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人皮面具 > 第二十六章 本命蛊
最快更新人皮面具 !

    看着这老头一脸的气定神闲,我火气就蹭蹭蹭的直往头顶上窜,都有点气急反笑了,不带这么玩的吧,这都啥人啊...

     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这也提醒了,论医术,这人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存在,想想也是,死了都能从棺材爬出来治病,这无疑是个狠角色啊!

     摇了摇头,心想还是小命要紧,当下也不管其他的了,向这老头问起了关于我这病的情况,他冲我招了招手,我就赶紧走了过去,这时候我心里也突然生出了一个疑问,听这老头的意思,我这胳膊上的东西是因为那所谓的师傅为收我为徒而给我下了什么本命蛊,那这样的话为什么这玩意会威胁到我的性命呢?

     其实蛊这东西,我不是没听说过,好像就是一种特别的虫子,繁殖能力超快,更变态的是还是以人体为养料进行繁殖,这要是被它钻进了身体,一不小心被吃空都有可能,所以听到自己是中蛊的时候我头皮顿时就是一麻,要不是面临着重重疑惑,而且有个神医依仗,我可能直接吓昏过去都有可能!

     这东西本身很恐怖没错,可师傅对我下蛊并不是为了害我,但这时候我又直接被威胁了生命,所以我现在脑子十分混乱,但是蛊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我这神经一直绷得贼紧。

     悬着一颗心走过去,那发黄的木桌子前忽然凭空出现了一把老旧的木椅,我毫不客气的坐下,看了看他开口问道:“我该怎么称呼您?”既然这老头跟我有些关系,那就不能大夫大夫的叫了,总得有个确切的称呼方显尊敬。

     老头子看了看我,眼神忽然一凝,顿了一会忽然有些尴尬的哈哈笑了起来,那干涩沙哑的喉音就好像没有丝毫水分的糟糠,好像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不是人...:“诶...老了,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不过洪熙既然是你师父,你就叫我一声师叔吧,我也算占个你们活人的彩头,以后在这墓穴里,也可有个可牵念的,如何?”

     师叔?我有些无语,心想我不应该叫你师爷吗?

     不过此时我心里也有几分惊异,这老头连名字都忘了,可是对我那个师傅的事却似乎清楚的很,可见我师父在他那里是有多重要,而且这老头都已经不是个活人了,这种死寂无人的墓室生活对于他而言肯定再舒服不过,现在他竟然说愿意为我多一份记挂,这实在是受宠若惊啊,当然啦,这自然也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我真的好奇,这个洪熙究竟是什么人,让这么个狠角色如此推崇,主动要当我师叔。

     那个师傅我见都没见过,不过这么个狠人现在可就在眼前,我自然是赶紧应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叔,心里也不禁多了几分得意,心想有这么个师叔,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光说说就能吓傻一批人吧。

     “小东西我可告诉你,我的事绝对不能对外说,不然就会受到墓气的诅咒,最后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忘了老头可以看穿人的心思,这下见我有些美滋滋,当场是脸一板,对着我严肃的警告道。

     被当场揭穿小虚荣心,我有些尴尬,不过听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脸色白了白,当即发誓绝对不透露出去半点关于这里的事。

     想来这里也肯定是对外严格保密的,那个前台姑娘带着我进来显然就是通过一定的秘密套路,说明这就是个秘密地点,而且老头不惜耗费什么精气才做成的幻境显然也是为了不让人知道这里的真面目,还有那规则的第一条说是不能主动说话,恐怕也是因为怕来人察觉这里的端倪,而这所谓的诅咒,应该就是最后一层保护伞,就像我这情况,万万一让人知道了,他也不敢说不出去!

     确实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让人知道这里有一个死人看病,那地球不得炸了锅了,到时候饶是师叔再厉害,那滔天的麻烦面前也会一定会面临灭顶之灾!

     心里有些愧疚,知道老头是拿我当自己人,信任我才对我不加掩饰,可是我的想法却这么莽撞,触犯了禁忌,红着脸就郑重的给他道了句歉,心里才终于好受了些。

     他咧嘴冲我笑了笑,说了句没事,就让我伸出那条出事的胳膊,要给我看看,我连忙应声,将那条胳膊伸到他的面前,老头的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

     我本来还想问问之前的疑惑,了解一下这东西的底细,但看他的脸色这般严肃,心里一紧,就把话都咽了回去,一脸紧张而担忧的看着他。

     白炽灯的照射下,那片东西还是哪么瘆人,看一下就让人心里发麻。

     师叔看了一会,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皱眉凝重的感慨道:“幸亏你来的快啊,这里的墓气压制了这蛊虫的凶性,要不然,你此时恐怕已经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我心里猛地一哆嗦,脸色难看的吓人,使劲定了定心,想起之前的疑惑终于忍不住问道:“师叔,你不是说这蛊虫是师傅为了收我为徒下的吗,他怎么会害我呢?”

     “哼,他当然不会害你,是有人故意激发了这蛊虫的凶性,本来这蛊虫下在你内体,还没有成形,所以不会对你造成危害,但是有人故意用什么东西刺激了蛊虫,使其发作,要不是你走运,那可就不只是胳膊上起这点东西了!”他偏过头看着我冷笑的说道。

     我当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心里也是寒意升腾,但他的这番话让我的脑子有些乱,我理了下思路,随即不明的问道:“等等,你说这蛊虫还没成型所以不会对我造成危害,那也就是说成型了还是会害我?”

     “嗯”师叔点点头道:“但那个时候你师傅定然会来找你,所以你不会有事的!”

     看着我张着嘴还是想问什么但是又一时不知怎么问的样子,他微微叹了口气,耐心的解释道:“养蛊人收弟子有很多种方式,你师傅就喜欢把自己的一只本命蛊下到选中的弟子体内,等这只本命蛊在弟子的育养下与其发生关联,慢慢成为那个弟子的本命蛊,这个弟子就算正式入门了,不过你这妮子比较特殊...”

     “特殊?”我接话问道。

     “不错,看你这样子,你还没见过你师傅吧?”

     我头点的如小鸡啄米。

     “那就对了,我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熊样就知道你肯定没跟那小子历练过,哼,一个棺材就能把你吓得屁滚尿流。”

     我撇撇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的师傅并没有教授过你任何的法门,只把本命蛊下到你的身上,这样你就无法用想关法门去育养你体内的本命蛊,它就无法变成你的本命蛊。”

     “等等,到底什么是本命蛊?”我问道。

     “本命蛊,顾名思义,与你性命相连的蛊,你生它生,你亡它亡,练成后彼此都可以互相感受得到,它做什么事也会按照你的心意来,遇到危难时更会发挥自己的作用,因为你要是出事了,它也不好过。”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里感觉很新奇,隐隐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觉有这么个东西似乎还真挺好的,忠诚又贴心,比生死之交可靠多了,眼前不禁又浮现出陈燠夕的影子,心里顿时一黯。

     “你不会任何法门不能将它培育成自己的本命蛊,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东西被激发出凶性后会对你不利。”

     “嗯”我了然的点点头:“理解,它还没认我。”

     “那不能成为本命蛊,我就不能成为师傅正式的弟子,那他给我下这个干什么啊?”

     “笨啊你,”师叔白了我一眼:“肯定是想等这东西成型了再过来帮你制服这玩意,然后再慢慢让它成为你的本命蛊。”

     “为什么啊?”我脑子有点懵。

     “很明显,在这东西未成形的这段时间,这蛊虫在你体内有别的作用,而且这个作用,要是这玩意变成本命蛊了就无法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