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84章 前因后果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墨冰好像置身在冰天雪地中,周围冷风刺骨,她大脑一片空白,连血液都开始凝结了。

     朱氏突然暴毙,到底是不是莫轻云的决定?

     还是说,莫轻云杀了朱氏,之所以回到京都住在客栈,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

     他被戴绿帽子,有杀妻之心情有可原,若是在这件事上使用小伎俩,墨冰摇摇头,要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一日夫妻白日恩,朱氏水性杨花,固然有问题,但是莫轻云能亲手杀妻,足见他的狠辣和不留情,这点,和墨冰脑海中光明磊落的汉子相差甚远。

     莫颜站在窗边,摆弄着鲜花,低下头,嗅着花香,不时地回过头看墨冰一眼。

     从一个月以前,墨冰偶尔有失常,到现在一个多月了,到底是什么大事?

     连续问了两遍,才把墨冰都思绪中唤回。

     “之前是奴婢有些事情没想开,现在想开了。”

     说完,墨冰摆弄着袖口,苦涩一笑,掩饰眼中的神色。

     刚才一切,不过是她的臆测,若是想知道内情,必定要亲自出宫走一趟。

     很显然莫颜接受这个说辞,她回眸一笑,眸子里的光亮一闪,“墨冰,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抛开主仆情谊,墨冰算是一个知己,一个可信任的朋友,莫颜支持朋友的一切决定,哪怕在世人眼中是错误的。

     有时候,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这个世界就是三妻四妾横行,莫颜贵为皇后,也不能改变制度。

     改变,又能改变得了吗?改变制度等于和天下所有的男子对着干,她那是吃饱了撑的,还是不要自不量力的好。

     墨冰轻轻地应声,暗地佩服莫颜的洞察力,她的确有苦难言,但是墨冰想,她和莫轻云的身份相差太远,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腊月里,快过年了,宫女嬷嬷开始忙碌起来,把照明的风灯换成红色喜庆的大红灯笼,回廊上,挂着喜庆的丝绸做的红花。

     今年天太冷,御花园很多珍惜树木不能受寒,在根部围上了厚厚的草垫子。

     后宫寂静,只有北风呼啸,与即将过年的喜气格格不入。

     没有欢笑声,也没有小娃们笑闹,只有两三个在灯火下来去匆匆晃动的人影。

     “时候不早了,派人去太后娘娘的寝宫,把两位皇子接回来。”

     半个月亮挂在天边,满天繁星闪烁,在北边,有最亮的一颗。

     奇怪,同样在京都中,莫颜格外的想念爹娘,很久没有和二老在一起用膳,甚至见面总是唠唠叨叨的大哥,都让她感到亲切。

     “是该出宫一趟呢!”

     “想要出宫,我陪你。”

     万俟玉翎一身常服,站在月洞门下,二人四目相对片刻,他迈着大步朝着莫颜走来。

     墨冰默默地退后几步,有主上在,众人站在旁边,都是多余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相伴,谁不渴望?或许无关爱,而是一种执念。

     莫颜若是知道墨冰的想法,定会纠正,如果没有爱,又怎么可能坚持一生一世?

     莫家的丧事还未正式对外吊丧,但是架不住有心人的传播,想必明日京都的百姓们都会知晓。

     本以为可以控制住局面,想不到有人比万俟玉翎更快,架不住风言风语。

     皇后娘娘的大堂嫂红杏出墙,*着身子死在客栈的床榻上,关于这一点,足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今日早些来陪你用膳。”

     万俟玉翎所谓的晚膳,是莫颜的宵夜,她怀孕,在晚上有一顿加餐,夫妻二人的达到步调一致。

     莫家的事隐瞒不下去,与其等风言风语传到自家娘子耳朵里,还不如他主动告知。

     她不是风雨中的娇花,受不得一点打击,他相信,她会很镇定的处理此事。

     朱氏偷人,死在床上,消息不胫而走,明日早朝,莫中臣会被那些八卦的老臣们“慰问”。

     莫颜胃口不错,一连吃一屉虾饺,又喝一碗腊八粥,这才用帕子点点嘴角。

     “夫君,你今日特地早回来,是不是有事和我说?”

     莫颜敏感地察觉到万俟玉翎有异样,用膳之时,他的目光全在她身上,眸子中一闪而过的担忧,虽然很快,还是被她捕捉到。

     夫妻之间几乎没有秘密,莫颜很了解他的为人。

     “恩。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娘子大人。”

     万俟玉翎淡淡地开句玩笑,之后,把莫府发生的事,如实说来。

     如他所想,莫颜听后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甚至松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你们有事情瞒着我。”

     对于这个大堂嫂朱氏,莫颜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朱氏长相清秀可人,家中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不错。她出生在商户人家,识文断字,针线女工也拿得出手,性情柔顺,莫家人都挺喜欢她。

     莫颜在颍川安胎那一年多,少见朱氏,家里一些事,是大伯娘不愿意提起的。

     朱氏和大堂哥莫轻云有一孩儿,却在两三岁突然发高热,没了。

     当时孩子被朱氏带到娘家,莫家人根本不知情,等得到严重请郎中诊治,已回天乏术。

     朱氏哭得痛彻心扉,言语中对莫轻云有诸多埋怨。

     当爹的,一走就是一年半载的看不到人影,连孩子出事那几天都不在。

     后来莫轻云得知此事后,曾有一段时间没外出,专心陪伴朱氏。

     朱氏又有了身孕,不知道什么原因小产,从此夫妻二人从相敬如宾变成了相敬如冰。

     “大堂哥是条硬汉,什么都自己扛着。”

     莫颜从那个时候对朱氏的印象开始变差,她在颍川安胎,朱氏住到镇上娘家,很少回来。

     有次回来拿东西,大伯娘劝说朱氏回来住,朱氏却一副悲苦的模样,言外之意,有莫颜这个南平王妃在,她不自在,行事言语中,怕犯错,也怕冲撞了王妃。

     胖丫在旁边,听后很气愤,“王妃一直在后院,很少出门,怎么就碍着你的路了?”

     此事,让莫颜很不痛快,当年她毫无办法,而且临走之前,万俟玉翎把暗卫们留下,约定一年后来这里接人。

     她一个孕妇,就算再有经验,也需要家人的陪伴。

     生宝宝和宝贝是头胎,又是双胎,莫颜表面镇定,心里却很担忧。

     “还有这等事?”

     万俟玉翎气势一变,眼中藏着锐利的锋芒,他倒是不知道,自家娘子还会被人嫌弃了!如此说来,朱氏死了也是活该!

     “夫君,她这么说,我当时也理解。”

     莫颜承认,自己有点小心眼,瑕疵必报,但是对待家人,她会很包容。

     有那么一段时间,莫颜以为莫轻云和朱氏之间的关系是因为她而起,所以感到很抱歉,为莫轻云找的差事都在南边一带,怕夫妻分离太久。

     尽管如此,两个人仍旧没有多大的变化。

     大伯娘心地善良,把人都往好处想,朱氏常常回娘家,她说了几次,朱氏不听,也就作罢。

     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本来就要婆家准许才行,朱氏行动自由,莫家的人管不住她,她带着莫家的孙子回娘家,结果因为照顾不周而夭折,莫家的人没找茬就算好的,她凭什么有怨怼?

     大伯娘因为此事,伤心难过后大病一场,大伯和大堂哥比从前更沉默了。

     那年爷奶先后病重,差点一命呜呼。

     朱氏做什么?她在大伯宁病重的时候,卷着包袱回娘家,说是自家爹娘接受不了打击病重,她回去照顾几天。

     真是几天而已?

     “颜颜,朱氏水性杨花为真。”

     在颍川不过是有苗头,朱氏和表哥眉来眼去,只可惜莫家人到京都过年,彼时莫颜要成为皇后,朱家人不敢放肆,派人打包把朱氏送了回来。

     朱氏和她表哥青梅竹马,原以为两家人能结亲,后来有更好的选择,朱氏攀高枝,嫁给莫轻云。

     新婚初期,小两口琴瑟和鸣,很是恩爱。

     后来朱氏嫌弃莫轻云粗糙,没有表哥文雅风流,又不会作诗,说情话哄女子开心,常年外出,她识得极乐滋味后,空虚得不到满足,对莫家怨念越来越深。

     “不是因为你,夫妻俩在你到颍川之时,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万俟玉翎为莫颜整理衣摆,轻声道,“莫轻云应早知晓朱氏的为人,为家中安宁才隐忍下来。”

     朱氏光着身子死在床上,非常可疑,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

     莫颜的职业病犯了,她拉着皇叔大人的衣摆问道,“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一个月之前,莫家人发现朱氏德行有亏,娘吕氏做事向来干净利落,肯定是主张朱氏永远无法开口。

     大伯娘于心不忍,毕竟是一条命,曾经也为莫家生儿育女,不看僧面看佛面,弄死是不可能的,最多派人看管起来。难怪爷奶要闹着出宅邸,怕是不想连累爹莫中臣和她。

     莫颜把家中人的所作所为分析得一清二楚,要是能随便杀人,就不是莫家人了。

     娘吕氏一切以她的利益为上,难怪进宫时一脸憔悴,恐是几日没有睡好的缘故。

     “朱氏死在哪里?应该不是莫府吧?”

     “恩,在京都的一处客栈中。”

     万俟玉翎勾了勾唇角,神色越发清冷。

     很明显,有人知晓内情,故意为之,为破坏莫颜在百姓们中间好不容易维护的形象。

     树立好口碑很难,需要通过很多好事积累,而毁掉,只需要一件小事。谣言猛于虎也,何况朱氏偷人,千真万确,不是谣言!

     莫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摸摸下巴,如果朱氏被害,以莫颜对家人的了解,杀人凶手不是自家人。

     莫家人不会让此事扩大,更不可能放朱氏出门。

     “朱氏这件事,不简单,其中定然有内情。”

     莫颜现在说不清楚,凭借法医的直觉,其中有七扭八歪的关系。

     如预料那般,第二日,京都传言满天飞,而莫府办丧事,按照惯例,朱氏的尸身被抬到京兆尹衙门由仵作验尸。

     朱氏的下体内有残留的精液,可以判断死之前和人交欢过。

     她的身体上没有多少挣扎的痕迹,相反有红色的吻痕,被仵作判定为主动为之。

     也就是说,朱氏和人幽会,红杏出墙为真。

     但有一点,衙门的仵作很疑惑,朱氏的双目圆睁,他用手都合不上眼皮,面目狰狞,似乎在临死前,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最后仵作记录,死者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房事过于刺激猝死,这方面卷宗有厚厚一摞,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寻欢作乐,突然受不住*的快感,心脏骤停而猝死,有先例,并不算奇怪。

     第二种,是死者朱氏,在临死前收到极大的惊吓,被吓死。

     两种死法,看上去都不同寻常,仵作认定属于非正常死亡,没有凶手的非正常死亡。

     下晌,卷宗被送到宫中,莫颜迫不及待地打开。

     京兆尹衙门的仵作有丰富的经验,记录的很细致。

     莫颜看到第一条结论,摇摇头,她可以肯定,朱氏绝非兴奋过度而猝死,而第二条,就很容易被探究。

     如果朱氏是被吓死,那么吓人的是谁呢?

     做个简单的假设,朱氏和她表哥偷情,正在兴头上,突然看到满身是血的大堂哥莫轻云推门进来,会不会吓死?

     “娘娘,都这个节骨眼了,您还能说冷笑话。”

     墨粉咬咬嘴唇,犹豫片刻道,“她既然有本事偷人,就早想到有被发现那一天,听说是半夜里从莫府中偷跑出来的!”

     朱氏和莫轻云早已经桥归桥,路归路,朱氏笃定莫家为了脸面,会为她遮掩,所以行事无所忌惮。

     “偷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朱氏不会偷跑,就算是,她没打算离开京都。

     莫家人到朱氏的房间里翻找,通关路引,银票等物,朱氏什么都没带,而且又是大半夜的出门,应该只是为了幽会而已。也就是说,朱氏一定是被人杀害!

     凶手是谁,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光是看卷宗,远远不够,要破案,还是得亲自见到尸体才行。

     本案的关键人物,离不开朱氏的表哥,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将朱氏的表哥捉拿归案!

     “和张举说一声,人抓到后别声张,先送到宫里来。”

     莫颜眯了眯眼,她亲自审问,指不定能问出点什么。

     主仆二人正在商讨,宫嬷嬷传信,吕氏递牌子进宫求见。

     “恩。”

     莫颜站起身,打开窗户,不知不觉,日头偏西,阳光变成了火红色。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案子最好不好拖拉,拖的时间越久,代表线索越少。

     吕氏匆忙进宫,身后跟着莫颜的大伯娘赵氏,二人进入偏殿,一句话没说,直接下跪磕头。

     谣言控制不住,百姓们对不守妇道,死在客栈床上的朱氏冷嘲热讽,毕竟是莫家的一员,言语间难免要带累到莫家身上。

     “皇后娘娘,民妇对不起您。”

     赵氏说完,咚咚咚地磕了好几个响头,等墨粉扶起人来,赵氏的额前已经红肿一片。

     吕氏还好,主动站起来,她的脸上已没有前几日的焦虑,变得分外平静。

     “墨紫,去拿最好的药膏,给我大伯娘敷上。”

     事情发生,无论自责还是悔恨,都不能挽回什么。

     莫颜很重视名声,就事论事,朱氏死的蹊跷,莫家人也不好受,她就不再指责什么了。

     “轻云堂哥回来了吗?”

     莫颜坐定,抿了一口温水,抬头看向娘亲吕氏。

     大伯娘泣不成声,身子都哆嗦了,估计也说不清楚什么。

     “昨日听到消息后正好进京。”

     吕氏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基本上和莫颜所想没有多大出入。

     莫家发现朱氏有问题是在一个多月以前,莫相府的丫鬟打扫,无意中在角落发现一张字条。

     字条已被火烧过,剩下的字迹模糊不清,但基本大意还是能看出来。

     有人约朱氏在某处相见。

     莫家丫鬟婆子少,府中管理相对宽松。

     丫鬟得到字条后,立刻送到吕氏面前,而吕氏不动声色。

     到日子那天,朱氏带着一个从颍川朱家跟着来的丫鬟,声称去府外采买,并拒绝莫府马车相送。

     吕氏的人看到朱氏到一间富人家的民宅,见了个二十来岁的白面书生,两个人手拉手,相谈甚欢。

     进去几个时辰,丫鬟出门时,紧张地四处张望,见没有问题,朱氏则一脸春意地出门,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吕氏当即大怒,要打杀朱氏,可毕竟不是死契的下人,总有顾虑。

     莫家人意见不统一,最后决定等莫轻云回来处理。

     “娘想着抓奸抓双,没有打草惊蛇,你大伯娘也同意,暗中盯着朱氏。”

     朱氏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事败露,在分府后,老实了一段日子。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在院中绣花。

     因为买下的宅院太大,莫家需要下人,吕氏掏银子,采买了几户卖身的清白人家。

     谁想到,一个月之后,能出了这么大的事。

     “颜颜,朱氏突然死了,是不是你爹的政敌干的?”

     吕氏见过世面,细细琢磨,发现前后有很多漏洞,而且说不通。

     若说是莫中臣的政敌,想要打击莫家,让莫颜名声受损,为什么不来个当众抓奸。

     办事的时候堵在床上,总比一具尸体更有说服力吧?

     莫颜皱眉,新皇登基,文武百官人人自危,都怕被清洗掉,谁敢出幺蛾子?

     况且万俟玉翎根本不受人摆布,若是破坏莫颜名声,单纯为逼迫新皇选秀,没必要多此一举。

     莫家女儿只有莫颜一个,莫轻风和陈英板上钉钉,就等着陈家的孝期过去成亲,而莫轻雨在北地,短时间没有成亲的打算。

     两个人都是男子,名声什么的,对他们没有多大的影响。

     “娘,你有没有想过,朱氏一死,就是死无对证,而且尸体*,又是那样的状态,似乎认定了这个结局。”

     因为发生在客栈中,早晨伙计去送水,谁想到门虚掩着,伙计推门,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当即吓得惨叫一声。

     年关,客栈的人流量大,众人用最快的速度围观,看到*而死的妇人,人们首先就不会往好地方想。

     活人哪有死人的影响力大?

     “是啊,现在想着遮掩,却是来不及了。”

     吕氏皱眉,思量片刻,嘱咐道,“娘的人手有限,朱氏的表哥必须控制起来。”

     事到如今,朱氏无论是不是偷人,莫家都要坚定地说没有,维护朱氏的形象。

     皇后娘娘的大堂嫂,代表的可是皇后的脸面,偷人而死,像什么样子!

     莫家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受到千夫所指,还要替朱氏这个*荡妇说话,吕氏心中愤恨。

     无奈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没见过世面,吓得傻眼,一切还得靠莫轻云拿主意。

     莫颜沉思良久,朱氏或许真和她的表哥有点什么,几次出门都带着丫鬟放风。

     如此谨慎,又怎么会在半夜偷跑到客栈中幽会呢?又是那样的死法,其中定然有蹊跷。

     前方迷雾重重,真相就在背后,指引着莫颜去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