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四十五章 重要演出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王斌一听到韩路说到春节前请假的事情,表情就很为难,却不说原因,只支吾“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
     韩路:“王主任,到时候到什么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金沙市实在太偏僻,就一条铁路。那么多人抢票,迟了我可抢不过别人。”
     金沙市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三区两县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外地人,远的人祖籍甚至在东北。中国人有强烈的乡土情节,老市民来金沙定居迄今已经四十多年,孙子都有了。但每到过年,还是想回老家去看看。
     至于飞机,首先金沙机场是一条支线,就飞不了多远。再说,那票价也不是普通人承受得起的。
     如此,春运期间火车票可谓是一票难求。
     王斌:“反正就是那个时候。”
     韩路心中急噪,说话也不客气了:“老王,不给个准话,谁心里能塌实,我爹妈还等着我回信呢!”
     王斌还是那副“敦厚长者”模样:“小韩,你看哈,咱们办公室一共五人。两个妇女会那就是个不靠谱的,每次中心出去演出,一说到让她们带队,都闹,说家里事多;宋田刚来办公室没多久,不熟悉情况,也不成,这里里外外的事儿还是得靠你。”
     韩路,宋田只比我迟来办公室一个月,他不熟悉情况我就熟悉了?他不熟悉情况,成不了事不还有主任你吗?
     老王说我糖尿病,哎哟,我低血糖,哎哟,我脑壳昏。
     韩路气道,老王,合着你们都把活儿推给我了?
     老王笑眯眯说,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嘛。
     “照你这么说,能者他还活该倒霉了?老王你这是鬼话。”
     韩路态度越来越激烈,说话越来越不客气,老王涵养再好也有点受不了。他好歹是办公室主任,被手下这么指着鼻子质问,也恼了,正色:“小韩你骂什么人,就你一个人有父母,就你要回家看爹妈?”
     “你!”韩路拍案而起。
     办公室其他两位大姐见势不妙,忙上来一人拉一个,才把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人分开。
     韩路忿忿出门:“老王你不准假是不是,我找杨主任去。老王,我奉劝你一句,做人要有人性。”
     后面,老王气得浑身乱颤。
     两位大姐还在不住劝,老王你别气了,小心你的血压。
     老王:“早爆表了。”
     这个时候,宋田进了办公室,听到这事,神色中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笑容。这韩路就是个傻子,什么人都敢得罪,什么人都敢骂,这情商可够低的,凭什么跟我争助理。
     韩路忿忿地找到杨光。
     杨光今天正陪文体委的人在山顶检查建设器材,前头不是说过,单位后面山上有块平地,放了许多健身器材,是附近居民日常锻炼身体的所在。
     前一段时间,有几个器材坏掉了。大家就找到杨光,说杨主任你是不是跟上头反映一下,让他们过来更换。
     韩路爬上山,杨光正和文体委的人说妥此事,见到他就喊:“小韩,大下午的时候,太阳这么大,这么热,你跑上来做什么?”
     韩路:“天气再热,又怎么比得上我五内俱焚,我都焚心似火了。”
     文体委的几人都哈哈笑起来,说,老杨你手下的小伙子还真有趣。
     杨光对为首那人感叹道:“这是我们中心唯一的小伙子了。”
     他又问,韩路,你究竟有什么不得了事。
     韩路就把他拖到一边,说了自己要回家过年的事,最后忿忿道:“办公室的工作都是我在做,最后,大家都当了甩手掌柜。得,活该我倒霉闲不住,平时也就算了,这过年请假的时候总该准了吧!谁如果不肯,我就跟谁急。”
     杨光:“世界上的事最终不过人情二字,你的假我准了,回家过年吧!”
     韩路大为惊喜,说:“主任,我谢谢你,这就去给我爹妈打电话。我妈让我代表她祝主任你福寿安康,春节欢落。”
     “你这小子,你妈妈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杨光哈哈大笑,又喝道“说走就走呀?你给我站住,等我把话说完嘛!”
     “领导请指示。”
     杨光摸摸下巴道:“春节前的几场演出你是知道的,大年二十、二十四,二十六,二十九,四场。”
     韩路回答说知道,怎么了?
     杨光在知道韩路打算买腊月二十七的火车票之后,沉吟片刻。就说,二十、二十四两场演出就不说了,反正你在正常工作。二十六那场不许溜号,给我老实上班。
     韩路顿时色变,心中叫苦不迭。
     杨光:“怎么,你不愿意?如果到时候你人不在,那假我可就不准了。”
     韩路无奈:“到,一定到。哎,要说领导就是领导,我心里想什么都被你给猜着了。”
     他还真打算二十六号那天演出的时候溜号。
     事情是这样,火车票不是紧张吗,一般来说要提前四五天买票。
     他打算先把二十和二十四号两场演出给对付过去,到二十六号的时候就提着板凳去火车站通宵排队,却不想被杨光给看穿了。
     “你就是一孙猴子,肚子里有几根蛔虫可瞒不过我。”杨光得意,笑了笑,最后正色道:“小韩,不是我不近人情,实在是二十六号那天的演出实在太重要,容不得半点差迟。”
     “我听人说二十六号那天是在湖山剧场给市里几个厂矿单位的员工演出,事不大呀,领导你怎么这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事很大,关系到咱们中心未来的前途。”杨光的神色严肃起来。
     杨主任说,表面上看来,这确实只是一次普通的演出,但放在如今这情况下却显得不那么简单。
     金沙市是一个资源型城市,经过几十年开采,铁矿石不说资源枯竭吧,但开采的难度和成本越来越高。加上污染严重,矿区那边开始压缩淘汰落后产能,工人也要减员分流到地方,转到第三产业。
     未来几年,地方上要接受矿区将近二十万工人,市里对这事非常重视。
     这次演出,市里的主要领导都要参加,宣传口和文化口的一把手也会到场。
     咱们中心转事业编为企业的事悬而未绝,这次正是展示文化中心风采和社会价值的好机会,得把这次演出搞好了,不容有失。你们办公室要全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都不许请假。
     韩路:“好吧,大不了演出结束我再去买票。”
     杨光对韩路是真的欣赏,又是提名他做办公室助理,又是耐心跟他说了这么多。韩路的秉性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既然这事对中心,对杨光非常重要,他自然是要竭力去做的。
     对杨主任他心中是感激的。
     只是办公室助理这个职位,韩路是真没兴趣。