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471、邀请打架失败六人组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你啷个回事嘛,你啷个又打架咧?”
     “小盆友屁儿黑噻,他们抢我的蚕宝宝~我气的鬼火冒。”
     “你找老丝噻,你啷个自己上咧?你还这么小,你好小你晓得不?你打谁都打不赢。”
     “那等我长大唠。”
     “长大了你也打不赢,你是个娃娃,还是个女娃娃,你不能打架,有话要好好说,像张老板那个样子,晓得不?”
     “张老板哪个样子?他气的鬼火冒,说要打扁那几个娃娃。”
     “哪个唆的?”
     “我看到的噻,他对我唆的嘛。”
     “他唆要打扁那几个娃娃?欺负你的娃娃?”
     “是噻。”
     “那我们换个人唆唆,你看张老板的女盆友,好乖是不是?她从来不打架,你要向她学习。”
     “哪个女盆友?”
     “爪子?张老板还有好几个女盆友??你莫要乱唆话嗷,给舅舅讲讲。”
     “是那个叔叔吗?”
     “哪个叔叔?我是唆张老板的女盆友,不是你叔叔,你莫有叔叔。”
     “叔叔~~是叔叔~张老板的女盆友。”
     “鬼扯,张老板啷个会找叔叔当女盆友,你的脑阔子莫有问题唵?”
     “我的西瓜头头阔爱惨唠。”
     “莫要打架唠。”
     “晓得唠。”
     回到家里,白建平日常和马兰花通电话,告诉她小白今天打架了,好惨嗷,都哭了。
     马兰花旋即让小白接电话,训了小朋友一顿。小白乖乖地挨了训,发誓说再也不打架了,在打架她就不是好宝宝,然后喜滋滋地把她的蚕茧抱来,给视频里的舅妈看。
     然而马兰花那边忙着呢,小宝宝在哭,她匆匆看了一眼小白的蚕茧,随意说了两句就挂了,留下满是遗憾的小白。
     小白满脸的失望,她听话挨训,就是为了尽快略过这个话题,给舅妈看她的蚕茧,然而……
     手机已经挂了,屏幕一会儿没有动静自动黑了,她却依然盯着黑屏,好一会儿后嘟嘟小嘴,从小椅子上起身,迈着小碎步来到厨房,把手机还给舅舅。
     “你舅妈有教你啷个养蚕宝宝么?”白建平问道,他正在洗衣服,好几天的衣服了,积攒到现在不得不洗了。
     “喔~”
     小白轻轻应了一声,没说教了也没说没教,白建平以为是教了,便没再询问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的小衣裳呢?拿过来洗。”
     小白哒哒哒跑出去,很快抱着自己的小衣服回来,没有给白建平,而是自己端了一个洗物盆,装了清水,把小衣服放里面浸湿,蹲在白建平身边,有模有样地洗衣服。
     “舅舅?”
     “嗯?”
     “舅妈啷个时候回来唵?”
     ……
     一个周末,张叹向剧组请了假,今天不去上班,在家,但也不是闲着,而是等候小朋友们呢。
     先是小白来了,小朋友穿了双小魔术贴白鞋,七分蓝白色的小牛仔裤,还有一件长袖的粉色T恤,斜挎着她的黄色小包包,西瓜头头飘逸不凡,眼中跃跃欲试,显得元气满满。
     “张老板~~~”
     她和白建平来到小红马门口,大门还锁着,画室周末不上班,老李就没这么早来,现在才早上八点呢。
     小白喊了两句,张叹出现在阳台上,朝他们挥了挥手:“马上下来。”
     趁张叹下来的空隙,白建平再次叮嘱小白要听话,不要麻烦张老板。
     “晓得唠。”
     小白明显没放心上,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看电影和其他小朋友身上,其他小朋友怎么还没来呢。
     张叹遥控铁门打开,小白蹦蹦跳跳进来,把手里提着的一个食品袋随意地递给他,“给你吃。”
     白建平给他解释,这是做的早餐,肉汤煮面。
     张叹谢过,小白又伸出另一只小手,笑嘻嘻地说给他。
     相比刚才的早餐,看神态这才是小白的重要礼物,刚才那是开胃菜。
     “什么?”张叹有些期待。
     小白摊开手心,是一只金光闪闪的金龟子!
     她鹅鹅鹅大笑,神气活现,显然对这只金龟子很满意,认为是了不得的东西。
     这是她刚刚来的路上在路边的樟树上抓到的。
     都说早起的小鸟有虫吃,道理可推,早起的小虫子就只能被吃。
     所以这只金龟子倒了大霉,一大早起这么早,在树干上爬啊爬,想找点木屑当营养早餐,奈何被路过的小白发现,哈哈哈抓走了。
     这个小朋友走路东张西望,尤其喜欢观察路边灌木丛和花坛里的状况,什么小动物出现她都要插上一脚,管点人家的闲事。
     相比人类,她对小动物更有亲切感。
     小动物都是可爱和美好的,而人类,虽然也有好玩的小朋友,但不也有罗子康和榴榴这样的小坏蛋嘛。
     她把最美好的小动物送给张叹,是把他当做亲近的人,看得起的人,就像她送身边的人叫鸡子,这是一个道理。
     小朋友真情交换,似乎都喜欢奉上小动物,小胡临走时不送了小白几条小金鱼嘛。
     “张老板你不要怕它,它不咬人。”小白特别强调。
     张叹看着这只懵圈的金龟子,晨光下金光闪闪,威武不凡,好大只,几乎有小白的掌心三分之一大。
     “你从哪里抓来的?好漂亮啊它。”张叹说。
     小白闻言,鹅鹅大笑,她看出张老板真的不怕她的小宝贝,这让她十分开心。
     如果不了解的人,猛然看到这么大一只甲虫,难免会害怕,尤其看到小孩子抓在手心里,会特别担心这么大的甲虫咬人了怎么办。
     但张叹不担心,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其实不是金龟子,它的身体和金龟子十分相似,但是却有一只长长的独角,它的独角估摸有20毫米左右。
     宽泛的说,这也是一只金龟子,但不是一般的品种,而是一种一种饲养的品种,应该是谁家走丢的,绝对不可能是野生的,深山还有可能,在浦江?只能是爱好饲养甲虫的人丢的。
     张叹认不出这具体是哪一种品种,用手机上网查了,才知道这它那拗口的名字,卡拉兹花金龟。
     白建平去上班了,张叹邀请小白到家里坐坐,其他小朋友还没这么快来呢。
     今天张叹请她们看电影,有部动漫电影上映了,适合儿童看,以此慰藉打架失败挨了一顿揍的六个小朋友,可怜。
     “我给你个小盒子,你把金龟子放里面吧。”张叹说道。
     “好哒。”
     小白捧着小盒子,津津有味地看个不休,张叹看了一眼,漂亮是漂亮,但是甲虫不怎么喜欢动,只要不招惹它,它一般趴在原地一动不动,这能看出什么乐趣呢??
     但小白看的很带劲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