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人皮面具 > 第十八章 同位
最快更新人皮面具 !

    她的目光很是凶狠,那是发自内心的气急败坏,看得出来,她很看重欧阳尘对她的看法,而陈燠夕看她这个样子,也噗嗤一声有点乐了,她本来就是看栗烟态度不对,想着教训连带着戏弄一下,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看重,原来校花也有软肋啊,不过欧阳尘倒也是真真当得起。

     陈燠夕偷乐了一下就装作漫不经心的清了清嗓子,好像是在提醒某人什么,校花的脸色更难看了,可是却又不得不妥协,看着她那吃了大瘪比吃了苍蝇还难受的神情,我也没有觉得多舒爽。

     “我已经跟他们道过歉了,以后再也不会了,而且今天,我不是已经将功折罪了吗。”校花咬牙一字一顿的说道,似乎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忍着极大的情绪般说的很是勉强。

     见她真的承认了,欧阳尘的脸色变了变,他沉吟了一会,最终直视着陈燠夕面色极为严肃的对她道:“栗烟,我不知道你这次使得什么把戏,但你记住了,陈燠夕和杨莹莹是我的朋友,以后你要是敢动她们,或者说,我听说她们遇到了什么不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栗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单薄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两下,美目中泪光闪现,长长的睫毛颤动不已,不过一时半刻,她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不过,她似乎极力的在压抑着什么,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欧阳尘,忽的让人联想起被托走前的方子倩,她张了张颤抖的唇,艰难道:“欧阳尘,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吗?”

     “你说呢?”欧阳尘不答反问,嘴角微翘,带出一抹隐着沉痛的讥讽之笑。

     栗烟愣愣的怔在原地,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表达着复杂而无限的情绪,欧阳尘似乎是懒得再理她也好像是不愿再想起什么,他自顾自的甩了甩头,然后就带着我和陈燠夕匆匆离开。

     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很不安,似乎栗烟一直在后面死死的盯着我,而且那目光中似乎充满了仇怨,看得我汗毛都要乍了起来。

     欧阳尘把我送到了横笛系的教室,然后就拉着陈燠夕走了,据说表演系和声乐系挨着...

     看着他们手拉手看起来亲密无间的样子,我心中忽然酸的不行,赶紧的晃了晃头,就叹息一声往教室里走去。

     经过刚才那一闹,现在已经是第一节下课后的课间了,教室里的人不多,我看了看,最后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教室里的同学虽然看我的眼神还是有些异样,但是都不敢说什么,看来早上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有美女校花罩我,自然没人敢惹,不过那嗡嗡的声音就一直没断过,偷窥的目光也是像夏天的蚊子一样挥之不去。

     我也无心理他们,就趴在座位上默默地想着刚才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不说到处都透着古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令人大惑不解,校花昨天还明明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屑一顾的把我们赶出来,今天为什么会对我们毕恭毕敬的帮我们,而且,陈燠夕还想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但是不想告诉我,想到这,我又忽的想起了在方子倩来找麻烦的时候方子倩那一脸淡定胸有成竹的样子,那也就是说,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她哪有这个时间啊?

     从昨天被人赶出寝室,我们就一直在一起,让栗烟发生那么大变化肯定不容易,陈燠夕哪来的时间做这些...

     不对,想到这,我整个人猛地一震,一下子想起了凌晨起来时发生的古怪,陈燠夕说自己失眠出去背台词,难不成是去找栗烟了?可是,她哪来的本事让傲娇上天的笑话发生这样的改变啊,要是她真有这本事,我们又怎么会被赶出来呢?而且她又为什么要刻意瞒着我?

     突然想到那红烛燃香,我不由得一愣,如果她大半夜出去真的去找校花,那这些东西也就不是治什么失眠的了,那这是干什么的?越想越觉得无厘头,但这东西应该是有古怪,我异常的醒来貌似就跟它有关,可是陈燠夕想瞒我的话,这么做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还有很奇怪的一个地方就是,我为什么忽然就恍神了,在那种怪异的冰冷中,我无知无觉,有一种脱离这个世界到达另一个空间的感觉,而醒来后,校花就把这一切都摆平了,那么这两件事之间有关联吗?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就是被那一声放肆给叫回现实的,那也就是说这两件事确实有联系,那么,我的恍神也是跟陈燠夕有关?

     本来,我觉得陈燠夕就是一个性格纯真家庭不幸的与我有点同病相怜的少女,但是现在,恐怕远没有那么简单,原本我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不过现在想想,真的是疑点百出,我忽然觉得有些接受不了,本来,我认为与她就是知根知底的莫逆之交,可是这个形象,一下子就变得神秘而陌生了。

     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这校花不是怕我,而是忌惮陈燠夕,栗烟是什么人,方子倩这个小人物都狠成这样,更别提她这个称霸校园的霸主了,她对欧阳尘的心意昭然若揭,可是,欧阳尘都在她眼前别人琴瑟和谐了,她竟然还能忍得住,不敢多说,虽然,欧阳尘的面子也有一定的原因,但是能看得出来,要是欧阳尘护得人不是陈燠夕,她早就提着菜刀砍人了!

     陈燠夕,究竟是什么人,接近我又有什么目的,我深深的埋着头,陷入了沉重的思考。

     “喂,你占我位了!”正千头万绪的想着,一个郁闷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我一惊,转过头,只见一个杀马特女孩正站在外面的桌边,一脸不高兴地看着我。

     这女孩头发乱蓬蓬的,还染成了时髦的草黄色,穿着也前卫,一张长脸画着成熟的浓妆,显得十分老气,我看这似乎不大好惹的样子心里也多了几分忌惮,不过同时也是惊了一惊。

     我占她位了?我看了看这位子有些慌得站起来,疑惑道:“这位是空的啊,什么东西都没有,真是你的啊?”

     我来的时候是特意看到这两个位什么都没有觉得是空位才敢过来的,我哪敢占别人位啊,而且也是特意找没有同位的位子,现在她突然说我占她位了,我心里自然惊惶。

     “我昨天就看好这个位想搬过来了,谁知今天想趁课间过来的时候位子就被你给占了,”她说完还有些委屈的撇撇嘴,打消了我怀疑她故意找茬的想法。

     我顿时有点无语了,心下也稍安,也不管她是不是带着种欺软怕硬的意思了,赶紧出来把位子让给她。

     她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顿时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就绽开了笑容,说了声谢谢,就乐颠颠的回去拿着东西坐了进去,我摇摇头刚想再去找个位子,不过顿时被她叫住了:

     “你去哪?”得到位子的她似乎心情大好,好奇的问我。

     “再去找个位子啊...”我理所当然的答道。

     她看了看我,鼻子顿时皱了起来,拍了拍旁边的位子不悦道:“坐这不行?”

     在我顿时愣住的时候又听她说:“怎么,嫌弃我?”

     看着她一脸的认真与不悦,我短暂的蒙圈后顿时又是一阵无语,这女孩还真是直来直去,实在的可以,不过同时,我心里也满是感动,从小到大都被人嫌弃独来独往的我哪里敢奢望自己有同位,看到一个位被占了就想另寻位子这完全是出于本能啊,可是我哪里想得到,她竟然不嫌弃我,还问我是不是嫌弃她。

     “没有没有..”求之不得的我脸上都笑出了花,忙不迭的应承着一屁股就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