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三十六章 阴暗了要检讨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西南省青年川剧演员大赛正式开始。
     韩路在登记入住后早已经联络了主办单位拿到赠票,可惜位置靠后。坐位置上朝前看去,舞台上的演员小如芥子。
     这个时候,杨光又打电话过来问情况。韩路忙汇报说,主任,大赛会马上就开始了。您放心好了,大伙儿情绪都稳定。
     杨主任喝道,你们情绪稳定不稳定不重要,陶桃怎么样?
     韩路:“稳如泰山又动如脱兔,反正状态极好。”
     杨光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不是说陶桃哈了吗?”
     韩路扑哧一声:“主任,你也说她哈了?没事没事,她已经恢复过来了。”
     杨光好奇地问:“怎么恢复的,你不要哄我。”
     韩路回答说我肯定有办法啊,主任,《范进中举》你看过没有,我就是韩屠户。
     “你少给我贫。”杨光骂:“没事就好,否则惟你是问。还有,你给我盯好了,有什么信息第一时间反馈给过来,我要知道陶桃成绩如何,得奖没有。”
     韩路说,主任,这才开始比赛,评奖是下来的事,我怎么晓得。杨光说,我不管,反正马上就要知道,才能做到心理有数。
     这是无理取闹了,我们的小韩同志心中叫苦,抓了半天脑壳,也没有主张。
     此刻,观众都来得差不多了,评委老师们已经陆续进场。
     评委和省文化单位的领导都坐在第一排,他们面前还放了一溜罩着红绒布的桌子,上面搁着茶水什么的。
     这次青年川剧演员大赛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文化盛事,省市各家媒体的记者们都来了,长枪短炮架起来。
     韩路顿时有了个主意,当下也不坐不住了,就拿了摄象机朝那群记者走去。
     记者们的打扮都比较独特,皆一件有无数口袋的马甲,你不知道从里面能够掏出什么来。还有,他们脖子上照例有一只理光单反,胸口还挂着证件什么的。
     韩路来的时候,单位给了他一只数码摄象机,当然,价格非常便宜,跟其他媒体记者的高级货没办法比。
     他一挤过去,立即引起了大伙儿的警惕。
     韩路也不怯,笑眯眯对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记者打招呼:“李哥,来了。”
     反正张王李是本省三大姓氏,瞎蒙一个再说,说不定还真蒙对了。
     那人一呆:“我姓王,你是?”
     韩路道,我说XX生活报社会口的,去年一次活动咱们还说过话呢!
     王哥见他手中的摄象机实在太次,又是社会新闻口的,心中鄙夷,道,马上开始了,你别说话。
     原来传统媒体也是有鄙视链的,站在行业生态位最顶端的是省台,下面则是都市报晚报那样的大报,然后是各类生活类小报和行业报纸。
     至于记者本身,最风光的是做经济报道的,然后再是政法口,最底层是社会新闻。
     韩路所冒充的生活报规模小,全靠刊登媳妇和婆婆打架、三角恋爱等花边新闻混日子,主要销售场所是火车站汽车站的小报摊儿,他又是跑社会口的,难怪用的装备这么次。
     大家都有点看不上韩路,懒得搭理,权当他隐形。
     这正中了小韩同志的下怀。
     很快,比赛正式开始。
     出场就是X宾地区选送的节目《双上吊》,现代川剧。故事说的是老单身汉吴财来经商亏本,原答应嫁给她的寡妇陈秀兰又悔婚,气愤万分,无路可走,到村外上吊。金秀兰是一个能干的农村妇女,有酿酒、养猪的技术,但她家致富后,丈夫却另觅新欢,与她离了婚。她怨恨交加,也到村外上吊。二人在一场喜剧性的相遇中,终于相知相爱,成了一家人。
     这出戏诙谐幽默,演员表演夸张,再配上当地方言,引得下面的观众笑成一片,大赛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看这《双上吊》取得不俗的舞台效果,韩路开始担心,念头一动,就拿着摄象机挤到正中心C位的几个评委老师身后,一边装做样拍摄,一边偷听他们的点评交流。
     老师们后面本窄,忽然挤进来一条汉子,几人忍不住回头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韩路装看不见。
     老师们开始小声交流意见。
     “这戏不错啊,贴合时事,让人耳目一新。”
     “我原本以为今天上的都是传统剧目,没想到是现代川剧,还真是意外了。”
     “你觉得怎么样?”
     “演员基本功还是好的,只是,动作戏太多,念白太多,根本就没有唱几句。这是川剧吗,都弄成话剧了。”
     “也是,传统艺术还是要讲究内涵的,专一媚俗,层次未免有点低。”
     听到他们对这戏评价不高,韩路心中大喜:评价低就对了,我不要求陶桃跑多快,只需要比别人跑得快就行。
     一出终了,接下来是X宁市选送的节目《征宛城》,X宁市最出名的就是东方死海,听说人飘在水上死活也沉不下去,最近很红的一个旅游景点。
     这个曲目选自三国演义,曹操征讨张绣,典韦阵亡的故事。
     不得不说,演员还真不错,特别是典韦,演得那就叫一个慷慨激扬悲壮。
     老师们继续交流。
     “不错,这处在武生组中也是能排上名次的。”
     另外两个老师则反驳“喧宾夺主了,这戏的主角应该是曹啊,典韦这么出彩,把曹孟德给压住了。”
     “对的,曹孟德那个演员今天状态不行,调戏张绣嫂子那段光表现其荒淫无耻,但他身上的霸道之气呢!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上,说明演员对角色体会不深。”
     “恩,失之下乘了。”
     韩路点头,这出戏也不成,陶桃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再下来是一出文戏,《青蛇传》。演员功力很深,一亮嗓,当真是婉约柔美。观众都是识货的,顿时发出阵阵喝彩。
     原本以为会获得评委的同声赞许,却不料几位老师同时皱眉,道,一味在唱腔下功夫,一味玩弄技巧,跟机器又有什么区别?如果那样,咱们也不需要培养演员了,直接电脑合成。
     艺术说到底还是得表现人,表现人类共有的情绪,这么唱,实在引不起人共鸣啊!
     韩路很惊喜,这出戏也被毙了,好好好,好得很。
     他现在的心态有点像是棺材铺的老板,巴不得天天死人。
     “阴暗了,阴暗了,我要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