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33章 乱作一团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章天被人群包围,四周的村民不断地向前,在缩小包围圈。

     田间地头务农的妇人们终究是不忍心,可她们人言轻微,无法左右村中人的决定,叹息一声,脚步显得颇为沉重。

     “哈哈,小子,你今儿插翅难逃,解决了你,你娘一死,俺们的秘密就永远不会传出去!”

     村长举着砍刀,大笑三声,对于他来说,杀人是最平常的事,只要看着可疑的外乡人都被村民杀死,在后山挖个坑埋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无人发现。

     “秘密?是说山上有铁矿?村长你勾结外人私自采矿,被人知道是掉脑袋的大罪。”

     无路可退,章天也不再害怕,他挺直脊背,扬着头,眯着眼睛打量村民们的神情。

     果然,此话一出,众人的面色变了几变,眼珠不停地转动,明显是心虚的模样。

     “所以你更得死。”

     村长嘿嘿地冷笑,刺激章天,“你够聪明,就是命不好,当初你爹爹若是跟着俺们干,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大越律法,都是狗屁!老子就知道没银子就得饿肚子!”

     村长破口大骂后,笑道,“你以为咱们凭什么?有县老爷庇佑……掉脑袋?看谁死的更快吧。”

     强烈的阳光烤在章天身上,一路行来的汗水干涸,可是他的心底却止不住发寒。

     说到底,目的是为拖延时间,他不想放过最后的求生机会,因此诈了村长,却得到惊天的秘密。

     爹爹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被村里人联合害死,私自采矿,县老爷在背后支撑,难怪,难怪他们杀人灭口,有恃无恐。

     村长这些话,被提前赶到的莫颜和墨紫听个正着,如果是下丘知县参与其中,问题相当严重。

     章天必须救,可救了章天等于打草惊蛇,私自采矿的幕后黑手不会是知县一人,背后至少还有一条大鱼。

     一瞬间,莫颜突然领会了万俟玉翎话中的深意,她头脑清明,有一条线索在脑中一闪而逝。就在莫颜打算冲进去救人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个大汉道,“村长,章天的娘还在客栈,万一那婆娘不死,又知道俺们的秘密咋办?”

     背后的主子说过,宁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个。如果章天母子没带外乡人来村里,他们也不会动杀机。

     村长沉不住气,把章天当死人看,说出真相,他们很怀疑,章天已经把秘密透露给外乡人。

     “咱们杀死章天,外乡人带着那婆娘跑了咋办?不如用章天做诱饵,把那些人都引到村子里,派人通知县老爷,一网打尽。”

     村中能说得上话的几个汉子把村长拉出圈外,众人商议后,都觉得可行。

     “就怕这小子不听俺们的,他万一不配合呢?”

     村长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他心里藏不住事,早些年章贵在村里呼声高,他这个村长的位置好悬没保住。

     后来想方设法找机会弄死章贵,村里人才向他看齐,采矿的事轮不到村人,不过有人每年都会给他们一大笔银钱,他们只负责监督,有风吹草动通风报信。

     “用他娘威胁,他就得乖乖就范。”

     章天最是孝顺,而且他没有别的选择,肯定会被众人牵着鼻子走。

     商量片刻后,村民们全数通过这个提议,立即有人去县衙门报信,而村长在做章天的思想工作。

     “只要你把外乡人引进村子里,咱们就给你和你娘一个机会,不然的话……”

     村长的话没说完,其目的不言而喻。

     派人到客栈中灭口不是不可以,但是听说朝中派人到礼州调查曾知府,他们做的太明显,会被盯上,县老爷不好做人。

     骗到村里,这里闭塞,怎么处置都是他们说的算,杀完后一埋,任谁都找不到人。

     章天抬起头,淡淡地看村长一眼,这就是爹爹说的血浓于水的亲人?披着人的外衣,内里是禽兽!

     典型的骗局,只怕是他骗恩人回村,他们这些人一个都活不成。

     自己死就算了,怎么还能连累别人?

     莫颜看到章天眼中的坚毅之色,暗道不好,她从藏身的草中捡起一块小石头,对着他的手射了一下。

     手部传来清晰的刺痛感,章天刚准备拒绝,又被射了一下,这次他似乎懂了,答应村长的条件,这边莫颜跟着松口气。

     刚才集中精神,莫颜特别怕石头打到村长身上,他和章天的距离太接近,石头是从村长的腿边擦过去的。

     这招还是和皇叔大人所学,只是她练功时日短,内力没有那么深厚,再远的射程肯定出问题。

     商议后,村长不放心,怕章天逃脱掌控,要亲自送他回到客栈,请众人来到村里,就用道歉的名义。

     在章天没有骗来人之前,暂时安全。

     “墨紫,你知道章家村人为何有恃无恐吗?”

     莫颜拍拍身上的浮土,见有护卫埋伏在周围,她渐渐地后退,用大树掩饰住身形,悄无声息地出村。

     “知县庇佑,他们当然没事。”

     墨紫抽一口气,下丘有铁矿之事被隐瞒下来,并未上报朝廷,私自采矿虽然会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可之后的收益极其可观,甚至超过贩盐。

     提到收益,墨紫沉思片刻,不确定地道,“奴婢猜测,下丘知县上面还有人,可能涉及京都朝堂上某位大人。”

     幕后人才是真正的闷声发大财,说不定所得银钱比大越国库还多。

     “不只是银钱。”

     莫颜深吸一口气,豁然开朗,她笑道,“来下丘真是意外之喜,咱们一直搞不明白朝堂上谁是袁焕之留下的心腹,该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心腹?有人瞒着朝廷私自采矿,和蛮族有什么关系?墨紫没想明白,眼神带着茫然之色。

     莫颜讳莫如深地点点头,勾勾嘴角,没有解释。

     其实很简单,大越边境多有摩擦,蛮族横行北地,控制大吴,爪子伸的很长,而南边小国趁着蛮族进犯,想分一杯羹。

     战争中最需要的除去粮草,药材等补给,还需要杀敌的砍刀,这些都是铁器。

     北地贫瘠,并没有发现铁矿,蛮族用的铁器多半是采买而来,两国接壤,从大越输入最为便利。

     从章贵出事来看,早在七八年以前,就有人发现这块地段,却一直隐瞒下来。

     铁器不知所踪,章家村村民粗野,只要外乡人来,杀无赦,很符合蛮族的做法。

     莫颜想通其中的症结后,为自己点赞,但是她有点懊恼,自家皇叔大人怕是在昨日就知道真相了。

     莫颜带着墨紫先行一步回到客栈中,万俟玉翎已经得到了消息。

     “恩人,小天一直没回来,他是干啥去了?”

     章大娘醒来后,一直问章天的下落,她眉头轻蹙,章天是个执拗的脾气,很可能会因为被除族而怀恨在心,回到村中找那些人的麻烦。

     村长为人阴狠,万一被他抓到,凶多吉少,而且村长也说过,他们若是再回去,就得被当做外乡人处死。

     “章天马上回来,咱们还是先上药。”

     墨紫隐瞒实情,她识相地从莫颜房间退出,手中拿个小瓷罐,细心地帮助章大娘上药。

     若是能顺利找到私自开采铁矿的地点,大功一件,主要还得记在章家母子身上。

     莫颜关上房门,见万俟玉翎坐在窗边对弈,整个人沐浴在日光里,行云流水,更显出出尘的气质。

     淡然,淡定,淡漠,火烧眉毛,仍旧没什么表现。

     莫颜微微一笑,突然心里就跟着安心了,是啊,有自家皇叔大人在,或许早已安排好,她只需要跟随,根本不用瞎操心。

     虽是如此,她还是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恩。”

     万俟玉翎放下棋子,站起身给莫颜倒杯水,实际上为印证自己的猜测,他昨夜派人到上丘知县家里打听消息。

     下丘私自采矿多年,一直隐瞒得滴水不漏,所得的铁器部分高价买给百姓,剩余锻造精良的刀剑,贩运到北地,供给蛮族军需。

     “也就是说,蛮族人是用咱们大越的铁器来杀大越人的。”

     莫颜抱着胳膊,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干人等这样做,比直接通敌叛国更加可耻。

     眼瞅着村长就要带着章天来客栈,己方到底如何应对?

     莫颜想在万俟玉翎的表情中寻找答案,结果她失望了,他还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似乎很不以为意。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莫颜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呸呸,万俟玉翎是皇帝,可她不是太监。

     “夫人,楼下来了十几号人,自称是章家村的,昨日惊扰您,想要给您赔礼认错。”

     伙计上来敲门,下丘山边的闭塞村落不少,章家村淡出人们的视野,他根本没听说过。

     莫颜一手托着腮假寐,装作听不见,她就等着看自家夫君如何做。

     “好,让人上来吧。”

     万俟玉翎收好棋盘,把棋子装到一个小罐子中,余光见自家娘子脸颊气鼓鼓的,好笑的很,他就是故意不说。

     他突然发现,她在赌气或者生气的时候很真实,一如当年第二面见到她,她以极其不雅的姿势爬上大树。

     自家娘子人前端庄,人后慵懒,可又冰雪聪明,一点就透,关于下丘的猫腻,跟在他身边几年的暗二都没猜测出。

     村长瞪视章天一眼,小声地在他身边耳语,“你小子别玩花样,天高皇帝远,这里是下丘的地盘,咱们县老爷说的算,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必须死。”

     言外之意,就算章天给那些人通风报信,有县老爷在,一行人也无法活着走出下丘。

     章天眸子暗了暗,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是村长说得有道理,他是抱着一线希望,石子打在手背上,留下青肿的痕迹,他怔怔地看着,但愿这个决定,不会害了恩人。

     章大娘刚上好药,听闻是村长把章天带回客栈,立即慌神,拉着墨紫的衣袖,道,“怎么办?村长狭隘,不会放过俺们母子的!”

     “你放心,老爷和夫人自有决断。”

     墨紫扶着一瘸一拐地章大娘,刚进门,内室里气氛热烈,村长正坐在下垂首侃侃而谈。

     章大娘一愣,看着站在身后的章天,她没想到气氛竟然是这样的,和想象的剑拔弩张不同。

     莫颜低下头摆弄着杯盖,村长真是人才,脸皮厚得可以,昨日还在喊打喊杀,甚至刚刚威胁过章天,现下又一脸慈爱的模样。

     “俺们村世代守护山林,这是祖辈的规矩。”

     村长吸了一口烟袋锅子,雾气缭绕,看不清他的面色,“昨日听说你们想进山,原来是大大的误会。”

     “是啊,章天这小子起早回到村里解释,俺们也有错,村中决定接你们母子回去。”

     除族的事不过是一时冲动云云,章家的族人相亲相爱,彼此互帮互助,定是能过上好日子。

     村长发话,跟来的十几个壮汉紧接着表态,只是这些人没村长那么会伪装,眼神中藏着凶狠,偏生表面还要装作一团和气,面部僵硬扭曲,看上去很怪异。

     章大娘抓了抓墨紫的衣袖,她看出有些不寻常,心中不安。

     村长瞪视周围人一眼,笑眯眯地道,“此行是为接老妹子和章天回到族里,族里摆了席面,也想和恩人们道歉。”

     “那么,就却之不恭了。”

     多说无益,万俟玉翎站起身,村长随后跟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期间,章天一直在村长身后,他不住地使眼色,想告诉众人千万不要跟随他们回村。

     “俺们都是步行而来,就不麻烦恩人了。”

     村长红光满面,暗自窃喜,这些城里人天生缺心眼,总以为他们庄户人家傻,谁晓得这么好骗。

     看穿戴,他们应该是大户人家的,杀人灭口后,所剩的钱财全部没收,还能小赚一笔。

     “哎呦,大妹子,你印堂亮堂不少,看来真神牌起作用喽,不如给你家人买一块?”

     昨日戴花善于忽悠的大娘从街角窜出,看到章家村一行人后直皱眉,这都是打哪来的穷酸?

     万俟玉翎身材提拔,隐隐带着贵气,大娘猜不出二人的关系,上前小声试探。

     “滚滚滚,别在这碍眼。”

     村长着急,见到有人阻拦,没有好气,叫骂道,“狗屁真神,就是个白毛老骗子,老子才是神!”

     为避免节外生枝,众人正着急赶路,村里人正忙着磨刀,他们确实准备一桌席面,在饭菜里加了大量迷药。

     来之前,有村民这么问,“村长,咱们为啥不直接杀死,还要请他们吃饭?”

     “你傻啊?他们穿的衣衫都是柔软的细棉布,有银子在下丘也很不好买,直接砍死后血飞溅得哪都是,衣衫沾染上血腥不吉利,还能穿吗?”

     村长说完,汉子们误解其中的含义,彼此挤眉弄眼,暧昧地笑几声。

     脱光了弄死之前,也让村中的老少爷们尝鲜,一行人中的女子虽然长相普通,好歹细皮嫩肉的。

     说着说着,汉子们流了口水,强烈的刺激让众人下意识地手挡在裆部,动作整齐划一。

     半路杀出来个搅局的骗子,村长一时没忍住,破口大骂。

     “死穷酸,一看就不是好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大娘显然不是好欺负的,面对十几个壮汉丝毫不逊色,一手指着村长,一手叉腰,做茶壶状。

     两边起冲突后,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村长不想此行吸引众人注意力,上前就要推开挡路的大娘。

     “非礼啊,光天化日之下没有王法啊,真神庇佑,赶紧灭了这个畜生吧!”

     忽悠大娘撒泼地坐下地下打滚,挡住马车的去路,莫颜看着这一幕,莫名地喜感。

     “墨粉,在上丘有个小郎中不是要去高梨花家提亲,去了没?”

     莫颜想起在上丘闹市的一幕,刘小郎中是因为她的闪躲才被波及,摸上高梨花的胸口。

     高家兄妹情深,莫颜有点小小的感动,她甚至认为高梨花如果能嫁给小郎中,很不错。

     只是后来胡百灵被杀,牵扯一系列的案件,她就再也没去关心,今儿突然想起来了。

     “小郎中去高家提亲,高家暂时没答应。”

     上丘习俗,男方若诚恳求亲,必须要去三次才可。

     墨紫刚说完,场面又发生变化,村长和大娘扭打在一处,村长落下风,被大娘骑在身上。

     突然的变故让一行人目瞪口呆,几个大汉在一旁观战,连个伸手的人都没有。

     “都看着干啥,你们都是死的吗?”

     村长头发凌乱,胡子被抓下去一小撮,眼部淤青,被大娘死死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真神助我!”

     大娘一手举着铁牌,瞬间好比打了鸡血般兴奋,双拳如雨点般落在村长的胸口上。

     莫颜翻了翻,找到昨日五两银子的买来的铁牌,放在小几上,冲着万俟玉翎挑衅地眨眨眼,“夫君,哼哼,若是不从我,你就是下一个村长!”

     村长被打得窜出鼻血,惨兮兮,周围人被大娘的彪悍镇住,难道说真神还有加持力量的功效?

     墨紫下车围观,车内只有夫妻二人。

     万俟玉翎忽然站起身,一手伏在车壁上,莫颜的整个身子都被禁锢在角落。

     “真神?”

     低沉清冷的嗓音,他眯了眯眼,上身微微倾斜,夫妻二人的脸距离不到一寸。

     温热的呼吸扑面,莫颜的脸颊上痒痒的,她不敢抬头看皇叔大人的眸子,不安地挪动下身形。

     他的气味是很独特的清新,有香草和薄荷的香气,让人安心而沉醉。

     莫颜眼神闪烁,带着雾气的水润双眸中还有一丝丝倔强,明明很想投降,为了面子却硬撑。

     “真神是什么滋味?”

     万俟玉翎一手扣在莫颜的后脑,将她的头固定住,双唇狠狠地印上,这个吻,霸道而狂野。

     似乎对姿势不太满意,他单手揽住她的腰,做出调整,而莫颜只能顺势躺倒在车座上,被紧紧地压住身体。

     “夫君……”

     墨紫随时有可能上马车,见到二人亲密,成什么样子,莫颜想说话,却在他强势的吻中变成了低吟。

     这声娇软的呼喊对于万俟玉翎来说简直是催化剂,他的吻更强烈,带着激情,甚至有毁灭的味道在其中。

     在莫颜的眼中,皇叔大人虽然清冷,却是柔和的,而眼下竟然有了不同感受,让她逐渐地沉沦,不想放手。

     马车外,众人扭打一团,忽悠大娘叫来不少人手,都是真神组织的成员,而章家村的大汉们也不示弱,拳打脚踢,开始发狠。

     村长趁机会躲避过忽悠大娘,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起,他出门肯定没看黄历,因为要“请”人回村,章家村人谁都没带家伙事儿。

     “有人闹事,全部抓起来,抓到衙门去!”

     战斗接近尾声,官差们姗姗来迟,村长见到救星,给了忽悠大娘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对官差招手。

     “那些穿着补丁衣衫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谁知,官差根本不看一眼,带着绳索等物,把章家村民全数抓起。

     忽悠大娘摸着手中的铁牌,一脸嘚瑟,“哼哼,老不休,还想和真神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