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190、满眼是泪(2-3/3)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PS:两章合一了。
     又是新的一天,浦江电影制片厂。
     高小兰今天有事,没不能参加例行早会,只有张叹一人。
     进会议室时,恰好遇到《情深不可及》的制片人盛潇潇。
     “你好。”
     张叹率先笑着点头。
     这是一个打扮很精致的成熟女人,看的出来她对生活品味要求很高。
     两人此前没有打过交道,但是几次开会都有见面,低头不见抬头见。
     “你也好。”
     盛潇潇笑了笑,下巴微微抬起,让人感觉她说这句话是因为张叹先打了招呼,否则她不想开金口。
     两人分别进了会议室。
     “张叹来啦。”
     “张叹,现在《女人三十》热度很高。”
     “我家里那位也在追剧,老是问我能不能剧透一些。”
     ……
     众人纷纷和张叹打招呼。
     盛潇潇身边也有人对她说:“盛总的《情深不可及》收视排名又高了,恭喜恭喜。”
     盛潇潇把目光从张叹身上移开,笑着回应对方。
     朱若浦来了,老规矩,坐下后就开始通报收视率。
     “《情深不可及》,收视率0.534%,收视份额2.162%,排名第10位。”
     “网络播放情况,昨天一天的播放量是1400万,网络热度78.6,网络排名第5位。”
     朱若浦说完,会议室里有的人脸色古怪,看看盛潇潇,看看张叹。
     朱若浦说:“收视率已经连续两天下滑,网络上的差评也一点没少,还有增多,你们要高度重视,不要重蹈《陌生来电》的覆辙。”
     《陌生来电》就是前期口碑炸裂,中期口碑崩坏,到后半段才慢慢回升,导致没能进入前十。
     现在,《情深不可及》凭借原著热度,轻轻松松进入了前十名,最高的时候排到第5,但是随后开始一步步滑落,到现在已经落到第十位了,随时可能掉出前十,让人不得不担心这又是一部《陌生来电》。
     但是这部剧在网络上的播放情况很不错,还上升了一名,到了第五位。
     盛潇潇脸色不大好,《情深不可及》连续两天跌落是他们没想到的,剧组还梦想冲进前三,甚至冲击榜首!
     不过,她没有灰心,这部剧本质上是好的,热度和话题都有,现在的困难是暂时的,她相信收视和排名一定可以回升。
     盛潇潇介绍了他们正在采取的措施,这事才算过去。现在这个会不是专题讨论《情深不可及》的会议,一时半会讲不完的,所以朱若浦没有细问,继续汇报其他项目。
     十分钟后,轮到《女人三十》。
     众人不由竖起耳朵,这部剧有大热趋势。
     朱若浦拧开桌上的保温杯,喝了一口茶,说道:“《女人三十》收视率0.562%,收视份额2.353%,排名第9位。昨天一天的播放量是1200万,网络热度72,网络排名第7位。”
     现场哗然,这数据大爆啊,一天一个台阶,现如今竟然超过了《情深不可及》。
     他们纷纷看向张叹,鼓掌。
     之前《情深不可及》进入各大卫视前十,大家都很好奇,因为前几天一直是《女人三十》排在第十位,现在换成了《情深不可及》,那到底是被挤掉了,还是往上升了?
     原来,真的是往上升了,都到第九位了,厉害。
     《情深不可及》轻松进入前十位,那是吃了原著热度的红利,而《女人三十》是原创剧本,靠的是过硬的质量,那就难得了。
     大家心思不一,但不得不佩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入行就这么猛,把他们这些前浪全拍在沙滩上。
     ……
     朱若浦汇报完所有项目的收视情况,顺便把电视榜单前十的剧也做了通报。张叹最为关心的杧果电视台的《终于等到你》,已经上升到了行业第三,态势很猛。
     他知道,这部剧才是《女人三十》最大的对手,两部剧的主打观众群体几乎重叠。
     现在两部剧都处在上升期,快速收割市场,一旦市场收割差不多了,市场饱和,那就是双方肉搏,你多一点我就只能少一点,不存在大家一起发财和和气气。
     会议结束,盛潇潇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给剧组那边打电话,导演还等着呢。
     电话响了两下,立刻接通了,一个醇厚的男声响起:“盛总,怎么样?”
     听的出对方语气迫切,因为这几天收视率一直在跌,大家都提心吊胆。
     盛潇潇看着桌子上的一盆水仙,说:“收视率0.534%,排名跌到第10了。”
     电话那边沉默片刻,说:“晚上我叫上大家,一起开会讨论一下。”
     盛潇潇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语气轻快了些,又说:“虽然排名跌落了,但是依然在前十行列,我们依然是制片厂的头把交椅,所以不用太气馁。”
     旋即,他忽然想到《女人三十》,问:“《女人三十》呢,前几天一直排名第十,现在我们第十了,它是掉了,还是上升了?”
     盛潇潇说:“《女人三十》已经到第九位了,我们不是第一。”
     电话那头刚刚轻快起来的语气又沉重了,说:“我才35岁,我已经地中海了,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重负,为什么生活就不能让我好过一点!”
     盛潇潇无语,导演又发神经了。
     她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和这家伙搭班子的,和她的性格完全相反,时不时疯一下。
     与此同时,在朱若浦的办公室里,编辑部主管何苗正在向朱若浦报告事情。
     朱若浦听完后,直接问道:“那你的意见呢?”
     何苗瞥了一眼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影视部副部长蔡永来。
     他不知道这位蔡部长也在这里,所以事先没和对方通气,不知道对方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但是,他是支持张叹的。
     “一方面,我们没有相关的规定说编剧不能出书,第二方面,电视剧正在热播,这个时候出书,是一大助力,最后一方面,虽然是本职工作,但是张叹为公司做了大贡献,既然他有出书的意愿,我建议同意。”
     朱若浦沉默不说话,看向正在翻阅书籍的蔡永来。
     “老蔡,你是什么意见?”
     蔡永来把手中的书本合拢,放下。书的封面赫然是:《女人三十》四个字。
     这是张叹根据剧本写的书,想要出书,赚些稿费。
     正如还何苗说的,公司没有规定编剧不能出书,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张叹还是把这事跟何苗报告了,何苗做不了主,就报告到朱若浦这。
     蔡永来刚好50岁,中等身材,偏瘦,两鬓斑白,曾经是动画部的一位主管,后来制片厂成立影视部,把他调过来,做了副部长,一直当朱若浦的副手。
     朱若浦要退休了,他是部长热门候选人之一。
     “张叹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年轻有为,风评很好,《小戏骨》《女人三十》都成功了,这样的人,我们理应支持,何况,法无禁止即可为,没说不让出书,那就是让,《女人三十》的文学版权在张叹自己手里,影视版权在制片厂手里,这是很明确的。张叹能把这事先提出来,请示我们的意见,也是尊重,所以,我支持。”
     何苗心中一喜。
     朱若浦笑道:“行吧,说的也没错就是,那让他出书吧,但是何苗啊,你告诉张叹,在出书上不要花太多心思,有那精力,多琢磨剧本,听说刘金路找他了?”
     何苗笑道:“听说了,不过老刘是广撒网,编辑部的编剧,他几乎都找了,也不问人家张叹能不能写悬疑故事。”
     蔡永来问:“老刘还想拍悬疑啊?”
     何苗:“《陌生来电》他觉得不过瘾,没达到自己的目标,要再接再厉。”
     蔡永来问:“竟然找上张叹,张叹写的不是这一块的,术业有专攻,别为难人家。”
     编剧不是万能的,不是任何一种题材的剧本都能写,有的人擅长言情,有的人擅长推理,有的人擅长悬疑和恐怖,有的人擅长萌娃……
     从张叹的作品轨迹来看,他擅长的是情感和轻喜剧,这和悬疑风马牛不相及。
     朱若浦和蔡永来是差不多的想法,写生活情感类,不得不说张叹有一手,但是悬疑?真不是人人写得来的,起码到现在,张叹没有显露过这方面的才能。
     然而何苗却说:“我听说,张叹已经在准备剧本。”
     正副两位部长同时看了看他,眼神里有些惊讶。
     “张叹在准备一本悬疑剧本。”何苗再次重复道。
     “他还真能写啊?”蔡永来问。
     何苗点头:“确实是在写,不过我没看过。”
     蔡永来说:“收到了给我看看,我也好奇。”
     朱若浦则笑了笑,能写和写的好是两码事,而写的好能足够搬上银幕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不觉得张叹能写出一本能拍电视的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真不好写,和萌娃有的一比。
     ——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丁佳敏早上开车从家里出发,不是直接去派出所上班,而是先绕道到小红马深夜学园,把小米接走。
     周一到周五的时候,她把小米接到幼儿园,傍晚的时候再送回小红马深夜学园。
     周末的时候,她则是把小米接到派出所,傍晚再把她送回来。
     从7月份至今,已经四个多月,有时候她自己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多了一个女儿。
     今天是周六,丁佳敏和往常一样,去小红马学园接到了小米。
     这个小女孩和往常一样,背着小书包,乖乖地站在走廊下,目光望着学园门口,在等她。
     汽车刚一入视线,小米就欢快地朝她挥手,她鸣笛回应。
     今天的小米格外开朗,像早晨的阳光一样灿烂。
     丁佳敏还记得最初的那段日子,小米时刻紧张兮兮,有点动静就会被吓一跳,脸上全是怯色,极度缺乏安全感。
     派出所里的人注意到这个问题,一商量,要让小米放下警惕,先从身边的人开始,比如,每天接送的人固定一个,不要老换,然后,她受领了这个任务,谁让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女警之一呢。
     “小敏姐姐~~~”
     丁佳敏刚下车,小米就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笑。
     “今天是不是有很高兴的事情和我分享呀?”丁佳敏笑着问道。
     “给你看~~我的狗狗。”小米把怀里抱着的哈巴狗递给丁佳敏看。
     丁佳敏这才注意到小米怀里多了一只哈巴狗。
     “哇,好可爱呀,这是你的吗?”
     小米连连点头:“小白送我的,我好喜欢她。”
     “小白送你的?哇,你和小白是很好的朋友呀。”
     小米说特别特别特别好。
     两人上了车,准备一起回家,但是丁佳敏中途接到所里的电话,临时有任务安排,于是拐道来到派出所。
     “小米,你到姐姐办公室玩好吗?姐姐要去办事了。”
     丁佳敏满怀歉意,原本今天计划带小米去公园的,现在是11月份,天气已经不再炎热,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
     “姐姐你去吧,你要注意安全哦。”
     小米抱着哈巴狗,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她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有时候一呆就是一整天。
     丁佳敏摸摸她的小脑袋,她很喜欢小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小米很懂事听话,若是总是撒娇哭泣的小孩子,她肯定是照顾不来的。
     她给所里的同事打了招呼,让他们照看小米,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出警。
     上午小米在绘本和动画片中度过,午饭是民警们给她叫的外卖,吃过午饭,她迷迷糊糊中睡着了,梦到小敏姐姐又抓了好几个大坏蛋,还把她的妈妈找回来了。
     但是,妈妈的脸看不清,她跑到近处,才发现她的妈妈和小敏姐姐长的一样!
     “有人受伤了?”“谁?”“小敏?”“严重吗?”“好~放心。”……
     迷迷糊糊中,小米听到办公室里的警察叔叔在打电话。
     她听到说有人受伤了,其中有小敏的名字。
     她知道小敏说的就是小敏姐姐!
     听到这里,小米一激灵,立刻醒了,翻身从沙发上坐起来,紧紧抱着哈巴狗布偶,垂耳的短发乱糟糟的。
     她直愣愣地盯着打电话的警察叔叔。
     对方直到挂了电话才注意到小米已经醒了,而且一直看着她。
     “小米,你什么醒的?”对方问道。
     小米摇摇头,小声说刚刚醒,还揉了揉眼睛。
     对方起身过来,告诉她没事的,小敏姐姐只是受了轻伤,过几天就好了。
     小米睡不着了,也看不进绘本,警察叔叔给她看的动画片也没意思,她总是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午4点,丁佳敏终于回到派出所,她的左手缠了绷带,所里的人都围上去关心她。
     “严重吗小敏?”
     “小敏啊,以后可不要闷头往前冲了,让这些大老爷们脸往哪儿搁。”
     “以后可要悠着点。”
     “哎呦,我一听说你受伤了,心里停了好几秒。”
     “陈江,你们是怎么保护小敏的?!!”
     ……
     “都散了,都散了。”
     “怎么了队长?我们关心下小敏啊。”
     “让你走你就走,废话这么多干嘛。”
     有人用目光示意不远处的小米,众人都明白了,纷纷让开,把丁佳敏交出来。
     丁佳敏笑着,人群散开后,她的目光落在小米身上。
     这个小朋友抱着哈巴狗,一直站在人群外,关注着她。
     她人小,挤不过去。
     丁佳敏朝她笑了笑,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提着一个塑料袋过来,递给她说:“看看,有你和小白喜欢喝的小熊饮料,小白送了你玩偶,你请她喝小熊吧,我们要和好朋友处好关系。”
     小米昂着小脑袋看着她,不说话。
     丁佳敏蹲下来,问:“怎么了?”
     小米看着她缠了绷带的左手,摇头,不说话,但是眼睛会说话啊。
     她的大眼睛里快速凝聚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丁佳敏赶忙把饮料放地上,摸摸她的小脑袋,把她搂在怀里,柔声询问:“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呆的很无聊吗?是不是害怕了?”
     小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泣着说:“小敏姐姐,我不要你这样。”
     丁佳敏搂紧她的小身子,说:“没事,不要紧的,轻伤,很快就好的,不要担心。”
     “呜哇~~~~”
     回答她的只有竭力的哭声,以及颤抖的小身子。
     小米担心了她一下午,想问其他叔叔却又不敢问。
     她害怕一问,小敏姐姐就再也不回来了,像她的妈妈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