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五章 揭人伤疤有点缺德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我只觉得尴尬,但大姐你只要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眼见这两人就要火星撞地球,杨光急忙上前,伸手对着陶桃的肩膀又是揉又是捏:“酸不酸,你以前这里受过伤,还疼不疼?”
     韩路愕然,堂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正处级在编干部,对一个演员如此讨好,就好象是个保姆,成何体统?
     陶桃不耐烦地耸了耸肩膀:“杨主任你给我住手,今天你得给我一个答复,将来我的编制能不能保留,不说清楚,今天咱们谁都别想走。”
     杨光开始了他招牌式的叹息:“市领导不是还在研究吗,你是咱们中心的腕儿,担心什么呀,不是还有我吗?”
     “那可保不准,不是说只留中高级职称吗?我只是个四级演员,可够不上档。”
     “我这不是正在向上面反映吗?”杨光摇头:“我说桃子,咱们这破单位一个月也没有多少工资,你干嘛死守这一亩三分地,当初就该去京城。以你的艺术造诣,加上人也年轻,怎么也能闯出一片天地,京城可是一个大世界,海阔天空,干艺术的,不都求个能展示自己的大舞台吗?又为什么要守着这个工作这个编制,一辈子窝在这偏僻的地儿?去京城就算再不顺利,好歹两个人互相扶持着,日子总会一天天好起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你……哎……”
     “主任,你别说了。”陶桃似是被杨光说中伤心事,神色突然悲戚,眼眶红了。
     “原来主任是劝陶大姐做北飘啊!”韩路禁不住插嘴:“如果没猜错,陶大姐以前应该有个男朋友辞职去了京城。这就是个馊主意,你就是一唱川剧的,先不说现在就没多少人听戏,就算有,人家也都听京剧,好歹没有语言障碍。地方小戏种,能有什么受众,去了怕是比现在混得更惨。两口子惨成一路,有意思吗?”
     陶桃:“你!”
     韩路眼睛一瞪:“什么你你你,我我我,我叫韩路,韩非子的韩,更深露重的露。”算是原话奉还。
     他是后来所说的小镇青年,小镇做题家,性格冲动直接,讲究的是以牙还牙。牛脾气一上来,谁也拉不住。
     方才陶桃如此捉弄,早把韩路激怒了。当下说话也不过脑子,开喷:“你们在京城惨成一路也就罢了,现在天隔一方,这感情怕是经不起考验的。”
     “你!”
     “别忘记了,京城可是花花世界,乱花迷人眼,谁把持得住,任何一个人置身在那样的环境,心都乱了。”
     “你……有完没完?”
     “没完。”韩路:“北飘的事儿我也了解一些,说成就理想成就自我那是假话,任何一个北飘的最终目的是要留下来。那么,怎么留下来呢?文艺工作者,个人形象都是不错的。”
     “别说了,小韩你别说了。”旁边的杨光看情形不对,急忙叫道。
     韩路:“人们都说,女人很现实。其实,男人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现实起来很可怕的。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别说了,你别说了。”陶桃突然哇一声大哭,捂脸冲出办公室。
     “你啊,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呢?”杨光苦笑着看了韩路一眼,对外面的围观众人喊:“你们的事情上级正在研究,等有了结果再通知大家,散了,散了!”
     等到众人散去,他递给笑吟吟扬眉吐气的韩路一杯水:“你是新来的小韩?”
     韩路忙道:“主任,我就是韩路,今天来单位报到,以后请多多关照,主任您抽烟。”
     “不会,不会。小韩,你以后在单位也别抽烟,大家都是靠嗓子吃饭的,熏着人那不是砸人饭碗吗?”
     韩路:“单位真没人抽烟,那太好了,其实我也不抽的。来的时候,我妈说让我要尊敬单位的同志,见人就说好话,烟儿散得要勤。这样一来,我一个月不是要节约几百块钱。”
     “你啊,你啊,还说要尊敬同志,第一天来就把桃子给气哭了。”
     韩路忿忿不平:“主任,是她先埋汰我的,可不是我不和同志搞好团结。老杨,不知道怎么的,我看到陶大姐就不顺眼,心中就来气,就想和她掐。”
     还好她是女人,如果换成男的,以韩路读书时的脾气,早就跟人约架了。
     杨光为人和气,就是个大家长。韩路看陶桃不顺眼,他却看小韩这个活泼开朗的青年非常顺眼,叹道:“是是是,咱们中心都是演员都是艺人,脾气都挺古怪。别说是你,我都常常被气得吐血。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说到人伤心事。桃子男朋友上个月才打电话回来说和她分手。”
     韩路一呆:“分手,怎么了?”
     杨光说,事情是这样,陶桃和他男友是小学同学。小升初的时候,文化艺术中心,也就是当年的市川剧团招生,两人就一起报了名,又一起通过剧团老师的选拔,送去省戏剧学校委培了。
     毕业后,同时分配回来唱戏。
     两人常常在舞台上唱对台戏,你演梁山伯,我演祝英台;你扮秋香,我扮唐伯虎;你演蒋干,我演鲁肃。一个是青春貌美,一个是英俊潇洒。渐渐就把戏里的故事当了真,谈起恋爱。
     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
     这一谈就是十年,眼见着就要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男友却丢下团里的编制北飘了,他实在不甘心一辈子窝在这座山城,庸碌一生。
     走的时候,他还约陶桃一起去。
     陶桃一是舍不得自己的编制,二是担心去了京城混不出头,就放弃了。
     说到这里,杨光道,女人嘛,做事总是瞻前顾后,少了一份儿狠劲。
     实际上陶桃的顾虑是对的,她男友去京城混得实在不成,根本就没有演出机会,住的是地下室,常常饥一顿饱一顿。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当地的姑娘看上他的高大英俊,提出要和他结婚。开出的条件是,帮他进京城一文艺团体,让他实现登上大舞台的理想。
     “最后……”杨光唏嘘:“虽然桃子男友不喜欢那个当地女子,但爱情总是敌不过面包,这不就打电话过来说分手。可怜桃子和他交往十年,又在金沙市等了三年,都熬成王宝钏了,等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小韩,你说什么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那不是揭人伤疤吗,还当着外面那么多人的面?”
     韩路:“缺德。”
     杨光:“什么?”
     韩路:“真没想到我竟然说中了,我说我还真够缺德的。主任,我向你做检讨,我下来会向陶大姐道歉。”
     他心中也是后悔,恨不得抽自己一记耳光。
     韩路为人直爽,有时候喜欢蛮干,但内心中确实一个善良的人。
     与人发生冲突,大家摆开车马干就是了,但羞辱人戳人伤口甚至人生攻击的事他却不屑为之。
     他就是这么一个标准的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