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45、张老板讲绘本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来到小红马,小白神情蔫蔫的,无精打采。
     小米喊她去院子里玩,她也不去,坐在角落里发呆。
     喜儿hiahiahia逗她开心,她也笑不起来。
     榴榴塞给她一颗糖果,说甜丝丝的吃了就会很开心。小白信了她的邪,撕开吃了,是一枚话梅味的糖果,酸的龇牙咧嘴,满院子追杀榴榴。
     闹了一场,小白心情终于好多了,但是天色黑了,一坐下来,她又难过了,郁闷了。
     程程给她讲故事,讲的是大狮纸和小鸟,小鸟受伤了,大狮纸救了她,他们成了好朋友,春天到了,小鸟飞走了,大狮纸很难过,它抑郁了。
     小白听的也差点抑郁了。
     还是张叹下了班,来到一楼看看小朋友们,发现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小白,再三询问她怎么了,她才说小胡走了。
     小胡走了,她很难过。
     张叹理解这种感受。他刚到浦江时,经常晚上睡不着觉,愣谁抛弃一切,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都会碾转反侧,长夜难眠。
     小红马学园是一个经常上演分别的地方,这里的小朋友来来去去,流动性很大,可能今天你们一起说了话玩了过家家觉得彼此是最好的好朋友,但是第二天他就不来了,也再也没来了。
     张叹听了小白的话,哦了一声,转身走了。
     小白目送他的背影,嘟嘟嘴,有些失望和难过。
     但是视线里,只见张老板从书架上找出了一本绘本,又折返了,在她身边坐下。
     “给你讲个故事吧。”张叹说。
     小白好奇地瞄了瞄他手上的绘本,绘本没有翻开,封面是两条小鱼,一条橙色,一条绿色。
     “认识这几个字吗?”张叹指着封面是的大字问她。
     小白瞅了许久,不认识。
     张叹告诉她,书名叫《再见的味道》。
     好吧,小白不懂。
     张叹问:“这两条小鱼,认识么?”
     这回小白点头说认识,小金鱼,颜色她也认识,她画画的时候,画笔的颜色。
     “给它们取个名字吧。”张叹说。
     “取名字?”小白疑惑地问。
     她刚从堔城回来,小宝宝出生的时候,小强哥哥就给小宝宝起了名字叫小白。
     “小白?”小白说。
     张叹哭笑不得,在你眼里一切可爱的小东西都叫小白吗。
     “不好叫小白吧,这两条小鱼又不是白色的。”
     小白觉得有道理,根据它们的颜色,在张叹的帮助下,给它们一个起了“小橙”,一个起了“小绿”。
     张叹翻开绘本,《再见的味道》,他之前没看过,刚才临时找出来的,一翻开才发现字少的可怜,主要是画,画也很简单,但是颜色明快。
     他给小白讲述小鱼小橙和小鱼小绿的故事。
     这两条小鱼分别了,它们曾经是好朋友。
     但是,竟然没有故事!!!!
     只有一段文字,讲述的是小橙的体验,也就是再见的滋味。
     张叹不确定小白能不能听懂,但既然翻开了,总要试一试。他缓缓念道:“说再见是件好难的事儿,可能你说不出心里的滋味。你也许很难过,你也许很生气。你也许跟谁都不想说话,你也许只想躲起来。”
     张叹的视线离开绘本,落在小白黑黑的小脸上:“就像你这样,跟谁都不想说话,只想躲起来,喜儿喊你你也不听。”
     小白以为张叹是批评她呢,嘟嘟嘴,默不作声。
     虽然小朋友看起来有点难过和生气,但是起码她听懂了,于是张叹继续念道:“日子不像从前那么好玩了,你可能都不想吃东西了,也睡不着觉了。”
     张叹又停下,问小白:“你是不是?”
     小白摇摇头。
     她晚饭吃的喷喷香,至于睡不着觉,现在还不知道,还没到睡觉觉的时候呢。
     张叹呆了呆,哄小孩的路上总会遇到各种突发状况,不配合是最常见的。
     他继续说:“也许你千方百计不去想这件事儿,也许你假装什么都没什么,你可能怎么也想不通。”
     小白不用张叹询问,主动点头,她确实想不通。她只是去看嫂嫂生娃娃,怎么一回来小胡就不见了呢,带着他的小金鱼。
     “是吧。”张叹继续念绘本,“不过呢,别担心,慢慢的你的心情就会好起来,你会想起你们一起大笑的时光,还会想起你们做过的所有开心事儿。你有没有想起来?”
     小白小脸严肃地想了想,点头,想起来了。
     “是吧。”张叹说,“想着这些事,有时候你会觉得高兴,有时候你会觉得低落,但是,你不会忘记那些特别的时光,也不会忘记你们一起学到的东西。你可能想跟别人倾诉,可能还想画张画儿。”
     小白傻乎乎地立刻跑去找来画笔和画纸,风风火火回来,重新坐在张叹身边,吊着小脚,看着他。
     “我们等会儿画画,先听我把绘本讲完。”张叹说,“也许你会纳闷,他们到底去哪里了?他们现在在干嘛?”
     小白连连点头,她就是纳闷。
     张叹:“但是,生活会继续,你不会忘记他,因为你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们,你们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你也要记住,在某个地方,也总一个人爱着你,守护着你。和亲爱的人说再见的时候,我们会很伤心,但你要一直记住你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好不好?”
     念完了。
     小白苦恼地想着。
     张叹说:“好好想想和小胡在一起玩的时光,你们一定有很多快乐的事情。”
     小白低着头,当她抬起头时,脸上有了泪光。
     这本治愈的绘本让她更难过了,很像不久前程程讲的那个致郁的故事。
     “怎么了?怎么哭了?”
     张叹连忙放下绘本,搂着小白柔弱的肩膀,找来纸巾,给她擦眼泪。
     他也是第一次哄小孩,没有经验,以为讲个绘本故事,能把小朋友哄开心呢,结果似乎起了反作用。
     过了好久,小白终于不哭了,可以整理自己的心情了,她告诉张叹,刚才她觉得自己就是小橙,她以后再也见不到小胡了。
     张叹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似乎做错了。园长黄姨告诉他,他没有做错,流泪的宣泄比积压在心头的不快更适合小孩子。
     张叹想了想,从手机里找出胡明凯的电话,拨了过去,聊了几句,挂了,旋即加了聊天好友,拨通了视频电话,把手机递给小白。
     “小白,看,电话里这是谁?”
     还没看呢,电话里传出一个小男孩高兴的声音:“小白~~~~”
     小白一惊,捧着手机,像捧着一根胡萝卜的小兔子,两只小耳朵高高地竖起来,咧嘴大笑时露出了两颗大门牙。
     “小胡~~你个瓜娃子你啷个跑了咧?你跑哪里去了嘛~~”
     PS:放心,完本还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