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四十三章 春节要到了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韩路心里是这么打算的,腊月二十七那天出发,路上跑两天,争取在三十之前见到老娘。
     中心腊月二十九居然还有一场演出,那不是为难人吗?
     看到韩路面上的不快,那男人哼了一声:“怎么,春节有事,再有事能比得上工作重要?中心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路:“工作是重要……”
     男人打断他:“办公室所有人都得在岗,不准请假,你不能搞特殊。”
     韩路:“我是刚参加工作,今年是第一次在外面过……”
     男人不耐烦地说:“年轻人要热爱工作,不能老想着自己,我不也要值班,不也回不了家?”
     他口气咄咄逼人,一副老资格教训新人姿态,基本不让韩路把话说完。
     韩路沉声道:“宋哥,据我所知道你是本地人,父母都在市中区,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回家吧?”
     你在我面前说自己也不回家的话,简直就是放屁啊!
     宋哥态度粗暴:“不管远近,都得不许请假。”
     韩路恼怒,但还是按捺下心头的不快:“宋哥,我会给老王写张假条。”
     宋哥摇头:“韩路,老王也不会准假的。”
     韩路:“宋哥,我尊重你是前辈才跟你说这事。咱们捋一捋这事儿,单位员工请假按照规章制度,首先找部门主管批准。如果真有困难,部门领导不批,再向中心领导反映。那么,我请问宋哥你和我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吗?”
     宋哥脸色瞬间变了,他人长得本就秀气,惟独面皮白皙得有点发青。这一恼,顿时涨成紫色,喝道:“韩路,你什么意思,是想拿领导来压我吗?是是是,我宋田也就是一普通工作人员,但是,你作为集体的一员,要请假是不是得跟我商量?”
     韩路心中冷笑,跟你商量,你谁呀,又凭什么?
     经过这半年的锻炼,又被王斌和常月华结结实实上了两课,我们的小韩同志立志以这二人为榜样,养一胸中涵养。
     见宋田和自己翻脸,当下也不生气:“这不跟你商量了吗,好了,话已经说完,我上街给老娘买点年货。宋哥,劳烦你在家看摊子。”
     说罢,再不理睬,径直夹了包,骑上门口钟小琴五十块买的那辆山地车,逍遥出门。
     刚才办公室发生的一幕,如果落在外人眼中,大概会以为宋田是韩路的直接领导。
     但其实,宋田和韩路一样都是办公室普通工作人员,进办公室甚至比我们的小韩同志还晚上一个月。
     宋田今年三十五岁,以前是京剧团的小生,小学毕业就被招进团里,送去艺校,是个老队员了。
     他是三级演员,中级职称。
     中心草创,各部门人员都在调整,都在磨合。
     宋田业务能力一般,最近几年下滑得厉害,很多时候都是对付了事。去年到某地级市演出的时候,还被懂行的观众喝过倒彩。
     倒不是说他嗓子倒了或者身体出了问题,主要是状态不成,对于唱戏提不起兴趣。
     原因很简单,小生的戏都是才子佳人风花雪月。随着中心各戏剧团体人员老化,宋田面对着舞台上扮富家小姐的阿姨大妈实在是激情不再,死活进不到戏中。
     一上舞台,形如梦游。
     况且,他这人虽然生得英俊,但一跨进三十五岁这道门槛后,应该是内分泌觉醒,虬髯如雨后春笋般从腮帮子上冒出来,再唱小生去演贾宝玉好象也不太合适。
     一把年纪了,他也没换戏路的心思。
     考虑到毕竟是老员工了,中心就把他调到办公室来做了王斌的手下。
     这位爷毕竟在中心混了二十年,就连老王也让他三分。又欺韩路是新人,一到办公室就颐指气使,直接越过王斌给韩路安排起工作,搞得他是主任一样。
     韩路看他也不顺眼,但转念一想,再过几个月,金沙市零八年的公考应该要出通知了。
     在这半年里他也了解过往年本地公考的情况,录取分数都不高,竞争也不激烈。
     对于这次考试,韩路不说十成把握,九成也是有的。
     想到这里,心胸顿时一宽:“反正我马上就要走,再和姓宋的置气没意义。”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宋田却把他的和气当成了软弱,今日言行更是过分。
     韩路不觉有点恼了,决定不搭理这个混蛋东西,等下直接找老王请假。
     刚把自行车骑出中心大门,就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脆声声喊:“拐了,拐了!”
     正是钟小琴,她正好从那头过来。
     韩路促狭心起,单车龙头一拐,做势朝她冲去:“我拐死你!”
     钟小琴:“你死人啊,还想撞我。”就抽了他肩膀一记,问,“弟弟你去哪里?”
     韩路捏了车闸,站定:“这不要过年了吗,上街给老娘买点年货。”
     钟小琴:“也对,是该给咱妈买点东西捎回家,弟弟,我陪你。”
     “什么咱妈,你少占我便宜。”
     钟小琴笑嘻嘻问:“弟弟,你晓得买什么,又去什么地方买吗?”
     韩路抓了抓头:“还真不知道。”
     “这就对了。”钟小琴顺势坐上车后座:“你需要我这样的美女导购,我一同学是卖土特产的,带你过去,再给你个折扣。”
     “那感情好,但咱们可得说好,不许搂我腰。”
     “好的,不碰你。”
     话虽这么说,但金沙市到处都是坡坎,挺颠簸,韩路骑不了几步车,种小琴还是把手抱在他腰上。
     韩路只能由着她,问:“钟姐,这次春节慰问演出,你去吗,演几场。”
     “只演一场,腊月二十九那天,弟弟,演完咱们一起吃个团年饭,小亮还念叨着他韩叔叔呢!”
     “谁要跟你团年,我不跟老娘团年和你一起算怎么回事?”
     “你要回老家啊,请了几天假?”
     韩路回答:“还没请到假呢,等下见了王斌再说。”
     很快,两人就到了一条街,停下来。旁边有个大市场,人头熙熙攘攘,好热闹。
     韩路就推着车,一边和钟小琴说话,一边朝里面走去。
     不半天,他们就到了一家卖腊肉香肠的烟熏店。
     老板娘是个女人,胖乎乎的,脸蛋圆圆,跟钟小琴有得一拼。
     钟小琴跟韩路推荐的是她家做的风干牛肉。
     韩路接过老板娘用剪刀剪下来的一片牛肉,尝了尝,感觉滋味真的很好,就买了几斤。
     大家又说了一会儿话,韩路和钟小琴又去了顺风快递把肉给家里寄去。
     顺风快递位于金沙江边,这里有个观景平台,是游客的打卡景点。
     两人就在江边走着。
     钟小琴突然停下来,笑眯眯看着韩路:“韩路,姐跟你的关系好吧?”
     “肯定好啊,咱们什么关系,你是我来文化中心后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
     钟小琴突然板着脸质问:“韩路你不够意思啊,有好事也不照顾你姐,枉姐还那么死皮八咧追你,你就是个渣男啊!”
     韩路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姐,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钟小琴冷笑:“装,继续装,你以为不知道啊,你这人就是个朵交际花,来中心不几个月,成天在外面跑,把金沙市的地皮都睬熟了。怎么说呢,按照咱们西南省的说法,那就是——门后的棒棒,活了。——既然你无情无义,那我就不跟你废话了,再见!”
     “交际花,什么呀,我一男人被你说成这样,太侮辱人了。”韩路笑道:“姐,吃烤肠不,我请。”
     “吃啥呀,肚子都气痛了……登台唱戏,不能沾麻辣荤腥,讲究点的肉都不吃。”
     韩路说:“不放辣椒就是,放心好了,现在的肠里都是玉米面和土豆泥,想吃肉,做梦吧!”
     钟小琴实在抵受不住美食的诱惑,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道,那就来两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