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189、彼此温暖的心(1/3)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此刻被喜儿宣称怕死的小白正在家里辛勤工作,洗了碗筷,又在洗自己的小衣服。
     门外传来马兰花的声音:“小白,你莫要玩水嗷,要是被我发现,哼哼~~~”
     “爪子?”
     “让你的屁屁儿开花。”
     “晓得唠,吓唬小盆友算啥子好汉。”
     “没事,我不是好汉,谁要当好汉谁当。”
     “啊——”
     “又爪子嘛?”
     小白哒哒哒跑了出来,小手指着卫生间说:“舅妈,我看到一只偷油婆~从我的jiojio边走过去唠,它走的好慢嗷。”(PS:偷油婆=蟑螂)
     “捶它!”
     “我怕~”
     “你怕我不?”
     小白摇头。
     “那说个锤子,我还不如偷油婆。”
     “鹅鹅鹅~~”
     “笑锤子你笑,你是个大娃娃啦,一只偷油婆都怕,算啥子大姐大嘛。”
     “我是大娃娃,我不怕唠。”
     “那去捶偷油婆。”
     “那我去唠。”
     “去吧。”
     “舅舅我去唠。”
     “去吧去吧,又不是让你打野猪捶大灰狼,不要当瓜怂。”
     小白深呼吸,挺胸抬头,转道去了房间里,没一会儿出来了,腰里别了小水枪,脖子上还挂了巴斯光年,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卫生间,要捶那只胆大包天的偷油婆。
     “舅妈,偷油婆不见唠。”
     “它一定是跑唠。”
     “为啥子跑了?”
     “看它的娃娃去了吧。”
     “蛤?那我不捶它唠。”
     没了偷油婆,小白洗刷刷洗刷刷,好一阵子,端着脸盆从卫生间里出来,放到沙发前,对正在看电视的舅妈诉苦:“累死宝宝啦~”
     重重地喘了两口气,以显示自己真的好累,等会儿要多给点工钱哦,毕竟她一个娃娃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苦难。
     马兰花伸头看了一眼,问:“洗好了?”
     小白连连点头,脸盆里是她的红色大中华,自己穿脏了自己洗。
     “嚯嚯嚯,这是我的强项噻。”
     “你的强项?好哇,以后都你洗。”
     “啊~~~我的西瓜头头好疼哇~”
     “鬼迷日眼~爬开!我来给你晾晒。”
     小白一听,立刻爬开,然后喜滋滋地爬上沙发,半躺着,叹了口气,巴适~~~看电视,噫,不好看。
     “舅舅,你爪子想的嘛?好难看噻。”
     “那你想看啥子嘛?”
     “我是个燕燕,我咧?”
     “我们已经莫要了,演完唠。”
     “太好唠,那看风车车和假老练噻。”
     这时马兰花说话了。
     “还没到休息的时候,现在,小白你去扫地。”
     “啥子???”
     小白震惊的瞪大眼睛,小宝宝今晚干了好多活,就没停过。
     “别把眼睛瞪这么大,扫地,我们的地脏了。”
     小白气的呼哧呼哧,别过头去:“我才不去,我是个小盆友,我要看风车车和假老练。”
     马兰花说:“你不是说我肚子里有个宝宝,你要照顾我吗?爪子?你逗我玩?”
     小白眼睛乱转,不肯吃这样的大亏:“你根本没有怀宝宝,你只是肚子大,你想拉粑粑啦,哼~~~我都晓得唠。”
     马兰花脸色严肃道:“你说谁肚子大?”
     小白嘀嘀咕咕,不敢吭声了。
     马兰花点了点她的小肚子说:“你的肚肚最大~”
     “嘻嘻嘻~~”小白赶紧把小肚子藏起来,用衣服遮着。
     “快去扫地,还想不想赚钱啦?想赚钱就去扫地。”
     “气的我鬼火冒~~”
     小白气哼哼地爬起来,翻身下地,扫地,嘴里嘀嘀咕咕屁儿黑。
     马兰花晾衣服去了,小白扫到白建平身边,地上丢了一地的花生壳壳,全扫进垃圾篓里。
     哔啵~~~
     又有花生壳壳掉地上。
     小白围着摇椅上的舅舅转了一圈,白建平问:“住啥子?”
     “莫吃唠,我在扫地噻。”
     她捡起地上的花生壳壳,扔进垃圾篓里,气哼哼地走了。
     “小盆友好凶嗷,感觉你要捶我一拳。”
     这句话被小白听到了,她回头凶巴巴地说:“舅舅,你吃花生壳壳,我吃你嗷~~”
     “你好凶嗷小白。”
     “嗷呜~”
     把垃圾倒了,小白回来,见舅妈已经回到了沙发上坐着,跑过去说:“舅妈,我的钱钱你啷个给我嘛~~”
     马兰花说:“明天跟我去商场,你想买啥子,我给你买,又是小熊饮料吧?”
     “嚯嚯嚯嚯嚯~~我们看看噻。”
     第二天,马兰花带小白去商场,小白径自走到一个货架前,指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娃娃,喜滋滋地说:“舅妈你看,好多娃娃。”
     马兰花上下打量,说:“你想买娃娃?你啷个想的嘛?家里不是有一只大熊猫吗?爪子?你不喜欢大熊猫了?你是个坏娃娃嘛小白。”
     小白不生气,一边继续喜滋滋地打量娃娃,一边说:“舅妈我爪子觉得你神戳戳。”
     “瓜娃子!”
     “为爪子喊我瓜娃子?”
     “瓜娃子瓜娃子瓜娃子~”
     “铲铲!气的我鬼火冒~”
     “你不会真的要买娃娃吧?又不能吃,又不能穿,还是买小熊饮料噻。”
     小白抱走了一只哈巴狗,问:“好乖嗷,舅妈你看。”
     “瓜兮兮的小狗。”
     “我要这个,我还要这个。”
     小白又抱走了一只小美女布娃娃。
     “你只能买一只。”
     小白大怒:“为爪子?”
     “因为我们只有这点钱。”
     “我卖了那么多煎饼果子!钱钱咧?”
     小白卖了那么多煎饼果子,亲眼看到舅妈把钱收了,现在却说钱钱不够。
     “钱钱要存起来,给你表锅买房噻。”
     “表锅爪子了?”
     “表锅要结婚了呀,没有房子就不能结婚,所以我们要存钱。”
     小白嘟嘟小嘴,没再多说。她苦恼了好一阵,最后放下了布娃娃,买了哈巴狗。
     傍晚时分,小米来了,到家里来吃晚饭。
     饭吃到一半,小白跳下椅子,跑进卧室,哒哒哒跑了回来,把藏在身后的哈巴狗拿出来,喜滋滋地说:“嚯嚯嚯~~~看,狗子~小米,给你的。”
     小米吃惊地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小白把哈巴狗塞小米怀里说:“给你噻,拿着,你喜欢么?”
     那天她和小米跟着丁佳敏去商场买菜,她就发现小米很喜欢那只哈巴狗,给舅妈打工赚到了钱,她才能买下来。
     小米要哭了,把哈巴狗还给小白:“这是你的,小白,我不要。”
     小白拍拍她的小脑袋说:“你拿着噻,你的妈妈紧斗不回来找你,莫怕,我是你的好盆友,张老板也是你的好盆友,我们会照顾你的,莫怕哦。”(PS:紧斗=一直、总是)
     站在厨房门口的马兰花没有做声,没想到会见到这样一幕,生怕打扰了这纯真的友谊。
     原来小白买哈巴狗是送给小米的,她就说奇怪嘛,小白怎么会想买这个玩偶,以前从没听她提过,原来是小米喜欢。
     吃完晚饭,她把小白和小米送去小红马学园,小米喜滋滋地给小伙伴们分享她怀里的哈巴狗。
     马兰花把晚上的煎饼果子卖完后,收拾东西,再次去了一趟商场,回来时只买了一件东西,那就是小白艰难舍弃的那只小美女布娃娃。
     一边走,她一边嘀咕:“好贵嗷,老子四十个煎饼果子打水漂了。”
     但想小白收到布娃娃惊喜的样子,她又觉得物有所值。
     “藏到小白的被窝里,吓她一跤。”
     只有这样,她才会心里好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