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04、摆架子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王寒斩获过电视剧最佳男主角,俗称视帝。他的演技毋庸置疑,张叹当初看中他的演技,气质与张东升相符,所以心中的第一人选是他,只是他当时拒绝了。
     当时张叹、刘金路和盛潇潇三人轮番请他,愣是没请动。
     刘金路和张叹与他不熟,盛潇潇认识他,请他吃饭,专程邀请,没能邀请到。
     不过他比较坦诚,直言不希望演绎张东升这样的坏人角色,因为他刚刚当上父亲,想给女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话说回来,如果他真的饰演了张东升,现在景区里挂起来的“张东升禁止入内”的招牌就是他了。
     邓文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有景区和小学挂起这样的招牌,让他高兴于《隐秘的角落》影响力之大的同时,也烦恼自己的名声和形象
     他很担心自己从此固定了张东升这个形象,再难以突破,演艺圈里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有的演员原本前途远大,但是因为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而始终无法摆脱,观众看到他,就首先想到这个角色,这让他还怎么饰演别的角色嘛。
     邓文已经有这样的担心。
     王寒当初拒绝了张东升的角色,后来几乎忘了这事,直到最近《隐秘的角落》播出,热度一波接着一波,身边不少人议论剧情,他才想起,这不是当初他拒绝参演的那部电视剧吗。
     要说没有一点后悔那是假的,他认真看了每一集,是追剧大军中的一员。看完后,他认为如果自己来演张东升,能做的更好,或许可以凭借这个角色,再次冲击视帝。
     不过这都是后话,他只在心里偷偷的想过,没对任何人说过,哪怕是他老婆。
     他是从经纪人那里得知浦江电影制片厂要制作《隐秘的角落2》,经纪人的意思是,希望他争取一下,公司也是这个意思。
     谁都知道,有第一部在,第二部未播先火,不说肯定火,但大概率差不了。
     他犹豫了许久,内心是拒绝的,最终确实拒绝了。
     他不接拍《隐秘的角落2》,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当然人家导演、编剧、制片人轮番请他,他没答应,现在自己主动凑上去讨要角色,多尴尬。
     拒绝后,王寒暂时把这事抛在了脑后,没再多想。直到今天,经纪人再次找到他,告诉他浦江电影制片厂已经立项了新剧,正在对外试镜演员。
     经纪人知道他的顾虑,特别提到,新剧不是《隐秘的角落》续集,而是一部全新的电视剧,名字叫《沉默的真相》。
     尽管王寒没有收到剧本,但是他所在的公司有个男演员收到了,经纪人找到对方,“借”到了这份故事梗概和某个角色小传,并且成功说服王寒给制片厂打个电话。
     王寒先给高小兰打了电话,他们有些交情。
     盛潇潇不介意多他一个来试镜,不过她建议王寒再和张叹或者刘金路说一说。
     王寒想想也是,当初三人都邀请了他,现在既然想要角色,理应也给三人分别通气才对,于是第二个就给张叹打了电话。
     张叹倒没有想太多,王寒是个好演员,他挺欣赏,《沉默的真相》是一部群戏,对主配角的演技要求很高。
     他在电话里和王寒聊了聊剧本和角色,约好时间来试戏,末了,王寒主动邀请他找个时间吃饭。
     王寒属于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要么不求于人,一旦有求于人,那么所谓的骄傲、矜持、架子,统统可以放下。难怪这样的人能够成功,要是换个人,很大可能拉不下脸。
     主演和主要配角都有邀请了试戏的演员,这天快下班时,张叹特地找到刘金路讨论演员的问题,当看到试戏的人员名单中出现“苏澜”的名字时,愣了愣,还以为是刘金路故意照顾的,但见他毫无异色,心想是自己多想了,苏澜应该是刘金路自己看中的,毕竟他又不知道自己和她的关系。
     这时刘金路忽然看着他嘿嘿笑道:“苏澜是个好演员,演技进步明显,完全能够胜任李静这个角色,张老师你要抓住机会,要是再拿不下来,活该单身。”
     张叹:“……”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当我看不出来呢?当年拍《女人三十》时,你的心思就挂在脸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是,刘导,你这也知道?当初拍《女人三十》你又不在。”
     “嘿嘿,我听说的。你别急着否认,喜不喜欢那是你的事,我看中的是苏澜的演技和潜力,和你无关,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自己看着办吧。”
     “……晚上王寒请我们吃饭。”
     “王寒?不去!当初我三番两次请他吃饭,他不赏脸,怎么?现在想找戏拍了,就来请我吃饭?行呐,我也不是小气的人,给我打电话,亲自请我,别让你转达,没点诚意,我干嘛要去。”
     话音刚落,王寒的电话就打来了。
     张叹就站在一旁旁听,听到刘金路推辞说晚上有安排了,去不了。
     挂了电话,刘金路对张叹说:“不是我故意要摆架子,有时候演艺圈是你不能不摆架子,不然别人觉得你好说话,心里就不会把你当回事。你也别为王寒心疼,能混到他这种程度的人,这点脸色都不叫脸色,他看出来看不出来,都没关系,他就得看我这点脸色,别觉得委屈,不然我当初也该委屈才对,你也该委屈才对,盛总也要委屈才对,委屈都能当饭吃了,他尝尝没什么不对。他要真想演戏,就会再给我打电话。”
     王寒确实又给刘金路打了电话,这是第二天的事,刘金路这回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当天没有时间,另外约了个时间。
     当晚总共5个人,张叹、刘金路、盛潇潇,还有就是王寒和他的经纪人。
     盛潇潇有点类似中间协调人的角色,她既是《沉默的真相》的制片人,也是王寒的朋友。
     饭桌上,王寒姿态摆的相对低,虽然没有直言,但是态度摆在那。这事说开了就真的开了,大家都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能答应吃这顿饭,其实就已经放下。
     聚餐过后,王寒的经纪人想继续安排活动,但是大家都有些累了,便散了。
     告别大家后,张叹准备叫代驾,忽然想到上次的那个,住在黄家村的,名字一时忘了,在手机通讯录里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胡明凯。
     “我是张叹,上次找你代驾过,也住在……”
     “我知道我知道,张老板,我知道您,也住在黄家村。”
     “呵呵,对,你记性挺好的。你今晚有时间吗?我现在在芳草路的凤仪中餐厅。”
     “在在在,我就在附近,但就是……张老板,我儿子也在~”
     “你儿子?你几个儿子?我车坐得下就行。”
     “一个一个,就一个,5岁。”
     “行,快来吧。”
     餐厅门口候着不少代驾,张叹为了避免麻烦,没有出去,在餐厅的休息区坐着,过了十分钟左右,胡明凯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
     胡明凯身边带着一个怯怯的小男孩,紧紧挨着他,手里抱着一个小鱼缸,鱼缸里有三条小金鱼自由自在地游着。
     见到张叹,小男孩小声地喊了声叔叔。
     张叹笑着给了他一包小饼干,这是休息区的小零食,特地给小朋友拿的。
     小朋友不敢接,他爸爸鼓励后才接下。
     “车在那边,我们过去吧。”
     胡明凯把儿子抱上副驾驶,张叹说:“让他坐后面吧,小孩子坐副驾驶不安全。”
     “这……”
     “我坐副驾驶。”
     小男孩怕生,估计不敢和他一起坐后排,所以张叹特地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胡明凯感激不已,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照顾人的车主。
     都上了车,胡明凯开车离开,车里安静了一会儿,张叹打破沉寂,问道:“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他叫胡杰豪。”
     张叹笑道:“好名字,寓意很好。”
     胡明凯一边开车一边说:“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他将来能像个豪杰,但他胆子好小,像个小女生,还要锻炼。”
     张叹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排的胡杰豪,只见他正在认真地给鱼缸里的小金鱼喂饼干屑。自己刚给他吃的小饼干被他喂给了小金鱼。
     胡杰豪发现张叹在看他,抬头瞄了一眼,飞快地低下头,小脑袋垂的更低了,都快伸进鱼缸里。
     他的小身子紧绷,坐在座椅边缘,只是轻轻地沾着,把自己尽量缩小,不占更多空间,双手紧紧地环抱金鱼缸,仿佛把所有的在意,都倾注在了这个鱼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