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64、和苏澜吃黄鱼面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PS:章节名改不了,其实应该叫暗香浮动
     鱼骨煎好了,另起一锅水,加入手工面煮熟。
     手工面是马兰花送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腊肉腊肠。
     面条很快煮熟,捞起来,加入黄鱼汤头和肉,香喷喷的黄鱼面就做好了。
     张叹分成了三大份,每一份都不一样。
     一碗有鱼肉没有鱼骨,这是给小白吃的。
     小孩子吃鱼骨不安全,张叹为此特地把鱼肉剃下来。
     一份有大半鱼肉,小半鱼骨,这是等会儿送去给苏澜的。
     另外一份全是鱼骨的,那才是张叹自己的。
     黄鱼面本身就是混着鱼肉和鱼骨一起煎炸的,这算是这道菜的一大特色,其他的菜肴,鱼骨一般都扔掉,不会再作为调料。
     小白一直在厨房里偷偷地吸鼻子,随着黄鱼面快要好了,香味越来越浓,她不仅控制不住吸鼻子,而且在咽口水,但又不能让张老板发现,所以只能偷偷的,一切悄无声息地进行。
     终于,黄鱼面做好了,盛在了碗里。
     “走,我们去客厅吃面。”
     张叹把他和小白的黄鱼面倒到客厅,放餐桌上,摆上筷子和勺子,勺子可以用来喝鱼汤。
     小白这回没有说“这不好吧~”,她都快饿扁啦,万一张老板真的说不好,那她岂不是要饿肚肚?她还要不要长大啦。
     她眼巴巴地跟着张叹来到客厅,积极爬上椅子,摊开小手告诉张叹,她已经洗了小手了,潜在的意思是可以开吃了。
     张叹:“那我们吃吧,你要小心点,不要被烫到嘴巴了。还有,这是你的辣椒酱,你要的话,可以加一点进去,我建议你先不要加,先尝尝正宗的黄鱼面,加了辣椒酱就不那么正宗了。”
     “要得。”
     小白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捞起五根面条,滑掉了三根,啷个啦??
     不好!
     又滑掉了一根!
     努力努力再努力,还是滑掉了。
     赶紧用力,夹紧最后一根,不让它滑掉。
     小白全神贯注,小身子绷紧,和最后一根面条做斗争,凑上去,低头咬住,吸溜一下,吸进了嘴里。
     “怎么样?”张叹问道。
     小白不敢说话,担心那根滑不溜秋的面条从她嘴里跑出来。
     直到把面条吃进了肚子里,她才放心,成就感满满的,“嚯嚯嚯~~巴适~~~好好吃嗷,张老板你硬是要得嗷~”
     “啊?你这是夸奖我吗?”
     小白换成普通话,“你棒棒哒。”
     “哈哈哈~谢谢你啊,多吃点,要吃完哦。你可以先喝点鱼汤,润润胃。”
     鱼面细柔,汤汁鲜浓,非常的美味。
     张叹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是以前吃过不少,尝了自己做的后,自觉不比酒店的差。
     黄鱼面在浦江很流行,但这不是浦江本地菜,东部沿海一带的城市都有,做法大同小异,都有煎鱼骨这个环节。
     他之所以想到做这道菜,是因为最近在黄姨家吃过一回,黄姨听他说黄鱼面好吃,酸菜也很好吃,特地送了他一罐酸菜——今天派上用场了,小白吃的很开心,就是吃的比较费劲,难为筷子耍的不怎么好的小朋友。
     小白气呼呼的,整了好一会儿,才吃掉五根,一看碗里,还有无数根呢,她要吃到明天天亮吧。
     “气的我鬼火冒~~~”
     张叹见她吃的真的太费劲,说道:“我帮你把面条剪断,你用勺子吃吧。”
     他找来剪刀,把小白碗里的面条剪断,方便她用勺子扒拉吃。
     “好了,你试试。”
     小白用勺子捞了一下,捞出一把剪断的面条,这回方便多了。
     她没说什么,但是之后吃面条的过程中,她时不时抬头偷看一下对面的张叹,眼睛亮晶晶的,桌子底下的小脚悬在空中晃啊晃。
     第一次有人这样帮她呢。
     一直以来她吃饭都是自己努力,人多的时候上不了桌,就围着桌子转圈圈,没人给她夹菜,她都习惯了这样。
     吃过晚饭,张叹把最后一份黄鱼面打包,装进保温瓶里,带去剧组。
     “拜拜~~~张老板你开车要小心嗷。”小白目送张叹离开。
     张叹来到剧组时,刚好晚上八点,这里灯火通明,忙忙碌碌,没有一点要收工的迹象。
     “怎么样现在?”张叹问杨珠。
     杨珠说:“可能要拍到11点多吧,刘导说要把这个场景的剧情拍完才收工。”
     “这么赶时间吗?”
     张叹一直呆在片场,直到晚上11点半,刘金路才拿起大喇叭说今晚就拍到这里,可以收工回去休息。
     众人纷纷长舒一口气,今天都累坏了,白天黑夜连轴转,连续工作15个半小时,谁都吃不消。
     张叹见苏澜脸色疲倦,脚步虚浮,过去搀扶她。
     苏澜吓一跳,现在这里好多人呢。
     张叹没管这些,柔声说道:“我看你要累倒了,我扶你回去,先到化妆间卸妆是吗?”
     “嗯。”苏澜确实累了,也不再多想别的,搀扶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联想的空间有限。
     化妆师不在,杨珠喊去了,苏澜看着镜子中的张叹,问:“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来了?”
     张叹:“我给你带了夜宵,等会儿到车里尝一尝。”
     苏澜太累了,没胃口,但没说,而是轻轻嗯了一声。
     化妆师赶来了,苏澜卸了妆,回到车里,张叹也跟着上了她的车。
     苏澜紧张兮兮地说:“要被人看见啦。”
     张叹:“没有,你放心吧,我看准了时间过来的。给你,还热乎着呢,是我做的黄鱼面,回酒店的路上尝尝。”
     他把保温瓶拧开盖子,抽出筷子,递给苏澜。
     香气扑鼻,本来没什么食欲的苏澜不禁抽了抽鼻子,有些胃口了。
     黄鱼面汤浓面细,苏澜尝了尝,胃口渐渐开了,几乎吃完了。
     她摸摸肚子,不好意思地说:“吃了好多呀,肯定会长肉,但真的好好吃。”
     “还剩一点,都吃完吧。”
     “真的吃不下了,会长肉的。”
     “长就长呗,你拍这部电视剧都瘦了。”
     “……每次都是这样的,拍戏的时候瘦,拍完了戏就会胖回来的。”
     “你这不叫胖,你这就增肉。”
     “嘁~~”
     张叹拧好盖子,收起筷子,装进袋子里。车里的灯关了,幽暗一片,偶尔有浮光略过,那是路灯或者迎面而来的汽车的灯光,鼻尖飘散着黄鱼面的香味,还有暗香浮动,那是苏澜独有的。
     一下子没人说话了,恰似瞬间达成了默契。苏澜靠上来,歪着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默不作声,抓着他的大手,摆弄手指头,往食指上套了个东西。
     张叹低头一看,看不清,但好像是头发绳,苏澜发出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