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八章 大意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门位大爷姓金,名贵。
     金大爷又带着韩路穿过迷宫式的老旧建筑,将他引到二楼一套房中。
     房子两室一厅,总面积大约六十平方不到,客厅和饭厅连一块儿,卫生间和厨房比邻,水电双通,生活设施应有尽有。就是地面有点脏,还没有家具,要收拾出来估计得好几天。
     韩路先是给金大爷敬了一支烟,想了想,自己就是不抽的,索性把一把《玉溪》都塞到他口袋里。
     金大爷眉开眼笑,话也多起来。就说他以前原本是川剧团拉大幕的,退休金实在太少,就缠了杨光来单位看门。老头儿一家人都在中心上班,靠着单位吃饭。这次改制如果实行,一家三代的饭碗可都被砸了,顿时急了眼。误把韩路当成上级领导,自然要先关起来再说。
     又道,单位是三合一,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惟独老房子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就被中心的人给占了,一人一套还多余。小韩啊,大爷我管的就是房子的钥匙,一套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一套。
     韩路道,我光棍一条,你给我两间房做什么,三六九住一套,二四六住另外一套,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老金接着说,小韩你结婚没有,有对象没有,咱们团别的不多,就是女人多,要不试试找一个。
     韩路大惊,试不得,试不得,兔子不吃窝边草。
     “你草谁,怎么骂人呢?”
     “没什么,我是说日子难过,我们西部人民正在吃草。”
     金大爷耳背,韩路很是无奈,又问:“大爷你有没有陶桃的电话?”先前自己的话伤陶桃太深,揭了人伤疤确实太过分。
     大老爷们儿,敢作敢为。做错了事,就得认打认罚,必须道歉。
     “逃,逃什么地方去,工作不要了,编制不要了?”
     “大爷,您还是歇着吧。”
     ……
     送走耳背大爷,韩路当即去了小旅馆取了行李,又在街上逛了半天,买了笤帚、拖把和抹布,回到住所,从墙上揭下一张旧报纸,折了个尖角帽戴上,打扫卫生。
     一身灰尘和臭汗,刚收拾出来,就有人敲门,家私城送床和席梦思的工人来了。
     铺好床,送电器的也到了。有电饭煲、电饭锅、水壶还有个白铁片做的洗澡用的热水器。
     等到一切弄好,已是下午三点。
     韩路沐浴更衣,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山城风景,说不出的惬意。生活到现在,总算有点样子了。
     今天买东西花了将近两千块钱,他也没有积蓄,这钱都是母亲送行的时候偷偷塞进他行李中的。
     离家的时候韩路一心只想着不看父亲那张粗犷的脸,一心想要海阔天空。此刻突然想起母亲追着汽车号啕大哭的情形,心中突然禁不住的思念——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必须从鸟巢中一跃而出,可我真是舍不得你啊!
     躺了半天,韩路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就去寻陶桃。整个单位静悄悄的,鸟毛也看不到一根,就连不但财务室,连门房金大爷也不知道溜哪里去了。
     只主任办公室有两个中年妇女坐在那里唠嗑,看到韩路就喊:“韩大学生来了,怎么不出去玩?”
     韩路就说自己找陶桃有点事,今天又不是周末,单位怎么看不到人,主任呢?
     两妇女回答说来单位做什么,又没事,大家都是九点过来点个卯就回家,至于主任,这不要到晚上了吗,估计是跑什么地方唱歌喝酒去了。朝酒,晚舞嘛!大伙儿上班也水,三五天见不着人也不奇怪,就算一个月不到,也没人有权力扣他们工资。
     韩路摸了摸额头,心中嘀咕,这破单位管理涣散,一副要倒闭的衰样。
     好在办公室里有每个员工的联系方式,从俩大姐那里问到陶桃的电话号码,韩路就拨了过去,却不通。
     两妇女道,小韩你别折腾了,桃子她下周要演《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这戏以前没唱过,估计正在家里琢磨着呢!这姑娘一排戏,就把自己关屋中,电话都关机的。真有要紧事你去她宿舍找吧。对了,你找桃子究竟有什么事?
     韩路:“没事,没事。”
     “都听说了,你和桃子起了纠纷,这是要杀上门去决一雌雄吗?”
     “好汉子,长板坡上赵子龙。”
     “韩信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大智大勇。”
     “你还真把小韩当万人敌的武将了,没准人家是怒摘花魁的卖油郎?”
     所谓卖油郎、花魁云云,乃是传统戏剧中有名的剧目,源自明朝冯梦龙小说《卖油郎独占花魁》,风花雪月,佳人却不配才子。
     “摘花怎么还摘上火了?”
     “你摘你也上火。”
     两妇女荤素不忌,咯咯笑了一气,又同时道:“小韩,不介意我们围观体验生活吧?”
     “别别别,真不是去掐架。”韩路无语,这些搞文艺的都把脑袋搞到不正常。
     去陶桃宿舍堵人倒是个好主意。
     韩路出了办公室,刚走不了几步,就看到陶桃穿着连衣裙从山坡下来,,口中念念有词,手上还比画着什么。
     风吹来,衣袂飘飞,倒有点凌波仙子风兮舞雩的意境。
     韩路笑吟吟迎上去:“出去啊?”
     陶桃在家排了一下午戏,到此刻还沉浸在戏剧的氛围中,听到这一声喊,抬头就看到韩路那张不正经的脸,一脸迷糊:“你……”
     韩路:“我说你要上街吗?”
     陶桃这才回到现实世界:“我是否用饭,干卿何事?你我相见争如不见,各自安好。起开,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脚步不停,身形轻盈地绕过韩路。
     韩路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些唱戏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陶姐,上午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这是道歉的事儿吗,这就是你的态度,走吧,你说什么都没用。”陶桃脸沉下去,脚步更快。
     韩路:“我态度挺诚恳的,首先是你们先入为主当我是上级领导。想我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儿,即便被人当成老干部,我还委屈了呢!你说我心能好受吗?”
     陶桃:“你自己长得老相,怪不得别人。”
     “是是是,我看起来是显老,但那又有什么办法,爹娘给的皮囊,上帝的笔误,怎么比得陶姐你看起来就跟十八岁的少女一样,羡慕死人了。今天中午我一想到陶姐你看起来那么年轻,而我怎么就显老了呢,气得我呀,都失眠了。”
     陶桃顿时满面寒光地停下来,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韩路:“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年纪大吗?是是是,我今年二十九岁,女人最好的年纪都过了。直如一朵花儿,它已经到了落红遍地的年纪。你是在讽刺我,伤害我吗?”
     韩路瞠目结舌,一般姑娘听到别人恭维自己看起来如同十八岁少女,心中必然欢喜。他这一招用在别人身上可谓是屡试不爽,无奈他今天遇到的是陶桃,文化中心的演员们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大意了。
     呆了片刻,眼见着陶桃已经走到坡下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韩路:“陶姐,你等等我。”
     就发足追上去。
     看到姓韩的追来,陶桃加快了脚步。
     韩路本以为自己追一二十九岁的老少女轻尔易举,无奈这金沙市是有名的山城,即便是主街道也是一条长长的斜坡,跑不了几步,竟是喘得接不伤气,脑袋也是隐隐发疼。
     这不对啊,小韩同志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自己是工人子弟出身,学生时代也经常和小伙伴们在操场打篮球,一口气跑个一千米都不带出汗,今天怎么就累不下来?
     想了想,顿时醒悟,这金沙市海拔一千五百米,而老家只三百。
     到金沙市后,正常走路还好,一剧烈运动就高反了。
     看到前面体态轻盈的陶桃,韩路感觉有点丢人,不得不放弃在大街上演男追女这一幕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