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604、我来照顾你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粤州的中诚公司传来消息,项目立项了,请张叹去参加签约仪式。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张叹就赶往机场,当天上午9点到了粤州,在那边待了将近两天,原本打算第三天早上回浦江,但是晚上接到小白的电话,询问他去了哪里,怎么又好几天不见了呢。
     这个电话让张叹改变了主意,决定推掉晚上的饭局,连夜赶回去。
     他不知道,他电话刚挂掉,小白就告诉身边的小闺蜜们,张老板没有想不开,他很好,他晚上就要回来呢。
     小朋友闻言,齐刷刷地看向小米。
     刚才就是小米坚持认为张叹是不是想不开,为什么想不开?因为张老板过中秋节没有人陪。这是小白告诉她们的。
     作为出过警的小警察,小米不禁把张老板当成自己要救助的对象,认为他几天不见人,会不会想不开,至于怎么想不开,比如跳个楼,比如跳个桥,比如坐在马路上哭,等等。
     她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小宝宝了,不是小白、榴榴之流能比的,所以想的自然多一些。
     她这么一分析,小白紧张兮兮的要了电话,拨给了亲爱的张老板。
     喜儿蹦蹦跳跳,拍着巴掌说张老板不会死了,他想开了。
     嘟嘟见状,跟着喜儿一起蹦跶,欢呼。
     这个好消息很快在小红马学园的小朋友们中传开了,瓜娃子们为张老板高兴的同时,也不禁同情他。
     黄姨也得知了这个流言,告诉小老师们,让她们制止一下,不要乱传,人家张叹好好的,积极又乐观,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寻短见的人。
     张叹订了晚上8点的飞机回浦江,刚打车到飞机场,夜空中打了一个响雷,风刮了起来,越来越大,机场外的广告牌被吹的哗哗响。
     原本静静地挂在夜空中的明月,仿佛坠入了云海,周遭的流云飞速而过。月亮在流云中沉沉浮浮,隐隐现现,最终消失在夜幕中。
     张叹过了安检,在候机室等待,窗外忽然想起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像还是狂风刮过樟树林。张叹在家睡觉时,夏天的时候就经常听到这种声音,那是阵雨和狂风奇袭窗外的大桑树和小树林带来的声响。
     现在,是一阵大雨奇袭了机场,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和张狂的闪电。
     “粤州的天气变的真快,秋高气爽的时节里还打雷下雨。”候机室里有人说道。
     有人接话道:“天气预报说,台风要过境。”
     “难怪。”
     张叹看着机场外,大雨在夜色的掩护下看不太真切,但是当往路灯下打量时,便能看到又急又密的雨丝砸在地上。
     他不怎么关心这雨,他关心的是天上的雷电,机场的广播响了起来,说因为雷暴天气,飞机要延误出发。
     机场里人群顿时闹哄哄的,张叹等啊等,从晚上八点等到晚上十点,雷电没有了,但询问工作人员,说还不确定飞机什么时候出发,只能继续等待。
     夜深了,张叹看着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许多人在机场躺下休息了,他今天忙了一天,困了,躺在长椅上休息,很快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是被机场的工作人员叫醒的,航班恢复了,现在开始登机检票。
     张叹打了个寒颤,似乎降温了,有些冷,鼻子痒,呼吸不畅,阻塞,喉咙也是。
     他在飞机上要了一杯热水和毛巾被,想睡但睡不着,半睡半醒中,飞机在浦江落地了,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钟,当赶到小红马时,将近三点了。
     浦江这边没有下雨,月明星稀。
     第二天一早,张叹正在睡觉,有人来敲门了。
     “张老板~~张老板~~~~”
     听声音是小白。
     张叹从床上坐起来,忽然感觉头晕,鼻子好痒,打了个喷嚏,发现声音沙哑了。
     他真的感冒了。
     打开门,小白背着小书包,还挎了一个小包包,见他问道:“张老板,我昨天晚上莫有等待你嗷,你啥子时候回来的嘛。”
     张叹说他昨晚好晚回来的。
     小白兴奋地说她要和舅舅走了,去找舅妈过中秋节,还能见到小小白。她是来和张叹道别的,顺便祝他中秋节快乐。
     张叹笑道:“也祝你中秋节快乐。”
     他声音沙哑,已经迫不及待要走的小白注意到,诧异地问:“你啷个了张老板。”
     白建平说:“是感冒了吧?嗓子都哑了,吃药了吗?”
     张叹扶着门沿,站久了头晕。
     应该是昨晚在机场睡觉时着凉了,加上这几天工作忙,晚上熬夜,抵抗力下降,就感冒了。
     小白和白建平给他烧开水,家里没有感冒药,白建平出门去买药,留小白在家照看他。
     张叹靠坐在沙发上,小白跑到卧室里拿了一条毛巾毯出来,给他盖身上。
     她忙上忙下,给他端茶倒水,像只小扁鹊,在枝头跳来跳去,还叽叽喳喳问东问西,但又不让张叹回答,怕病情被说多了话连累。
     张叹看着这个小小的人,懂的还真是很多。
     小白来到他身边,踮起脚,伸出手,想摸摸他的额头,手太短了,没摸到,爬上沙发,把软软的小手放在了额头上。
     “怎么样你感觉?”张叹问道。
     小白怔了怔,下意识地说:“我僧病啦~~”
     旋即反应过来,“咦?啷个回事嘛,我没有僧病,是张老板你僧病唠。哼,喊榴榴来给你打针针。”
     “榴榴下手没轻重,算了吧,我不放心她。”
     白建平回来了,买了感冒药,张叹吃了,说:“我休息好就可以了,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小白反复问他真的不要紧吗,最后跟着白建平走了,他们订了10点钟的动车票。
     当房门关上时,张叹感觉家里还回荡着小白的声音,她的小身影还在屋里来来去去,可忙了。
     这一下子显得空空荡荡的。
     他感觉头很沉,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想睡觉,忽然叮咚一声,把他惊醒,不是梦里,是真的有人在按门铃。
     叮咚~~~
     门铃又响了。
     张叹打开门,一个小小的小朋友站在门口,昂着小脑袋,神情坚定地说:“张老板,你好阔怜,我来照顾你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