沦为彻头彻尾的宅女。

     偶尔莫颜觉得无聊,想出门赏景,宫女嬷嬷们立刻如临大敌,又是轿子又是马车,出门之前还要打扮得稳妥,准备一两个时辰。

     等一切打理妥当,莫颜犯困,昏昏欲睡,仅存的兴致一点也剩不下了。

     “天又阴了,娘娘,今儿怕是还有雪。”

     墨紫端上来一碗紫菜鸡蛋汤,刚出锅,不过是几步的路程,从滚烫的状态到温热,刚好可以入口。

     莫颜总口渴,喜欢喝汤,她口味又开始变淡。

     怀孕不到四个月,吃食上变了好几次。

     多亏墨紫手艺精湛,无论做汤做菜还是点心,样样精通。

     还是皇叔大人会培养人,莫颜把墨紫当成宝贝,师父祝神医昨天进宫,厚着脸皮想借用墨紫一天,被莫颜无情地拒绝。

     忽悠过胖丫后,胖丫不理会祝神医。

     祝神医很不理解,胖丫进宫一趟后,好像对他很是防备,不晓得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试探几次,胖丫只说在宫中吃到了一口酥,味道好,她怀孕犯馋,很想吃。

     祝神医为了哄得胖丫高兴,特地进宫一趟。

     墨紫不仅仅是普通伺候的下人,祝神医清楚,他临走之前,打劫了几大盒子的点心。

     “恩,也难怪北地连续动用烽火。”

     莫颜放下汤勺,微微闪神。

     大越每座城池之间,都有烽火台,只有万分紧急的时刻,才会动用烽火传信。

     今年受一股寒潮的影响,北地大雪纷飞,雪有一米深,听说冻死不少战马。

     士兵们的军需刚刚送到,还紧缺一部分。

     无奈之下,于家两位将军决议用烽火台传信。

     “多亏大堂哥提前送了书信。”

     莫轻云近两年走南闯北,很快察觉到气候变化反常。

     北地严寒,意味着士兵们需要更多的粮草,棉衣和药材,之前运送的那些,还是太少了。

     大越士兵对抗蛮族,不停地有人战死沙场,己方的人手需补充,而北地附近的几个城池一直在招兵买马。

     那些新兵接受训练,也要吃饭的,吃饱穿暖,才能有力气和蛮族们对抗。

     论御寒能力,蛮族士兵要强上许多,今年的形势,对大越很不利。

     莫颜吃饱后,躺在小榻上,身上盖着一条厚厚的绒毯。怀孕后精力不济,聊几句,她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莫颜睡眼惺忪,迷糊地道,“墨冰……”

     “您刚睡着,外面就飘起大雪花,这会儿雪已经没了脚踝。”

     墨冰抖抖袖子,天这么冷,御花园的梅花在一夜中开放,她用小瓷罐装了点树梢上的落雪。

     落雪融化后,自带着梅花的清香,用来煮水或者沏茶刚好。

     “恩,皇上呢?”

     因下雪的关系,到酉时天还亮着,莫颜站起身,在内室活动一周。

     往常,万俟玉翎再忙都会陪着她一起用晚膳,今日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皇上有政务处理,所以让您先用晚膳。”

     墨紫已经准备好,是一碗青绿色的菠菜汤,里面下了点豆腐块,上面点着几滴芝麻油。

     菠菜在冬天极为难得,墨紫把种花的暖房全部腾出来,种了蔬菜,多余的一块地,种了草莓和甜瓜。

     每隔几天,莫颜都会去暖房一趟,对着草莓流口水。

     草莓结了不少果子,半青半红,甜瓜的开花了,想要吃果子,怕是要等两三个月。

     “恩,菠菜汤的味道好。”

     莫颜赞不绝口,桌上几样御膳房大厨做出来的菜式,她没一筷子没动。

     “对了,菠菜汤还有吗?用保温的食盒装着给皇上送一碗。”

     好东西应该分享,莫颜快吃了一半,这才想起问问万俟玉翎的膳食。

     墨冰抽了抽嘴角,莫非女子有身孕,聪明智慧都给了腹中胎儿了吗?

     皇后娘娘钟灵毓秀的一个人,有身孕之后常常犯蠢,这前后差距也太大。

     “您放心,墨粉送过去了,剩下一些给两位小皇子用汤泡饭。”

     墨紫和墨冰对视一眼,赶忙回话。她伺候的时间短,不敢揶揄皇后娘娘。

     花厅里温暖如春,角落那几盆花开得正艳。灯火下,雪白的墙壁,映照着晃动的人影。

     莫颜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察觉到自己似乎是胖了些。

     冬日里正是养膘的季节,孕妇的胃口就是无底洞,莫颜数不清楚一天要加餐多少顿。

     门一开,寒风顺着缝隙立刻钻进来。

     墨粉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换了一双拖鞋进门。

     一路走来,鞋底沾满了雪,雪花融化,弄得内室满是湿痕。

     一天下来,地要擦个十几遍,莫颜嫌麻烦,就在门口处放置一个小柜子,准备几双拖鞋。

     “娘娘,皇上在御花园旁边那处草原等您。”

     墨粉在火炉边上烤手,僵硬的双手有了热乎气,全身上下都暖了几分。

     “知道是什么事吗?”

     皇叔大人有政务在身,不能陪着她用膳,现在又神神秘秘地让她出门,这是闹哪出?

     “奴婢也不晓得,是暗一让奴婢送口信的。”

     墨粉摇摇头,她送汤去御书房,发现根本没人,问当值的小太监,听说皇上在一个时辰之前就不知所踪。

     墨粉折回,食盒被暗一抢走,又通知她回来送信。

     “恩。”

     御花园旁边的草原,是万俟玉翎改建的骑马场,冬日大雪纷飞,草坪都被压在皑皑白雪下,天气恶劣,不适合骑马。

     难道说,皇叔大人找她赏景?

     最近几日正无聊的要命,莫颜立刻答应,兴冲冲地梳洗打扮,顺便,在脸颊和唇上,用了花瓣熬制的脂粉和唇蜜。

     铜镜中的女子,眼睛明亮有神,眼波流盼间,既清纯又妩媚,身材丰腴,忽略大大的肚子,还是很美的。

     莫颜对装扮很满意,又披着一件雪貂的大衣,她要奔赴皇叔大人的约会。

     两座殿宇间,马车约莫行程一刻钟左右。

     风渐渐地停止,小雪花稀稀拉拉地飘着,车辕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

     下马车之后,莫颜大吃一惊。

     草原的旁边,被堆起四个雪人,两大两小,眼睛用黑曜石,而鼻子插着红辣椒,很是可爱。

     “来了。”

     万俟玉翎一身单衣,站在雪地中,显得淡薄,他身量笔直,似乎是站在雪地久了,眉毛和睫毛上,结上一层冰霜。

     “夫君,这都是你堆起来的吗?”

     莫颜觉得新奇,雪人的头圆滚滚的,特别平滑厚实,不是巧手的人,很难把雪球滚成圆形。

     “这是我们一家四口。”

     万俟玉翎点头,平静的眸中藏着一抹浅笑。

     莫颜愣神,一瞬间,只觉得心中温暖,好像雪下冒出了嫩绿的新芽。

     “母后,还有我们呢!”

     宝贝和宝宝从万俟玉翎的身后跑出,举着小手蹦蹦跳跳。

     他们帮着父皇忙活很久,父皇说要给母后一个惊喜。

     “母后,这个胖胖的是你。”

     宝贝指着其中一个雪人,拍着小手笑道。

     莫颜满心满眼只有万俟玉翎一人,他身后的两个小包子被忽略。

     宝贝指出后,莫颜仔细地看看雪人,确实有一个体型庞大,她囧了囧,“为何母后是那个胖胖的?”

     “娘,娘。”

     宝宝年岁小,私下里还改不过称呼,莫颜也不急于纠正,她觉得这个称呼更显得亲密。

     “母后怀了妹妹,祝神医伯伯说里面有两个。”

     宝贝掰着手指头,奶声奶气地道,“父皇说错了,我们一家是六口人。”

     宝贝和宝宝穿着厚厚的棉衣,一人披着一个黑色的貂皮披风,头上又戴着同款的帽子,遮得严实。

     莫颜蹲下身,摸摸两个包子的嫩脸,决定不再纠结她到底是不是胖胖的这个问题。

     “啪啪!”

     万俟玉翎击掌,他上前一步,捂住莫颜的双眼,温热的手掌温暖着她被冷风吹红的面颊。

     “母后,父皇说给你一个惊喜。”

     宝贝走上前,懂事地拉着莫颜的手,寸步不离左右。

     “是啊,父皇说有星星,让我们不要告诉母后。”

     宝宝也小跑着上前,拉住莫颜的另外一只手,小脸蹭蹭她柔软的雪貂大衣。

     “猩猩?”

     莫颜突然想到一句应景的话,“没有猩猩的夜里,我用猴子温暖你……”

     大越没有动物园,猴子她倒是见过,百姓人家的集市,有耍猴的,但是猩猩太难得了,山林中也不曾见过。

     “夫君,我突然想到,能开个动物园也不错。”

     动物园可是个吸金的好地方,这么绝妙的点子,她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在现代有电视,有网络,有彩色照片,小娃们知道很多动物的长相。

     而在大越,百姓们常用狼,老虎和狮子等吓唬小娃,很多人根本没见过它们的模样。

     开个动物园,专门饲养这些动物,供人参观收费,所得的钱财,做什么都好。

     “动物园?”

     万俟玉翎大概是懂了,他摇头轻笑,自家娘子千奇百怪的主意太多,他有时候都在想,她到底是怎么被吕氏生出来的。

     脸颊上的热度被撤去,莫颜睁开眼,一片白茫茫的草原上,闪烁着点点的光亮。远远望去,真的好像眨眼的星星。

     蜡烛红色和白色交加,映在雪地里,形成一个个交织的图案。

     “夫君,这是你准备的吗?真漂亮!”

     树顶上挂着两盏大红灯笼,在雪地上投放一圈温暖的光晕。

     莫颜站在光晕里,不可置信地用手捂着嘴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昨天晚上,她在床前抱怨最近都是阴天,她想看星星。

     于是,万俟玉翎默默地记在心里,第二日付诸行动,雪人是他和两个小包子一起合作完成。千支蜡烛,是他亲手和暗卫们摆成的形状。

     作为大越的皇上,他只需要动动嘴皮子,把一切交给手下完成。

     可万俟玉翎不愿,他总觉得这样无法体现出他的心意。

     莫颜紧紧地握住万俟玉翎的手,激动得内心狂跳,皇叔大人懂浪漫,竟然懂,这怎么可以?

     太让人不可置信了!

     莫颜咬着唇,眼中因激动闪烁着水光,把她的眸子洗涤得更加晶莹。

     小包子们还在,万俟玉翎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莫颜的额角,声音清冽怡人,如汩汩流淌的泉水,“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谢谢夫君!”

     莫颜踮起脚尖,双手抱着万俟玉翎的脖子,四目相对,只有片刻的注视,却让二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彼此眼中的情意。万俟玉翎的薄唇泛白,莫颜眨眨眼,想到自己涂了唇脂,坏心地在他的唇上蹭了蹭。

     “母后,还有我们呢?”

     宝贝和宝宝对爹娘的忽略相当不满,他们两个也是出了力的,娘眼中只有爹爹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亲生的吗?

     “好,宝贝和宝宝也很乖。”

     两个小包子噘嘴,一脸委屈,莫颜赶紧蹲下身子,搂着两个小的一人亲了一下。

     “母后,父皇要带我们做游戏。”

     宝宝眼睛黑亮,指着远处的烛火道,“红烛下面有宝藏。”

     万俟玉翎觉得单纯的赏景简单了些,就想了个法子,在红烛下面挖坑,埋上小礼品。

     一共有一百二十根红烛,有二十根下面埋着东西,谁挖出来就算是谁的。

     雪夜寻宝?莫颜眼睛眯成月牙,跃跃欲试。

     “只有五次机会,两手空空那就没办法了。”

     万俟玉翎把规则说一遍,他不参加。

     “好的。”

     莫颜一左一右地拉着兄弟俩,三人到蜡烛处分开。

     倒不是为了下面埋藏的东西,而是这种类似中奖碰运气的模式让人很欢喜。

     雪地被压的平实,上面没有一丝痕迹,不愧皇叔大人,做事滴水不漏。

     那边,两个小的在一组,用小铲子挖雪,很快在雪地里发现一个用皮子做的荷包,打开一看,是一对挂在腰带上的小鹿,眼睛上镶嵌着红宝石,做工精美。

     宝贝和宝宝兴奋地呼喊,顺便对莫颜炫耀。

     莫颜挑了挑眉,回过头。

     树下,万俟玉翎负手而立,白衣与白雪融为一体,他的眸子,比夜更深沉,看不出情绪。

     得不到自家夫君的提示,莫颜只得碰运气。

     连续挖了三个坑,里面什么都没有,而小包子那,已经再次收获了一个八音盒。

     拧上弦,叮叮咚咚如流水的乐趣声响起,两个小的对此爱不释手。

     莫颜满脸黑线,泄愤一般又挖了个坑,这次里面有个荷包。

     荷包空瘪,捏上去是一张纸,莫非是银票?

     莫颜借着烛火打开一看,上面是龙飞凤舞几个大字,“出宫游玩一趟。”

     中大奖了!

     天知道莫颜现在多想出宫看看,有这个字条,简直比珠宝和首饰更让她开心。

     皇叔大人是不会放心她一个人的,势必要跟随,她就当着是夫妻二人的度假。

     下一个坑,空空如也,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到莫颜的好心情,她摇着手中的字条,冲着万俟玉翎挥手。不远处,莫颜带着两个小包子,笑得一脸灿烂,白雪,蜡烛,远处的宫殿,都成为三人的背景板。看到自家娘子的笑颜,万俟玉翎的眼眸深邃,唇角却不自觉地翘起。

     “夫君夫君,我中了大奖。”

     莫颜眨眨眼,哼,出宫肯定不能带着两个包子,所以她对奖品闭口不谈。

     “宫内有画师吗?”

     莫颜突然想起,她和万俟玉翎连带着两个小包子,还缺一副全家福。

     于是,在某人的突发奇想之下,画师们被连夜从温暖的被窝挖起来,开始接下来一个时辰痛苦的作画。

     天太冷了,为了取景,不得不在外面作画。

     研磨好的墨汁很快地冰冻,画师们的手冻得哆嗦,还要强迫自己镇定,不能毁了画卷。

     莫颜很有耐心,等作画结束,她对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很满意,命人裱起来,她要挂到卧房内。

     “太晚了,回去吧。”

     万俟玉翎抱起莫颜,等候的墨紫墨粉分别抱着宝贝和宝宝,一行人上了马车,赶往寝宫的方向。

     这一晚莫颜太过激动,她有段时间没这么开怀大笑过了。

     洗漱完毕,她主动地缠上万俟玉翎,给了点福利。

     离生产的日子还有小半年,她是绝对不忍心让自家男人做和尚的。

     春宫图就是最好的指引,其中有几招,太过*,正妻们自持身份,认为那是妖娆的小妾和花楼中姑娘们才做的下作事。

     夫妻闺房之乐,被一些卫道士们打压抨击,莫颜很是不齿,有本事都守身如玉到死啊!

     “亲爱的,我抽中了出宫游,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去?”

     莫颜被自己娇软的声音吓了一跳,太肉麻。

     万俟玉翎扯了扯嘴角,看着自家娘子有点谄媚的模样,用手揉揉她的乌发。

     *过后,他的嗓音低哑,手里把玩着她的一缕发丝,“怎么,想出宫了?”

     “恩,想去几个地方。”

     京都的好去处不少,最有名气的夜市当属昌平坊,不过下了雪,那里晚上未必会热闹。

     “都依你,只有一点,不可在宫外用膳。”

     蛮族的金环蛇毒过于霸道,那晚刺杀,万俟玉翎事先有防备,可出宫纯属临时安排。

     “我知道,不过忍小半年而已。”

     莫颜答应得相当痛快,等生下了贝贝和多余就好了。

     又是双胎,把娘吕氏高兴得合不拢嘴,在听过莫颜和万俟玉翎取的小名后,立刻黑脸。

     可怜的外孙和外孙女啊,还没出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成了多余。

     想到自家的孙子莫子曰,吕氏又镇定了,这年头,起名无能的爹娘真多。

     “明日我把手边事处理下,后日早朝后带你出宫。”

     二人出宫也不是纯粹的游玩,到市井间体察民情,了解时下的物价,顺便到驿馆看看赖着不走的两位大吴皇子,若再有时间,就到莫相府小坐。

     “听你安排。”

     莫颜发现,她又和万俟玉翎想到一起。

     夫妻两个人有默契,基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今夜宝宝提醒了她,动物园一定要开,山鸡野兔等常见的品种很好抓,南边也有专门饲养孔雀等观赏动物的。

     只有一点,驯兽的人去哪里找?而且动物园要保证安全措施无忧,前期的投入不会少,最好是打着皇家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