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十三章 赵翼惹祸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来的这群老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显然是一家人。
     他们手中提着锄头棍棒,愤怒到极至。
     见老乡来势汹汹,司机第一时间把车门关上。等听到他们的叫骂,司机心中也是后悔:原来不是冲我来的,我关车门做什么?
     但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开门让赵翼羊入虎口。
     老乡见上不了车,就用棍棒敲打大巴车门,口中满是污言秽语:“别装死,躲是躲不过去的。”
     赵翼和他女朋友早躲在汽车后排瑟瑟发抖,其他女演员们则被吓得发出阵阵尖叫。
     韩路忙问旁边的王斌:“老王,怎么办?”
     老王:“报警吧。”就掏出了电话。
     韩路忙制止他,小声道:“老王,不管赵翼干过什么,报警都不合适。首先,如果让公安机关来处理这事,一来一去,那耽搁的时间就多了;最重要的是,今天市区县镇三级领导都在村里,还来了这么多游客,这事如果闹到走法律途径,影响可就坏了,以后上级还怎么敢安排咱们演出?”
     “这……”老王觉得韩路说得有理,一呆,就用手捂住自己脑袋:“我……我我我……我低血糖,我头晕。小韩,把水递我一下,我要吃药。”
     说罢,就痛苦地把眼睛闭上,一副不进ICU就熬不过今天的模样。
     这老王,又装病,不愧是在各大剧团混了一辈子的老人,都混成影帝了。
     他没担待,韩路无奈,只得将脖子伸出车窗喊:“大哥,出什么事了,有话好商量。”
     那户人家领头的那个男人是认识韩路的,知道他和村支书李草长又是喝酒又是聊天的,显然有点身份。就问:“你是不是这群人中当官的?”
     韩路说,大哥,你也别管我是谁,有事说事,不然我们也搞不懂你来做什么,
     “那就是当官的了。”村民破口骂:“狗日的赵翼,这是要给我寻晦气啊,今天不打死他,我这口恶气出不了。混帐东西,竟然带女人到我家去睡……”
     在他愤怒的叫骂声中,韩路才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天分派宿舍的时候,赵翼不是向韩路提出要和他女朋友住一屋吗?
     韩路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一是这次来村里的演员男女都是偶数,你两个凑一块儿了,剩下的一对男女怎么办?二则我们的小韩同志挺传统挺正直,觉得男女朋友在没结婚之前就不应该发生那种事,就不应该住一起。
     谁料赵翼还是不死心,找到这户农民,谎称同屋那个晚上打鼾声太大,严重影响自己的休息,严重影响明天的演出,问能不能再他家找个屋住下。
     那户人家淳朴,架不住赵翼的苦苦哀求,就腾出一间屋,热情地招待了他。
     谁料,半夜的时候,赵翼的女朋友竟偷偷溜进去,天不亮又偷偷溜走。
     就在刚才,那户人家收拾房间的时候,才发现了二人“罪恶”的证据,愤怒地带着全家老小追杀过来。
     西南地区有个风俗,家里接待客人的时候,就算客人是两口子,也得分开睡,否则会给主人带来灾祸。这叫——宁停丧,不成双。——赵翼犯人家大忌了。
     韩路听完,立即道歉说,老哥,各位叔叔婶婶嫂子,这事是赵翼的错,我代表他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老乡们不依,说,道歉就完事了?这位领导你也别管,叫那姓赵的下来,我们打他一顿,打他个头破血流,见红冲喜。
     “见红,见啥红?”韩路心中一动,立即从包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你看这钱红不红,赔钱行不行,算不算见红有喜?”
     看到钱,老乡眼睛亮了:“那是比什么都红。”
     车上众演员“扑哧”一声,笑了场。
     韩路将把身体探出去,将钞票塞为首那个老乡怀里:“行了行了,赵翼是外省人,真不懂我们西南省的规矩。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马,以后有空找你喝酒,大家交个朋友。”
     老乡这才消了气,道:“你这领导为人和气,说话有水平,好,看到你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你叫啥名字?”
     听韩路报上自己名字,老乡道:“韩领导,有空过来玩,水果管饱,不收你钱。”
     汽车缓缓驶离平地村,那群老乡还在恋恋不舍地朝韩路挥手。
     韩路心道:还来平地村,我得犯多大傻啊?光李草长的酒就杠不住。
     车内还在笑,有人道,小韩,你处理这种事情挺机灵的啊。
     钟小琴两眼秋波:“我弟弟什么人啊,小机灵鬼儿!弟弟,坐姐这里来。”
     说着话就朝他不住招手。
     小韩大惊,痛苦地呻吟一声,歪道在椅子上:“老王,我低血糖,走不动路了,药给我吃一颗。”
     钟小琴气地不住跺脚,嗔道;“小狐狸,小狡猾。”
     韩路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车行一个多小时,下午一点的时候总算回到单位。
     韩路饿坏了,跑街上一家米线店一口气吃了三碗羊肉米线,还放了小米辣,爽翻天。
     出差回来,下午自然是不用上班的,他这两日要么是喝大酒,要么是卸车,要么是安排员工吃住,忙得脚不沾地,加上没睡好。下午洗澡的时候竟然浴室里睡着了,等到热水桶里的水放光,才被冻醒。
     实在太疲劳了,晚饭也不吃,直接倒头闷睡。
     直到第二早上,照例被演员们晨起吊嗓子的声音惊醒。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这里是中央电视台,这里是中央电视台,现在我们正在转播xx届世界杯届赛……”
     争渡,争渡,忽闻老刘背书。
     他这次不弄小喇叭开始广播了,换成了韩乔生:“罗纳尔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国外的球员都非常敬业,比如马特乌斯,小孩刚出生三个月就上场比赛……”
     韩路烦得要命,亲爱的老刘,你就不能同情同情我这个睡眠不足的英年早衰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