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243、邀请(1/2求订阅)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立冬这一晚,黄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菜摆上了餐桌,却见父女俩还在下象棋。
     她凑过去打量了一阵,好心说道:“老黄你别跟莓莓下棋了,你赢不了。”
     黄叔:“再下一盘,我能赢的。”
     黄莓莓鼓励道:“爸你很不错了,进步明显,刚才那盘我差点就输了。”
     黄叔高兴道:“是吧?”
     黄莓莓点头:“是,真的就差一点,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黄姨在一旁冷笑道:“你冷汗有点多呀。”
     黄莓莓:“妈你别捣乱好不好?故意扰乱我的心境,好帮我爸赢我是吧?”
     黄叔立刻说:“黄太太你走开,我要凭实力打败莓莓。”
     黄姨骂道:“赌鬼!你输了几局已经?”
     黄叔:“十几局,记不清了。”
     黄姨:“那就是要洗十几天的碗?用小白的话说,你就是个憨憨儿,我操心你女儿的婚事,让她洗碗,结果被你包圆了,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的呀?”
     “想千古棋局!”
     黄叔皮了一句,想想也是,当即就想丢棋子不下了,老婆说的对,他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耽误了女儿的感情。
     黄莓莓赶紧制止:“啊咧~~~落子无悔哦,已经开始了就不能耍赖。下棋如做人,棋手真君子。”
     黄叔一想:“那就下完这局吧。”
     ……
     五分钟后。
     哒!
     一个车杀到了黄莓莓的帅位边。
     黄叔狂热道:“将军!哈哈哈~~~”
     黄莓莓绞尽脑汁应对,顽强抵抗三分钟后,缴械投降。
     “哈哈哈~~~~”黄叔仿佛连灌三瓶小熊饮料,那是真的爽。
     黄莓莓摊手:“不来了不来了。”
     黄叔怎么能让她不来了呢,按住她的肩膀,不让起身:“之前都是试探和热身,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战斗现在打响。”
     黄莓莓说:“这不好吧,妈又会说我怂恿你。”
     黄叔:“她不懂,再来一局。”
     “真的只再来一局?”
     “就一局。”
     一局过后,黄叔说再来一局。
     黄姨气笑了,一个人坐到餐桌边,准备自己吃饭,不等这父女俩。
     黄叔察觉到了老婆在生气,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一边下棋一边问:“张叹今晚不过来一起吃吗?”
     黄姨给自己盛了一碗冬瓜排骨汤:“他今晚去小白家了,人家一周前就邀请了他。”
     黄叔拍马屁:“那太可惜啦,不能尝到你的好手艺。”
     黄姨毫不买账,冷笑一声,把汤喝了,起身穿上羽绒服,准备出门。
     “妈你干嘛去?大冷天的还准备出门?”黄莓莓问。
     黄姨:“我去学园看看,总觉得不放心。”
     她来到小红马,老李不在,大门开了一个口子,刚够一个人进出。
     学园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任何的小奶音,没有往日的热闹。
     她在教室里找到了小满老师和喜儿,小满老师正抱着喜儿在给她讲故事。
     “大兔子的手臂有这么长。我爱你有这么多,他说。嗯,这真是很多,小兔子心想。”
     听到脚步声,两人同时看来。
     “今晚就喜儿吗?”黄姨问道。
     喜儿委屈巴巴地说:“园长阿姨,我好可怜吖,小盆友们都不来。”
     黄姨摸摸她的小脑袋,先安慰她,然后听小满老师介绍,小朋友们都请假了,今晚不会过来,就连小白和小米都不来。
     黄姨:“你们都吃饭了吗?”
     喜儿闻言,哒哒哒跑去把带来的团子奉上,请园长阿姨吃,但是团子已经冷了。
     “真是个好孩子。”黄姨怜惜地牵着她的小手。
     学园里只有这一个小朋友,黄姨想了想,让小满老师下班回家,她带喜儿去她家里吃晚饭过节。
     喜儿喜滋滋地捧着团子,被园长阿姨牵走。
     她今晚哭了一阵,被小满老师安慰后,好了很多,又听了故事,心情进一步恢复中,此刻受到园长阿姨的邀请,心情大好。
     黄姨空手离开,回来时却带了一个很是喜庆的娃娃,下棋的父女俩终于休兵,纷纷看过去。
     “这是喜儿。喜儿,这是黄摆摆和小黄姐姐。”黄姨给三方介绍。
     喜儿乐呵着奉上团子,请他们俩吃。
     黄莓莓对黄姨的介绍很不满意,小黄姐姐?狗子呢?
     黄姨不搭理她,把喜儿的团子热了一下,摆上餐桌,带她一起坐到餐桌前,准备吃晚饭。
     “喜儿不要客气哦,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夹。”
     “喜儿吃饭不要人喂。”
     黄莓莓呆了呆,夸她厉害。她此前没见过喜儿,小红马里,她只认识小白和小米,眼前这个看起来比小白小米更小,但是很可爱,很喜庆,喜滋滋的,一直在乐,就是说话不大中听,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大吖。
     她也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夸呢,还是拐着弯说她胖?她不觉得自己胖,她只是丰满,张流氓就是这么说的。
     餐桌上菜式很丰富,有四物鸡汤、麻油鸡、姜母鸭等等,同时也做了团子。
     浦江本地人在立冬这一天,习惯吃团子,虽然吃一个就撑,但这是习惯嘛,就像中秋一定要吃月饼,也不见得月饼有多好吃,吃了一个你还能吃第二个?讨个喜庆,毕竟,团子的寓意是一家人团团圆圆。
     喜儿见到自己带来的团子和其他的团子混在一起,笑嘻嘻地说这是大团子生小团子,旋即问黄莓莓,小姐姐生宝宝了吗,问的人家黄大姑娘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看,喜儿这么小,都为你着急,你还不抓紧点。”黄姨趁机说。
     喜儿缺了门牙,加上本身是小乳牙,咬肉有点费劲,虽然开头就说了她不需要别人喂,但黄姨还是帮她把肉切成小细条,方便她嚼。
     “给喜儿盛点汤吧,喜儿,喝点鸡汤好不好,很补的。”
     黄莓莓给喜儿盛四物鸡汤,但是黄姨不让,说:“这里面放了当归、川芎、白芍、熟地,小孩子最好不要吃。盛一碗冬瓜排骨汤吧。”
     喜儿说:“园长阿姨,你不想给喜儿吃吗?那喜儿吃团子叭。”
     黄姨好笑地说:“不是不给喜儿吃,是喜儿不能吃这个,这个是大人才能吃的,你太小了,身体弱,最好不要吃,但是你可以吃这个呀,这是姜母鸭,很好吃的,你尝尝。”
     喜儿的情绪是直来直去的,来的快,去的也快,闻言高兴地说:“那我就尝尝叭,我来吃吃。”
     黄姨先给她盛了一碗冬瓜排骨汤,当然,没有排骨,只有炖烂了的冬瓜和汤,再用另一个小碗给她夹了姜母鸭肉。
     黄莓莓全程目睹她妈把喜儿照顾的细致入微,和她爸对视一眼,黄叔意味深长地小声说:“虽未言语,但胜过万千,你赶紧的吧。”
     黄莓莓白他一眼,想到张叹,张叹看样子和她妈一样,也很喜欢小孩子,那是不是说,那个流氓内心深处父爱泛滥,想当爹想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