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1章 除族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鲍知县派来人手的时候,张举还在为保护贞操做奋斗,他都和胡老爷说过一百二十遍了,对女色没兴趣。

     “别蒙老爷我,人都有所求,你不爱美色,难道喜欢清秀的小厮?”

     胡老爷摸摸胡子哈哈大笑,挤眉弄眼,一副暧昧的神色。

     有钱的大户人家,女色玩遍了,早已厌倦,更喜欢猥亵男童,他就是靠着特殊的门路,才踏上京都的一条线,现在不靠礼州曾知府,他的生意同样风生水起。

     胡老爷是喜欢钻营之人,府上专门养了一批美人和男童,每次谈生意,根据对方的喜好带在身边几个,满足不同伙伴的需求。

     “没兴趣。”

     张举眉心跳了跳,有他这么倒霉的人吗?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胡老爷是想抓皇后娘娘,而他无缘无故地成了炮灰。

     本想对着暗卫呼救,张举想,胡老爷作威作福有恃无恐,他在京都的靠山是谁?

     留下说不定能打探,况且皇后娘娘也不会睁眼看着他受折磨,所以张举估计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爱女色,不要小厮,难道是看上了老爷我?”

     獐头鼠目的胡老爷倒退几步,二人同样三十来岁,张举比他显得年轻些,一张圆脸比原来清瘦,看着很无害而讨喜。

     “噗……”

     张举一口茶全部喷出,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摔下,抽动嘴角,半晌没说出话。

     老天,胡老爷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奇葩,到底有没有脑子?

     “府上刚办丧事,胡家就这么一颗独苗,绝不能有闪失,不然我怎么对得起胡家的列祖列宗?”

     胡老爷软硬兼施,张举就是不透露一行人的来路,抵挡任何当糖衣炮弹的进攻,无奈之下,胡老爷使用苦肉计。

     “呜呜,胡家家大业大,百年之后,偌大的家业谁来继承?”

     胡老爷弯下腰,瘦小的身子不住地颤抖,本来是装装而已,他太入戏,说到情动之处,双肩抖动,失声痛哭。

     “充公不是更好。”

     张举心中嘀咕,胡家恶事没少做,十几万两银子的身家,若是能用在赈灾或百姓身上,国库就少支出一大笔银子。

     胡老爷没有搭理张举,正沉浸在悲痛中,胡百灵的死让他痛惜,更多的是失望,他怎么养了这个蠢货!

     楚秋月原来的身份再高,都是曾经,现下不过是个低贱的丫鬟,只要百灵嫁到曾家,怎么拿捏还不是她说的算。

     偏偏非用最下作的手段,漏洞百出,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胡老爷思来想去,最后心里有点怀疑。

     以前胡百灵虽然娇蛮,却没那么阴狠,都是他娶了续弦过后,才逐渐地发生变化。

     为胡家生意,胡老爷常年在外奔波,也是一个没看住,胡百灵就被后上位的胡夫人养歪了。

     眼下胡夫人正怀着身孕,胡老爷不好收拾她,等她生下儿子,再决定如何处置。

     天下着小雨,冷风顺着窗口的缝隙钻入内室,天刚破晓,又有两个身着暴露的女子进入到内室中服侍张举。

     胡老爷对张举拒绝美色上很执着,一定要送到对方满意为止。

     官差赶到的时候,张举冒着雨在院中和艳丽女子玩捉迷藏,实际上是他跑,那两个女子前后夹击。

     院墙太高,周围有胡府的侍卫,个个人高马大,彪悍无比,张举审时度势,没有进行多余的挣扎,他跑不出去。

     墨粉击鼓鸣冤,鲍知县审理此案,派人把胡老爷带到衙门调查。

     本不是大事,双方扯皮,胡老爷不承认拘禁,他口口声声咬定是客气地请人回来的。

     张举在上丘等候审理此案,而莫颜一行人正在下丘的一个小村子里。

     回家送药并且答应带人进山的小子叫章天,家住下丘县章家村,村里都是祖辈在此的人家,他们对外来者非常排斥。

     章天的娘大腿处有很深的伤口,血肉模糊,好在没伤到动脉上,不然凶多吉少。

     “不能直接上药,必须先清洗伤口,内里有竹子的倒刺,得剔除干净再说。”

     伤口在妇人比较私密的部位,莫颜一人进到内室中,吩咐章天烧热水。

     竹屋里不潮,布置很简单,角落里放着竹床,内室很空旷,前后都开了角门,方便出行。

     “姑娘,听老妇人一句,不要进山,山里凶险,可不只有猛兽……”

     章天的娘面色柔和,岁月在眼角周围爬上了细纹,失血过多,让她的嘴唇发白,看起来很是虚弱,她轻轻地咳嗽两声,重复道,“不要去……”

     姑娘?莫颜忽然想起,在路上她的盘发突然散了,她索性就把头发放下来,披散到脑后。

     墨紫能把简单的食材烹制得美味,梳头却是一窍不通,只比莫颜本人好上些许。

     “大娘,先要给你挑上面的竹刺,可能有点疼。”

     很快,章天送来水,莫颜先是在伤口擦洗一遍,去除泥土,又在随身的荷包取出尖尖的小镊子。

     章大娘是天不亮上山采野菜的时候滑下来的,伤口被雨水泡过,若是不及时处理,有感染的可能。

     “咱们都是外乡人,来下丘还真的不太习惯。”

     莫颜见章大娘额角淌汗,递给她一个帕子,不着痕迹地打探村里和县上的情况。

     “姑娘,你是善心人,若没有重要的事,还是早点离开吧。”

     章大娘叹息一声,因为镊子在伤口处搅动,而疼的咬牙,她用莫颜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把汗,感激道,“村里对外乡人很排斥,还是因为……”

     伤口刚刚处理好,莫颜用温水净手,小心地帮助章大娘上药,但是这个家里太穷,连一块细棉布的衣衫都没有。

     莫颜手里有一匹刚买来的粗布,上面的纹理太粗糙,容易划破伤口。

     “就用这个吧。”

     想到此,她抬起手臂,撸着袖子,露出纯白色柔软的里衣,撕下去好大一块。

     “姑娘……”

     章大娘流着眼泪,非亲非故的,即使对方有目的而来,能不遗余力地帮助她,她还是非常感动。

     章天从小就没了爹爹,他爹也是在山里失踪,两年后村里人找到白骨,白骨旁边有一个带着铜钱的络子。

     后来又发生很多事,村里人心照不宣,谁也不去深山里,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章家村几乎与世隔绝。

     “娘,娘,不好了!”

     章天在楼下,焦急地大喊一声,“村长带着人过来了!”

     小雨霏霏,在山脚下的小村落,空气中杂糅泥土和竹子的香气,一栋栋小竹楼坐落在雨中,格外雅致。

     远处一拨人,人人凶神恶煞,手中提着砍刀,木棒等,迈着大步而来,眼瞅着就到了章家门前。

     “姑娘,你们在后门出去,赶紧走,等过了风头,我让章天去找你们!”

     章大娘倒抽一口冷气,顾不得太多,推着莫颜,“快走,这些人不讲人情,真的会杀人!”

     说完,泪流满面,她顾不得伤口的疼痛,打开后面的房门。

     可惜,一切已经晚了,来者比想象的更快,几十个壮汉,前后包围章家的小竹楼。

     “村长,这是咋回事?”

     章天皱眉,村里有规定,不准带外乡人回来,但是今儿事情有巧合,如果他不出去找人,他娘怎么办?

     这些人都自私,只顾着自己的利益,从不管别人的死活。

     当年他爹爹为村里人去打猎,在山里再没回来,那会儿他还小,只有他娘一个人做工,有谁说帮衬一把,管管他们孤儿寡母了?

     章天印象里,他拿着自家的几捧菜到村长家换一个鸡蛋,村长娘子把菜丢了出来,破口大骂,“穷酸伢子还想占老娘的便宜?一把破菜,谁家缺?都要烂到后院了!”

     爹一失踪,娘一度精神恍惚,小小的他只知道鸡蛋能调理身子,特地送了后院最水灵的菜,每一根他都洗好,摘好。

     被羞辱后回来的路上,村人看到他身上都是泥土,叹口气,冷漠地转身离开。

     章天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村里人会这样,还是天下所有人都是为了自己,不管别人死活。

     等长大,他明白一个道理,要靠自己,别人没有义务要对你施舍。

     可是在县里找工,他曾经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街头卖菜饼子的大娘见他总是吃不饱,会偷偷地给他留一个。

     章天知道不能平白接受人家好处的道理,去大娘家打水,劈柴,拾掇院子,让凌乱的小院井井有条。

     或许是始终记着儿时村人的冷漠,他对这些人不亲近,有时候走到对面,敷衍地点头,擦肩而过。

     “咋回事?你私自带着外乡人回村,俺还想问你是咋回事!”

     村长眉头打了个死结,抬起头,看着倚靠在二层上的人影。

     隔着雨幕,那人的轮廓,竟然有淡淡的光泽,漆黑的双眸仿佛万年古井,平淡无波。

     一张脸平凡而刻板,可那种气势,让村长不自觉地提高警惕,他脑海中只有四个字闪现,得罪不起。

     可是那又能如何?这些人来村里定然是奔着进山,他们祖辈守护这片土地,不可能让外乡人掠夺!所以,他们,全部都要死!

     村长眼中一闪而逝的阴狠让章天心惊,他忽然更加深切地体会到这些人的薄凉,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章大娘在低头小声啜泣,拉着莫颜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出往事。

     “你是村长?这样可不够友好。”

     莫颜走出门,站在万俟玉翎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章家村村民。

     带的家伙事都是可以致命的,看来这些人是真打算置人于死地了。

     一个偏僻的小村而已,若真有人误闯,是不是同样的结果?

     “友好?哄骗村民带你们入村,为啥要友好?都去死!”

     村长大喊一声,村民们跟随,呐喊道,“外来者都去死,去死!”

     寡不敌众,章天不想看一行人吃亏,只得道,“村长,是不是有啥误会?”

     “误会?他们是人不,是人进来就不能活着出去。”

     章家村后山上有秘密,他就知道,不能让任何人进来,在进入村口的必经之路上立下牌匾,“擅闯者死。”

     “看到没,别说你们死的冤枉!”

     后面的大喊举起牌匾,竹子上用刻刀,刻上很深的印记,又有朱砂涂抹,这几个大字,触目惊心。

     来的时候匆忙,不过莫颜的确看到了,她当时还在吐槽,现在看到牌匾后,只想骂一句,“什么鬼!”

     “靠,你们不识字?那就别怪俺们手下无情了。”

     举牌子的大汉抱着牌匾,喜滋滋地,眼中闪过一道狡猾的光。

     他妈的,到底是谁不认识字?

     莫颜真想破口大骂,碍于皇叔大人在身侧,她忍了忍。

     “擅闯者死”,写成了“膻马着死”,除去“死”字还完整,剩下的都缺胳膊少腿,谁能看的明白?

     “俺也不识字。”

     章天红了眼眶,这条规矩他真的不晓得,因为平日和村民疏远,他觉得自己要负全部的责任。

     “就你认字,你写个你名字给我看看?”

     莫颜抱着胳膊,挑衅地冲着举牌匾的大汉道,“临死前总要做个明白鬼吧?”

     “靠,章老大,俺就叫老大!”

     汉子脸红脖子粗,他当然不认识字,再说了识字也没必要,他们用不上。

     牌匾是在县里找个读书人,那人帮着写的,然后他临摹到竹子上,因为这几个字,他在村中得到不少人崇拜的眼神,风光无限。

     “当年俺家阿贵在山中失踪,你们不是说被野兽吃了吗,和外乡人有啥关系?”

     章大娘的腿受伤,拄着竹子,走到门前,她冷眼扫视楼下一群人,“有些话,本不该俺说。”

     “当年阿贵失踪后,你们可到山上寻找过?”

     章天的爹爹叫章贵,是村里唯一一个手艺人,懂得用竹篾编织,做好的物件用来交换。不仅如此,他还会打猎,有时候打了山鸡野兔,分给村民们一些。

     人活着,众人都在巴结,人走茶凉,留下他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母子,无人问津。

     这些年,有谁在乎过他们的死活?

     当年章贵之所以要进入到后山打猎,还是村长有所求,村长的闺女要出嫁,总得做出一桌好的。

     肉是金贵东西,用一菜园子的菜都换不到几条肉,村长求着章贵帮忙。

     提及这些,村里人泄气几分,他们都得到过章贵的好处,可是这和不杀外乡人有啥关系?

     “天不亮,俺去采摘野菜,从山坡上滑下来。”

     章大娘伤心地用帕子抹着眼泪,说出一个她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当时她伤势严重,根本挪动不了,村长家的儿媳路过,就在她身边,假装没看到,都不说回来告诉章天一声。

     章大娘在原地趴了许久,章天发觉娘亲还没回来,去找人的时候,她已经昏迷过去。

     “娘!”

     十几岁的小子,正是冲动的时候,章天哭了,痛不欲生地抱着头,蹲在地上。

     记得小时候,爹爹总是把肉送到邻里家,章天自己都没有解馋,他不解地问,“爹爹,为啥要给别人送呢?”

     “因为咱们村里的都是亲人,血浓于水。”

     章贵笑眯眯地摸着章天的脑袋,如此回答。

     这就是亲人?亲人不能互帮互助,却冷漠地旁观,多么让人寒心啊!

     “或许是没看见。”

     村长还在强词夺理,他背着手,厉声道,“不管怎么说,你儿子章天带着外乡人回来,总要给咱们个交代!”

     “俺们也不为难你们母子,要么交出人,要么你们滚出章家村!”

     村长觉得自己非常大度,已经留下余地,他就不信章家母子愿意离开村子。

     孤儿寡母的没有族人庇护,到外更容易被欺凌,而章天是章家的血脉,被除族,是比死还让人无法接受的。

     莫颜看着这一幕闹剧,没有说话,一群乌合之众,翻十倍也无法阻挡她和万俟玉翎,只是她想看看章天母子如何抉择。

     刚才还痛哭流涕的章大娘面容平静,淡淡地问,“村长,他们都是俺的救命恩人,一定要这样吗?”

     “谁管他们是谁,只要违反村规就得死,要不是看在章贵的面子上……”

     提起章贵,章大娘的泪水奔涌而出,她心灰意冷,为自己的相公不值。

     当初如果不做老好人,早看出这些人的真面目,就不会落得如此悲惨的境地。

     “章天,去带着你爹爹的灵位和骨灰。”

     几乎是一瞬间,章大娘有了决定,当年找到章贵的尸骨,但是村长不承认,一直没落到章家的祖坟。

     章大娘咬牙把尸骨炼成灰,放在一个小坛子中,那是她最珍贵的东西。

     这种没有人情味的冷漠村落,留着有什么意思?除族就除族,他还姓章,他爹是章贵,这就够了!

     章天没有丝毫犹豫,转身离开。

     村长在下面等得不耐烦,他可不相信这母子能离开村里,“想好没,想好赶紧把人送下来。”

     “章丙你急什么?”

     章大娘哈哈一笑,笑声中带着委屈,怨恨,失落,沮丧以及一丝轻松,都要离开章家村,她也不用捧着村长。

     一句话,让众人面色大变,有汉子怒道,“你个没见识的妇道人家,章天要被除族,知道意味着啥子不?”

     “这不是你们逼着俺们母子选择的吗?”

     章大娘冷冷一笑,转过身不再看他们,天下之大,就不信没有母子的容身之处,若是恩将仇报,和这些泯灭人性的东西有什么不同?

     章天似乎是迫不及待地离开这里,他收拾好几个包裹,全部背在身上,打量着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这里有他爹爹留下的印记。

     “爹,俺走了,希望你别怪儿子。”

     章天心里默念几声,把包袱都背在一个肩膀上,另一只手扶着张大娘,缓缓地走下台阶。

     “带进山的事还作数,在那边有个山口,村里人都不知道,等把俺娘送到县里,俺带你们去。”

     章天抓抓头,沉思片刻,他能带着他娘到哪里去呢?去给他菜饼子的大娘家借住两日,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滚了就别后悔,以后你进章家村,也是死路一条!”

     村长当着众人的面放下狠话,村民们不理解章天,认为他得到好处忘本,有人甚至想用棍棒偷袭,被墨紫回头讽刺地看了一眼。

     “放心,不会回来。”

     撕破脸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众人带着刀枪棍棒相送,应该是驱逐和防备,甚至有人在商议瓜分章天家的竹楼。

     到村口后,万俟玉翎发射信号,有侍卫驾着马车赶来,章大娘腿上有伤,就让她暂时坐在墨紫的马车中。

     “卧槽,有了有钱人当靠山,章天这个王八蛋!”

     村长反悔,想杀死章天和一行人,但是见到有侍卫来护送后,按捺着没动手。

     “玉翎,咱们无意中又要发现大秘密了!”

     下丘地处偏远,莫颜打算停一天就回去,谁知道误打误撞,她总觉得中间有点什么事,正等待一行人去解决。

     万俟玉翎反手握住莫颜,眸中清冷暗沉不减,何止是大秘密,说不定此行还能揭露一个惊天阴谋。

     ------题外话------

     各位美人们,三八女生节,女王节,女神节快乐,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