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04章 裸裎相对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农历三月初二,正是登高望远,踏青赏景之时,往年留在颍川的靠山村,只要莫轻云在家中,都习惯地到大山里,打上几只山鸡野兔,留着给爹娘爷奶炖汤补身子。

     夜深人静,士兵们分为几个小队,有人值夜,剩下的大多数人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休息。

     出来几天,路上没有出现状况,除个别士兵被草棵子里突然窜出来的蛇咬伤,没有遇到抢劫粮草,药材的山匪。

     从京都到阜阳,除去官道,有几条小路较为复杂,山上有占山为王的山匪们出没。

     那些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抢劫之后从不留活口,手底下沾染的鲜血无数。

     衙门多次派兵剿匪,每回都是声势浩大地杀过去,最后两手空空而归,等士兵们好不容易爬上山头,偌大的山寨,空无一人,连片鸡毛都没留下。

     定是有衙门的人和山匪串通,提前给山匪通风报信,对方得到消息后,做出应对的准备。

     当地知府折腾几次后,不了了之,山匪们被围剿后,老实一段时日,不再打劫过往的车辆。

     莫轻云此行带的人数不多,而且大部分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新兵蛋子,一行人若是碰上山匪,还要经过一场恶战。

     既然能游走各地,就要随时面对突发状况,莫轻云早已经把生死看淡。

     朱氏一死,莫轻云更有了借口不成亲,万一他出现意外,不是白白的害了女方守寡吗?

     想到临行前,爷奶和爹娘眼中的希冀,莫轻云低下头,他注定不能按照家人的想法,着实不孝。

     他是莫家的长孙,却没有给莫家留下香火,娶的媳妇朱氏有辱门风,害得堂妹莫颜被牵连,让百姓们看笑话,他总觉得万分愧疚。

     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地响声,飞溅着火星,莫轻云望着满天星辰,做了个深呼吸。

     明日就要到山匪横行的地界,今夜一定要让士兵们休息好。

     走一天路,墨冰的脚底磨出血泡,她打算先在河中洗澡,然后再用针挑开,抹上膏药,明日就能彻底好了。

     墨冰的包袱里有几套新衣,还有两双软底的鞋,按照远行的必备的火折子,干粮,一些装着盐,红糖和辣椒面的小纸包,还有放水的油毡布和一小块毯子,准备周全。

     白日里休息,葛二蛋和付老三打开包袱,彼此交流对方带来些什么上路,顺势就要解开她的包袱。

     这个自来熟的动作把墨冰唬一跳,众人见她的动作后大笑。

     “兵小子,老实说,你的包袱里是不是藏着春宫图?”

     一句话,大伙儿都暧昧地对着墨冰眨眼。众人都是毛头小子,偶尔会说上几个荤段子,什么妇人白花花的屁股,丰满的*,如此低俗直白的话,让墨冰很不自在。

     她包袱里没有春宫,却有几条月事带,女子都有那么几天,有备无患,万一让这些粗人们看到,宣扬得人尽皆知,还以为她是个变态。

     三月里,河水还冰冷,墨冰脱下外衫,解开缠绕在胸前的白色轻纱,寻一树木遮挡的隐蔽地点,在河水里游了一圈。

     开始下水,冻得她起鸡皮疙瘩,等在水中呆上一刻钟,这种冰凉感逐渐退去,她散下长发,丰满凹凸的身体出现在广阔的河面上。

     河水星星点点,岸边还有几块黑色的巨石,莫轻云睡不着,满脑袋都是如何应对突来的山匪。

     不知不觉地走到河边,莫轻云想到这几天赶路,都没有好好洗漱过,他脱下外衣,露出精壮的胸膛。

     莫轻云常年走镖,四肢孔武有力,肌理分明,深色的皮肤上,还有几条刺目的疤痕交错,即便是旧伤,还是有些狰狞。

     当年朱氏嫁给他,洞房花烛,看到他胸口和后背处丑陋的伤疤,吓得呐呐不敢言。

     莫轻云苦笑,那个女人如此不堪,他不是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么?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警告过她几次,小心隐瞒。

     “啪啪!”

     河面上突来的水声,让莫轻云全身心戒备,他只着一条短裤,站在岸边,眼中锋芒闪过,冷声道,“前面是什么人?”

     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莫非是有士兵在水中洗漱?

     墨冰正处于自在和放松之中,丝毫没察觉到岸边有人,她钻出水面换气,长长的头发贴着面颊,滴滴答答的淌着水,露出纤细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她的皮肤很白,在山野的雾气中让人看不真切,却有着朦胧的美感。

     前方是一个女子,莫轻云退后两步,抓着岸边的衣衫往身上套。

     三更半夜,他想不到山野中竟然有女子在河中游水,虽然他没看到什么,却也是一种唐突。

     莫轻云在岸边施礼,低下头,充满歉意,“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姑娘。”

     场面很尴尬,墨冰面颊通红,她暗暗提醒自己,是她大意了,以后洗漱之时,得留神周围的动静。

     最近赶路辛苦,尤其是白日里,出了汗,没办法换衣衫,等待汗水慢慢干涸,身上粘着,要多难受又多难受。

     好不容易找到能洗澡的地方,墨冰一时兴奋,得意忘形。

     脚下突来刺痛感,让墨冰心生警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啃咬她的脚,情急之下,她顾不得在河边的莫轻云,一个飞纵,破水而出。

     莫轻云来不及离开,场面发生变故,看到女子半裸着身子,向着他飞来,只好退后两步。

     四目相对,墨冰清晰地看到莫轻云眼中的惊讶,她顾不得羞涩,低下头探看,原来脚踝处,缠着一条水蛇。

     脚踝处被水蛇啃咬,留下印记,四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开来。

     水蛇有毒!

     莫轻云愣了片刻,墨冰怎么会在这?她是堂妹莫颜身边的得用人,深得信任,应该是来此地办差的?

     前段他深受重伤,是墨冰遇见,帮他上药,此刻也容不得他想,必须像个法子为墨冰解毒。

     远处传来昏暗的光,那里是士兵们搭建帐篷的地方,夜深,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风声在呼呼作响。

     墨冰抱着胳膊,遮挡住胸前的春光,她低下头,任由头发上的水珠滴滴答答地流淌,润湿周围的浅草。

     二人离得太近,彼此都能听到对方过于紧张的心跳声。

     莫轻云一直低头,怕唐突了面前的女子,他脱下外衫,披在墨冰的身上,对着她脚踝处的伤口发呆。

     周围红肿黑红,怕是这条水蛇毒性很强,若是不赶紧处理,将来有性命之忧。

     “我……”

     “你……”

     二人同时开口,又似乎让对方先开口,接着,又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距离太近,莫轻云能感觉到墨冰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心中发痒。

     他还记得那天,她为他上药,眸中闪烁的复杂情绪,让他的心止不住地加速跳动。

     墨冰长相美艳,只是作为暗卫培养,常年没有表情,让人忽略了她那张美貌的脸,更注重她身上散发冰冷的气质。

     他已经娶妻过,朱氏给他带了一顶天大绿帽子,莫轻云心中苦笑,打断脑海中旖旎的念想。

     “墨冰,水蛇有毒,我只好出此下策”

     莫轻云说完,双手捧起墨冰的小腿,弯下腰,嘴唇对着伤口的位置,不住地吸允,他吸允一会儿,往外吐出黑血。

     墨冰愣愣地看着他的动作,大脑一片空白。

     其实她想说,她身上有皇后娘娘制作的解毒丹药,小小的蛇毒,不在话下。

     还不等墨冰出口,莫轻云先一步有了动作。

     他面色严肃,动作一丝不苟,丝毫没有任何亵渎之感,等看到她的伤口中的血成为鲜红色,这才放心下来。

     “谢谢。”

     墨冰第一次有小女儿的羞涩感,小声地道谢,根本不敢抬头看莫轻云的脸。

     “你怎么离京了?”

     为打破凝滞的气氛,莫轻云故作镇定,从自己随身带的包袱中,撕扯下来一块纱布,给墨冰的伤口处涂抹上药膏,又小心包扎起来。

     冰凉的温度缓解体内的灼热感,墨冰眼神闪烁,用力压制住向上翻涌的情感,语调平平地道,“我一直跟着你。”

     “跟着我?”

     莫轻云一愣,抬起头,墨冰正拧着手中的纱布,让胸部的丰满,变得扁平,但是上面却留下一个深深的沟壑。

     “你……”

     女扮男装,再明显不过,莫轻云体内燥热,口干舌燥,他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下体竟然有了反应。

     墨冰察觉到蛇毒有异常,怕还是一只淫蛇,她递给莫轻云一颗丹药,自己也吃下去一颗,慢慢恢复以往的清明。

     “胡闹!”

     墨冰再怎么强悍,也是女子。莫轻云眼中,女子都是弱势的,以前娘亲能干,却在小日子的时候直不起腰来。

     她混迹在新兵中,洗漱麻烦不说,夜晚几个人睡一个帐篷,是怎么挺过来的?

     “我半夜都睡在树上,以前当暗卫,习惯了。”

     墨冰声音没有起伏,她在四周抱着树枝,用火折子点燃,烤着身上湿漉漉的衣衫。

     火光把莫轻云的黑脸映照得亮堂,他的粗黑的眉毛紧皱,对墨冰扮男装非常不认同。

     “明日一早,咱们就要路过前面的三岔路口,不远就是山匪横行之地。”

     莫轻云借着火光,在地上画出地图,己方到阜阳,必须走这条小路,万一遇到山匪,就是一场恶战。

     他是没什么,然而身边带着不少新兵,众人满怀希望的离家,或许还没有正式上战场,就死在山匪们的刀下。

     “他们没有经验,不知道人心险恶。”

     多年的走镖生涯,让莫轻云对人性上有深刻的认知,人若是狠起来,阎王都要怕三分。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以前作案过的人被放出来,未必能痛改前非,万一加入盗匪的团伙,无疑给一行人添更多的麻烦。

     墨冰对周围的地势很熟悉,那群盗匪胆子大,善于埋伏,不是第一次抢劫朝廷的军需。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网打尽。

     然而此事,她没有和皇后娘娘报备。那处地界不能绕路,只好硬闯。

     “从明天开始,你就在马车上休息。”

     那处马车是给莫轻云的,里面装了很多莫家准备的衣物,吃食等,让他晚上可以睡在马车上。

     马车的好处是有净房,墨冰一个女子,如厕不方面,还是在马车内稳妥。

     “不必。”

     平白无故的一个新兵蛋子,被照顾,旁人还不知道怎么说呢!墨冰想都没想,婉言谢绝。

     从京都到阜阳,快马加鞭,不用一个月,她忍忍,等回程之日,就不必这么紧张。

     平日行走在队伍之间,着实很不方便,她不敢多喝水,因为找不到可以小解的地方。

     葛二蛋是个愣头青,做事毫无章法,热情的让墨冰头疼,竟然约她一起去小解。

     “没的商量。”

     墨冰在新兵之间,也没有什么作用,前方马上要有第一层障碍,两人必须想办法,面对第一层关卡。

     在河里游水,墨冰察觉到腹中饥饿,她打开自己的包裹,从里面找出几个白胖胖的大馒头,用小刀切片,串在铁签上,在火堆的上不断地翻动。

     等馒头片烤的金黄,上面撒点辣椒面和孜然,虽说没有肉,外焦里嫩,对于饿的人来说,同样是少见的美味。

     莫轻云站起身,扭头便走,墨冰默不作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不能平静。

     山匪不是傻子,定是派人打探,对己方的行踪了如指掌,所以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先吃饱,然后趁着夜色,进行下一步计划。

     莫轻云回到马车上,找出家中带来的腌渍肉干,肉干中保持着水分,在火上烤着加热,夹着两片馒头吃味道更好。

     一路上新兵们为赶路,吃的都是干粮,喝不上一口粥,墨冰想必是吃了不少苦。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墨冰惊讶地抬头,高大的身影,手里拎着一个包裹,径直冲着她而来。

     ……

     与此同时,在大越京都的皇宫内,莫颜打了个呵欠,把针线筐子收好。

     既然大越决定主动出击,对战术,战略上要进行相应调整,万俟玉翎和几位老臣在御书房议事,每日回来的时辰不固定。

     白天莫颜犯困,随着月份增大,她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然后半夜里精神。

     明日是三月三,万俟玉翎的生辰,莫颜准备好,打算亲自下厨,为他煮上一碗长寿面,顺便做一个寿桃样式的糕饼。

     为了让寿桃呈现粉红色,莫颜用草莓汁和面,折腾几次,才调配出她满意的颜色。

     虽然这生辰是简单,寒酸了点,不过她怀着身孕,精力有限,等两个小的出生后,再好好补偿下皇叔大人。

     伸了伸懒腰,莫颜揉揉眼睛,站起身。

     墨冰一走,她身边除墨粉墨紫之外,又添置个服侍的,起名墨黄,不但会武艺,而且精通刺绣,以前在大吴做暗桩,隐藏在绣坊之中。

     暗卫中的女子各有所长,墨黄其貌不扬,不爱说话,但是心细,办事利落。

     今夜墨黄值夜,她劝说莫颜早早休息,再有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子时了。

     “过了子时正就是三月初三。”

     莫颜还不困,精神奕奕,她托着腮,心中寻思,万俟玉翎想必还在议事,她不如现在就到旁边的小厨房,把寿桃和长寿面准备出来,子时后,刚好来得及给他过生辰。

     “娘娘,夜深了,您若是不休息,皇上怪罪下来……”

     墨黄一哆嗦,她很怕万俟玉翎,只要他站在附近方圆十米内,她都被强大的气场震慑,抬不起头来。

     或许,只有皇后娘娘对此免疫。

     墨黄进宫的时间短,看到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后,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怪罪下来怕什么,此事和你无关。”

     莫颜站起身,还不等走到门口,她突然觉得肚子沉下来,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破了一般。

     “娘娘,您怎么了?”

     墨黄抬手再次点燃一盏烛台,搀扶着莫颜到一旁的小榻上,又吹着挂着的笛子,给墨紫,墨粉传信。

     “别紧张,我好像要生了。”

     莫颜抚摸着肚子,好半天上来一口气,肚子越来越大,祝神医把脉后,确定地说会早产,而莫颜有心里准备,最近几天说不定就是预产期。

     过了子时之后,就是三月三,皇叔大人的生辰,难道说,小包子们的生辰,能和他赶在一天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莫颜眯着眼睛,激动得抖了抖手。

     本来墨冰留在旁边帮忙,她走了之后,万俟玉翎派来两个有经验的宫嬷嬷,祝神医也住在宫内,防止有什么突发情况。

     殿内灯火通明,莫颜喝了一大碗参鸡汤,补充体力,她意犹未尽,又吃了几块鸡肉。

     参鸡汤本来是提前熬好,作为长寿面的高汤,全部进了莫颜的肚子。

     吃饱喝足,莫颜慢慢地走到旁边为生产单独开辟的小间,躺在床上,她的肚子开始不时地阵痛。

     小厨房烧着热水,宫女嬷嬷们进进出出,有人到御书房禀告,皇后娘娘要生产,可是头等大事。

     莫颜闭着眼休息,难以抑制激动之情,她的贝贝和多余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和她这个娘亲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