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三十二章 脱给我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原来,九月底已经到了降温的季节。盆地平时还好,气温在二十四五度左右,很凉爽。但这是在太阳天的情况下,如果下雨,温度会很快下降到十七八度。
     最要命的是,西南空气湿度极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两百多天阴霾,太阳就是个稀罕物,这才有蜀犬吠日的说法。
     十六七度的气温,加上湿润的空气,体感温度大约十二三,体验非常糟糕。
     而金沙市则是个例外,因为是高原地区,干燥少雨,是典型的干热河谷地带,常夏无冬,即便是在数九时节,温度也在二十多度,都赶上热带了。
     陶桃他们也是大意,来的时候也没有准备多的衣物,没想到一到省城就遇到雨天,当真是难受到了极点。
     韩路老家距离省城也就五六十公里,也知道九十月分盆地天气是什么德性。他早在包里塞了一件卫衣。也不废话,径直打开包找出来套上。
     其他人也也纷纷加衣服。因为没有准备秋装,老刘甚至穿了两件衬衫。
     李姐没多的衣服,就拿起一件长披肩将身体裹紧:“真没想到这么冷,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还会这样,如果还冷,我就考虑去买件秋装了。小韩,住的地方附近有服装店吗?”
     韩路:“我们住的招待所是省城最热闹的地方,旁边就是百盛、巴黎春天等几个大商场,有钱啥买不到?”
     李姐眼睛大亮:“好不容易到大城市一趟,那得去逛逛。陶桃……你怎么不加衣服……是不是忘记了带?”
     却见,旁边的陶桃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
     她人本高瘦,体脂率低,冷风自然是一吹就透,小脸煞白煞白的。
     李姐道:“糟糕了,咱们唱戏的全靠嗓子吃饭,如果感冒了,上呼吸道感染,这次大赛也不用参加了。”
     看她不说话,肯定是大意了。
     韩路也急忙问:“谁有多的衣服贡献一件?”
     大家都说没有多的,老刘道:“要不,陶桃把戏服给穿上吧?”
     韩路没好气地说:“穿戏服,亏你想得出来?这玩意儿结构复杂,穿戴完毕得五六分钟,还不把人给冻坏了。还有,你看这雨越下越大,咱们的戏服就一套,被雨淋坏了,弄脏了,可没地方洗去。哎,你们还真是,来省城比赛是何等重大的事情,怎么不提前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想到。各位,你们年纪都比我大,是我的大哥大姐,我都不好说你们……”
     正唠叨着,陶桃突然指着他,喝令:“脱下来!”
     韩路愕然:“什么?”
     陶桃:“把你的卫衣脱给我。”
     韩路暴跳:“我他……”
     “妈”字还没骂出声,众人同时拉住他,劝道,“小韩,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如果陶桃出了状况,咱们可都要吃挂落。”
     “陶桃如果嗓子沙了哑了,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老刘:“这就跟写作文一样,陶桃是主题,我们都是素材。素材要围绕着主题。”
     韩路一想,也对。这次比赛,杨主任叮嘱自己要服务好陶桃。罢,看到钱的份上,我忍。脱就脱,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怕还怕冷?
     我们的小韩同志这件连帽卫衣色做纯白,胸口印着兔八哥。
     虽然有点大,但穿陶桃身上,却更显得身材的纤细挺拔,那只兔子也更加调皮了。
     俗话说得好,要想俏,一身孝。陶桃穿上白衣,更显得皮肤白皙。
     可怜韩路无心欣赏,也欣赏不来。冷风中,他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冻得都发青了。等到十六路车一到,挤人群里,靠着和陌生人互相用体温取暖才撑到了招待所。
     招待所位于省城最热闹的地方,左手几百米就是大商场,旁边在而是锦城艺术宫,也是这次青年川剧演员的比赛场地。
     不过,这家招待所又破又旧,估计年龄比老刘还大。
     不但韩路他们,还有其他地市州的演员入住,前台挤成一团,陶桃他们呆呆站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韩路拿了他们的身份证过去挤了半天,总算办理了入住。
     他们一行七人,两人一间,这样就多出一间。
     接待单位早就统计过人数,见韩路虽然年轻,但看起来精明能干的样子,以为他是领队干部,就给他开了个大床房单间。
     老刘他们也不反对,四个乐师都是老哥们儿,正好两人一间好好唠嗑。
     但这个时候,陶桃却说,韩路把你的房间让给我,我要住。
     韩路道,让你给你可以啊,但两人一间,你让我跟谁挤啊,和李姐也不合适。
     李姐开玩笑说她不反对。
     韩路气道,你不反对我还不肯,我都没谈过女朋友,这事坏名声。
     老刘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韩路没有办法,只得在老刘他们房间里加了张钢丝床住下。
     李姐得了一个单间,很高兴,说,韩路,你是有文化的大学生,我最近正在学《心经》都看不懂,晚上过来帮姐解经,我给你留门。
     现在的阿姨太可怕,调戏起男同志来简直就是肆无忌惮。
     大家笑得更欢。
     韩路好好的独立房间,变成了加床,气得满眼都是鬼火。
     老刘看他情绪不对,忙道:“饿了,小韩,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吃饭?”
     韩路:“前边新华书店那条街,吃的东西不少。说起吃,我可就来精神了,老刘,李姐,今儿个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正宗的公馆菜。”
     招待所房费含早,其他两顿饭接待方可不负责。
     公馆菜自然是吃不成的,大家都穷,单位也没有这笔预算。最后韩路找了一家小馆子,点了几个小炒。
     路上吃了那么多天方便面大家都饿坏了,但大家都靠嗓子吃饭,却不能吃太麻辣,也不能喝酒。至于陶桃,更是只夹了两根清炒钢管菜,也就是空心菜,扒拉了一小碗米饭就说饱了。
     吃饭,大家又要去买衣服。
     韩路说自己太累了,先回旅馆睡觉,就把一张省城地图塞给他们,道,别走丢了。
     那年头还没有手机导航,一出火车站,满眼都是卖地图的小贩。
     这群人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还是买一张塌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