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19、谭家的隐形小队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回到小红马学园,小白忧心忡忡地进了教室,一路上她都在为朱小静担心,现在,她决定听张老板的话,去找程程听听故事,放松放松。
     至于张叹,在老李的一句客套下,留在院子里和他喝茶。
     老李这人是势利眼,张叹坐下时,他说随意,自己倒茶。苏澜坐下时,他立刻翻身而起,亲自给斟满,前后表现反差极大,充分展现了一个饱经社会毒打的老人家是多么的令人不齿,满园瓜娃子的纯真都洗不净。
     “听说新项目要开始了?”老李没话找话。
     张叹懒得搭理,不过,人家老李问的也不是他。
     苏澜说,是啊,马上要开始了。
     老李见张叹把他的好茶当开水喝,心痛不已,但苏澜在,不好表现出来,强作欢颜道:“好啊,你是女主角吧。”
     苏澜笑道:“如果一定要说有女主角的话,我算是吧。”
     “好啊,好啊,可惜男主角不是张叹。”
     张叹停下手中的动作,这话什么意思,让他想到曾经听过的一首歌,叫新娘要嫁了可惜新郎不是我。
     门口来了一辆车,看样子想停车在门口。
     “这谁啊,我去看看。”
     老李起身开车的人交涉。
     张叹挪了挪椅子,靠苏澜更近了两步,苏澜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看着不远处的城市的天际线,灯火璀璨,喧闹繁华。
     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张叹问道:“怎么了?”
     苏澜:“你说两个人感情再好,最终也会变淡吗?”
     张叹愣了愣,旋即明白了,估计是受了朱小静的刺激,开始胡思乱想。
     他说:“这个问题问的好,关于人性,关于情感和道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需要自己去感受,去经历,别人的答案始终是别人的,只是别人的,不是你的,不能用别人的经历套用在自己身上,那是形而上,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只有你经历了,你才有资格回答,在一切没有开始前试图寻找问题的答案,只能是缘木求鱼,答非所问。”
     苏澜美目落在他脸上,“说的好像挺有道理似的。”
     张叹问:“刚才你和朱小静聊了些什么?”
     苏澜:“榴榴的爸爸在外地工作,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去年上半年就调去了外地,原本说只去一年,今年就会调回来,但是一直没有。”
     “据说公司想让他留在那边,升任主管市场的副总。”
     家庭和事业的平衡一直是个难题,多少家庭和情侣因为没有处理好而分开。
     张叹沉默无言,不知道说什么。这是个选择题,但不是摆在他面前,因为不是摆在他面前,所以他怎么回答都没用。他不是朱小静,不是沈榴榴的爸爸,对他们的处境和各自立场毫不知情,但他知道,朱小静肯定很难过,因为朱小静为了现在的这份记者工作,真的很努力很拼,现在却因为老公的工作原因,可能不得不放弃离开。
     “想什么?”苏澜美目直视他。
     “我在想,朱小静挺不容易的,当然,榴榴的爸爸在外打拼,肯定也挺不容易。”
     苏澜追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她的情况其实和朱小静夫妻挺像,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会长时间在全国各地奔波,与张叹的相处无法和一般情侣相比,留给他们的时间没有那么多。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苏澜白了他一眼,要继续追问,喜儿跑来了,hiahiahia绕着她和张叹转了一圈,hiahiahia又跑掉了,跑到学园门口,等待着什么。
     门口,老李早就把停车的司机劝走了,随即进了岗亭,一直没出来。
     “姐姐~~~~~快来快来~”
     喜儿开心地蹦跶,朝外头招手,谭锦儿来了。
     小豆丁在谭锦儿脚边蹦蹦跳跳,叽叽喳喳欢乐吵闹。
     谭锦儿看到院子里的张叹和苏澜,呆了呆,主动过来打招呼。
     喜儿从她脚边钻出脑袋,喜滋滋地说:“你们好吖~~张老板和张老板的女胖友。”
     张叹:“你也好,打过招呼了哈。”
     “hiahiahia~~~”喜儿哈哈大笑,笑点这么低,难怪榴榴老是能逗乐她,也难怪榴榴喜欢和她呆在一起,因为有成就感啊。
     “今晚这么早下班吗?”苏澜问道。她知道一些谭锦儿的情况。
     张叹:“锦儿这个月……”
     谭锦儿:“我这个月……”
     两人发现说的话相同,连忙停下来,好让对方先说。
     苏澜看看谭锦儿,看看张叹,张叹说:“锦儿这个月轮休,不用上晚班。”
     苏澜笑着说:“这样啊,那喜儿有姐姐陪,一定很开心吧。”
     喜儿连连点头,她和小白不一样。小白会藏着自己的心事,喜儿不会,她有什么说什么,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喜欢和难过。
     这和小朋友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有关。小白从小被教育要坚强,喜儿从小被教育要乐观,要做颗小太阳。
     谭锦儿在小红马学园陪小朋友们玩了会儿,带喜儿回家。
     “姐姐背你吧喜儿。”
     “不要不要。”
     “背一下嘛,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长大了一点。”
     “hiahiahia~~~驾~”
     喜儿喜滋滋地趴在谭锦儿背上,搂着她的脖子,没一会儿滑了下来,如是再三。
     谭锦儿说:“你搂紧了,不要掉下来丢啦。”
     “丢了姐姐要捡起宝宝哦。”
     “姐姐才舍不得丢呢。”
     喜儿开心得不行,再一次滑了下来,被谭锦儿托着小屁屁,颠了上去。
     “你要搂紧啦,干嘛不搂紧?”
     “姐姐会疼吖。”
     “不会的,你搂紧啦。”
     “好的,姐姐,你兜兜里怎么有书吖。”
     “那不是书,那是姐姐的笔记本。”
     “笔记本?”
     “笔记本。”
     “干嘛的?”
     “姐姐写作文用的。”
     “喜儿看看。”
     “你看不懂,你不识字。”
     回到家,饮用水没了,谭锦儿让喜儿在家呆着,把笔记本放在餐桌上,她到楼下去买桶装水。
     喜儿好奇地踮起小脚,站在餐桌边,翻看姐姐的笔记本,上面写了好多字,但是她不认识。
     不过这没关系,不认识她也看的津津有味,谁让这是姐姐写的呢。
     姐姐也在教她写字,她已经会写小白了,还有小米,但是榴榴还不会写,太难了,喜儿会写一半,那个“喜”字太难不会写。
     看的津津有味时,门外传来动静,她合上笔记本,一溜烟冲了出去,打开门,是姐姐扛着水来了。
     “姐姐你慢点吖~~~你小心吖,你好累吗?……”
     小豆丁跟在谭锦儿脚边,叽叽喳喳,唠唠叨叨。
     “你走开一点,不要靠的太近,我会绊到你的。”
     谭锦儿把桶装水放客厅,休息一下,喜儿赶紧过来给她捶腿。
     “好啦,姐姐要把水扛上去啦。”
     “姐姐加油~~”
     “我们是什么?”
     “隐形小队~冲鸭~~~”
     小喜儿一只小手按在谭锦儿的腿上,咬紧牙关,哼哧哼哧跟着一起用劲,仿佛这样就能帮助姐姐。
     一桶桶装水大概40斤,对瘦弱的谭锦儿来说比较吃力,尤其是要扛到饮水机上翻倒,头朝下安装时。每当这个时候,对她都是一项挑战。
     谭锦儿扛着水桶,折腾了一会儿,没能装上,两只手臂太酸,没力了,只能把水桶先放地上,休息片刻。
     “水水你怎么这么重,你轻一点好不好?”喜儿傻乎乎地对桶装水说话,接着给谭锦儿捶腿,加油鼓劲,并且主动揽责,说刚才是她偷了懒,没有用力,等会儿她一定更加努力。
     隐形小队又发起冲锋~这次一次成功了。
     不过是装了一桶水而已,两姐妹却像打了一场苦仗和胜仗。
     喜儿叽叽喳喳喜鹊似的,要给姐姐唱支歌,是小白教的《马兰花》。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
     谭锦儿:“你在学园里不能唱这支歌哦,小白的舅妈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喜儿点点头,乖乖的不唱了。
     谭锦儿笑着说:“现在可以唱。”
     “hiahia~”
     谭锦儿一边听着妹妹的歌,一边翻看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手写的字。
     她的字很漂亮,但是她写的文章不行。本来今晚把笔记本带在身上,是想请张老板看看,有空的时候指导一下,但是见到张老板的女朋友在,她没敢拿出来,怎么带去的就怎么带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