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20、威胁小白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沉默的真相》开机仪式上,主创人员全部出席之前的媒体见面会。
     张叹和往常一样,坐在最边上,静静地看记者们向导演和几位主演提问。
     比起《隐秘的角落》,他名气大了一些,但是依然提不起这些记者的兴趣,因为没有流量,他们关注的焦点永远是明星们。
     张叹已经看开了,他不是靠脸吃饭的,他是靠才华,甚至乐于充当背后的操控之手。
     媒体见面会结束后,项目正式开拍,张叹和吴振胜在现场看了一阵子,张叹回到办公室,吴振胜则留在了剧组现场,以应不时之需。
     当初吴振胜和张叹争夺项目,如今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两人地位已经拉开,他也放下了,看开了。
     当一个人只是比你优秀一点时,你会不服,但当一个人比你优秀太多,让你只能望其项背时,你便会乐于承认这一点。
     晚上要拍夜戏,张叹有应酬,悄悄向苏澜报告后,先行离开。
     王珍约了他吃晚饭,昨天她传来好消息,她顺利从以前的少儿频道调任到了都市频道。虽然都是总监职位,但是两个频道天差地别,都市频道是核心部门,重要性不言而喻。
     王珍是力主买下《隐秘的角落》的一方,并且商业谈判方面她是牵头人之一,这些本来就是为了她调任而准备的,后来浦江电视台顺利拿下项目,播出后反响热烈,电视台赚的盆满钵满,她居功至伟,加上有个台长叔叔支持,没有太大悬念。
     王珍邀请张叹吃晚饭,既是朋友之间的聚餐,也是感谢他的。当初想要《隐秘的角落》的电视台和网络视频平台很多,最后能花落她家,张叹帮了忙。
     高兴之余,王珍也有不小的烦恼。初到都市频道,她资历不够,年龄相对小,频道里的一些“老人”使唤起来不灵。她知道,一些人不服她,甚至有传闻说她是靠着台长叔叔才升的这么快。
     她刚到都市频道两天,很多情况还没有摸清,但是来之前,她叔叔已经给她打了预防针,说都市频道家大业大,水深鱼虾多,没有少儿频道单纯,关系错综复杂,要保持足够的耐心和细心,当然也要有手腕。
     这些都是摆在她面前的问题,不过急不来,来日方长,慢慢才能理顺。
     她看着坐对面的张叹,想到前天晚上她叔叔说的另一件事。
     她被催婚了。
     今年她已经28岁,别说结婚,连男朋友都还没有,一直处在空窗期。
     家里父母时常唠叨,可能知道他们的话不管用,于是请她叔叔出面。
     电视台的事急不来,感情的事更急不来。
     吃了晚饭,两人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离开。张叹又回到了剧组,第一天拍戏不宜加班太晚,晚上九点就散了,他和杨珠打了个掩护,载着苏澜上了他的车,给送到了酒店。
     今天是第一天,记者关注的紧,一不小心就可能露了馅。两人在前往酒店的车上说了会贴心话,到了酒店不得不分开。
     《沉默的真相》开始了正式拍摄,一切都在磨合中。
     这时候,《隐秘的角落》在一片热议中,播出了大结局。许多人已经喊出了这是今年以来最好的一部电视剧,以电影的品控标准拍电视剧,不折不扣的良心之作。顺带着,《沉默的真相》关注度和讨论度更高了。
     这天晚上,张叹心情大好,做了桂花年糕,想着等会儿小白来,请她过来吃。
     但是左等右等不见人,榴榴已经跑了三趟,通风报信说小白今晚不来啦,趴在门边,眼巴巴地看着张叹。
     她老早知道张老板家里做了好吃的,倒不是她闻出来的,而是她在阳台下的院子里张望桑树上的桑葚时,正好遇到在阳台上收衣服的张叹,然后张叹就邀请她过半个小时上来尝一尝桂花年糕。
     榴榴没等半个小时,她半分钟都没等,摘了一朵黄色小野花兴匆匆跑上来,说要帮忙,先把她那朵黄色小野花放在了玻璃瓶里,美滋滋的说漂亮,然后殷勤地来到厨房要给张老板打下手。
     这么小的一个小不点在角落走来走去,张叹担心把她踩扁了,就让她去客厅休息,过了会儿出来拿东西时,突然看到榴榴没闲着,竟然在抹桌子呢。
     张叹哭笑不得,干脆让她去把喜儿、小米、程程她们都喊来,给她派个任务,就是招待好她们。
     桂花年糕做好了,但是缺了小白。榴榴为了能快点吃到,着急地楼上楼下跑,等待小白,但是小白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直到园长阿姨来了,告诉她,小白今晚不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开吃吧。”张叹对眼巴巴的小朋友们说,给她们一人盛了一小碗,家里满是瓜娃子的奶声奶语,热闹极了。
     这时候的小白,正在家里干家务活呢,撸起袖子,穿着小拖鞋,跑前跑后,抹桌子、拖地、洗小衣裳、收拾东西……被使唤的团团转。
     “小白,小白~~你的小熊猫抱到你的床上去好不唠?不要丢在沙发上。”白建平说。
     小白丢下抹布,抱着自己的小熊猫娃娃去了卧室,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床头,摸了摸它的大脸盘子,出来继续干活。
     “为啥子我家里这么多叫鸡子?你到底放了多少?”白建平苦恼地说,一到晚上,他家到处都是嘟嘟声。
     “嚯嚯嚯~~我啷个晓得咧。”小白是不会出卖叫鸡子的,没错,都是她放的,她经常在小红马的院子抓到,一抓到要么放张老板家,要么就放自己家。
     白建平把沙发移开,循着声音抓到了一只叫鸡子,说要把它弄死。
     小白慌忙跑过来求情,说它们都是她的好朋友,不能伤害它们。
     白建平便饶了它们一命,装在玻璃瓶里,继续在家里找,陆续又找到了三只,全装一起了,让小白去丢了。
     小白抱着玻璃瓶出门,看到走廊那头的门口,一个瓜娃子在往这边张望。
     小白嚯嚯笑,招手喊他:“过来,瓜娃子~~过来噻。”
     胡杰豪小朋友被召唤而来,小白把玻璃瓶塞给他,让他认养这几只叫鸡子,然后继续回家干活。
     “我好累嗷~~~”小白爬上白建平的摇椅,躺在上面晃悠,“巴适~~”
     “你住了啥子嘛,快来噻,我们还有好多事要住嗷。”
     “哼~~”
     “你哼个啥子?”
     “舅舅你是不是怕舅妈骂你?嚯嚯,我家好脏嗷,舅舅你完唠,舅妈看到介个样子,会骂你的。”
     “不会骂你吗?你不是也住在这里吗?是骂我们两个。”
     “我是个娃娃,我啷个晓得这么多咧,不关我的事嗷,我要看风车车和假老练,莫挨我嗷,我会发飙的嗷。”
     “瓜娃子莫要这么懒噻。”
     “哼,我不是瓜娃子,我才不懒,我勤快得很,我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嗡嗡嗡。”
     “看,我又抓到了一只叫鸡子,那我捶扁算了。”
     “住啥子?!!住啥子!!!!舅舅你莫要干坏事嗷。”
     “那你过来帮忙噻。”
     “啷个回事嘛!!!!气的我鬼火冒!!!!”
     小白气呼呼的,无奈地爬起来,继续干活。
     舅妈马兰花就要回来了,白建平临时抱佛脚,担心挨骂,晚上大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