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66、小张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考虑到今天是《沉默的真相》首播日,剧组晚上没有安排拍戏,下午6点就结束了,众人各自散去。
     苏澜再次来到了小红马学园。她住在酒店,张叹来往不方便,远不如小红马学园隐蔽。
     张叹把车直接开到了小红马门口,先放苏澜到家,他再开车去停车场。
     “张老板~~”
     工作室的画师们刚好下班,主动向张叹打招呼,同时好奇地看向他身边的苏澜。
     苏澜戴着大大的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脸上还戴了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虽然看不清样貌,但是夏天贴身的衣裳展现出她那青春美好的身材,晃眼的大长腿让人赞叹。
     “路上注意安全。”张叹回应道。
     “我们晚上会收看《沉默的真相》,张老板加油。”
     “谢谢。”
     他们虽然对苏澜无比好奇,但是张叹没打算介绍,也就不好询问。
     虽然没问,但是多半是女朋友吧,看身材一定是个大美女,配张老板倒是蛮合适的。
     “李师傅,在吃饭呢?等会儿到张叹家里来一起吃吧。”
     经过岗亭时,苏澜见老李正在吃冷面,主动说道。
     老李身边的茶壶咕噜咕噜发出声响,水蒸气聚成一条直线。
     “啊,是苏澜来了,不用了不用了,我带了晚饭。”老李笑呵呵的,虽然自己不打算真去张叹家吃饭,但是苏澜能这么客气地发出邀请,他心里高兴。
     “你看,我买了河虾,晚上我做龙井虾仁,你喜欢喝茶,那这道菜一定要尝一尝。”
     “龙井虾仁吗?”
     “对,我老家是航舟的,这是我们那儿的名菜,等会儿一定要来。”
     说完苏澜就先走了,老李看向落后几步的张叹,张叹笑道:“我听女当家的,老李你来嘛。”
     老李笑呵呵地哎了一声。
     晚饭是张叹和苏澜两人一起做的,苏澜做了她拿手的龙井虾仁,这是一道经典的杭州菜,食材要用到龙井新茶、河虾,以及绍兴酒。
     苏澜以前做过,手法不陌生,张叹是第一次见到有用茶叶做菜的,做出来的龙井虾仁不仅清新雅致,卖相很好,而且味道滑嫩有茶香,齿间留香。
     老李肯定会很喜欢。
     “这道菜特别适合晚上,好吃又清淡,晚上就应该吃的简单但营养。”苏澜见张叹对这道菜赞不绝口,喜滋滋地说道。
     “想到以后能经常吃到你做的饭菜,瞬间感觉自己膨胀了,身体里全是幸福的空气。”
     “嗯??”
     “那谁,太羡慕他了。”
     “哼哼~冰箱上的这幅相框是谁画的?”苏澜注意到餐厅的冰箱上放了一副相框。
     张叹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小白给我画的,夸我厨艺好呢。”
     “真的假的?我怎么感觉像是她在监督你做饭,你是小朋友的长工。”
     “小白不是那样的小朋友,你看上面写了字,有字据为证,这幅画实质上是一张奖状。”
     “这是他的强项,哈?这好像是小白的口头禅,也不能说是夸你吧,我记得小白上厕所都说是自己的强项。”
     “你肯定听错了,小白的口头禅确实很多,但这句不是,这句是专门对我讲的,平时她很少讲。”
     “哼哼~”
     “别哼哼像只小猪,快吃饭,电视剧要开始了。”
     苏澜瞥了他一眼,竟然喊她小猪。
     客厅里传来新闻联播片尾曲,虽然没人在看,但是电视依然开着。
     杨珠今晚没来,苏澜放她假了,让她自己嗨皮去。
     放过她,有是放过苏澜自己。
     也怪难为杨珠的,老是当灯泡被迫吃狗粮,暖心体贴的张老师便建议苏澜,放珠珠一马吧,这姑娘挺可怜的,来了浦江后还没自由出行过。
     苏澜心说你是真不知道珠珠白天到处嗨,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而其实是想要支开她?
     嗯,她同意了。
     “不叫小白来尝一尝吗?”苏澜想到张叹特别照顾小白,主动问道。
     “喊了,她不来。”
     “怎么呢?吃过了吗?”
     以前小白吃过晚饭也会来,在张叹家里看电视她也挺开心的。
     但是今天张叹老早就叮嘱小白过来吃晚饭,小白拒绝了。
     喊她来玩,她也拒绝了。
     理由?没有理由,霸道萌总想拒绝谁就拒绝谁。
     张叹估计,小白不来是因为她看到苏澜来了,小家伙很有眼力见。
     “那榴榴呢?”苏澜问。虽然小媒人好几次伤她的心,但是她大人不计小人过,除了原谅还能怎么办。
     “更不能喊她,她积食,她妈妈特别叮嘱不能让她吃东西。”
     “……真可怜。”
     “我们是为她好。”
     “李师傅怎么还没来?我去喊他。”
     “要不端一些过去吧,让他到家里来估计他挺为难的。”
     苏澜听张叹的意见,把龙井虾仁倒了一半,端去给老李。
     榴榴出现了。
     她闻着香味跟了去……
     ……
     吃过晚饭,苏澜第一时间跑到客厅窝沙发里,张叹喊她过来洗碗,她置若罔闻,还说自己耳背听不清。
     人不能比较,一比较就知道高低。
     和小白一比,苏苏就不行了,连碗都不想洗,人家小白抢着洗呢。
     洗了碗回到客厅,苏澜看着他笑,见他坐在了沙发的另一端,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张叹?不会生气了吧?”
     张叹不回应,目不斜视,在看手机。
     “小张??”
     张叹还是不回应,在用手机打字。
     “张老师,不会因为我不洗碗生气了吧?”
     “没有啊,怎么会呢。”张叹关掉手机上的记事本,收起手机。
     “终于说话了,你没生气那刚才干嘛不说话。”
     “我耳背。”
     “噫~~”
     电视剧开始了,片头出现。
     苏澜忽然放开小鲨鱼抱枕,从沙发上起身,拖着拖鞋哒哒哒跑去关了灯,只留下沙发后的落地灯,屋里瞬间变得温暖了许多。
     尤其,叫鸡子开始叫了。
     苏澜没有坐回沙发原来的位置,而是坐在了沙发中间,离张叹近了许多,看了他一眼,盘腿抱着小鲨鱼抱枕,看电视。
     这一刻,许许多多的人在看电视剧,黄莓莓一家、王寒一家、邓文,还有一个人窝在酒店的张堎严。
     从电视剧开播开始,张堎严的手机就没停过,不断有新的信息发来,刚开始他会一一回复,之后太多了,挑着回复,再之后不回复了,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放在手够不到的地方。
     很多来信息的人虽然彼此认识,但是算不上朋友,多年没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