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十三章 胡诌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从高中起就是班干部,大学还加入过学生会,语言表达能力了得,《杜十娘》在他口说道来,当真是跌宕欺负,娓娓动听。
     杜十娘这个故事出自明朝小说《三言二拍》,是其中的名篇。后被人改编成京剧、豫剧、黄梅戏、越剧,受到广大戏迷的喜爱。
     川剧虽然闹腾,可其中也有大量的文艺戏,杜十娘这样的经典自然是要唱的。
     川剧《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跟其他几种地方戏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区别,故事说古代有个叫杜十娘的青楼女子,生得羞花闭月沉鱼落雁。
     她虽然从小沦落风尘,却不甘心受命运摆布,一心从良。在青楼中,她结识了富家公子李甲,二人真心相爱。
     他们缠绵一年多后,李甲囊中羞涩,整日在街上闲逛。
     杜十娘有心和李甲长相厮守,使激将法激得老鸨答应:只要李甲在十日内拿出三百两银子,就放杜十娘自由。
     杜十娘就拿出一百五十两银子给李甲,让他去筹另一半款子。
     当时的她已经积攒了大量金银珠宝,放在一口百宝箱中,价值万金。之所以没有直接给李甲三百两银子,她是想考验未来老公是否对自己真心,是否愿意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好在李甲没有让杜十娘失望,将剩余的银子借到,为爱人赎了身。两人欢欢喜喜回家,因为心中高兴,杜十娘就在船头唱歌。这一唱就唱出事来,歌声引起路过的富商孙富耳中。
     一看到杜十娘的绝世容颜,孙富就被迷得神魂颠倒,就劝李甲说,你娶个青楼女子回家,你父母肯答应吗,别人又该怎么看你?不如以千金将杜十娘卖给我。
     李甲被孙富说动,又贪千金巨款,便答应了。
     杜十娘得知,万念俱灰。她假装同意他们的交易,然后却在正式交易之际当众打开百宝箱,怒斥奸人和负心汉,抱箱投江而死。
     这出戏确实是有够悲情的,好好的芒果采摘节,唱这么一出,中心确实有欠考虑,难怪李草长不满。
     只是排一个戏耗时至少半个月,临时换也来不及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李草长。
     于是,韩路就把这个故事的结尾小小地改动了一下。
     朗声道,且说杜十娘跳水自尽,随波逐流,眼见就要死去,恰好有一少年经过。
     此好汉乃是一有名好汉,弱冠之年,生得英俊雄伟,乃是玉麒麟般的英雄人物。在城中有车有房,父母双亡,今日在此打鱼为乐。
     一网下去,却见网中竟有一大活人。
     救醒杜十娘后,问出其中情由,好汉义愤填膺。说声少待,便提船急追,一刀一个,将负心李甲和富商孙富都剁了喂鱼。
     杜十娘感念好汉的救命之恩,便嫁与他为妻。两人打捞沉水水底的财宝后,从此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
     听韩路说完这段故事,李草长瞠目结舌:“好好的《怒沉百宝箱》被你们弄成《打渔杀家》,胡编乱造吗?”
     韩路:“什么胡编乱造,咱们中心的老艺术家们创作能力很强的,谁说老戏就不能改了,这些年中心也创作过不少现代川剧,他不也受到观众好评吗?依我看来,传统剧目中有不少封建糟粕,都得改。比如……”
     “比如?”
     “比如白蛇传中的许仙连自己的老婆都怀疑,妥妥混蛋一个,青蛇干嘛去盗仙草救他,这剧得改;再比如《扈家庄》中扈三娘一家老小都被水泊梁山杀光了,她却要嫁给王矮虎,而不是拼个你死我活,这还是人吗,畜生都不如;再比如《武家坡》中薛平贵娶了西凉公主为妻,却假装路人调戏自己的原配,大混蛋一个,这种人就不能原谅,得该……”
     趁着酒兴,韩路满口跑起了火车。
     李草长喃喃道:“都改,都改……我脑子有点乱,你让我想想……就说这戏改了结尾其实挺不错,关键是痛快。对,痛快,很对我的胃口。”
     说着话,他笑起来,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其他村民又同时叫道:“对,故事就得这么改,提神,带劲!”
     韩路见气氛融洽,就顺势说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痛快就好,这人不就求过痛快吗?李支书,咱们文化中心的情况你或许不知道,这个月对公帐户上只剩两百块钱,只够买公共汽车票。你看……能不能帮找两辆车,也不用太好,一辆大巴装人,一辆卡车装道具和乐器音响什么的。另外,演员在你们村吃饭住宿可不给钱啊!”
     李草长倒也爽快:“小韩,今日我跟你投缘,见着你就好象看到亲兄弟一样。钱嘛,纸嘛。”
     韩路说一声,李哥爽快,敞亮,我代表来演出的艺术家们,代表杨主任谢谢你,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别忙,我这句话还没说完,酒嘛,水嘛。”
     韩路会意,端起酒杯,说一声“多谢李哥,这杯兄弟先干了,您随意。”就仰头一饮而尽。
     李草长却不动:“一杯酒就能把我打发了?小韩你不地道啊!”
     韩路点头:“也对,我今天承了李支书的情,这酒怎么喝得你说了算。十杯八杯,你摆出道儿来。”
     “十杯八杯就行吗?你们这次来五十多人,就以五十人算。一两一个杯子,一个人一杯,你代表他们都喝了。”
     “五十杯,五斤”韩路吓了一大跳:“李支书,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先不说酒量,我也得有这么大肚子装啊?”
     李草长脸上的笑容猛地一收:“怎么,不给面子?你们中心有国家拨款,吃的是皇粮,自己不知道节省着花钱,连路费都凑不够,怪得了谁,又关老子屁事?这次采摘节弄不成,吃当官的刮胡子是你们中心,又不是我。你如果有诚意,就把酒喝了。否则就是不给我李草长,不给平地村面子。大伙儿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村民同时道:“对,草长说得对,少喝一杯,这车咱们就不给找。”
     “小韩,你喝不喝?”
     “韩路,你还是不是男人?”
     “要不你别喝了,就当没说过这事。”
     ……
     韩路这才明白杨光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平地村喝酒,先不说演员们滴酒不沾,就算是一般人过来,五十杯下去,他也得倒下。
     中心领导是看自己酒量可以,加上人又年轻体壮,不至于因公死在酒桌上。
     这一年,韩路二十五岁,年轻气盛,看到李草长面上的促狭之色,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一拍桌子吼道:“酒嘛,水嘛,喝就喝,但我可要说好了。喝完李哥你得给我找辆好车,不能要公交公司的解放,得是大金龙,带空调那种。”
     李草长手一挥,立即就有人抬了一张方桌过来,上面整齐放着五十杯红苕酒,放在韩路面前。
     原来他们早有准备。
     韩路大吼:“一杯一杯喝太麻烦,弄个瓜瓢过来,倒里面,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