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244、骑大马(2/2求订阅噻)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马兰花的厨艺很好,立冬这一晚,准备丰盛,丝毫不亚于黄姨的。
     黄姨准备的是浦江本帮菜,而马兰花准备的是川菜,有招牌菜棒棒鸡,还有钵钵鸡,还有火锅。火锅不是纯辣火锅,而是鸳鸯锅,这是为张老板准备的。虽然张老板能吃辣,棒棒鸡吃过好几只,但是马兰花依然担心他扛不住。
     她考虑的真周到,不然张叹明天要扶着墙去上班。
     张叹陪老白喝大熊酒,小白一边啃鸡腿,一边绷着小脸,有点不高兴。马兰花再给她夹了一只肥鸡腿,说:“不要生气噻,小朋友要开开心心嘛。”
     小白把鸡腿拨到一边,先存着,先吃完手里的。
     她是为被杀了的“榴榴”和“喜儿”难过。
     舅妈趁她不在的时候,把两只小可爱杀了!她直到坐上餐桌才知道,舅妈指着棒棒鸡和钵钵鸡,说一个是“榴榴”,一个是“喜儿”。
     小白差点和马兰花拼了,张叹给她开了一瓶小熊饮料,给她压压惊,她才按住冲动。
     “哼~~~”小白小声嘀嘀咕咕,说舅妈是屁儿黑。
     虽然声音小,但是马兰花听到了,不高兴地说:“你不是屁儿黑,啷个你吃的这么香咯。”
     小白瞪着她,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
     “真香,是不是噻?”马兰花笑道。
     小白哼哼唧唧,不搭理她,低头吃鸡。
     她今晚不想和舅妈说话,总得为“榴榴”和“喜儿”表达一点愤怒咯,所以吃完晚饭,她要跟张老板去小红马,以此持续表达愤怒。
     “都这么晚了,你不要去了嗷,打扰张老板休息。”马兰花说。
     “我要去找瓜娃子玩。”小白执意要去,现在已经晚上将近九点了。
     “找啥子瓜娃子嘛,你要搓澡澡,准备睡告告啦。”
     “我要找瓜娃子玩噻,我要去康康喜儿那个憨憨儿,还要问小米你吃了么。”
     “你还是个娃娃,你操心这么多住啥子嘛,不要去唠,你要是想找瓜娃子玩,那找你舅舅噻。”
     ……
     任凭马兰花怎么挽留,小白就是要走,最终跟随张叹离开了。
     马兰花唉声叹气,白建平躺在摇椅上,晃啊晃,关节处发出吱吱吱的声响:“爪子唉声叹气?为那两只鸡难过?”
     “锤子!你啷个宝里宝气。”
     “那你为爪子唉声叹气嘛,多不吉利。”
     “唉,老白你是吃饱了啥子事都不管,你看看小白,不要我们,跟张老板跑唠。”
     “她要去找瓜娃子玩嘛。”
     “我看是找张老板玩嗷。”
     “爪子?你吃醋了呀?”
     马兰花说:“我觉得,小白喜欢张老板超过喜欢我们唠。”
     白建平懒得理她,她是个好妇女,就是想的有点多,活的累嗷。
     马兰花喜欢操心,并不觉得累,长久的生活让她学会了苦中作乐,操不完的心已经成了习惯。
     她洗好碗,又把衣服洗了,因为今晚不用去出摊,所以一时间竟然无事可做。
     她在客厅的破沙发上坐着,陪白建平看会儿电视,总觉得不得劲,忽然脑海里一闪,想到明天一早出摊的材料还没准备。
     她拍了拍脑袋,怎么会把这事忘了!
     她起身,又来到厨房忙碌。白建平让她先别忙,晚点他和她一起准备,现在先休息一下吧。
     但是马兰花觉得等会儿有等会儿的事,她关上门,乐在其中。
     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白建平起身拿起,发现是儿子的。他下意识地就要去接,但是忍住了,推开厨房的门,给了马兰花。
     白志强来电话,和马兰花聊天,询问晚上吃了些什么,顺便汇报了他这段时间的工作生活,也关心了父母的。
     马兰花对自己的事情说的少,话里话外都是关于小白,这几乎成了本能。当父母的,总把自己摆在孩子之后,生活的重心是他们。
     马兰花在厨房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白建平就在一旁站了半个多小时,乐呵呵的。因为手机开了外音,所以他也能听到,忍不住的时候,他就远远的对着空气说两句,也不管电话那头的儿子能不能听到。
     “我和小杨商量好了,先去四川老家,我们把酒席办了,之后我再和小杨去浙江。在那之前,我们两家人得先见个面,我寻思,我们是男方,要主动些,我们去浙江拜访一下小杨的父母吧,妈,你看怎么样?”电话里,白志强说道。
     马兰花没有丝毫犹豫:“要得噻,是这个理,人家把女儿嫁到我们家,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这是应该的,你早就应该安排,现在有点晚唠。”
     两人围绕这个话题,聊了许多,白建平时不时插句话。
     小白跟着张叹回到小红马,到处找瓜娃子,但是一个都没有,就连小老师都没有一个。
     灯光都亮着,但是人一个都没。
     小白急匆匆跑去报信:“不好唠不好唠,张老板,瓜娃子都跑唠,一个都莫有给你剩咧。”
     张叹知道今晚有小朋友请假了,但不知道都请假了,偌大一个小红马学园,空无一人,这是被掏了窝子吗?
     小白说:“你惨唠张老板,你亏惨唠,一个娃娃都莫有,都跑唠,你啷个办?”
     你当园里的小朋友都是我养的小猪呢?
     张叹学小白的口吻说:“我还有你噻,还有……小白你回头看,来了一个小朋友。”
     “爪子?”
     小白回头看去,看到和园长阿姨一起来的喜儿。
     这个瓜娃子发现了她,跳出来,hiahia大笑:“小白,我的妹妹~~~你是来看我的吗?”
     她哒哒哒跑过来,又想抱起小白,但是反被小白抱了起来。
     “哎鸭~~~~hiahiahia,小白你好大的力气吖。”
     “喜儿你好惨嗷~~~”
     “喜儿”被舅妈杀了,吃了,小白有些愧对真的喜儿,觉得没保护好她。
     “hiahia,园长阿姨家好好玩,她家的莓莓姐是我的姐姐,她好大。”
     她差点和黄莓莓拜了把子,是黄莓莓没同意,因为她要当姐姐!
     “喜儿你爪子来了?”
     “我吃啦,好好吃。”
     “你去住啥子了?”
     “我带了团子,你要吃吗?”
     ……
     两人鸡对鸭讲,看似聊的热闹,但其实各说各的。
     小白能听懂喜儿的话,但是喜儿听不懂小白的话,总是答非所问。
     今晚的小红马学园里,只有这两个小朋友。
     张叹把她们带到家里玩,黄姨不放心,也跟去了,坐了一会儿,回自己的办公室,处理没有做完的事。
     “张老板,我们来玩游戏叭。”喜儿哒哒哒跑到张叹身前,希冀地说。
     张叹刚刚听黄姨说了今晚的事,这个笑嘻嘻的小朋友今晚大哭了一阵。他心生怜悯:“好啊,你想玩什么游戏?”
     喜儿兴奋地蹦跶,双手握在胸前,眼中含光:“我们骑大马叭。”
     张叹立刻知道这个瓜娃子贼心不死,还是想骑他!
     我好心陪你玩,你却总想骑我!是不是过分了?是不是?
     “嚯嚯嚯~~~”
     一旁响起小白贼兮兮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