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名门医女 > 第044章 师父
最快更新盛宠之名门医女 !

    入夜,宫内灯火通明,一片混乱嘈杂声。

     前方,一个身手敏捷的黑衣人跳跃前进,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工夫,就和后面追赶的大内侍卫拉出一段距离。

     黑衣人停下身子,挑衅地回头,对着一众做个鄙视的动作,似乎在嘲笑侍卫们的废物。

     “抓住刺客!”

     为首的侍卫统领挥舞着随身的佩刀,银光闪过,如夜空中的闪电一般夺目。

     黑衣人在小路穿梭,丝毫不惊慌,他对后宫的布局掌握得清清楚楚,专找不好走的空隙,让一众弓箭手抓不到机会。

     统领相对冷静,临时调整几次战术,但是都不敌黑衣人狡猾,折腾小半个时辰,还没抓到人。

     一行人越走越远,御林军被远远地甩在身后,勉强跟上的大内侍卫心不由得一凉。

     此人只在宫内绕圈,耍着他们玩,实在被逼急了才动手,也是躲闪的成分居多。

     如果这样一个人进入到御书房中,怕是要惊扰到皇上。

     “不要跑,乖乖束手就擒!”

     眼瞅着,前面是宫墙,黑衣人只要借力轻轻一跃,他们就失去掌控的机会。

     这么多的人,被耍得团团转,皇上怪罪下来,一众人都要被打板子。

     乖乖束手就擒?

     黑衣人翻了个白眼,当他是傻子呢?

     就在侍卫们以为黑衣人要跳出宫墙的时候,他转身折回,找准目标,向着御书房的方向狂奔。

     “分散,抓刺客,不然提头来见!”

     当值的统领从未见过如此难缠的对手,派人先一步禀告皇上万俟玉翎。

     彼时,莫颜正在御书房看关于鲍知县提交的关于修改大越律法的意见。

     这是个硕大的工程,从律法颁布到传达各个城池,要让父母官们对律法了若指掌,还需要一定时间。

     最好的办法,把新律法作为大越科举的内容之一,慢慢地渗透下去。

     未来官员们都是在科举中培养,这样省时省力,也好普及新律法。

     其中有一条,关于百姓们提出质疑的案件,不可直接定案,要上交到各个府城,由当地所在知府重新审理。

     如若还是引起比较大的争议,继续向上级递交,交由刑部各位大人研究解决。

     “恩,必须明令禁止私刑。”

     莫颜翻看几页,把重点誊写出来,并且下方用朱砂划线。

     各地呈上的卷宗,每年都有厚厚一沓关于私刑的案例,其中多为迫害女子,浸猪笼,沉水塘,屡见不鲜。

     还有一些对于偷窃的惩罚,过于严重。

     莫颜在颍川靠山村的日子,听说村里有人偷鸡摸狗,村民们对本村人采取容忍的态度,最多就是夜晚站在村中的小土包上吼几嗓子,指桑骂槐,不敢点名道姓。

     一个村里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们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硬,有那老实本分的人家,丢点东西,就自认倒霉,吃个哑巴亏。

     但是,只限于本村人。

     对于外来者,他们就没那么好说话,同仇敌忾,抱成一团,用私刑鞭打偷窃者,轻则重伤,重则致死。

     大越的村子通常都是族人聚居,他们对自己人和外人分得清清楚楚。

     法不责众,整个村子的人打死外来偷窃者,县老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从审理。

     鲍知县在上丘做官,非常厌恶“法不责众”,其中存在的漏洞要填补上。

     万俟玉翎坐在龙椅上,低头批阅奏折。

     自从允许大越各地父母官上书,御书房的奏折就翻了几番,摆满整个桌子。

     南边水患,灾民正在被安置转移,南水北调,挖隧道的工程正式开启,要银子。

     聊城和北地的士兵需要大笔军需,洛峰领着部分大越军队,和大吴冯相正在对峙,一方进攻,一方死守,僵持不下。

     下丘被蛮族控制的铁矿,打铁的匠人造出大批武器,还未来得及运走,全部在山洞中被大越截获,下一步运往边境,作为己方的军需补充。

     “吕志的奏折。”

     吕志是莫颜的大舅舅,目前在西南任职,因水患忙得焦头烂额,同时,还得派人不声不响地查官员们的贪腐问题。

     莫颜揉揉眼睛,晃动下僵硬的腰身,好奇道,“舅舅上书,西南可是出了什么乱子?”

     自家人,她还是得关心一下。

     吕志在奏折上禀报南水北调的进度,上面还说了一件事,官差和百姓们爆发冲突,最后闹到调动城防军,死了几十人。

     一般情况下,百姓们敬畏官差,此次*的起因是祭河神。

     西南多雨,河流分叉多,往年雨季来临之时,百姓们都会到河边烧纸,给龙王磕头,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金沙河年年涨水,今年决堤冲垮大桥,民不聊生,无数百姓们死于水患中。

     民间传说,新帝上位惹怒河神和龙王,所以才降雨报复。

     最好的平息河神怒火的方式,用童男童女献祭,祈求河神的原谅。

     童男童女必须是生辰八字为阴,民间乡绅,地主老财们主动捐献大笔的银子,献出祭品的人将得到一百两银子的奖赏。

     “岂有此理,真真愚昧!”

     莫颜气得拍桌子,大越民间习俗大多很有特色,但是百姓们的愚昧思想根深蒂固,很难扭转。

     有重金奖赏,刚失去田地和屋子的人心眼活儿,虽说衙门愿意给银钱,提供饭食,但是前提是要去挖隧道。

     如果能卖了赔钱货,换取百两银子,他们完全可以换个地方生活。

     八字为阴,这可难不倒有心眼的百姓,众人花银子找“半仙”掐算时辰,随口编出生辰八字。

     才几天的工夫,乡绅地主收到童男童女几十人,凑够九十九人,马上开启声势浩大的祭河神仪式。

     几十人中,童女占大半,可见不能给家里延续香火的女娃是多么不受爹娘待见。

     人命如草芥,不值钱,麻木的百姓们被左右,竟然对祭河神一片叫好声。

     吕志看不下去,他博古通今,不是迂腐之人,对民间自发做法大怒。

     起初,官差们在市井间宣扬南水北调的举措,只要隧道打通,引水源进入北地,修建水利工程,以后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水患。

     民间百姓半信半疑,另一部分人受人煽动,对官差大打出手。

     一时间,民怨升级,乡绅们吃了雄心豹子胆,威胁官府,若是阻止祭河神,他们立刻关闭粥棚抗议。

     衙门开仓放粮,数量远远不够灾民们所需求的,百姓们在饿了几天肚子后,再次抗议,认为衙门多管闲事。

     西南百姓再次体现出其彪悍,几十人一起,打死了为救孩子的官差。

     “刁民,一群刁民!”

     莫颜气得想摔东西,她瞄了桌面一眼,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随便一套茶壶茶碗价值千金,还是不要浪费了。

     万俟玉翎大笔一挥,一手行草,在上面龙飞凤舞地批阅几个大字,“强行镇压”。

     如果百姓们继续如此,城防军强行镇压,至于能死多少人,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

     莫颜看到后,沉默一瞬间,她忘记了,在这里,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作为大越最高统治者,他有权力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百姓们食古不化,不是几句简单的话能够解释得清楚的,官差们所做的努力,被解读为心虚。

     穷山恶水出刁民,还是被水患激怒的人们。

     天灾*,若不是西南官员贪腐,或许不会造成金沙河决堤的严重后果。

     事无对错,官府失去让人信服的能力,百姓们只想摆脱水患带来的困扰,好好的活着。

     每个人,或许都有个好的出发点,但是最后未必有最好的结果。

     现代的办法和规律,不是每一条都适应大越,两者无法很深入的联系在一起。

     镇压,是目前为止,最快最有效的手段。

     想通之后,莫颜松了一口气,何必有心理负担?

     乡绅地主们,以为有百姓们的支持,就敢和朝廷作对,煽动民乱,带头打死官差,罪不可赦!

     ……

     万俟玉翎眼中的阴翳一闪而逝,他抽出墙壁上悬挂的宝剑,足尖点地,下一秒,人已经站在十几米之外的青松上。

     御书房外传来嘈杂的声响,莫颜打开窗户的一角,向外望着。

     一个黑衣人迅速奔跑,朝着万俟玉翎的方向飞奔而去。

     “保护皇上!”

     后跟来的大内侍卫们气喘吁吁,迅速在外形成一个包围圈,狠狠地盯着黑衣人。

     这人吃饱了撑的,带着他们绕宫城两圈,末了还一脸嫌弃他们的体力的模样,作为刺客,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从莫颜的角度,和黑衣人打了个照面,他上下如乌鸦一般黑,脸上用黑色面罩套头,只露出两个窟窿。

     他的眸子很亮,闪着精光,诡异身法让大内侍卫毫无办法,可见是世外高人。

     黑衣人盯着万俟玉翎,二人对峙,谁也没有先出手。

     高人过招之前,彼此都要对对方评估一番,莫颜在他的身上,没感觉到杀气。

     “好玩吗?”

     万俟玉翎低下头,用帕子的擦着剑身,神色淡漠,从言语上看,他和来人十分熟悉。

     “好玩。”

     黑衣人终于开口,声音洪亮,夹杂着内力,把周围的一干侍卫们差点气歪了鼻子。

     他们可不觉得好玩,一晚上提心吊胆,跑出一身汗,愣是连此人的汗毛都没碰到。

     “想怎么玩?”

     万俟玉翎把帕子随手一丢,向前几步,他寒眸幽深,全身气场大开,咄咄逼人。

     侍卫们接到暗示,退后几步,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

     “嘿嘿,小子,这么多年,还是如此无趣。”

     黑衣人察觉到有人注视,对着莫颜的方向眨眨眼,指着她道,“娶了媳妇就忘记师父了?这次来当然不能空手,明熙留给老夫。”

     莫颜早猜测到来人的身份,但是听他提到明熙,还是忍不住地震惊一下。

     “明澈是太子,老夫也不和你们夫妻抢人,总得带走一个承欢膝下,给老夫养老吧?”

     黑衣人厚颜无耻地道,“明熙看着比明澈那个小鬼头强些,老夫带回好好教导,以后让你们父子做个同门师兄弟。”

     莫颜咧咧嘴,她终于明白,为何自家皇叔大人提到师父是一副无奈的口气,巴不得他不出现。

     听来人话中的意思,对双胞胎了如指掌。

     宝贝明澈一直很照顾弟妹,作为太子,从小就被培养责任感,莫颜也会讲很多故事给他启蒙,人小鬼大,很善于洞察人心,袁焕之都被骗了过去。

     明熙更爱玩闹,性子相对老实些,没有那么挑剔,整日乐呵呵的,更得宫女嬷嬷的喜欢。

     “老头,你觉得可能吗?”

     万俟玉翎对师父没有多少尊敬,但是称呼中,还是能显示两个人的亲密。

     多年未见,师父还是如此恶趣味,让父子作为同门师兄弟,以后让明熙叫他父皇,还是师兄?

     再者说,他不想让自家儿子跟在一个老顽童身边,不然从小就得被奴役着烤鸡。

     若是回到大悲寺,他更反对,和和尚们吃住在一处,难道让明熙学着念经?

     师徒对峙,侍卫们从一开始紧绷到放松,如果是皇上的师父,他们追不上人也觉得理所当然,眼下有热闹看,千万不能错过。

     莫颜倒是不担心万俟玉翎会出卖明熙,只觉得他师父的提议的确很有趣。

     “话不多说,动手!”

     一连两次的反问,惹脑了来人,他解下腰间的软剑,灌入真气,剑尖一指,直奔着万俟玉翎的咽喉而去。

     莫颜看的目不转睛,这速度真是太快了!

     万俟玉翎并不着急,等剑尖距离咽喉只一寸的距离,他向后跃了十几米,两人借力,在半空中交手。

     月光下,只能看到两道残影,以及剑锋所到之处带出来的漩涡,莫颜的功力,根本看不到他们交手的具体招式。

     迎着风,万俟玉翎的乌发凌乱,长衫飞舞,他出手极其认真,莫颜从没有见过有人能在他手下过这么多招。

     嗖嗖嗖……

     黑衣人稍微停顿片刻,用弧形的轨迹散射出三支飞镖,三支飞镖带着劲风,成三角形直奔万俟玉翎的前胸而去。

     太快了,来不及了,莫颜看清后,捏了一把冷汗。

     皇叔大人武功再高,只能躲过其中的两支,另外一支,正好插在胸口处。

     “雕虫小技。”

     万俟玉翎侧身,把剑换到左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向前一探,在空中夹住另一只飞镖。

     “小子,中计了!哈哈!”

     黑衣人张狂地大笑两声,末了洋洋自得道,“以后管自己的儿子叫师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青出于蓝,黑衣人内心是对万俟玉翎赞叹的,想当年他认为自己骨骼清奇,天下第一,收了徒弟之后,遭受到一波一波强烈的打击。

     这些年远走他乡,醉心武学,也是想找个奇才,结果自然是失望的。

     飞镖只是一个试探,黑衣人早已算计好自家徒弟的套路,在万俟玉翎没有接到飞镖之时,剑已经向着他的左手而去。

     下一秒,黑衣人张大嘴巴,气得跳脚,“不打了不打了,你怎么能用左手舞剑?”

     难得遇见人切磋,万俟玉翎正战得酣畅淋漓,师父说不打,他也停不下来。

     “啊啊啊,你要弑师吗?”

     黑衣人落到地面,赌气地一手扔了刀剑,摘下面罩。

     原来,大悲寺主持悟空方丈竟然长了一副娃娃脸,年过花甲,脸上却没有皱纹,看着比祝神医还要年轻。

     这性子,配着脸,倒也不显得突兀。

     瞬间,黑衣人们像被施了定身符,目瞪口呆站到原地,地上还落着一个黑乎乎的可疑物体。

     “恩?”

     察觉到头顶上有点凉,悟空方丈一摸头,又瞥到地面上的发套,抽了抽嘴角,刚才拉头套的时候用力勇猛,拽掉了假发。

     “哦哦,呵呵呵。”

     以往总用糟老头形象示人的悟空方丈悔不当初,他为什么就没有戴面具呢?

     “怎么样,老夫这张嫩嫩的面皮不错吧,出自刘巧手,你们好好办差,多积攒点银钱,等以后老了也买一张。”

     悟空方丈捡起假发套,扣在头上,对着一众呆若木鸡的侍卫们掩饰。

     莫颜也糊涂了,到底哪张脸是真的?人皮面具这玩意多亏不是萝卜白菜,不然天下就得乱套。

     “翎小子,明熙是个好苗子,给师父我做个徒儿,成不?”

     万俟玉翎走在前,悟空方丈在身后跟着,不依不饶,唠叨着,“你要是说不行,就是怕明熙超过你,让你这个做爹爹的没脸。”

     明熙小包子很懂事,悟空方丈最后悔的就是从小被送进寺庙做和尚,他最大的志向是还俗,娶妻生子,吃遍天下美味。

     正当他有此打算的时候,武功大成,竟然让相貌停留在十几岁。

     当年,大悲寺前任已经圆寂的方丈忽悠他,他这幅容貌,一两年还没事,在民间久了容易被当成妖怪烧死。

     悟空方丈信以为真,考虑后提出一些列要求,他练习的童子功不能破身,他想骂人,当年练功的时候老方丈可不是这么说的,太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