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346、哈啰(1/2)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谭锦儿是五星级酒店的前台,这份工作很累,三班倒,没日没夜,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恶心的让她想要骂脏话,有的则nice到让她不敢相信。
     她是小城市来的,学历只有高中,因为家庭变故,早早带着妹妹出来谋生,无法像同龄人一样进入美丽的大学校园读书恋爱挥霍青春。
     她要早早谋生,学习谋生的手段。
     前台工作很累,但是很锻炼人。谭锦儿刚来时,像只小兔子一惊一乍,但是渐渐的成熟了许多,如今面对陌生人,她也能自信地交流。
     这份工作不是表面看起来的简单看脸,而是很有含金量,工资待遇也不错。
     前台的工资结构是基础工资+提成,提成部分考验的是前台的销售能力。比如客人在网络上预定好了房间,前台让客人付费升级高更高级的房型,其中的差价10%-15%将会作为他们的提成,但这其实很难做,因为客人既然已经预定了房型,要让他们变更,比较难。
     好在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加来的快的收入来源,那就是Walk in,也就是客人无预定入住酒店,其中房费的2.5-15%作为前台的奖励。这个比例各家酒店不一样。
     在谭锦儿的这家酒店里,酒店给的提成比例是10%,在业内属于中等偏上,主要是因为这里地处浦江的西长安街繁华地段,酒店不愁客源,所以给的比例没有提到最高的那一档。
     谭锦儿经历了前三个月的跌跌撞撞,逐渐站稳了脚跟,每个月收入旺季可能上万,平常大概六七千、七八千。
     这份工资看似高,但考虑到这里是寸土寸金的浦江,房租费一个月就要一千多,还是很差的那种。
     谭锦儿一直想换套好点的房子,给喜儿稍微好些的环境,在努力存钱了,但现在还不能做到,因为工资不稳定。
     身边的小颜忽然在柜台底下踢了她一下,小声说:“来客人了,接待一下。”
     谭锦儿抬头一看,光线被挡住了,再抬头,哇,是个好高好高的老外。
     老外朝她哈啰,谭锦儿熟练地回了一句哈啰,心里顿时慌的一笔,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用英语怎么说。
     如果,老外霹雳吧啦说了一堆,谭锦儿一句没听懂!
     她想找帮手,小颜正在给另一对客人办理入住手续,其他的前台同事也都有照顾的客人。
     没别人可以指望,只能自己上。
     谭锦儿半个月前才开始学习英语,因为工作中发现客人中很多是老外,不会英语虽然不是致命的能力缺陷,但收入会因此少一截。
     “哈啰~~~”身前的老外见谭锦儿发呆,再次哈啰一声。
     谭锦儿说:“哈啰~~嗬嗬~~what can I do for you?”
     她想假装自己能懂英语,但是最后发现装不了,老实一点,指手画脚吧,折腾了好一阵子还没办好,客人都不耐烦了,好在有会英语的同事忙完了,过来帮她处理。
     呼~~~谭锦儿深深松了口气,为卸下肩上的责任而开心,但旋即身边同事和老外的交流吸引了她,她站在一旁,看着看着,忽然自惭形秽,同事的英语自信流利,和老外交流的很顺畅,刚刚板着脸的老外脸上渐渐挂起了笑容。
     谭锦儿竖起耳朵听,努力想要听懂一两句,但是没用,平日里学的英语完全派不上用场。
     她有些灰心丧气。
     傍晚,她有一个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给张叹打了个电话,和喜儿聊了会儿天。
     喜儿hiahiahia告诉她她已经吃了饭,是张老板的,她的大马做饭好厉害呢,真是个好马吖。
     谭锦儿赶紧让她不要说了,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么说张老板,这个小豆丁就是改不了。
     电话那头,她刚叮嘱完,就听她的妹妹喜儿小同志转头对张老板说,张老板我姐姐说你不是我的好马,你是不是吖?
     “喜儿!!!”谭锦儿恼怒。
     电话里,喜儿果然被镇住了,不再问张老板,乖乖地跟她说:“姐姐,你不要僧气,你是对的吖,张老板说不是呢,我想起来了,hiahiahia,我的好马是小白和榴榴。”
     谭锦儿不想和她说话了,担心说的越多,她那些冒傻气的话就暴露的越多。
     她让喜儿把电话给张老板。
     喜儿哒哒哒跑到正在和小白砸冰块救企鹅的张老板面前,把手机递给他,“张老板,张老板~~我姐姐想和你说话,她想骂人呢,你不要僧她的气哦,我帮姐姐说对不起嘛。”
     张叹皱着眉头,不明白哪里得罪了锦儿小姐姐,为什么要骂他。
     身旁的小白嚯嚯笑,说喜儿是个瓜娃子,她明明听到她的姐姐在骂她。
     “屁儿黑~”小白把喜儿也拉进了“屁儿黑”名单。
     喜儿hiahia大笑,又被get到了笑点。
     谭锦儿电话里不是来骂张叹的,而是满满的感谢。
     今天小朋友们玩的累了,到晚上10点时,都上床睡了,小白也乖乖地跟着白建平回到家。
     白天出去玩了,晚上当然要洗澡,白建平刚进卫生间,就被小白乱拳打了出来。
     “爬开,爬开~~~我要搓澡澡,我是女娃娃,爬开~~~~”
     白建平被一路赶到客厅,保证不进去后才被放过。
     他不放心地说:“小白你自己洗也可以,但是不能玩水嗷,我给你计时,15分钟你就要出来,晓得不?”
     小白傲娇地冷哼一声,掉头回去,不搭理他。
     “唆话噻,瓜娃子你要是不唆话,我敲你的门。”
     “为啥子敲我的门,我在搓澡澡嘛。”
     “你快点出来。”
     “我都还没进去呢,舅舅你啷个这样嘛。”
     “我的意思是你进去洗了快点出来。”
     “晓得唠~”
     砰的一声,关了门,过了七八秒,门开了一条缝,一个瓜娃子把脸蛋贴在门缝上,偷偷打量客厅的舅舅,和舅舅大眼瞪小眼。
     白建平说:“你看啥子?不是去搓澡澡吗?”
     “嚯嚯嚯~~~”小白敞开房门,“我抓住你唠,嚯嚯~~舅舅我要把你交给小米。”
     白建平懒得搭理这个宝里宝气的瓜娃子,躺在摇椅上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