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三十七章 梵王宫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下一个节目《梵王宫——挂画》,金沙市文化艺术中心选送。”报幕清朗的声音传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还是两个小时,韩路已经记不清了。
     他毕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进文化中心后恶补过传统戏剧的知识,但内心中还是很厌恶的,一是听不懂,二是觉得太吵闹。
     特别是川剧,那高腔一吼起来,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被噪音轰炸了一个多小时,脑袋里全是钵儿罄儿乱响,已然无法思考了。
     待到观众的掌声响动,他才回过神来。心中一凛,定睛朝舞台上看去:“开始了,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
     《梵王宫》的故事情节就不赘述了,就挂画这段而言,说的是喜不胜喜,待要出阁的耶律含嫣正在布置新房,要挂画,却够不着,只得让丫鬟搬来一张椅子。
     观众今天进场欣赏的是演员的唱功,可如果扮相出彩还是能够收获一大批路人缘的。
     虽然韩路对陶桃很厌烦,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个大美人。
     只见她虽然脸中涂着重彩,却让她的五官显得越发柔美,就仿佛一只已经成熟的水蜜桃,粉红白皙,刚一亮相,立即获得满堂彩。
     韩路急忙把脑袋前探,直接伸过评委的肩膀。
     陶桃轻启朱唇:“四月里南风吹动麦梢黄。”曲子虽然唱得缓慢,得一个字一个字却吐得清楚,又层次丰富。
     韩路不禁有个错觉,陶桃是不是用了设备修过音。当然,这是何等严肃的场合,怎么可以借助机器。
     这姑娘,嗓音自带混响啊!
     “好!”所有人都大声喝彩。
     ……
     几个评委低声议论。
     “这里原本是个高腔,徽音,一般人唱起来很吃力的,这演员好象很轻松。”
     “对的,都让人有种错觉,我也能唱。”
     “哈哈,是是是,可惜啊,我年纪大,嗓子早倒了。听这女子唱,我喉咙里又开始痒了。”
     “基本功不错。”
     ……
     又过得片刻。
     “表现力不错,些微地方有改动。”
     “改得还行,毕竟个人有个人的表现方式,这句唱腔中间的换气有点意思。”
     “是个好坯子。”
     “是不是好坯子,基本功好不好得看下面。接来下来是武戏,看看吧。”
     ……
     下面是动作戏?韩路一呆,没听说过啊,也没看陶桃派练过,别真出了纰漏才好。
     很快,故事进行到挂画部分。
     先前扮演嫂子,现在又扮演丫鬟的李嫂搬来一张太师椅。
     刚才还一片掌声的剧场里顿时鸦雀无声。
     这个时候,陶桃忽然一个加速,一步就蹿上了椅子,稳稳站在上面。
     还没等韩路回过神来,几乎看不到她借力。我们的桃子姑娘纤腰一拧,如柔云跃上椅子后靠背横杠,来了一个凤凰单展翅。
     韩路被她突然来的这一手惊得忍不住叫了一声。还好,人没有摔下来。
     “好!”下面又是一片鼓掌声。
     间不容发,陶桃在上面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双腿立,单腿立,单腿蹲,凤凰展翅,童子拜佛……在椅子的扶手边沿上下翻飞,做出订钉、挂画等各种动作。
     这动作本非常激烈,可在她却显得是如此动容,身枝是那么柔美那么舒展,让人感觉到不丝毫力量感,让人感觉地心引力对她已经不起任何作用。
     今天晚上,她就是一朵出岫柔云。
     她身上有光。
     韩路心蓬蓬地跳着,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忽然想起自己第一天去文化艺术中心报到,她忽然给几拿了个大顶,那惊心动魄的大长腿。
     艺术,无论是什么形式的艺术,只要做到极至,就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即便你完全不懂。
     懂不懂根本就不重要,你站在那里,等着被征服,被打倒就是了。
     韩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剧场的,他呆呆地站在门口,抬头望天。
     夜雨中的省城灯光被笼罩着一片朦胧的彩色,仿佛都是陶桃妙曼而轻盈的身体在漂浮,在飞翔。
     “四月里南风吹动麦梢黄……叫一声小花云……”韩路吼了一句,身上的寒毛却竖起来。
     电话铃响了,是杨光的:“比赛结束了?”
     “完了。”
     “什么完了,晦气,陶桃的演出怎么样?”
     韩路痴痴说:“会赢。”
     “你说话怎么含糊了?”
     韩路:“肯定能拿名次,一定的,不然就没天理了。”
     “你说清楚点。”
     “主任,我就站在评委的身后,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清楚了,包括对咱们这出戏的点评。”
     杨光:“快讲,评委怎么说?”
     韩路:“评委说,他们想恋爱,他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爱过一个姑娘。”
     “你是不是在说胡话。”
     韩路喃喃道:“真的很美好啊!”
     ……
     小韩同志还真是对陶桃有点佩服了,这确实是一个优秀的青年川剧演员。
     艺术家嘛,难免有怪癖,有混蛋的地方。
     人啊,一个方面强了,另外一个方面就会很渣,又不可能人人都是六边形战士,理解万岁。
     不过,接下来陶桃的举动还是把他给气炸了肺。
     当晚,大伙儿退了房,乘火车回家。
     韩路作为后勤保障人员,搬运行李,带他们上车找座,帮他们泡方便面的活儿自然是包圆了。
     车行一夜,第二日下午,可算是过了泥巴山。
     泥巴山是大分水岭,过了这座山,就是高原气候。
     阳光猛烈,气温飙升,长衣服自然穿不上。陶桃脱下卫衣,不客气地扔给韩路。
     小韩同志正躺铺上假寐,顿时被抽醒。
     顿时黑了脸:“你就这么还给我了?”
     混蛋东西,你穿了我的衣服,弄了一身化妆品味儿,也不洗干净?好,你就算不愿意洗,谢谢总该说一句吧?
     陶桃淡淡:“你要送我吗?好意心领。”
     韩路气得笑了,张嘴欲骂。想了想,这女人情商实在太低,跟她理论就是浪费口水:“陶大姐,这次咱们算是把大赛给应付过去,希望以后不再一起合作了。”
     老刘看情况不对,忙道:“小韩,主题,主题,素材,素材。”
     韩路:“文章都做完了,鬼个主题素材。”
     老刘:“但咱们这次比赛很成功啊,开心点。”
     火车飞快地在高原上行驶,虽然已近十月,但农民的青稞刚成熟。
     气候干燥,山岳和庄稼一片金黄。
     丰收季节,青天一碧,年轻人就应该高高兴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