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学园 > 694、你跳一支舞嘛(1/2)
最快更新奶爸学园 !

    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马兰花和小白慢悠悠地走着。

     冬天日短夜长,此刻的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半,只露出了半边脸,城市的大街上被余晖染红。

     “舅妈你啷个不照顾小小白了呢?”

     小白拖着小书包,跟在马兰花脚边,脚步轻快,小碎步迈的飞起,她心情好极了,巴拉巴拉问话,时不时抬起小脸看一下她。

     小米和喜儿都被接走了,三人没有同路。

     马兰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让她把书包背起来,不要拖着!

     “晓得唠。”小白一边把书包背好,一边又问马兰花,怎么不在堔城照顾小小白呢,怎么来看她了。

     “我不是来看你。”马兰花绝情地说。

     “蛤?”小白停下脚步,诧异地看向她。

     马兰花脚步不停:“快走,我是来看你舅舅的。”

     小白追上去,跟上问道:“啷个咧?舅舅有啥子好看嘛,看我噻看我噻,我阔爱惨唠。”

     “叫个啥子嘛,我这不是也来看你了嘛。”

     马兰花确实是来看白建平的,因为担心白建平作风不正派,小白不是说他现在日子过的好安逸嘛。

     风吹落叶,刷刷作响,几片枫树的黄叶在晚风中飘零,慢悠悠地落下,小白伸出小手,接住其中一片,抬头寻找它是从哪里飘来的,结果刚好一片黄色枫叶落在她的脸上,她抓下来,小跑几步,再次追上马兰花,神秘兮兮地说:“舅妈舅妈,我告诉你个事嗷,你要听好唠,我的天嗷,我都不晓得啷个嗦。”

     马兰花低头看了她一眼,大手一抓,把她拎到人行道的里侧,自己走在外侧,目送一辆辆汽车飞驰而去。

     “不晓得啷个嗦那就不要嗦,等你想好了再嗦。”

     “我想好唠。”

     “那你嗦。”

     “我都不晓得啷个嗦。”

     马兰花白了她一眼,说了句瓜兮兮。

     “嚯嚯嚯~~~”小白小跑两步,追上去说,“我告诉你嗷,舅妈,你莫要害怕,张老板嗦,他是我老汉。”

     她盯着马兰花,想看看她震惊的表情,但是没有,马兰花没有半点震惊,很平静地低头看了一眼,对上她的目光,点点头,嗯了一声,脚步不停,继续朝黄家村走去。

     小白怔了怔,追上去问:“舅妈你啷个不吓的跳起来咧?”

     “跳不起来。”

     “你太胖了吗?”

     “看到这是什么吗?”

     马兰花张开巴掌。

     “你的巴巴掌。”

     “错!这是我的社会主义铁拳,你再说我胖,我的社会主义铁拳就要打你的屁屁儿。”

     “……舅妈,张老板说他是我老汉呢,你啷个想的?”

     “他是。”

     “……ε=(′ο`*)))唉~”

     “住啥子?”

     “圆圆嗦,她长大了要嫁给张老板,我要不要同意呢?”

     马兰花又白了她一眼,懒得接这种降智的话题,脚步不停,走过一排排落叶飘零的枫树。

     小白背着小书包追上去说:“还是哐哐给她两耳屎,嗦你啷个神戳戳咧?!!”

     晚饭马兰花在来幼儿园接小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回到家里时,白建平还没有回。小白去隔壁看看喜儿在不在,却发现她家的门紧锁着,看样子不会回来。

     一般情况下,谭锦儿晚上要上班的话,就会带喜儿到街边的小店里,或者到酒店的食堂里吃饭,因为没有太多时间自己做饭。

     白建平没多久回家了,一家三口时隔一个多月,再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晚饭。

     小白巴拉巴拉嘴巴一直没停,又要吃饭又要说话,可忙坏了。

     可惜马兰花和白建平都不怎么接话,自顾自地吃晚饭。

     今晚的晚饭气氛有点诡异。

     小白没有注意到。

     直到,马兰花开口说话了,是问白建平,晚饭吃了去干什么。

     白建平闻言,看了看窗外:“今天天气好,看那晚霞,像女人的丝巾,真美~~”

     忽然注意到马兰花眼神不对,于是话锋一转:“所以吃饱了饭当然是在家看电视。”

     马兰花嘿嘿冷笑,开启毒舌模式,贬损白建平在剧组待了几天,浪漫起来了,还晚霞,还女人的丝巾,怎么不女人的红色内裤和红色臭袜子呢???

     白建平不敢做声了。

     小白也不做声了,小孩子还小,还没有长大,经不起一次打,老老实实吃饭要紧,不要惹火烧身,舅舅白建平太安逸了,是要舅妈管一管啦。

     马兰花接着问:“如果我没回来,你吃饱了饭准备去干嘛?”

     白建平埋头吃饭,不回答这个陷阱问题。

     “小白你说!”

     小白一哆嗦,她还以为是问舅舅呢!怎么是问她的???

     “我,我去小红马。”小白老老实实说。她知道,舅妈今晚要发毛了,她见识过她发毛的日子,很不祥!总之她和舅舅都会很惨。

     马兰花:“我是问你,你舅舅吃饱饭会去干嘛?”

     小白立刻把问题抛给白建平:“舅舅,舅妈问你呢,你吃饱了莽莽去住啥子?嗬嗬嗬~”

     她有点小机灵,这个时候知道不惹事不粘事。

     白建平知道自己躲不开了,于是说他一般吃饱了饭会到村子里走一走逛一逛。

     马兰花不相信,一再逼问,还扬言要去询问楼下小卖部的老板,白建平没有办法,老实交代了,说走走逛逛后,会到村子里的广场上跳广场舞。

     马兰花精神一振,觉得终于找到了问题,追问:“和谁?”

     “老李。”

     “哪个?”

     “老李!李白!”

     “哪个李白?”

     “小红马的那个大爷嘛。”

     马兰花明显不相信,问:“你和他跳啥子广场舞?你两个老头子,跳个锤子。”

     白建平索性一五一十都交代了,说最开始是老李带他去跳舞的,老李是广场舞里的“李白”,浪漫又疯狂。

     吃完晚饭,马兰花先把小白送去了小红马,然后押着白建平去广场上看跳舞。

     小白想跟着去看热闹,她也是头一回得知舅舅会跳舞!她都惊呆了,捧着西瓜头头一副头疼难以置信的小模样。

     她迫切想看舅舅跳一支舞,但是……舅妈是屁儿黑!

     这一晚,小白心不在焉,一门心思在舅舅身上,她从没像今晚这样对舅舅上心。

     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舅妈接她回家。她兴致勃勃,一路上问东问西,但是马兰花以她是瓜娃子为由,一概不回答,把她气的抓狂。

     “舅舅,你跳个舞给我康康嘛,你就跳一个嘛~~好不好嘛~~~舅舅~~白建平——你跳给舅妈康,为啥子就不能跳给小白康?小白还是不是你的小宝宝了?……”

     家里,小白缠着白建平让他跳支舞给她看,软硬皆施,但是没用,白建平躺在摇椅上,像是被掏空了身体。

     小白哼了一声,跑去找马兰花打商量,凑在她耳朵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什么,竟然说服了马兰花。

     “老白,来跳一支给我和小白看。”马兰花说。

     白建平摇头,闷声不跳。

     “跳一支嘛,跳一支嘛~~~”小白围着他蹦蹦跳跳,嚷嚷。

     忽然门口也传来一声:hiahia~你跳一支嘛。

     喜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