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11、手撕鸡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中午请你吃饭。”
     “啊?为什么?”
     “吃饭还要问为什么吗?难道你可以不吃饭?”
     “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请我吃饭。”
     “向你道歉,说你是逗比了。”
     “没事,我不在意。”
     姜蓉得知勇者是张叹写的后,执意要请他吃饭,一方面说是向他道歉,逗比来逗比去的,十分抱歉,另一方面,说是要向他请教。
     张叹觉得,最后一个理由才更真实。
     “怎么?不赏脸吗?”
     张叹说:“我请你吧,刚来的那个礼拜,你帮了我很多,我得感谢你。”
     姜蓉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我就是看你帅才帮你的,你看何超,我就没理他。”
     张叹:“……”
     这话让他没法接,姜蓉哈哈大笑道:“逗你玩的,谁让我们前后桌呢,你要请就请吧,下回我请回来就是。”
     “张叹——”副组长喊道,“你过来下。”
     “好。”张叹连忙起身,对姜蓉说,“不跟你聊了。”
     姜蓉朝他喊道:“那就这么说好了,中午!不要忘了。”
     张叹无言地摆摆手,表示知道。
     会议室里。
     除了副组长,还有一个40多岁的相貌普通的男子。
     副组长介绍说:“这位是罗明,《天虞山下》的编剧。”
     同时又给罗明介绍:“这就是张叹,你们聊吧,我先出去。”
     副组长出去后,罗明进一步自我介绍。
     他昨天看了评估小组给《天虞山下》的建议,觉得很中肯,尤其张叹提的三条,说到点子上了,这是他此前没想到的,正所谓旁观者清。
     他今天一上班就来到评估小组,想见一见张叹,聊一聊。
     本来只是打算和张叹聊一会儿就走,但是一坐下来,不知不觉聊了半个多小时。
     罗明不由惊喜,张叹的看法和观点,让他耳目一新,展现出了非常高的编剧水平。
     “听说你刚大学毕业?”罗明问道。
     张叹:“对,半个月前才进公司。”
     “大学期间写过不少剧本吧?有没有参加过项目操作?”
     “写过一些,项目参加过几个,但都是小打小闹。”
     罗明沉吟片刻后说道:“你应该知道《天虞山下》项目已经启动了,现在编剧就我一个,人手不够,你愿不愿意过来当我帮手?”
     张叹心里一喜,脸上不露声色,问道:“编剧助理吗?”
     “对,编剧助理,你提的增加宠物角色,我觉得很好,如果你来,这个角色由你来做设定,你看怎么样?”
     张叹:“我个人没意见,但我得征询组长的意见。”
     罗明说:“那当然,我也会跟他要人的,这你放心。”
     张叹离开会议室后,仿佛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中午和姜蓉在附近吃了饭,才找到组长,说去《天虞山下》的事。
     组长老刘看着“姗姗来迟”的张叹,心想年轻人真沉得住气,上午罗明就跟他说了要人,他本以为张叹会迫不及待来找他,结果左等右等不见人,直到现在才来。
     他当然没问题,剧本评估小组本来就是培养锻炼新人的,张叹能走出去,也是他的业绩。
     末了,组长勉励他道:“罗明经验丰富,有很多项目经验,你跟在他身边,可以学到很多,还是那句话,耐住性子,不要着急,机会会来的。”
     旋即想到,小伙子已经很能耐住性子了,反而是自己差点沉不住气。
     这让他对张叹不由高看了几分。
     这边确定后,张叹打电话给罗明,交代了事情,罗明让他明天上午过去找他,项目时间紧,他得立刻参与。
     ——
     小红马学园。
     门卫老李看到张叹又提着菜回来,越发觉得神奇。
     前几天看到张叹买菜做饭,他只是有点奇怪,现在好几次了,他是真奇怪了,以前的张叹是个大少爷,别说做饭,在家吃饭的次数都少的可怜,经常在外玩到半夜,醉醺醺的。
     而现在,张叹天天早出早归,经常自己买菜做饭,和以前的作风完全不同,这让老李大为惊奇。
     不过,这是好的变化,奇怪归奇怪,他还是很高兴的。
     张叹做饭时,窗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抱着足球的小白,来回晃悠,吊儿郎当的样子。
     “大叔,下来耍耍噻?”
     小白童鞋又来喊他下去耍耍,可喜可贺的是,这回她终于没有竖起两根手指问这是几。
     我妈不让我跟你玩,张叹恶作剧地心想。
     “我正在做饭。”
     小白用力抽抽鼻子说:“我都闻到了,好香,有嘎嘎。”
     “……嘎嘎?是什么?”
     “肉肉。”
     “呃,手撕鸡肉,你要上来尝尝吗?”
     “钵钵鸡?我来看看哦。”
     丢了足球,一溜烟钻进了大楼,很快敲门了。
     张叹打开房门,小白趴在门沿,机敏地往房间里张望,这回用的是普通话。
     “有危险吗?”
     张叹愣了下:“当然没危险,家里有什么危险。”
     小白朝厨房张望,好奇地问:“你为什么总是自己做饭?你的爸爸妈妈呢?”
     张叹说:“他们去世了。”
     小白同情地说:“哦,你好可怜呀。”
     “进来坐坐吧。”
     “小白要脱鞋子吗?”
     刚在院子里踢足球,小白鞋上沾了泥土。
     “脱掉吧,噢,我给你找一双拖鞋来。”
     房间里没有小孩子穿的小鞋子,只能找来一双自己的,放到小白跟前:“这个能将就穿吗?”
     小白脱掉自己的小白鞋,露出一双黑色的小袜子,袜子穿了太久,有好几个洞,露出嫩嫩的脚指头。
     她见张叹盯着她的小脚丫子看,不好意思地说:“一二三四,露出了四个脚指头呢,嗬嗬嗬。”
     张叹笑道:“天气热,你的脚丫子想出来透透气。快进来,桌子上有葡萄,你能拿到吗?”
     小白搓搓小手,拖着张叹的鞋子,穿了双雪橇似的,走的又慢又小心。
     她坐在地板上,抓住自己的小脚,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自言自语还蛮香香的,不臭,接着问张叹能不能不穿鞋子光脚走路。
     “行吧。”张叹说。
     小白便穿着一双满是洞眼的袜子在家里走动,左看右看,对这里充满了好奇。
     张叹把一碟葡萄端下来,放在茶几上,同时打开电视。
     “你可以坐在这里看电视,吃葡萄,我继续做晚饭,很快就好。”
     “好的,你去吧。”
     旋即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没有煮花生。”
     张叹笑道:“没关系啊,煮花生虽然很好吃,但是我的葡萄也很好吃,你尝尝看。”
     “那我尝一个咯?”
     “多尝几个。”
     电视上出现动画片,小白瞬间被吸引了。
     张叹回到厨房,第一个菜已经做完,正在做第二道菜,也就是手撕鸡。
     鸡是买的熟的,撕条后,把小米辣、蒜、香菜弄碎,倒入柠檬、香油、盐、生抽、花椒油,搅拌,然后一并倒入鸡肉里,一道凉拌手撕鸡就弄好了。
     “要小白帮忙吗?”小白站在厨房门口问。
     “你还会做饭?”
     张叹把手撕鸡和作料拌匀。
     “会呀,小白会做钵钵鸡。”
     吹牛的吧?张叹不怎么相信,但见这个小朋友一脸认真严肃,鉴于刚和好,把话咽下去了。
     “emmmm~~~不是钵钵鸡,是手撕鸡,像这样的。”
     张叹撕给她看。
     “那小白也会吖,你要小白帮忙吗?”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做好了。”
     他把两道菜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你来尝尝吧,看看我的手艺好不好。”
     小白摇摇头说:“小米来啦,我听到她的声音啦,我要去找她玩,拜。”
     说完,不顾张叹的挽留,又风风火火地跑了。
     “下楼梯注意安全,别跑。”张叹冲她的背影喊道。
     小米晚上在小红马学园,白天被派出所安排进了附近一家幼儿园,下课后,到了点就来这边。
     他做好晚饭,刚坐下吃,就听到楼下传来小白吵架的声音。
     “你个瓜娃子,哈痴痴!气的我冒鬼火!”
     张叹坐在家里,一边吃饭一边听小白吵架,真有意思,川普哪怕是骂人,也感觉在卖萌撒娇。
     不过,和她吵架的人一定不会觉得有意思,因为完全被压制啊。
     好像又是罗子康。
     罗子康真可怜,语言上完败于小白。
     张叹可以想见小白凶巴巴的小花猫似的样子,和刚才客客气气来做客判若两人。
     到底哪一面是更真实的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