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test231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脸疼不疼
最快更新test231 !

    叶蓁蓁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和北溟,分明就是一组偷拍的照片。当时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都还没有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换言之就是当时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都很少。也就是说不会有任何媒体在那个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么这些照片的由来到底是出自哪里也是昭然若揭。

     “宋桥,这些照片哪里来的,我想你应该心里清楚。有些事情吧,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叶蓁蓁目光平静的看着宋桥,宋桥一人在台上,一个人在台下,她们两个人虽然都是女人,可是两个人所差的风格已经有十万八千里远了。正是因为这样的差别,让两个人的对比度更加鲜明。

     “叶蓁蓁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样的话,你还好意思对我说?这难道不是应该是你自己告诫自己的话吗?”宋桥冷笑一声,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叶蓁蓁,于是反唇相讥。

     叶蓁蓁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北溟拦了下来。他在叶蓁蓁耳旁耳语,告诉叶蓁蓁千万不要生气,以免动了胎气,还告诉叶蓁蓁这里一切有他,让她千万不用着急。

     “宋桥,你想知道这些事情的经过我都可以一一告诉你,你没有必要来这里大闹。对你的影响你觉得会比叶蓁蓁小吗?”北溟神情严肃,这样的北溟倒是让宋乔心里生出几分寒意,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是悬崖勒马,没有办法再退缩了,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好,我到想看看你还要为她再辩解到什么时候?颠倒黑白的话就算了,什么样的事实都摆在大家眼前,扭曲事实,真的一点必要都没有。”宋桥狠狠的瞪着北溟,宋桥眼神里的杀气,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其实宋桥有可能会来这个情况,北溟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就是为了提防宋桥忽然来闹事,果不其然,宋桥倒是正中了下怀。

     “打开。”北溟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王者风范,他说的话就好像有一种魔力,让人不得不遵从。

     话音刚落,屏幕上宋桥准备的、偷拍叶蓁蓁和北溟的照片,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段音频文件。

     这件事情,鲜少有人知道,看到这个音频文件之后的叶老爷子立即明白过来这是什么东西,当然叶蓁蓁心里也是一片了然。

     “开始放。”北溟又一声令下,于是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刚才叫嚣的最厉害的宋桥,现在也闭紧了嘴巴,为的就是听一听那音频里在说些什么东西。

     “三年前的事情,的确就是我们设计好的……”

     “三年前的东西为什么还留着?为什么会有那张照片?”

     “这件事情必须要你亲自去解决,你是想出这个办法的人,现在出事情了当然要由你承担。”

     “为什么是我,当初参与的,又不单只是我一个人……”

     很显然,这个音频是已经被裁剪过的,里面不关于叶蓁蓁的其他东西,已经被全部修剪掉了,展现在众人眼前的都是有关于三年前的那件事情。

     这一个音频反反复复的放了三遍,为的就是让在场的人都能听明白,这音频里说的是什么。

     这个音频是叶老爷子给北溟的,当看到这个文件的时候他还紧张了一下,生怕这个文件里关于唐茹和叶铭的事情会被公之于众。不过现在这个音频播了三遍,那一段的记录都已经被剪掉了,叶老爷子悬着的心也悄悄放下。

     “宋桥,我放了三遍,为的就是让你能听清楚这一段音频说的是什么,现在你听明白了么,听明白了就赶紧走吧。”北溟冷冷看着宋桥,昔日的感情都在这一个眼神中好像被全部磨灭。

     宋桥知道她今天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她来到叶家,本来就是要做一件要和北溟对立的事情,如果她所做的,不能让北溟明白叶蓁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话,那她所有的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不仅如此,北溟跟她的关系,可能会越来越差。

     “这音频是可以做出来的,你凭什么说这一个音频就是在说当年三年前的事情。假如说三年前叶蓁蓁真的是被陷害的,那你又凭什么说这一段音频里讲话的人,就一定是三年前陷害叶蓁蓁的人,而不是你请来的演员?”宋桥咬咬牙,她就快失去理智了,现在她针对的是谁对于她来说对有些迷惘了。

     “可以,你说的不无道理。你的怀疑,的确可以成为一个问题。但是你要知道这音频,既然是我放出来的,我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这音频里讲话的人是谁。”北溟说着,冷眼扫过了来参加宴会的这一群人中间,藏在人群中、迫不得已来参加宴会的叶菲菲和叶铭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虽然事已至此,但是他们还算是有恃无恐的,毕竟就算是北溟知道三年前的真相,那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真相,他和别人说根本就不能构成证据。况且这只是一段谈论起三年前那件事情的一个音频,区区一个音频根本就不足够把他们从暗处挖出来。

     “如果是我,我也可以说我知道,哪怕我并不知道在说话的人是谁。”宋桥也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她现在是为了争夺北溟而使出浑身解数,“阿溟,我不想和你争锋相对,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很简单,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和我走。如果你和我走了,今天这件事情我们就当作一阵风散去。我不会再追求,叶蓁蓁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到叶家,这算是我们的一个协议吧,你看可不可以?”

     宋桥的口气还像是在征询北溟的意思,可是北溟从开始就没有喜欢过宋桥,哪怕叶蓁蓁没有出现,今天和北溟站在一起的人,也不可能是宋桥。

     这个道理,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宋桥还要自欺欺人:“阿溟……和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