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161、快保护于总(1/5求订阅)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小白~~把这个菜叶叶洗了。”
     “来唠来唠~”
     “小白,杯杯都摆好了不?”
     “好唠好唠~”
     “小白,去老王家买两瓶酒噻。”
     “啥子酒咧?”
     “……大熊酒。”
     “张老板送的那种吗?”
     “对头,快去。”
     “给我钱钱噻。”
     “找你舅舅要。”
     “舅舅哭了爪子办?”
     “他不会哭的,他好钱嗷。”
     小白跑去找白建平要买酒的钱,白建平大方地掏了,交给她,还说:“有剩,你还可以买一支雪糕吃吃。”
     “嚯嚯嚯~~~”
     小白兴奋地跑出门,跑到楼梯口,对着空气大喊了一声张老板,楼道里的声控灯就全亮了。她呼啸着下了楼,穿过小巷子,来到楼下的酒肆:“王伯伯,我要买酒。”
     王伯伯正在看电视,闻言起身找酒,同时问道:“小白你今天怎么没去小红马?”
     小白昂着小脑袋抽空看电视,动画片呢,王伯伯爪子看动画片。
     “我要请好多叔叔吃莽莽噻。”
     “你请?”
     “爪子咧?当然是我请咯,你康,酒都是我买咧。”
     “……给你,拿好了,你好厉害,我家小孙子有你这么厉害就好了。”
     “你可以把他给我玩鸭。”
     同时小白打量瓶身,摇头说不是这个酒,她要大熊酒。
     王伯说:“大熊酒好贵的。”
     “给你,钱钱。”
     ……
     小白抱着两瓶大熊酒回家,嘴里含着雪糕。
     来的时候她是飞奔而来,去的时候不敢乱跑,怕摔跤。
     但是,她一边走一边呜呜呜,快哭了。
     到了门口,白建平搭把手,不过不是拿酒,而是把她嘴里含着的雪糕拿走。
     “你爪瓜兮兮呢?冷不冷?”
     “*冷*¥#啊#¥冷%噻~~”
     她小手抱了酒,买的雪糕就含在了嘴里,结果走了一段路,嘴巴越来越冷,手又没空,只能一边走一边呜呜,苦着脸,都要哭了。
     “嘤嘤嘤~~~”
     小白被含在嘴里的雪糕冻得嘴麻了,爬上沙发,抱着小熊猫嘤嘤嘤,不断揉嘴巴揉脸。
     可把她冻的惨啊。
     随着天色完全黑了,家里开始来客人,工地上的工友们陆续来做客,见到坐在沙发的小白,都是首先打招呼。
     “小白~给你个好看的小石头……”
     “&……%¥##*”
     “你爪子了?吃莽莽咬到舌头了?”
     这个应付过去了,没一会儿又有人来了。
     “小白给你个娃娃,你嘴巴爪子了?”
     “小白,你的西瓜头头好阔爱嗷~”
     “小白你好了不起嗷,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唠。”
     “爪子回事嘛小白,你成燕燕唠。”
     “小白你爪子我不喊我叔咧?”
     “小白马兰花还会唱吗?”
     “小白你胖了嗷,煎饼果果好好吃是不是?”
     “小白你当了明星不要忘了我好不好?我把我家的小奶狗送给你噻。”
     “小白我今天要喝酒酒,你不要拦我哈。”
     ……
     凡是进来的人,都要或关心或打趣一下小白,只是可惜,这会儿的小白不想说话,她的小嘴巴还冷冷的。
     好在,在准备吃饭的时候,小嘴巴终于缓过来了。
     家里此刻坐满了人,马兰花忙活了好久,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弄到现在七点半,终于把一大桌菜做好。
     “嫂子,不要忙了噻,过来坐,一起吃饭。”
     “来唠来唠~~”
     马兰花找个桌子角坐下,招呼大家:“做的不好吃,要担待下哈。”
     一看,人堆里,伸出一只小手,夹了一大块肉。
     只能看到手,看不到人。
     马兰花上身往后仰,才看到夹在人堆里的小白。
     小家伙端着个小花碗,吧唧吧唧吃的贼开心,没人注意她,她如鱼得水,有菜夹不到,她就溜过去,围着桌子转悠。
     众人一杯酒下肚,白大说:“老白,你下午电话里爪子唆的?你再唆唆,让大家伙也都晓得。”
     下午他给白建平打电话,说可能要被辞退的事,白建平说了他要去剧组的事。
     众人都看向白建平。
     白建平端着酒杯,不慌不忙地呡了一口,把砸吧嘴嘴,很享受的样子。
     他端起来了,放下酒杯,未语先笑,嘿嘿。
     这嘚瑟劲,看的马兰花心里直骂,但为了给他面子,没做声。
     有人说:“叔~~唆下噻,我们都好好奇嗷,你爪子到剧组去了噻?”
     “是啊是啊,爪子回事嘛,我们还在担心你被包工头开掉,爪子一转眼就找了工作噻?”
     “叔,给我们唆唆噻。”
     “叔,莫装唠,快唆。”
     “叔你吃点菜噻,不要光喝醉,都醉成这个样子唠。”
     ……
     千呼万唤,白建平还在摆谱。白大说:“好唠好唠,不要唆了,我们晓得了,喝酒,吃菜~~”
     众人吃饭喝酒,不问白建平了,摆谱没完的。
     “咳咳~~莫急,现在,都听我唆噻——”
     白建平终于装够了那个啥,开始说话了。
     “首先,我不是到剧组去唠,我是到制片厂去了,浦江电影制片厂!晓得不?国家单位嗷……”
     小白专注于桌上的菜,围着转圈圈,想吃哪个就去哪里,自由自在,像风一样。
     马兰花则不断催促大家吃菜。
     一家三口,分工明确,一个负责吃,一个负责招呼大家,一个负责吹牛。
     一顿晚饭吃到九点多才结束,白建平喝醉了,躺床上去了,小白提着个桶子,放在床边,鼻孔里塞了两团卫生纸,哒哒哒一阵风似的跑了出来。
     “喷臭~~~”小白对马兰花说。
     马兰花拧了条毛巾,交给她说:“再去,给你舅舅擦擦脸和嘴巴。”
     “为爪子我去?喷臭呀~~”
     “你拉粑粑的时候更臭,你舅舅还是给你擦了粑粑。快去!”
     小白紧了紧鼻孔里的卫生纸,哒哒哒又跑进了房间,给吐了的白建平擦脸和嘴巴。
     “呕~~~~”
     恰好白建平又吐了。
     小白惊慌地跑到了一旁,瞅瞅门口,舅妈没来,她肯定是跑唠,哼。
     她犹豫了一下,又塞紧了一下鼻孔里的卫生纸,走到床边,给舅舅擦干净嘴角,飞一样跑出去了。
     另一边,喝了酒的白家村众人回到工地,迎面遇到姓于的包工头。
     包工头见他们喝的醉醺醺,立刻就是一顿训斥,把众人骂的狗血喷头。
     白大起初还委曲求全,但是见这龟孙越骂越来劲,也就不做声了。
     工地边缘,乌漆嘛黑,不知道为什么路灯没亮,众人喝了酒,胆子大了,分不清是谁先动了手,一脚把于包工头踹的后退了三四步。
     “你们!”
     他刚说话,立刻又是一阵闷哼,黑暗中被人在脑袋上扇了一巴掌。
     有人喊道:“为我叔报……”
     话没说完,被人捂住了嘴。
     “喊锤子~憨憨儿~莫做声~直管打!”
     说完,他正气凛然地大喊一声:“不要打人!”
     于总包工头心中一喜。他听出来了,这是白大,众多老白的带头人,有他发话,应该没人敢打他了。
     刚这么想,屁股上挨了一脚。
     “哪个打我??打人是犯法的!”
     话音刚落,有人绊了他一跤。
     “哎哟~~”
     人仰面摔在地上,接着肚子被人踢了一脚……
     “不要打~~”
     “哦!不要打!”
     “莫乱来!”
     “打人是犯法的~”
     “大家不要冲动。”
     “以和为贵。”
     “老子向来以德服人。”
     “有事冲我来噻。”
     ……
     于总包工头的耳边不断响起众人劝架的声音,但特娘的就是不断有人打他。
     他越听越怒,拼着挨揍大吼一声:“操他妈的谁在打我??有种报上名来。”
     啪~~
     挨了一嘴巴子,捂着嘴不敢出声了,眼泪在框里打转。
     “哪个敢打于总,我把他逐出白家村。”
     “叔,不是我们的人,混进其他人来唠,是来寻仇的吧。”
     “于总是不是得罪了人唠?”
     “好惨唠,救还是不救噻?”
     “愣着住啥子!救!保护于总!”
     “保护于总!”
     “快保护于总,带他回去,我殿后。”
     “报警报警~~”
     ……
     于总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家都在喊保护他,但挨的打一下没少。
     难道他妈的真的有人在这里埋伏他?他想到自己得罪的那些人,不禁紧张起来。
     “快,白大!保护我!”
     PS:今天五章,我可以大声点求票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