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607、好朋友(2/3)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PS:为新盟主cool20的加更。
     小白围着礼物打转,好奇里面的东西,张叹把她捉走:“先别管这些,快点洗澡去。”
     回应他的是一声尖叫:“啊~~~”
     张叹赶忙放开她,小白哒哒哒跑了,很快跑了回来,手里拎着烧火棍,对他虎视眈眈,大有一言不合就打一架的意思。
     “好好好,不洗澡,那就先不洗澡,你先把衣服和鞋子换了,然后我们去找奶奶。”
     “嚯嚯,要得要得~”
     这个瓜娃子还比了一个剪刀手,那得意的小样,嗯,和他也一样。
     张叹从行李箱里找出小白的换洗衣服,小白拿了,进了房间,还不忘拎着烧火棍进去呢,回头看了一眼他,警告意味很明显。
     “你放心去吧,我不可能闯进去的,我先去洗菜,准备晚上做饭吃。”
     张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
     很快小白就出来了,手里还是拎着她的烧火棍。
     张叹问:“你换下的衣服呢?拿出来洗啊。”
     小白想了想,又跑回去,从床底下把自己换下的小衣裳小鞋子捡出来,依依不舍地丢在篓子里。
     “我去洗衣服,现在太阳还没有落山,如果洗完了衣服奶奶还没有回家,那我们就去找她,好不好?”
     “好。”
     小白跟过来:“张老板~~”
     “嗯?”
     “小白的衣服小白洗叭。”
     “你会洗衣服呀?”
     “这是我的强项哎。”她声音都高了八度,看样子这真的是她的强项,不是打架那种吹牛的。
     “那你来吧,我来切菜,先备好菜,等会儿做饭快点。”
     “我们一起努力噻,给奶奶惊喜。”
     “好,给奶奶惊喜。”
     这个家虽然简陋,但是打扫的干干净净,姜老师是个对生活很细心的人。
     张叹虽然在切菜洗菜,但是眼睛一直在瞄小白,只见小家伙提着装了衣服的篓子,准备出门。
     “喂喂喂,你去哪里?”
     “洗衣服噻。”
     “去哪里洗衣服?”
     “小河。”
     “你回来,不准去小河,掉河里了怎么办?”
     “我是小河里的鱼摆摆,我厉害着咧。”
     瞧她那自信的小模样。
     “那也不行,就在院子里洗衣服,那里有压水井。”
     “哼~张老板你怕啥子嘛。”
     “我怕你丢了。”
     小白嘀嘀咕咕,提着篓子来到院子里,张叹担心她不会压水,跟出来帮忙,却见小朋友熟练得很,哐哐哐几下,就压了一盆的水。
     “哈哈哈,好玩叭。”
     这个家伙一边压水,还一边吊起脚,玩跷跷板似的。
     张叹放心了,叮嘱一声就进了屋。
     过了十几分钟,他又不放心了,出来看看情况,只见小白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弯着腰在搓自己的衣服。因为是背对着房门,所以小白没有注意到张叹,她呼哧呼哧,干的很认真,洗衣服像模像样。
     张叹又回到厨房,加快速度,因为天渐渐暗下来了,也不知道姜老师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在来白家村时,经过乡镇,买了很多蔬菜和肉,今晚打算一道棒棒鸡,这是小白的最爱,听说姜老师也爱吃,而且姜老师做的口味很棒。
     在认识小白之前,张叹甚至没有听过棒棒鸡,更谈不上会做,直到认识了小白,又在她家吃过几回,痛并快乐着,因为小白喜欢,所以学了做法,实验过自己,味道还很不错。
     棒棒鸡是川菜,比较辣,所以张叹买了一条鲈鱼,准备做鲈鱼羹。
     此外还有一道红糖芋圆,这个是小白喜欢吃的,小朋友对圆鼓鼓的小丸子情有独钟。
     还有一道大菜是桂花酒酿鸭。
     张叹刚把这些菜准备好,就要大干一场,忽然屋外传来小白的叫声。他出门一看,是墩子来了。
     墩子吃惊地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小白,手里的手提袋掉地上了也没注意到,注意力都落在了小白身上。
     他揉了揉眼睛,担心小白是不是假的,眨眼就不见了。
     但是没有。
     小白还是那个小白,还在院子里,已经没有在搓衣服了。小白站起身,看着他嚯嚯笑。
     墩子又揉了揉眼睛,第二次确认小白。前不久别的小朋友在院子里玩,他就误以为是小白,错过几次,所以他这次特别谨慎。
     小白还在那里,站在院子里看着他嚯嚯笑。
     小白就是那个小白,不是别的小朋友,他这回没有看错,确实是小白。
     墩子往前走了两步,踩到掉地上的手提袋,停下来,但不是为了捡起地上的东西,而是……再次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眼前的瓜娃子到底是不是小白。
     “墩子~~你莫做榆木棒棒噻。”
     这回小白终于说话了,看着他嚯嚯笑,那暗戳戳的样子别的小朋友装不出来,所以,眼前的这个小朋友,铁定是小白!
     他还是没有上前,再次揉了揉眼睛,这回不是担心自己眼花,幻想出了小白,而是眼睛湿湿的,眼泪豆子在眼眶里打转。
     寡言少语的墩子哭了。
     看样子,他是走不动这几步了,所以只能小白主动上前。
     小白拍了拍墩子的脑瓜子,安慰他:“喔喔喔不哭嗷,啷个了嘛?为啥子哭咧?是不是哪个屁儿黑欺负你唠?嗦,你嗦,是哪个屁儿黑,老子哐哐给他两耳屎!!!”
     墩子摇摇头。
     小白好像明白了,叉腰对着远处墩子家大声说:“你麻麻又骂你了?莫要怕,老子帮你说你麻麻,啷个总是骂自己的娃娃咧~哪个麻麻会这样子嘛,哼!我还要请张老板嗦嗦她!为啥子老是这个样子咧?墩子你才不笨咧,莫要老是嗦你笨嘛,我觉得你聪明得很,你阔爱惨唠,我是天下第一阔爱,你是第二……”
     墩子哭着又想笑,但是只露出憨憨的笑容,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嘴笨,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说什么,就连你怎么回来了也忘在了脑后。
     肯定是今晚那个圆圆的月亮堵在了喉咙里,不给他放出一个字,所以他才有一肚子的话而说不出半个字。
     “给你吃。”
     墩子最终只说了这三个字,他捡起地上的手提袋,拿出一个月饼,塞小白手里后,又拿出一个大红苹果,也塞小白手里,又拿出一瓶牛奶,再塞在小白手里。
     这些是他来送给姜奶奶的。
     张叹站在门口不出声,没有打扰他们,只默默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