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589、喜儿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睛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什么事?”总监是最早邀请张叹合作的那位总监,正是因为他的主动争取,《风声》才得以交给他们公司,并且很快立项。
     萧部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总监听了,向孙亚东问道:“你有补充吗?”
     孙亚东说:“我在剧组兢兢业业,从项目开机到现在,一刻不敢放松,剧组的人都有目共睹。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张老师,或许是我哪里没做好,惹的张老师不高兴。但是我希望他能给我一次机会,起码让我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我现在是稀里糊涂。”
     总监点头道:“凡是讲个道理,我不会偏袒谁。你说的对,就算要把你踢出剧组,也要讲清原因,这样,我现在打电话给张叹,让他来一趟,我们坐下来一起聊聊,开诚布公,讲清了,讲透了,大家都心里有数,谁也别有怨言,你看怎么样?”
     孙亚东:“我完全同意。”
     萧部长也点头。
     总监当面打电话给张叹,让他现在过来一趟,原因也在电话里讲明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办公室的门敲响,张叹走了进来。
     “来了,坐吧,事情电话里同你讲了,就不再赘述,老孙觉得自己稀里糊涂被你排挤,他心里想不通,想听你解释,你给我们讲讲。”总监说道。
     张叹刚一坐下,点头表示明白了。
     孙亚东这时候说:“张老师,您是《风声》的第一编剧,我是您带的人,我不敢居功,但这些日子我算是兢兢业业,工作没出岔子,我是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好好的安排我来公司给新人编剧们讲课,剧组工作那么忙,难道我们编剧组人员已经富余到这种程度了吗?难道公司缺这么一个讲课的编剧吗?如果,我是说如果,您要是哪里看不惯我,不妨直接当面说明,省的绕弯子,猜来猜去。”
     他话里有话,暗示张叹存在当心他抢风头的可能,所以才把他排挤走。
     萧部长也说:“《风声》现在是公司的重头戏,投入了巨大的资源,编剧组也是公司再三考虑后组建的,不能说变就变,说不要谁就不要谁,就算真要这样,那也得是公司来决定,而不是谁单独决定,这没有效力。”
     他们俩讲完后,张叹才说:“萧部长和孙老师某种程度上说的都对,《风声》项目事关重大,不能出半点岔子,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这个项目好,以大局为重。孙老师这段时间确实工作辛苦,兢兢业业,确实让人佩服。您经验丰富,把工作梳理的有条不紊,在工作能力上,我是完全挑不出毛病,非常好。”
     “但是,能力强归能力强,如果这个人品行不好,能力再强我也不会用。”
     张叹刚说这一句,孙亚东已经忍不住了,“张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品行不行?我道德败坏?我可耻???你这不是谈工作了,你这是人身攻击,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可以告你诽谤!败坏我的名誉!”
     张叹:“听我说,前段时间我找你谈过,改剧本的事情,我当时……”
     孙亚东打断道:“改剧本这事我确实没有听你的,但是事出有因,你经常不在剧组,演员们找你不到就只能找我,你也是经验丰富的编剧,应该知道拍戏过程中突发事件不断,剧本是死的,拍摄过程中可能演员们的状态、灵感、习惯等等会影响到剧本,他们会寻求更适合自己的方式来解读剧本。我的理念是,在剧情大的方向上不变的基础上,小修小改是完全可以的,不能教条主义,得灵活应变。我这两天给新人编剧们讲课,就发现他们绝大部分存在这个毛病,这是学了理论却实践少的结果。”
     这是攻击张叹教条主义,攻击他纸上谈兵。
     张叹气笑了,说道:“你刚才也说了,这是你的理念,你认为剧本可以小修小改,但是不好意思,我是第一编剧,编剧工作全部由我负责,而我的理念是,不行!我对我的每一个文字和符号负责,我没点头,就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动!第一次我同你说过,讲明了我的原则,第二次你还是这样,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修改剧本的事,而是你不服管理。我不需要一个不服管理,不能执行到位的人。”
     孙亚东不肯认错,一直和张叹辩驳,萧部长在一旁帮衬。
     总监听了一阵,委婉地劝解,和稀泥,倾向于给孙亚东一些教训就行了,不必把人踢了,毕竟现在是用人的时候。
     张叹见孙亚东越说越来劲,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孙老师,非要我挑明你收钱的事吗?”
     话音一落,办公室里立刻安静,总监和萧部长都看向孙亚东。
     孙亚东脸上震惊,强作镇定,脸色快速涨红,愤怒道:“你说什么!你别血口喷人!!!”
     张叹:“我本想留点脸面,给你台阶下,但你不接受,那我就只能说明了,收钱没收钱你心里清楚,张丽已经跟我说了。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收拾东西滚,二是我把事情说清楚,请公司处理,到时候是报警还是上法院,就不再是我和你能控制的。”
     孙亚东脸色僵硬,脸红如潮,胸膛剧烈起伏。
     萧部长本来是支持他的,见状感觉不对劲,“老孙,你说啊,你肯定没有吧,你说啊——”
     孙亚东心里剧烈斗争,忽然起身,对萧部长和总监说了声对不起,脸色通红,匆匆出了办公室。
     萧部长满脸震惊,追了出去。
     办公室里,总监好半晌反应过来,“老孙真收钱了?”
     张叹:“心里有鬼,多半是。”
     总监怔了怔,“你诈他的?”
     张叹:“猜的,可能性一半半,没证据。”
     总监良久竖起一个大拇指。
     “老孙走了,编剧组人手不够吧?补个谁?”
     “张凌这段时间表现挺好,孙亚东的位置可以由他来顶替,再找两个人给他当帮手,现在公司不是有个新人编剧班吗?我从里面挑两个。”
     总监:“那好啊,正好锻炼下他们。要不然,现在就去挑人?我把负责人喊来,让他挑两个人过来,对这些新人,他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张叹笑道:“先不急着挑人,把他叫来我们聊聊,推荐两人,我再去看看。”
     “那也行。”
     没一会儿总监把负责人喊来了,听说张叹要挑人,他问清要求后,推荐了两个,然后带着张叹去班上。
     今天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张叹没有过去就挑人,而是利用这点时间给大家讲了一课,并且布置了作业,说:“晚上9点钟之前,你们把作业写好,发邮件到我的邮箱,我会从中挑两个最满意的,明天就到《风声》剧组报到。”
     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众人群情高涨。
     讲完了课,张叹离开。班级负责人则回去向总监汇报,并且纳闷道:“不是已经给张老师推荐了两人吗?直接挑就行了,怎么还要布置作业一遍?”
     总监笑呵呵地说:“可能他不放心吧,按他的意思来就行,我们不干预。”
     负责人没从中看出名堂,他看出来了。
     如果张叹按照别人的推荐直接挑人,那人情就是别人的,而不是张叹的。而现在,张叹又是讲课,又是布置作业,通过表现来挑人,最终挑谁其实不重要,这个过程才是关键,有了这个过程,最终被挑中的两个人一定会对张叹报以感激,这人情就落在了他身上。
     两个新人而已,总监不知道张叹这么麻烦干什么,两个新人的人情有什么用?他懒得琢磨。
     张叹是有自己的考虑,孙亚东的事情让他把培养自己的班底提上了日程。要培养自己的班底,就必须上心,让他们打心底感激他。
     他开车回到黄家村,把车停在停车场后,步行回家,路上遇到一辆小运输车,无意中往驾驶室里一瞥,瞥到一只小小只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位上,戴着大大的口罩,大眼睛瞪着他。
     喜,喜儿???
     张叹怔了怔,喜儿怎么会在这车上?
     开车的是个从没见过的大叔!!!
     喜儿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