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43章 毁人不倦!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天幕一片漆黑,回廊下还未来得及更换的八角宫灯闪烁着模糊的光晕,细雨成丝,冷风吹过,几片树叶浸泡在雨水中,借着光亮,叶子上的脉络清晰可见。

     莫颜坐在窗边的小几前想了会儿心事,又觉得毫无头绪,她摇摇头,站起身关上窗户,隔绝外面的夜色。

     已经到了安寝的时辰,莫颜亲力亲为地铺好床榻,却等不到万俟玉翎归来。

     雨夜正适合好眠,贝贝和多余在另一间房,墨冰值夜,在一旁看着两个小的呼呼大睡。

     莫颜按照习惯,对着小包子们的脸蛋亲亲,娃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懂事之后,就没那么好玩了。

     她经常骗宝贝和宝宝,以至于现在毫无信用度可言。

     前几日无聊,莫颜拉着宝贝逗弄,“母后决定去香香家提亲,让她做未来的太子妃好吗?”

     “不好。”

     宝贝一听是香香,皱着小眉头,背手走一圈,严肃地问,“为什么现在要提亲?”

     “感情要从小培养,这样才更真挚。”

     莫颜说完,见宝贝一头雾水,发觉可能是词语用的太深奥,于是形容道,“你们一起长大,你喜欢玩什么,吃什么,香香都清楚,这样你们感情会很好。”

     “香香不喜欢玩虫子。”

     宝贝狐疑地看着自家母后,总觉得和香香扯上关系不妙,幼小的心灵里,他不懂什么叫成亲,只知道如父皇母后,经常在床上打架,父皇欺负母后,可母后从来不发火,脾气真好。

     “母后,你和父皇也是从小认识的吗?为什么舅舅说,这叫童养媳?”

     信息量太大,宝贝再一次地疑惑起来。

     莫颜一脸黑线,四下查看,她要找一把菜刀,剁了大哥莫轻风,瞧瞧,毁人不倦啊!多好的苗子,他教的是什么鬼!

     她很怀疑,大哥是不是这样教豆豆的!家丑,家丑啊!莫颜决定有时间好好找大哥“谈谈”。

     殿内火烛昏暗,莫颜打个呵欠,要不是还等着和皇叔大人交流今日得到的消息,她早就先睡了。

     一直以来,她以为幕后*oss是袁焕之,现在看,似乎有扭转的趋势,被夏若雪抢了风头。

     吱呀一声,门被从外面轻轻推开,万俟玉翎带着冷风,在门口驻足停留片刻,直接进了盥洗室。

     莫颜一手支撑着身体,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看到他进门那刻,心里突然踏实下来。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鼻尖萦绕着属于万俟玉翎特有的青草香气,莫颜嘤咛一声,迷蒙地睁开双眼。

     万俟玉翎俯下身,弯下腰,从莫颜的身后,双手扣在她的腰间,下颚抵在她的脖颈上。

     温热的呼吸似有若无地撩在颈侧,吹动发丝拂动,莫颜感觉到痒痒的,缩了缩脖子,打个呵欠道,“怎么才回来?”

     “恩。”

     万俟玉翎轻声应答,头微侧,温热的呼吸全部吐在莫颜的脸颊上。

     后半句,他刻意压低了嗓音,紧贴着莫颜的耳朵,“去了趟藏书阁。”

     莫颜脸色微红,大哥莫轻风成亲那日,二人有约定,不知道皇叔大人这么说,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夏若雪给夏明轩传递消息,大悲寺,你应该熟悉吧?”

     拉住万俟玉翎乱动的手,夫妻二人十字紧扣。

     大悲寺,莫颜听说过并不是因为寺庙中有得道高僧,还因明澈和明熙的大名还是皇叔大人亲自去一趟求得。

     “我师父就是那位佛法高深的住持。”

     万俟玉翎说过一些旧事,却很少提及师父的身份。

     师父平日游走,用的都是江湖名号,带着一顶假发,别人看不到他头上的戒疤,所以并不晓得他身份是一个和尚。

     师徒几载,师父交给他的功法是独门秘籍,也没听说他有同门师兄弟。

     “好吃的和尚真不多见,那夫君你是怎么发现他的身份的?”

     在大越,和尚还是很虔诚的,素斋素饭,无欲无求,每日念念经文,挑水种地,很难想象一个酒肉和尚如何混上住持之位,听说寺庙内是一片净土,没有潜规则。

     “开始没发现。”

     万俟玉翎面容紧绷,眼睛却带了一点笑意。

     他在十二岁那年,武艺精进,和师父交手不相上下,一手散射的本事无人能敌。

     师徒过招,万俟玉翎的剑锋碰到师父的头发,然后,假发被削下,露出一个秃头。

     万俟玉翎看到师父的头顶,恍然大悟。

     那次师徒第一次闹别扭,师父身份暴露之后,恼羞成怒,追着他打了好几个殿宇,差点被大内侍卫发现。

     “后来,连续送师父一个月的宫廷秘制烤鸡腿,师父终于原谅了为夫。”

     搂着莫颜的肩膀,万俟玉翎淡淡地说着往事。

     师父常年在外地游走化缘,大悲寺目前的管理者的悟能和尚。

     “去年起名的时候,住持他回来了吗?”

     两人依偎在一起,莫颜没了困意,她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和尚很有兴趣。

     据说高人都有些古怪的脾气,高处不胜寒。

     “没有,留下一张字条。”

     师父云游四海,几年不见也没什么奇怪,他走的路线不只在大越,也有可能在大吴,蛮族,或者南边各个小国。

     字条上是根据生辰八字计算出来的两个名字,万俟玉翎看过后觉得不错,解决了起名无能的他一个棘手的问题。

     当年师父离开,只说了一句话,“有缘再见”,师徒二人都不善言辞,离别时分也没有多少感伤。

     不知不觉,万俟玉翎的手从莫颜的腰部向上移动,正在认真思考的她毫无察觉被吃了豆腐。

     “夏若雪留下的字条很奇怪,咱们静观其变还是先一步去打探?”

     拨开云雾,前方缝隙有阳光闪现,真相就在眼前,大悲寺定是个不可忽略之地。

     又软又柔,恩,手感真好!

     万俟玉翎下体很快起了反应,他扭过头亲了亲自家娘子的脸颊,看到她那如花瓣一样带着粉嫩色泽的唇,顿感口干舌燥。

     “如果咱们提前去,夏若雪有所察觉,怕是不好办。”

     莫颜沉浸在思考中,自言自语,她又觉得一切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掌控不了大局。

     夏若雪极端自私,万一发现己方的人跟踪夏明轩,会不会放弃这个哥哥不管不顾呢。

     “为夫要带你去一个地方,等去过之后再谈。”

     万俟玉翎把莫颜打横抱起,走向床榻的位置。

     “去哪?”

     三更半夜的下雨,皇叔大人要确定在这个时候出门吗?莫颜指着相反的方向,挣扎地道,“门在那边!”

     “去极乐。”

     直接把聒噪的自家娘子甩在柔软的床榻上,万俟玉翎随手褪下衣衫,以口封住莫颜,让她要说出口的话变为一声声低吟。

     ……

     *过后,莫颜闭着眼,剧烈运动后她脸色酡红,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身体上每个汗毛孔都在颤栗,潮水般的快感几乎让她失去意识,昏厥过去。

     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一夜索求无度的缠绵。

     万俟玉翎双手撑在床榻两侧,薄唇一勾,嗓音暗哑,“不累?”

     “还,还好吧。”

     至少这次没有昏过去,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只有她一人的床榻,这种感觉很好。

     “那么,就再来一次?”

     万俟玉翎的手从被子下伸过去,长臂一搂再一带,将莫颜带入怀中,吻落在她的肩头上。

     不过是一句玩笑话,马上到了早朝的时辰,莫颜已经发出轻微的呼吸,他起身后,又亲了亲她的脸,这才不舍地离开。

     夫妻虽然每天相见,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少,远远达不到他的预期标准。

     次日一早,雨后阳光明媚,晨光透过殿门的缝隙倾泻入内室。

     床幔中的莫颜翻了个身,呼呼大睡,对于万俟玉翎是何时离开的浑然不觉,半遮半掩裸露在空气中的脖颈布满斑斑点点,深深浅浅的痕迹。

     墨冰站在房门前,一脸纠结,今日皇后娘娘的家人进宫,还有半个时辰,洗漱,梳妆,用早膳,实则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恩。”

     熟睡中的莫颜有本能,察觉到房内有人,她迷糊的问,“墨冰?”

     “娘娘,辰时了,您该起身了。”

     墨冰冷艳的面容上有瞬间的松动,作为暗卫出身,她的耳力接受过特别的训练,昨夜即便是有风雨声,她也能清晰地听到男女的喘息声和激烈地碰撞声。

     想到脑海中挥散不去的高大身影,她一夜未眠。

     莫轻云是有官职之人,出身莫家,现在是京都名门,她不过是个无爹娘兄长扶持的丫鬟,二人的身份天差地别。

     “啊!”

     莫颜神智忽然清醒,她想起来,娘吕氏递了牌子,大概是要说大吕氏下葬的问题。

     “墨冰,快快快!”

     莫颜保持一个姿势,脸色青白,她腰扭了一下,接着腿开始抽筋,动弹不得。

     这一切,全是因为昨夜,被开蒙的皇叔点子层出不穷,原来去藏书阁是学习了,回来后又变着法子折腾她。

     最近要修身养性,不能由着他胡来。

     “娘娘,奴婢服侍您去沐浴。”

     墨冰眼睛抽了抽,以往都是娘娘自己起身穿衣,不太习惯有人近身服侍,今儿她近距离看,娘娘的手臂上,甚至小腿,都有那些羞人的痕迹。

     “好好。”

     莫颜忙不迭地点头,想找个话题打岔。从枕头下翻出小铜镜,看到脖子上裸露的吻痕后,她恨不得缩进被子里不见人。

     “雨后天寒,入秋了,您多保重,奴婢去拿高领的衣裙。”

     墨冰话中有话。

     这是在嘲笑她吗?莫颜阴森森地笑了下,若不是为了贝贝和多余,她早就把墨冰嫁给大堂哥,丫鬟什么的,太聪明也不好。

     腿脚酸软,折腾半个时辰,来不及用早膳,吕氏带着陈英入宫。

     彼此见礼后,莫颜命人沏茶上点心。

     “颜颜,你是不是有了?”

     才几天没见女儿,吕氏就想念的紧,若是嫁给寻常人家,两府能多多走动,彼此间传个话。

     可莫颜是大越的皇后娘娘,她不出宫,吕氏也不好时常进宫,隔着深深的宫墙,母女见面的机会甚少。

     “有了?”

     莫颜吓得扔下手中的点心,用帕子擦擦嘴角。

     贝贝和多余还不到半岁,两个小魔星已经让她头大了,再来一个,她绝对无法承受。

     “没有吗?”

     吕氏盯着一盘山楂馅的糕饼,一脸狐疑,从她进来不久,莫颜就忙着吃点心,对她的话都是敷衍几个字。

     一般有身孕的妇人才对食物如此。

     这是个误会,还是不美丽的误会!

     作为大越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莫颜会告诉自己的娘亲,因为和皇叔大人激战一夜,所以起床晚了,没有用早膳吗?

     她当然不会,而是云淡风轻地摆摆手,夸赞,“墨紫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恩,味道不错,你派人送给你爷奶的,他们也喜欢吃。”

     莫颜抬头的瞬间,吕氏看到女儿下巴处有一小块红印子,了然于心,略带深意地眨眨眼。

     帝后成亲许久还能如此恩爱,她就放心了。

     “娘,您没带着大嫂逛街吗,您现在可是土财主。”

     莫颜眼神闪躲,不敢和吕氏对视,只好观察陈英。

     陈英肚子有三个月左右,微微凸起还不是很明显,她比以前白了点,眼中噙着笑意。

     “土财主?你以为我是你爹?”

     提到没收的几千两黄金,吕氏眼角眉梢充满戏谑,莫中臣瞒着她偷藏小金库也不是一天两天,吕氏深谙夫妻之道,很多时候装聋作哑。

     男人有了银子后总会有点花花肠子,妩媚的戏子,妖娆的花娘,随便弄点下三滥的人接近府里,让全府不得安宁。

     京都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寒门出身的官员们毫无礼仪规矩,最喜做那宠妾灭妻之事。

     莫中臣小气抠门,把对男人对女色的执着用在金银上,虽然俗不可及,不过吕氏想,人没有一点缺点更不正常。

     “爹爹还好吗?”

     前几日喜宴上,爹爹下眼处的青黑少了些许,是用玉容膏补救的结果,但是看着还有点憔悴,失去心肝宝贝,要肉痛很久。

     “好着呢。”

     能不好吗?喜宴上光是贺礼收了几库房,莫中臣恨不得在库房中搭个床板,做个守财奴。

     “娘,您就知足吧,忘了女儿大喜之日的胭脂了吗?”

     说到此事,莫颜很是激动,那日成亲的细节她都不记得,多么美好的回忆,偏生她只记得自己化了妆。

     陈英听说过公公的事迹,脸色讪讪地,她现在嫁入莫家,做了莫家媳妇,有些规矩真心受不得。

     比如一周七日,有三日都吃大白菜,里面连个肉片都没有,她有身孕伙食还好点,娘家经常送东西,能开个小灶。

     新婚夜,惨不忍睹。

     陈英捂住脸,剩下的话她没有说。

     “是不是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莫颜看吕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陈英脸红,敏锐地察觉出,或许是爹爹又做了天怒人怨的事。

     “颜颜,你可能不知道,陈家的祖辈女子出嫁,喜床的床脚都用是用金银做的。”

     一方面显示陈家富贵,也是提醒女子不要忘记娘家的好,时刻记得,娘家是她们的坚强后盾。

     陈英以为莫颜没有进喜房,所以特别解释下。

     莫颜一听金银,眼皮跳了跳,颤抖地问,“然后呢?”

     “然后?”

     陈英不肯再说,她绝对不可能说公公的坏话,但是当着自家女儿的面,吕氏不想给莫中臣留面子。

     墨冰等人识相地退下,关好殿门,只剩下莫颜三人。

     “你爹爹贪财不要命,看到金子就要摸。”

     喜房放床榻那日,莫中臣跟着进去监工,他见床脚都是真金白银,就动了心思,觉得儿媳妇太奢侈。

     这么好的物件,随便垫了床脚,摸起来多不方便?

     对金子有强烈执念的莫中臣立刻做出决定,挖走上面的金子,用木头代替。

     银子,他没那么喜爱,就留在床脚上。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好好的一张喜床,在莫中臣的“改造”下,成为豆腐渣工程。

     洞房花烛夜,莫轻风拉着陈英洞房,陈英不肯,二人在床上翻滚,动作稍微大了些,然后……

     “床塌了。”

     吕氏伸出手指,意难平的模样,“你爹爹真是个人才!”

     “噗……”

     莫颜没憋出,笑得喷出一口茶,她知道自己不该嘲笑,但是说真的,她心里突然平衡了。

     “以后你二哥的婚事,坚决不能让他插手!”

     陈英尴尬地抓着衣摆,后续是莫轻风被她踹到床下,突来的响声,惊动了她的陪嫁丫鬟。

     于是,众人呼啦一下闯进门,就看到满地的狼藉。

     吕氏心里对陈英还是有点成见,无法特别喜欢,或许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缘故,所以还是给莫中臣留了脸面。

     这么说,也是告诉陈英,家里的事不准传到娘家去。

     “大嫂,宫里还有很多好木材,回头命宫中匠人打造,给你送过去一张。”

     莫颜也是同样的想法,首先维护爹爹莫中臣,开口道。

     随后,三人默契地绝口不提此事,把话题转移到莫轻云的亲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