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三十章 《挂画》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陶桃这次去省城的参赛剧目是《挂画》。
     在这段时间里,陶桃和几个乐师合练了几场。
     她这次没有再躲在自己宿舍里,而是去了排练室。
     文化中心的排练室位于办公楼二楼,有一大一小两间。
     大的那间有三百平方米左右,里面放了一台钢琴,正中位置则放了两排椅子和谱架。进门开墙有长台,台子用来放乐器盒子的。不用问,大排练室是给交响乐团使用的。
     小的那间有一百来平方,里面还是有一台钢琴,还放了电视机DVD机,这是给戏剧演员练功的。
     陶桃就在里面唱,四个乐师则又是敲锣又是拉琴。
     京剧韩路能够听几句,川剧就有点受不了,主要是太吵。
     川剧,顾名思义就是西南省地方戏剧,用的是方言。
     西南省人说的是西南官话,这中方圆最大的特别是没有三声,语气非常直接。反映在戏剧上,多以高音为主,一场戏听下来,管叫你耳朵嗡嗡响上半天。
     韩路看了几眼就感觉心浮气躁,就去挡案室取了《挂画》的戏本子看了两日。
     《挂画》是传统豫剧中《梵王宫》中的一出,后来被改成京剧、川剧、蒲剧等多个地方剧中。故事很普通,说的是猎户花云与贵族耶律寿之妹耶律含嫣在梵王宫相遇,彼此爱慕。
     耶律含嫣回家后思念花云忧思成疾。
     耶律寿行贿县令,欲占书生韩枚之妻。
     设计让花母卖花为名,引领扮成韩妻的花云潜入含嫣闺房,最后众英雄大闹耶律府,最后花云与含嫣结为夫妻。
     这出戏是含嫣和花云有情人终成眷属,正在布置新房那一段。
     当时含嫣正在房间里挂画,要在一把太师椅上上下翻飞,有很多高难度的动作,以显示自己激动和忐忑不安的心情。
     其中有几个动作很危险,演员要在椅背上站力,一个掌握不好平衡就得摔下来。另外,还有跃上半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练过的人,屁股都要摔成八瓣。
     也因为这样,每当表演的时候,这个节目一上,立即就会引来满堂彩,把气氛推向最高潮。
     倒有点前番韩路所说满舞台翻跟斗的味道。
     这戏已经有点武戏的味道了。
     实际上,川剧多有夸张的肢体动作,变脸、吐火、拿大顶,亮鞋底、鹞子翻身、吊丝……
     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一直笼罩到改制的阴影里,领导和员工们都急了眼,准备提高难度系数,争取获奖。
     很快到了出发那天,这次从金沙市到省城要坐两天一晚的火车。
     韩路和陶桃他们先出发,杨光、老王他们则是后天的飞机。也就是说,韩路负责陶桃他们在火车上这两天的后勤保障。
     说是大管家也好,说是小二也对,反正把这五人平安送到省城,然后平安送回来,不让他们饿着冻着,不让他们迷路就成。
     一大早,大家在单位集合。
     一行人六个,后勤保障韩路,主演陶桃,演嫂子的李姐,打手板的老湖、拉胡琴的老刘、敲堂小鼓的老黄,队伍很老化,加一起超过两百岁。
     老刘今天不吞旭日了,因为起得早,就在单位门口早点铺改吞小笼包。
     难得出一躺远门,大家都带着硕大的行李箱。
     上次平地村,韩路被陶桃泼了水,两人已经彻底翻脸。
     二人目光在空气中对撞,然后飞快脱离接触,彼此鼻子里都发出嫌弃的冷哼。
     很快,两辆出租车到了,韩路也懒得帮他们搬行李,径直和老刘、李姐抢了一辆车。
     一切顺利,他们很快等到火车,找到卧铺,安顿好,接下来就是两天一夜漫长的旅程了。
     ……
     “含嫣在绣阁自思自想,想起了梵王宫年少的儿郎。我二人见面在佛堂以上,真赛个当年小潘郎……”这是陶桃在唱。
     “好!”
     “该嫂子上来对词了。”
     扮演嫂子李姐唱道:“将身儿来至在绣阁内,见了姑娘说分明。”
     “好!”又是喝彩,鼓掌。
     原来,坐车无聊,几人聚在一起,开始例行功课。只不过怕影响到别的乘客,没有把乐器家伙什摆出来。
     韩路正在上铺闭目眼神,被他们给闹醒了,不觉腹诽:饿喉呐喊,毫无美感。
     唱了半天,陶桃道:“歇口气。”
     立即就有人恭维“陶老板你可唱得真好啊,绝了,绝了。”
     “对的,里面的凳子功先不说,只要童子功在身,不少人都做得出来。但有这副金嗓子的人却不多。”
     “就算有好嗓子,可里面的味道却不是人人都能唱出来的。”
     “那是,那是,咱们搞艺术的,搞到最后,其实技巧上的东西都差不多,比拼的是底蕴是文化修养是艺术的修为。”
     “陶老板天才啊,这戏我看是成了。”
     众人一番恭维,把陶桃夸成梅兰芳转世,马连良重生,已经夸大到没边儿了,就连韩路都替她害臊。
     但陶桃却坦然受之,只微微颔首,闭目。
     其他人都道:“陶老板正在体会角色,大家安静些,今天就这样了。”
     韩路忍不住扑哧一声,老刘他们的恭维有点尬啊!
     陶桃杏眼微睁,不屑地看了上铺的韩路一眼:“出去!”
     韩路火了:“出哪里去,你买了票,我也买了票,谁也没资格让我走。”
     老刘:“小韩,你别这样,该吃饭了。”
     韩路和老刘私交不错,忍住气:“好,我去弄点开水。”
     午饭可不敢让大伙儿吃盒饭,这次比赛关系重大,如果吃坏了肚子,韩路可负不起责任。至于吃餐车,也不安全。
     那么,只能用方便面对付。
     方便面这玩意儿虽然没有什么营养,但至少能够保证卫生。红烧牛肉方便面没有辣椒,也不怕伤了嗓子,就是开水得找列车员弄,还得陪小心。
     陶桃她们面皮薄,又不通人情事故,让他们去弄比杀头还难受。
     韩路找了个列车员,侃了一通大山,才知道那人是自己的老乡,顿时一口一个大哥喊得亲热。
     顺利弄了一瓶开水,让大家吃上热食,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