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75、宝藏娃娃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决定做《小戏骨》后,张叹一边着手剧本,一边寻找导演。
     制片厂的签约导演不多,原因嘛,还是因为影视部门太弱,一年没有太多剧要拍,自然不会签约太多导演,而真正有实力的导演,也不容易请来。
     张叹拿到导演名册后,上门邀请了两位,但都被拒绝,人家一听是拍小孩子的剧,顿时没了兴趣。
     没有导演,一切都是白搭。
     实在没有合适的,张叹打算到外头找,外头总有合适的。
     何苗得知情况后,找张叹聊天,依旧是在他的办公室,上好的碧螺春倒了两杯,闻着茶香,精神一振。
     何苗直截了当地说道:“找不到的话,我给你推荐个,知道张同顺吗?”
     张叹愣了下,想起来了,这是《金科长》的导演,准确说是前导演。
     《金科长》的前两季是张同顺拍的,到今年的第三季,被撤了,因为和主演王逸凡理念不一致,又争不过他。
     张叹心想这个人还真合适,一方面有能力,《金科长》的前两季已经证明了,另一方面,他现在赋闲在家,从自己的成名作上被撤,这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有利于张叹说服他。
     张叹当即去找张同顺,对方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络腮胡子,身形高大,穿的棉麻的中式服装,很复古,很有艺术范。
     “拍小孩子的剧?”张同顺听了张叹的来意,眉头皱起来,他不笑的时候,神情严肃,“我不大合适吧。”
     他说的很委婉,但其实一听故事梗概,心里就否决了,虽然现在他处于事业低谷,但也不至于回头拍小孩子嬉闹的剧。
     同时,他想起来了,这几天有导演朋友跟他说起过,新人的编剧张叹在找导演,想拍一部小孩子的真人剧,大家对这个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虽不至于嘲笑,但估计没几个人当回事,毕竟,这样的剧从来没有过,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99%扑街吧,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堵这上面。
     有过被拒绝的经历,张叹不以为意,相反,如果张同顺一听,没有半点犹豫,那才怪了。他是有真本事的,又处在事业低谷,对于下一部剧的选择更为慎重,刚被撤,接的下一部剧又扑街,那真的有可能掉坑里爬不起来。
     不过,张叹有自己的一套说辞。
     “现在的小孩子,大多沉迷于电脑、手机,对传统文化知之甚少,主动学习的积极性也很弱,我们要拍的剧,不是为了噱头,而是为了给未成年人普及传统文化,用小孩子挑大梁,演经典、学经典,小孩子和小孩子更有亲近感,小孩子影响小孩子也更有成效……”
     张同顺看着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琢磨着他的话,心里有些动摇。
     ……
     张叹的一番话让张同顺颇为认同,但他没有立即答应。
     虽然没有答应,但两人就这个项目,聊了一下午,越谈越投机,很多想法不谋而合。
     张叹有信心,明天完全说服张同顺。
     晚饭在城中村的美食店里解决的,这些小店虽然面积小,看起来像街边的苍蝇店,但是菜肴很地道,不比西长安街上那些高档餐厅差,甚至比他们更为正宗。
     就比如浦江的本帮菜,西长安街上的餐厅,张叹不说全部吃过,至少也吃过90%,但是本帮菜都不怎么正宗,而在黄家村,却能吃到原汁原味的本帮菜。
     人是味觉动物,人流是跟着味觉走的,到了晚上,西长安街上CBD里的白领们,下了班纷纷涌进黄家村的小巷子里,走街串巷,寻找角落里的美食。
     张叹的晚餐是菊花青鱼和四喜烤麸。
     菊花青鱼的做法,是用十字花刀把青鱼切成块,油温升至6成时,炸一遍,升至8成时,再炸一遍,然后淋上用番茄沙司、糖、水搅拌的汁。
     至于四喜烤麸,这是一道地道的本帮菜,其他菜系里可见不到。
     四喜是笋片、黄花、木耳、花生,烤麸则是江浙地带的传统美食,是用带皮的麦子磨成麦麸面粉,而后在水中搓揉筛洗而分离出来的面筋,经发酵蒸熟制成的,呈海绵状。
     张叹记得小时候,每当过年,外婆就会做烤麸,他抢着吃,外婆打他的手,笑着让他留点,因为这是给爸爸吃的,爸爸吃了才能在新的一年呼呼响、富起来。
     四喜烤麸,是浦江人年夜饭上必备的一道菜。
     张叹已经很多年没吃过了,自从爸妈去世后,外婆再没做过,她说比起富起来,她更希望大家健健康康。
     这两道菜都是外婆的拿手菜,张叹带着感叹,吃完了晚饭,结账出了小店,步行回学园。
     “咦,好想吃菊花青鱼,哪里有啊?都找了好久。”
     一个美女嘀咕着迎面走来,张叹刚好听到,侧头看了看她,说:“往前走50米,巷这里,那家店的菊花青鱼不错。”
     “啊?哦哦~直走吗?”
     张叹看到她,愣了一下说:“对,直走就行,我刚从那里出来。”
     聊了几句,女生问他要微信。
     张叹笑道:“不好意思啊,我手机没带身上。”
     挥挥手,走了,他说怎么有点眼熟,刚才吃饭的时候,这美女就在他旁桌,这是专门跑出来,假装邂逅吗?这小伎俩,他太熟悉了。
     学园里,小白正和她的小闺蜜们围在一起。
     好几次,张叹都见到小白左手搂着程程,右手搭着榴榴,像个大哥。
     但今天不是,今天这位川妹纸乖乖地坐在小椅子上,认真地在听孟程程讲故事。
     一起旁听的,还有沈榴榴、小米和小茜,沈榴榴不停地在椅子上扭来扭去,一副小猴子坐不住的模样,但瞄了瞄一旁的小白后,又强忍着坐住,双肘枕在膝盖上,托着腮,看程程这个瓜娃子讲故事。
     “不准过来哦,爬开噻。”
     有小朋友想过来一起听,被小白警告离开,不是她搞小团体,而是人一多,程程就会害羞,就会讲不出来,只有她们这几个,且都是好朋友,她才能讲的绘声绘色。
     棒哟,小白鼓掌,榴榴迟钝了两秒,旋即热烈地拍巴掌,但其实,这小朋友左耳进右耳出,程程讲了什么,她已经忘了。
     故事告一段落,沈榴榴立刻说“我要去尿尿”,趁机溜了。
     “小白,你还要听吗?”孟程程问道,这个害羞胆小的小朋友,此刻脸上放光,自信心前所未有。
     “再来一个噻。”小白说,有故事听,她就可以不看绘本,绘本看的她头大。
     孟程程闻言,喜滋滋地再来一个,张叹悄悄来到一旁,发现这个小朋友竟然在讲《红楼梦》里的故事,刘姥姥进大观园!
     讲的当然不是传统的经典版本,而是绘本上的儿童普及版,但故事的大框架没有变。
     张叹惊讶于孟程程竟然可以不看书,流利地讲述故事,虽然情节简化了许多,但是奶声奶气的,充满了萌感。
     他想起以前听小柳老师说过的话,孟程程记忆力很好,看过的故事,一遍就能记住,而且能够讲出来。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看孟程程平时的表现,完全想不到她有这样的本领,小朋友果然都是宝藏娃娃,哪一个都不能小觑。
     “啊~~救我呀,救我呀小白~罗子康这个瓜娃子要扁我吖~~~”
     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打破了孟程程的故事,只见去尿尿的沈榴榴跑了过来。
     听声音,好像她惊慌失措,危在旦夕,但是看表情,这小家伙还在笑呢,一脸的兴奋,张牙舞爪,好像在说我好怕啊快来追我吖。
     她上完厕所回来,看到罗子康在叠积木。
     “罗子康你在干什么?我摸一摸。”
     她无视罗子康的警告,一伸手就把罗子康苦心叠起来的三层小楼弄塌了,罗子康哪能放过她,当即怒吼一声,追上来要扁她。
     小柳老师把这一过程全看在眼里,无语又无奈,这个小石榴就是这么调皮捣蛋。
     沈榴榴跑去找小白寻求庇护,要不是有小白,她过不了一晚,就要由圆嘟嘟的变成扁扁的塌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