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624、小白哭着对张叹说…(1/3)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晚上吴振胜住在剧组安排的酒店里,其他的主演们,只要不是北平本地的,也都住在这里,编剧一般离演员们要近,方便沟通交流。
     “你不住吗?”吴振胜见张叹要走,好奇地问道。
     “我也住,我房间就在你的隔壁,不过我还有事,晚点回来,你早点休息吧,明天8:58在片场举行开机仪式。”
     吴振胜便没再多说什么,他回到房间,这是一套豪华单人间,还带了一个阳台,他四下里看了看,很满意,来到阳台,视野很好,前方是一大片古色古香的胡同,灰色的建筑连绵一片,与四周绚烂的现代化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一座有着千年文化底蕴的大都市,风格和浦江迥异。
     他忽然注意到楼下的马路边站着张叹,一辆红色的骄小轿车缓缓停在他身边,张叹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小轿车再次缓缓开走。全程只是停顿了几秒。
     吴振胜看不到开车的人是谁,但他综合各方面判断,是一位女性。
     原来张叹是陪女朋友去了,吴振胜心想,再次看向路面,但是已经找不到那辆红色小轿车了,四面八方的车流汇合成一条璀璨的长龙,这一点和浦江何其相似。
     第二天早上七点,吴振胜洗漱过后出门吃早点,经过旁边张叹的房间时,想了想,按了门铃,但是没有人开门,张叹似乎没有回来。
     他有点担心张叹会不会耽误早上的开机仪式,待他来到片场,却见张叹已经穿戴的整整齐齐在那儿了,正在和主演阿星的男演员说话。
     张叹今天的穿戴和以往相比多了一丝正式,穿了一件白色的带条纹衬衫,灰色的宽松西裤很有垂感。这是正式场合的标配,如果天气再凉一些,可以穿上一件西服外套。但现在北平的天气还处在初秋,白天阳光灿烂,气温很暖和。不过,张叹把白衬衫的袖子折叠,露出半截手臂,下摆的一侧扎在了西裤里,显得活跃了很多,少了死板。从这一个细节可以看出,吴振胜心想,这绝对不是张叹自己捯饬的,很大可能是昨晚那个女生给出的主意。
     “振胜来了?”张叹注意到他,笑着挥手喊他过去。
     吴振胜过来,向男演员打招呼:“你好周先生。”
     “喊我阿扬就行了,朋友都是这么叫的。”饰演阿星的男演员全名叫周铮扬。
     吴振胜一边加入谈话,一边悄悄打量周铮扬。
     昨天剧本研讨会上他见过周铮扬,但当时人多,没有这么当面交流过。
     周铮扬身材中等,有些偏瘦弱,他有一头到垂到脖子处的长发,遮住了耳朵,长发分开,才能看到一张饱经岁月的脸,胡子拉碴,显得颓废。
     人到中年,很多都会发福,脸庞显富态,变得越来越大,像个盘子,失去了年轻时的棱角和英俊。
     周铮扬今年40了,拿过两座影帝奖杯,和他同时代的演员们大部分都富态彰显,只有他,仿佛略过了这个环节,跨入了下一个环节,就像是气球被气吹起来后,慢慢地流失,渐渐瘪下去。
     周铮扬没有发福,他的脸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甚至相比更瘦了,脸上多了岁月的沉淀,不再光滑紧致白皙,法令纹和眼角的鱼尾纹明显,让人唏嘘心疼。
     年轻时的活力与俊美已经在他身上消失,但另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却升腾起来。相比以前的神采飞扬,吴振胜更喜欢周铮扬现在的沉静。他只要站在那里,他身上的一切,包括气质,都是一个个有待挖掘的故事,让人情不自禁地安静,看着他,等着他拿出一点什么。
     周铮扬今天的穿搭和张叹相似,也是白衬衫和西裤,不过西裤是白灰色的,衬衫是短袖衬衫,两者都是麻布材质,皱巴巴的,整个人的形象和气质和旁边的张叹截然不同。
     这是周铮扬在剧中的穿着,因为开机仪式结束后,就将立即投入拍摄,所以往往演员们为了节省时间,直接穿好剧服参加开机仪式。
     吴振胜聊了会儿天,主动告辞离开,去忙工作了,他始终牢记着自己的职责,张叹可是把这里交给了他。
     上午8:40,工作人员过来提醒张叹和周铮扬,该排队站好啦,开机仪式马上开始。
     中诚公司的霍旭永来了,他陪着董事长到场,公司上下对这部电影十分重视。
     8:58,在主持人的安排下,主创人员集体上香,导演上台讲了一段话,仪式结束,工作人员安排媒体记者们离场。现场的人员各司其职,忙而不乱,即刻准备开拍。
     张叹在北平待了一个礼拜,剧组快速磨合,已经进入正轨,这时他接到小白偷偷打来的电话,带着哭声告诉他,奶奶要回去了,还不让告诉他。
     张叹安慰小白先不要哭,当天买了机票飞回浦江,到小红马时,已经是晚上11点。
     学园里很安静,灯光幽幽,一楼的教室里一片黑暗,小朋友们要么被接回家了,要么到二楼寝室休息了,风吹着小树林的叶子,刷刷作响,地上已经有了落叶,秋天来了。
     “回来了?”
     忽明忽暗的小树林边缘,忽然响起老李的声音,张叹被吓一跳,定睛一看,老李和往常一样,优哉游哉地坐在摇椅上喝茶,见他这个样子,没有丝毫歉意地嘿嘿两声。
     “你坐这儿怎么没一点声响?”张叹问道。
     “有没有声响我都在这里,不离也不去。”
     老李神神叨叨,以为喝的茶多就能悟禅,其实除了尿多、尿不黄,没别的收获。
     “晚上还是有些冷的,你老人家悠着点,别学小年轻反季节生长。”
     “知道了,去吧~”
     老李挥挥手,像赶嘟嘟和榴榴似的,仿佛在说:去吧皮皮猪,别管大爷的事。
     在这座学园里,他虽然是看门的,但同时是座大爷。这座大爷以前会喊他张少,现在不喊了,现在都是直接略过称谓,话撂这儿,是不是对你说的你自己领悟。
     经过二楼,张叹见到了小满老师。
     “老板回来啦,事情还顺利吗?”
     小满老师看到《功夫》开机的新闻了,在新闻里也看到张叹了。她们都在私下里议论,说从照片上看,张叹更像是主演,那么帅。
     “谢谢,很顺利,你辛苦了,今晚还有谁在?”
     “丁小海和罗子康、程程……”
     她说了几个名字。
     “程程怎么还在?”
     有段时间了,程程都是晚上十点就被接走,有时候是孟广新来,有时候是程程的妈妈。
     “我也不知道。”小满老师说。
     “行,你忙完了也早点休息。”
     “嗯,谢谢老板,噢对了,老板,小柳老师前天开始回家养胎了,黄园长批的。”
     张叹愣了一下说:“好,园长跟我说了,小柳没什么事吧?我估算她应该才7个月吧。”
     其实黄姨没有跟他说这事,不过不要紧,他只是关心小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小满老师有些担忧地说:“她身体有些弱,医生说这段时间要静养,不能操劳,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好,我买点东西,哪天有空你代我去看看她。”
     “谢谢老板。”
     张叹回到家,洗漱一下准备先睡,事情明天再说。这时他才注意到手机里有苏澜发来的未读短信。
     “???”
     就三个问号。
     显然是不明白他怎么一声不响就回了浦江,事前都没有告诉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