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三十四章 这是作践人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李姐忙道:“我来吧!”就从包里掏出一张毛巾,在饮水机那里接了点热水,又接了点冷水,拧干,小心地替陶桃抹了脸。
     老刘:“老板,咱们继续下一段。”
     得到陶桃首肯,他猛地一拉胡琴,金声玉质,音乐声再次响起。
     陶桃轻启发朱唇:“在洞房偷眼观看,观看他只生得盖世无双。明知道小花云男扮女来,女孩家羞答答难以开言……停。”
     老刘等人停下来:“陶老板怎么了?”
     陶桃:“水。”
     老刘忙道:“快给陶老板泡茶来,碧潭飘雪。”
     李姐又打开包,拿出一口玻璃杯,正要打开茶叶盒。
     陶桃:“你抹了护手霜,别人手上都出了汗,要坏茶味,让韩路去。”
     韩路:“你好手好脚的,自己泡。”
     陶桃不理,闭上了眼睛。
     老刘忙劝:“小韩,主题主题,素材素材。”
     韩路:“我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忍住气给陶桃泡了一杯茶,待过得片刻,凉了之后,忿忿地递过去。
     陶桃却不接,只伸出嘴喝了一口,“噗嗤”地吐进杯子里。
     专业演员的中气何等的足,顿时,就有茶液湿淋淋溅到韩路手上。
     韩路笃一下将杯子座到窗台上,低喝:“陶桃,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不小心。”陶桃神色恬淡地说。
     “不小心,这是不小心的事吗?”韩路骂道:“作践人也不是你这样作践的!”
     陶桃:“韩路,我问你,究竟是谁说我一个月六七百块钱他也体面不起来,究竟是谁说快三十岁的人了,已经不是青年?”
     年龄是任何一个女人的逆鳞,可想韩路那句话把她得罪成什么样子。
     韩路没想到自己和王斌私下的谈话竟然传到她耳朵里去,尴尬得一张脸紫如猪肝,讷讷无言。
     陶桃继续悠悠道:“男儿大丈夫,顶天立地,光明磊落,不料却在人后鼓弄唇舌……中有一人,实属低贱……”
     这话她是用戏剧腔唱出来的。
     眼见这两人就要闹起来,众人说算了算了陶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小韩你别惹老板生气啊!
     李姐:“小韩,你再去泡一杯。”
     韩路气得吼道:“我浑身大汗,遍体腥膻,怕熏了咱们的陶老板。”
     老刘急忙把处于崩溃边沿的韩路拉出排练室,劝解了半天,小韩同志胸中的怒气才平息了些:“老刘,我韩路从小就是个熊孩子,只有我欺负人的,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这婆娘,太可恶了。”
     老刘:“你怕是对陶桃有什么误会。”
     “误会?”
     老刘说,原来这茶只是用来润嗓子,而不是喝的。为什么这样呢?茶水带涩味,剌嗓子。
     对专业戏剧演员来说,凡是带味儿的东西都坏喉咙。
     陶桃是文化艺术中心青年演员中挑大梁的,这两年艺术造诣越发地深。她对自己的要求严格到近乎严苛的地步,烟酒麻辣肯定是一点不碰。
     她最喜欢水果,可每次吃的时候,只切了片含嘴里,待到没有味道就吐掉。
     韩路:“这事我知道。”
     老刘:“还有,你发现没有,陶桃是不吃肉的。知道什么原因吗?”
     “不吃肉,为什么?”
     老刘回答说,吃肉牙齿会起腻,唱戏的时候,吐字不清。
     韩路摇头:“毫无科学依据,不吃肉,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小韩,咱们这次来省城是要全力配合陶桃的,你记住咯……”
     不等他说完,韩路就道:“她是主题,我们是素材,老刘你放心,我惹不起躲得起。反正场地已经帮你们抢着了,接下来也没我什么事,你们自己练,我就不出现了。”
     又叮嘱道,老刘,接下来吃饭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开好发票到我这里支钱,等回家,我再去财务那里一并报销。
     因为和陶桃相看两生厌,下午韩路就找了一家网吧,《魔兽》干到夜里十一点才回了招待所。
     第二日一大早,韩路本打算睡个懒觉。但想这这群人实在不靠谱。还是提起精神起床帮他们抢了早餐,抢了排练室,就逍遥而去。
     上午,他睡了一会儿回笼觉,中午在外面吃了碗伤心凉粉。下午去大慈寺露天茶馆晒太阳,看公考资料书。
     大约是中午吃的凉粉不抵事,饿得早。
     他便找了家豆花饭馆,叫了回锅肉,美美地扒拉了三大碗干饭,这才惬意地回了招待所。
     老刘早已经等在招待所大堂,抓耳挠腮,很着急的样子。
     一看到他都说小韩你怎么才回来啊,这都什么时间了,还赛不赛了?
     原来,这次西南省青年川剧演员大赛就在今天晚上,七点半到十点半,三个小时,十来个市州参加大赛的专业演员同台竞技,一场赛完。
     韩路看了看手机,不以为然说:“现在才六点,早着呢!比赛场地就在招待所隔壁,过去就是了。”
     “过去就是?”大家有点傻眼的样子。
     都说,怎么去,去了找谁,化妆位在什么地方,更衣室在什么地方……
     原来,众演员来省城后,住店、吃饭、排练、联络主办方,都是韩路去弄的。没有了他,大家都是两眼一抹黑。
     韩路:“这又什么难,有人接待的,到地方一问便知。你们吃饭没有?”
     老刘回答说吃了,为了保持状态,五点就吃完了。大家年纪都不轻了,如果吃得太迟,血糖一上去,人就显得疲倦。
     韩路又问下午练得怎么样,咱们牛气烘烘的陶老板状态如何?
     老刘说,排练室太吵,怕弄坏嗓子,陶桃没有再唱,而是练了凳子功。她的状态好象不是太好,忧心忡忡的样子,估计是有点紧张。
     韩路:“她都快三十岁的青年演员了,一辈子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台,还能紧张?”
     “你啊,就是这张嘴太容易得罪人。”老刘苦笑:“是,陶桃是老演员了,可这次比赛关系到我们中心的成绩,关系到未来大家的编制问题,能不紧张吗?一切顺利还好说,如果出了纰漏,怎么跟中心三百来人交代,换你能承受这样的压力?”
     韩路:“我可以。”
     老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鬼扯,还是快带我们过去吧。”
     正在这个时候,李姐急冲冲跑过来:“韩路,陶桃让你去帮她扛东西。”
     韩路撇嘴:“反正也没几斤重,她自己弄,我管不着。这是使唤人整人。”
     陶桃的东西其实不多,就一套戏服,一顶头面,一口拉杆箱就拉过去了。
     李姐面带忧色:“小韩,陶桃精神状态好象有点不对,她一定要让你过去。”
     韩路咋舌:“难道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