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05、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汽车开进了黄家村,停在了地面停车场里,张叹收回车钥匙,和胡明凯父子告别后,拐进了巷子里,消失在夜色中。
     胡明凯对抱着金鱼缸抬头天真地看着他的儿子说:“爸爸还要去工作,不能带你,我把你送回家吧,你一个人在家能不能勇敢?”
     胡杰豪小声地说跟着爸爸,但是被胡明凯拒绝了。
     “爸爸不能把你带在身边,客人不会同意的,他们不是刚才的张老板。”
     胡明凯带儿子回家,见他小碎步走的慢,就说要不要抱他,被拒绝了。
     小男孩抱着金鱼缸,鼓着小脸蛋,小碎步迈的飞快,紧紧跟在爸爸身后,路灯把他俩的身影倒影在地上,还有一截落在墙壁上,看起来一般长短,分不清谁大谁小。
     巷子里传来狗叫声,小男孩吓的一激灵,慌慌张张地朝前后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小跑两步,追上爸爸,紧挨着他的脚边,一边走一边机警地四处张望。
     短短一条巷子,时间仿佛在这里凝滞,胡杰豪小朋友走的漫长又心惊,但是始终没有吭声,不想让爸爸知道他害怕,他要当个小男子汉,他要勇敢。
     终于到了住的楼下,楼道里漆黑一片,走在前面的胡杰豪小朋友不敢进去,回头看向爸爸。
     胡明凯叫了一声,把感应灯叫亮,说:“你也可以喊亮,不是只有爸爸可以。”
     胡杰豪小朋友昂着小脸,稀奇地盯着被叫亮的灯,想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一叫灯就亮了。
     回到家,胡明凯给儿子的宝宝杯里装满水,放了一些小饼干在茶几上,打开电视,调到有动画片的那一集,再三叮嘱后,锁上门,走了。
     他一走,胡杰豪小朋友立刻跳下沙发,哒哒哒跑到门边,趴在门缝前,想要打量外面,但是什么也看不到,竖起耳朵听,能够听到爸爸的脚步声快速远去。
     他又跑到窗户前,搬来小凳子,站在凳子上,眺望楼下,目送他爸爸消失在眼前。
     过了好会儿,胡杰豪小朋友才爬下凳子,回到客厅,撕开一包小饼干,捏碎一块,撒给金鱼缸里的金鱼吃。
     鱼缸里的三只小金鱼懒洋洋的,肚子鼓鼓的,沉在水底,尾巴轻柔地拂动。它们已经吃的很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但是他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肯定是隔壁那个凶巴巴的小女孩!
     他一度感觉小女孩就在门外,但是没有敲门,渐渐声音消失了,屋里屋外再次陷入安静。
     他这时候才起身,悄悄地来到门后,竖起耳朵听了会儿,确认外面没人了,他真担心那个小女孩追到家里来把他打翻呀。
     想到这里,他找来画笔和纸张,趴在茶几前涂涂画画,当临近12点爸爸回家后,他跑到门外,往走廊里打量,确认没有人后,小心翼翼地来到隔壁家门口,往门上贴了一张纸条,飞快地溜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小白背着小书包出门,准备去上幼儿园,发现门上的小纸条,踮起小脚摘下来,只见纸条上画了两个小人儿,勉强看出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小女孩,两人手牵手,在笑。
     “啥子东西?”白建平锁上门,询问小白。
     “我猜是两个娃娃。”
     白建平低头瞄了一眼说:“这还用猜?这肯定是两个娃娃嘛,一个是女娃娃,一个是男娃娃。”
     “我是让你猜嘛。”
     “我觉得两个都是女娃娃。噻”
     “为啥子?那个短头发的明显是男娃娃嘛。”
     “爪子?”小白撸了撸自己的西瓜头头,她也是短头发吖,她是女娃娃嘛。
     小白猜测这是隔壁家的小男孩贴的,她蹑手蹑脚贴在人家门上,又想窥视里面的情况,但是什么都看不到,被白建平拉走。
     “你为啥子老是贼兮兮?像个贼娃子。”白建平说,他特别不喜欢小白窥视人家的房门。
     小白嘀嘀咕咕,说她才不是贼娃子,她只是好奇宝宝嘛。她把小纸条揣在裤兜兜里,高高兴兴上学去,在路边的花坛里捡到一只七星瓢虫,托在掌心玩了一阵,经过小红马学园时,放进了学园里,说让瓢虫去找张老板,至于找张老板干什么,那就不是她管的了。
     瓢虫没有找到张叹,因为张叹一大早就去了机场接苏澜。
     今天是《沉默的真相》试镜的日子,苏澜和周莉以及杨珠都来了。
     周莉见张叹亲自来接机,高兴又感激,悄悄地对苏澜说,这是好兆头,这趟试镜应该没有问题,话语中满是窃喜。一旁的杨珠瞄了她一眼,又瞄了她一眼,突然为精明能干的莉莉姐感到难过,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不像她,知道的可多啦,既然是张老师的剧,苏苏姐肯定试镜成功啦,今天她们不是来试镜的,说的官方点,是来试镜走过场,说的肉麻些,就是有人来约会的。
     可怜的莉莉姐,什么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还窃喜呢,唉,真为她的小布尔乔亚思想感到悲伤,杨珠心里趁机疯狂吐槽周莉。
     “珠珠~~你去把行李箱放回酒店,我和苏苏有些话要说,就在楼下等你。”周莉说。
     杨珠从精神YY中醒来,老老实实地拖着两个大行李箱,呼哧呼哧推进电梯,嘀咕莉莉姐真是不拿小助理当人啊,这么大的行李箱,一个就比她重,这里有两个呢!竟然只让她一个人拖回去,真是……
     楼下的周莉正在叮嘱苏澜等会儿的试镜注意事项,末了拐弯抹角地说张老师真热心,身为剧组的编剧,亲自来机场接机,好像没见过哪个演员有这种待遇。
     她旁敲侧击,有点怀疑张叹的动机,女人的第一感觉告诉她,张叹动机不纯,但是她没有实锤,只能猜测,问杨珠,杨珠说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那就是她不正常咯。周莉把心思放下,带着苏澜去浦江电影制片厂,至于杨珠,留守酒店看门。
     杨珠目送她俩离去,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伤,可恶的地主婆,不要她去不早说,害她跑上跑下,上气不接下气,早说的话,她现在已经躺床上了。
     周莉和苏澜来到制片厂,在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引领下,来到等候室。
     除了她,还有其他演员,少数几个认识,更多的不认识。
     不管认识不认识,苏澜都友好地朝大家微笑点头,众人也积极回应她,有认识的还过来寒暄几句。
     “王寒老师~~您好,我是苏澜。”
     苏澜主动向王寒打招呼,这里的试镜演员中,王寒是成就最高的,俨然是大哥。
     王寒笑着和她交流,这时等候室里再次进来人。
     “是刘丰源来了。”王寒小声说道。
     苏澜侧头打量,一个30来岁,身高175cm左右,长相普通的男子出现。
     她看向周莉,周莉微不可觉地摇摇头,她便收回目光,继续和王寒闲聊着。
     她不认识刘丰源,但是去年刘丰源在媒体前说她演技差,此前两人根本没有过交集,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向她发难,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