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117、小白的心很大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PS:早,求推荐票噻。
     凌晨。
     夜空中挂着一轮满月,它饱满圆润,泼洒月光如水。
     天上看不到一颗星星,月亮它显得好孤单。
     黄叔来到学园,接黄姨回家。
     “小白怎么样了?”
     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黄叔问道。
     电话里他听说了今晚的事,但知道的只是简单的概况,不知道其中的详情。
     黄姨挽着他的胳膊,慢悠悠地走在石子路上,安静的夜里脚步声来回回荡。
     她沉默一阵,说道:“唐姨走的时候,把学园托付给我,把张叹也托付我照顾。虽然我答应的很干脆,但想到张叹以前的习性,我蛮头疼的,一直担心辜负唐姨的嘱托,担心张叹走了歪路,但万万没想到。”
     黄叔不知道她为什么突发感慨,想必和今晚的事有关系吧。
     他没做声,默默地陪在身边,当一个合格的听众。
     黄姨继续说道:“可谁能想到呢,夏天回来的张叹仿佛变了个人,知书达理,懂礼貌,不酗酒了,不贪玩了,工作努力,有上进心,开始关心柴米油盐,关心学园的运转,关心这些可爱的小朋友,多有爱心啊。他的这些改变,我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担心,会不会旧态萌发?能不能坚持?我想了那么多,今晚过后,我可以把心放回去了,我相信张叹不再是以前那个张叹,他是真的变了。”
     黄叔说:“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这是好事。”
     黄姨笑道:“我们边走边说。”
     回到家里,黄莓莓一个人坐在客厅下象棋。
     “你怎么还没睡觉?”黄姨问道。
     黄莓莓放下棋子,问道:“这不是等你们吗?今晚学园里发生了什么事?”
     黄姨说:“小白……”
     她把事情言简意赅地讲述了一遍。
     “什么??!!张流氓要资助小白到大学?他,他是认真的?”
     黄姨啐道:“怎么说话呢,别张口闭口张流氓,你以后再这么叫他,我抽你,他要是流氓,你就是女流氓。”
     黄莓莓不满道:“妈你怎么说话的呢,算了算了,不和你争,喂,不是吧,张叹真的要资助小白?他是怎么想的?”
     黄姨开心地说:“这就是人和人的境界不同,你还在第一层追逐蝇头苟利,人家张叹已经站在第五层关心人类……”
     黄莓莓:“……”
     关,关心人类???
     她被这句话气的不轻,差距恁大了,到底谁是亲生的……
     ——
     马兰花和白建平也从小红马学园出来,走在回家的巷子里。
     两人沉默无言,今晚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们还没消化完。
     本以为是件小事,不让小白去小红马学园,跟在自己身边方便照顾,小白应该容易接受的。这两天跟在她身边,走街串巷,不是很开心吗,一天到晚兴奋不已,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没想到,小白的反应那么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但其实又不意外,因为小白就是这种性格。
     这小娃娃脾气烈着呢,在村里,3岁就敢和人家5、6岁的小孩子打架。
     来小红马学园,也是小白自己争取的。
     有一次从那里经过,看到里面许多娃娃,就挪不动脚了,扒拉在铁门上,怎么劝都不走,一个劲地央求他们送她来这里。
     还有啊,张老板是认真的吗?
     看样子是认真的,当着园长的面说的,再说了,骗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一穷二白,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回到家里,白建平不确定地问道:“张老板,真的要资助小白?”
     马兰花把在巷子里捡到的小水枪拿到卫生间洗干净,同时说道:“应该是真的。”
     白建平跟上来,又问:“一直到大学?”
     马兰花给小水枪重新装满水,对着他开了一枪,骂道:“你不仅哑巴,你还耳朵聋了,张老板的话你自己没听到嗷?”
     她气白建平在张叹和园长面前一言不发,动不动就低着头,没有半点主见。
     她的男人就是这样,一到外面就先怯了三分,没有底气,闷葫芦,不爱说话,扶不上墙,老实巴交。
     “那咋个整儿嘛??”白建平问道。
     马兰花骂道:“滚,老子咋晓得,先过了今晚再唆。”
     ——
     小红马学园。
     小朋友们都已经走了,学园里完全安静下来,老李把院子里的灯关了,回到岗亭里,拿了一包狗粮,倒在地上,对摇着尾巴拥上来的狗子们说:“吃吧,吃吧,吃完了回家去吧,小白已经没事了,她很安全,你们早点回去吧。”
     ……
     张叹把马兰花和白建平送走后,回到卧室,轻声走到床边,看着睡着的小白。
     嘟嘟嘟~~~
     叫鸡子在床底下叫。
     以前张叹觉得很吵,今晚却莫名有一种安宁感。
     他关了灯,回到客厅,今晚睡沙发。
     ……
     天色亮了,窗外的知了叫了起来。
     小白在床上打个滚,睁开眼睛。
     床上软软的,她很奇怪,自己怎么没像往常那样掉床底下呢??
     好大好软的床吖,身边还有一只小熊毛绒玩具,她一把抱住,打个滚~~
     吧嗒~~
     哎呦~~~~
     这回掉床底下了。
     小朋友懵懵地躺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耳边响起叫鸡子嘟嘟的叫声,好像在笑话她。
     叫声从床底下传来,小白循着声音,匍匐前进,不知不觉钻了进去,好半晌才出来,叫鸡子没找到,她发现一个大问题。
     这!不!是!她!家!
     咔嚓~~~
     卧室的门开了,小白光脚丫子走了出来,左瞄瞄由瞄瞄,在想这是哪里。
     “小盆友就起床了?”
     有人说话,是张老板!
     想起来啦,这是张老板家!
     刚睡醒的小白像只迷茫的小狮子,爪牙都收起来了,只剩下软萌。
     “过来,刷牙准备吃早饭。”
     小白迈着小碎步过去,好奇地问:“张老板,我爪子在你家咧?”
     张叹低头看她,敢情你把昨晚的事都忘了?
     “我把你抢来的吖,给你,小朋友用的牙刷。”
     小白想了想,忽然一溜烟跑回卧室了。
     “怎么了?”
     张叹跟过去,只见小白站在床边扯凌乱的被子,竭力弄整齐。
     张叹没打扰她,站在卧室门口看她忙活,好一阵子,小白拍拍小手,回头朝他灿烂地笑道:“嘻嘻,好啦。”
     她最后把小熊放回床头,摆正,跟着张叹出门刷牙洗脸,爬上椅子,准备吃早饭,忽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张叹。
     张叹奇怪道:“怎么了?”
     小白嘟嘟小嘴巴,说:“谢谢张老板,是你救了小白噻,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呢。”
     “你想起昨晚的事了?”
     小白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
     张叹:“你知道吗,你昨晚做的特别棒。”
     “蛤?”
     小白还以为张老板要骂她呢,因为她昨晚一点也不乖。
     张叹说:“因为你知道自己要什么,有自己的底线,敢于争取……”
     说了几句,发现小白一脸懵圈,才想到她听不懂,于是换个说法。
     ……
     “总之就是,你昨晚做的很棒,以后有事,都可以来找我,好不好?”
     小白:“张老板,你为啥子对我这么好呢?”
     “因为我喜欢你啊。”
     “铲铲~~~”旋即改口道:“张老板,你不是屁儿黑,你是个好人嗷。”
     好人卡我已经集齐,可以召唤神龙了。
     张叹笑道:“你舅舅舅妈也是好人,他们很关心你,你舅妈不让你来学园,是因为她想把你带在身边照顾,但是她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所以让你难过了。不过呢,他们已经同意让你继续来小红马学园,还准备送你上幼儿园呢。”
     小白眼睛大亮,眼里有光。
     眼里泛泪光。
     张叹不明白她怎么哭了,忙放下碗筷,起身到她身边,搂着她的小肩膀,问:“怎么了?怎么哭了?”
     小白抬手擦了擦眼泪,嘟嘟小嘴,什么也没说。
     她跳下椅子,跑回卧室,很快又回来了,手里多了巴斯光年。
     她把巴斯光年放在餐桌上,笑着说:“大叔,你看,你送给我的巴斯光年,它昨晚带我来找你呢。”
     张叹笑道:“以后遇到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跟巴斯光年说,那样我就也知道了。”
     小白重重点了点小脑袋。
     ……
     正吃着早饭,马兰花来了,送来了早餐。
     小白哼了一声,撇过头,不看她。
     马兰花尴尬地笑了笑:“小白,是舅妈噻,舅妈带你去公园玩好不好?”
     “哼~~”
     继续不看她。
     马兰花继续说:“小白,对不起噻,是舅妈不好,舅妈对不起你,你就原谅我噻。”
     小白态度立刻软化,先是看了看张叹,张叹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小白这才面向马兰花,嘟嘟小嘴巴,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
     马兰花继续说:“上午我们不卖煎饼果子老,我带你去公园里玩,看大熊猫好不好?”
     小白小声说:“我每天晚上要来这里玩。”
     “好的,都听你的,你莫要生舅妈的气唠。”
     “……舅妈,我不生你气唠。”
     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白的心很小,装不下太多。
     小白的心很大,过一晚就会开开心心。(PS:谢谢最后的暖温写的这句话,我觉得很好,就用在这儿了。大家很多留言都很温暖,我都会看,甚至偷偷抄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